《赤色神话》全文阅读

作者:杨梅果  赤色神话最新章节  赤色神话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赤色神话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如果可以忘记(12-04-17)      第八十二章死而复生的奇迹(12-04-17)      第八十一章月轮升起(12-04-17)     

第八十一章月轮升起

    
    灵慧魄,萧叶,卡尔,气魄,四人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拱顶上方传来的能量波动,但他们却身不由己,强横的力量在封印结界上游走,只要他们一个不小心,后果将不堪设想,除非卡尔和萧叶可以专心封印而不是设法夺取新生!但他们却一心寻找机会等待灵慧魄和气魄分神。www.59to.org 五九文学
    拱顶上,银色光芒闪现,沙音勉强挪动身体坐了起来,两个他没见过的人飘落下来,紧接着,白龙以及那个黑龙小鬼抱着精灵王,也跟着飘落下来,他决定静观其变……
    精魄扶着刚刚苏醒的天冲魄站定,天冲魄虚弱得看着封印结界中的众人,事实上,他的眼中只有深红。向前迈了一小步,湛蓝的双瞳中闪烁着幽怨凄迷的光彩,又向前走近了一步,路西法和白龙屏息等待着,接下来究竟会怎样,没人知道。
    结界内四人惊怒,幻在做什么?居然被精魄将天冲魄放了出来!这一急,输送的能量立刻紊乱,结界上,黑红灰白之色不断交替,愈演愈烈,天冲魄逼近的每一步都在折磨着他们的心智,气魄突然大吼:“萧叶!!!”
    气魄这一吼,体内的天怒神力变得不稳定,而萧叶和卡尔立刻敏感的感受到机会,不顾一切的释放体内的魔力妄图占据新生的身体,灵慧魄慌忙跟着释放能量阻止,四股力量的均衡彻底打破,就在那一霎那,深红身体突然一震,仰面吐出鲜红色的液体,紊乱的力量顷刻间冲破他的身体,开出凝艳的血花,一道道白色的冲击波伴随着他的血液冲向结界内四人,立时将他们振飞出去,结界随之消失……
    “深红!”路西法和白龙慌忙上前,却被精魄阻止。
    萧叶,气魄,灵慧魄以及卡尔,同时呻吟着,努力扶着墙壁爬起来,紧张的看向天冲魄,他们没人知道吸魄是怎样的情形?没人知道将如何开始,已经忘却互相指责,忘却一切,只是恐惧的看着一步步走向新生的天冲魄。
    “你不能这么做!”卡尔忽然冲到天冲魄面前,惶恐不安的闪烁目光:“你不能!不能这么做!”
    天冲魄平视着这张陌生脸孔,但那人眼中泄漏的恐惧他却熟悉,他记得,当他告诉那孩子真相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恐惧,多久了……
    “你不能……爸爸……不能这样做!”卡尔几乎哭泣,伸开的手臂试图挡下将要发生的可怕。
    爸爸?路西法和白龙蹙眉,究竟怎么回事?
    “为了效忠,你真的要将唯一的孩子葬送吗?”气魄和萧叶慢慢靠拢过来,见新生依旧闭目站在原地,被能量撕破的皮肉正在渐渐愈合,或许他们还有机会。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神已经不存在了!而我们还在这里!爸爸!不要毁了这里!”卡尔渴望用亲情感动爸爸,无论如何,他们的血缘无法抹杀,他不能这样对他!
    天冲魄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卡尔的双眼,一丝无奈,一丝心疼,这个孩子……
    路西法和白龙均是冷汗直下,天冲魄,这个关键神魄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都将左右未来,他就不能痛点吗?
    “爸爸……”他看得出,爸爸的心也在流血,他看得出爸爸眼中的心疼,卡尔满眼的期望。
    风,不能称之为风,仅仅是白色能量的流动,新生的脚下,缓缓溢出。
    血,早已消失,愈合。
    心,每个人的心都纠结在一起,难以言喻的滋味。
    光,眼底淡淡的红色微光随着眼皮的开启而摄入每个人的心魄。
    那俊美的脸庞微微扬起,双眸中,平静浩瀚有如宇宙,黑色的圣痕布满每一寸皮肤五魄同时看向自己的核心,银色的细小光圈不受控制的开始闪烁,与新生身体上的七个部位相互辉映……
    “不……爸爸!你不能!”卡尔看着天冲魄头顶的银色光圈,无法节制的恐惧和愤怒扭曲了他的脸孔,五指成勾,在所有人的抽气声中,深深的插入天冲魄的心脏。
    天冲魄低头看着胸口血流不止,眼中没有责怪,纯白圣洁的光从他的头顶升起,飞向深红,在众人的注目中轻轻的飘落,化作无数星芒,围绕着深红的身体,旋舞。天冲魄缓缓闭上双眼,带着淡淡的微笑,沐浴在温柔的圣光中,渐渐透明,分解,加入到无数的星芒之中……
    “不……”卡尔插入天冲魄心脏的手指仍带着温热的血,他无法相信,无法接受。恐惧也好,绝望也好,泪顺着脸颊不断滑落。温热的血凝做点点星芒,连同他的手指,他的身体,他的一切,分解,消失……
    “哼!”灵慧魄靠在墙壁上冷笑,眉宇间,圣光抽离,他的表情却意外的平静,不在乎身体渐渐化作星芒,只是冷冷的看着路西法和白龙:“很,你们就知道你们放出的是什么……”
    随着灵慧魄的归位,深红眉宇间的圣痕开始消失,每个人的目光集中向气魄,黑色的深潭暗淡无光,缓缓的闭上,感受神魄离开身体,结束了……
    路西法突然心慌的看向萧叶,在目睹神魄消失的那一刻,他的心突然阵阵刺痛,他知道接下来就是萧叶了。
    “王……”萧叶哀伤的望着路西法,泪水中溢满了不舍,千言万语不足以表达她的依恋,圣光渐渐离开身体。
    “萧叶!”路西法却步犹豫,想伸手去抓住那即将消失的星芒,但身体仍然定在原地。
    “王……请您看着,就这样看着……”萧叶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化作光辉……
    “萧叶……”路西法呆呆的望着她消失的地方,心没有想象的冷,硬,他感到痛……如果时间可以逆转,他会怎样?如果可以重来……
    四魄归位,深红心轮以上的圣痕已完全消失,温柔的圣光无微不至的将他呵护,洁净每一个细胞,每一次呼吸,精魄静静的注视着,一如千万年前,他们仰望着……
    幻,平静得看着修伊的尸体化作星芒分解,他知道,时间到了,他们的时间终于结束了。不久之后,脐轮点亮,圣光升起,幻淡笑着闭上双眼……
    一团圣光,拖着长长的星尾,来到深红面前,下一秒,回到属于它的位置,笼罩着深红的圣光又亮了一分,精魄回眸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缇妮,想象着她充满生气的红润脸庞,嘴角漾起满足的笑,路西法和白龙同时回避的低下了头,不愿再看,眉头紧皱……消失之人,留恋世间的最后一眼,是如此的令人揪心,再也不想见……
    光芒散去,大殿寂静如夜,却明亮如白昼。沙音缓缓起身,依旧注视着深红的变化,接下来会怎样?
    深红动了,轻轻抬起手臂,翻开掌心,没有表情的注视着静静躺在手心中的晶片,点点星光乍现,飞升,化作一团洁白的圣光,微微晃动,飘落至深红头顶上方悬浮,至此,七魄归位,圣痕完全消失,纯净的光芒乘着柔和的风,自七轮中向外扩散,所有人沐浴在那片圣洁之中,路西法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魔力……那久违了的魔力竟然在缓缓充满身体。白龙和沙音更是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所有的伤口在一瞬间消失了,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不由得看向那白色的中心,金银光芒下,看不清深红的脸,隐约间,只窥得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挂在唇畔。
    脚下,纯白的地面忽然颤动,路西法和白龙惊异不定的等待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闪烁着七彩光华的银水晶缓慢的从深红脚下的地面升起,渐渐的,当它的全貌映入他们的眼中时,白龙惊呼:“BTT?”
    从地下升起的水晶竟然是一具手握白玉冰晶镰刀的骷髅水晶!虽然它的外观是由璀璨的晶石构成,但白龙直觉的相信,那就是一直跟着他们的BTT。
    只见骷髅水晶恭敬的低垂着头,手中捧着一把以白玉雕凿为柄,冰晶打磨为刃的光之廉,蜿蜒的雕纹以及精美的装饰,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一股奇异的魅惑吸引着他们的眼球,即使下一秒将要丧生于那冰廉之下,也无怨无悔。那就是传说中的神剑——月轮?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所谓的神剑,竟是一把冰廉……
    骷髅水晶一动不动,静静的等待,深红伸手握住月轮,光瞬间注入,冰晶之刃仿若流动的冰川,在他们的眼中,当深红握住月轮的一霎那,它便活了过来,整个星球都在颤动,白色的光芒笼罩了一切……
    [魔界·封印殿外]
    巫女们的额头上,冷汗直下,他们的手不断的释放能量侵入夜魔制造的血界,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多久了?没人在意,体内的魔力所剩不多……
    元老猛然释放体内全部的魔力,五指在咒文的保护下,深深的嵌入血界中,轻移脚步,血界的光壁竟在元老的魔力之下缓缓收缩,两名巫女也全力释放魔力,加速血界的收缩。
    撒恩静静地站在夜魔身边,看着她们逼近的脚步,无畏无惧,他会一直陪在夜魔身边,直到最后……
    
    克里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血界的光壁从他们身体穿过,渐渐向门口收缩,他们已经不再血界的保护范围内了……
    “我不能就这么逃走!”佩里握紧拳,血界就要消失了,但他无法忍受就这样离开!
    “哥!”玛莎摇头,“陛下说过无论如何都要护送殿下离开!”
    “有你们护送就够了!”佩里盯着已经移动到门口的血界,一旦血界消失,他会立刻冲出去!
    “你留下来难道就能扭转局面吗?”特莱斯扭动脖子活动筋骨:“要留也是我留下来!”
    “殿下……我会为你打开第三空间的大门,请原谅我们无法护送您离开!”克里斯向安妮欠身,佩里说得对,他们无法这样离开!
    “你们……”安妮坐在水晶球中无奈的叹气,内心无比矛盾。她想去找白龙,但她又怎能抛下这些人独自逃命?现在即便她立刻交出灵魂也无法挽回他们的性命……
    
    眼看着巫女们已经来到他们身前几米开外,撒恩舞动指尖,光弦垂落,等待着血界消失的那一瞬间,让他们做个了解吧!
    元老忽然止步,第三只邪眼渐渐消失,收回五指,深呼吸。两名巫女随后收手,暗自恢复体内失去的魔力,长舒一口气,血界,就在她们呼吸之间,嗡的一声消失了,元老缓步走上前去,紧紧地盯着夜魔,眉头不由的紧蹙,夜魔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低垂着头,雪丝遮挡了他的脸,萧瑟的风吹拂着他的裙摆,胸口的纹身失去了光彩。元老叹息一声,眼中不免些许遗憾。
    “想进去,就请越过我!”撒恩上前一步,挡在夜魔身前,没有泪,没有悲伤,他们很就会再见……很……
    元老望向撒恩,从那双无惧的双眼中,她看到了他的决心,既然如此,她就做一次人情,送他上路吧!
    元老翻开掌心,凝聚能量球;
    撒恩,凝神备战;
    天空,忽然一记闪电,风云变色,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仰望向天空,撒恩不解,但巫女们却明白,因为明白而疑惑,惊恐,那一瞬间,每个巫女都感受到,妖魔界的封印消失了……
    
    安妮突然起身,抬头仰望,穿透石壁,穿透天空,望向星辰。刚刚大殿之外一记闪电雷鸣,仿佛打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浑身一颤,难以置信,不明白为何一直包裹着月之星的妖魔界封印会突然消失,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了上来。虽然封印隔离了月之星与神魔两界,但同时也确保了她的神秘,以及防止像沙音那样的叛乱者,更何况以巫女的特质,虽无法一次性大量来往三界,但也不全然封闭,如今,封印消失,她们顿时好似失去外壳般的不安,究竟怎么回事?
    克里斯四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却感到夜魔的血界已经消失,于是克里斯,掌心泛光,收回了水晶结界,将安妮放了出来:“请您跟我来!!”
    “不!我不能离开!虽然现在很难解释,但是我不能离开!”安妮越来越不安,“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封印……封印消失了?”
    “什么封印?”克里斯终于发现安妮的不对劲。
    “你们不会明白的,总之,我现在不能离开!我必须出去!”安妮说着就要往外走。
    “慢着!我们不能让您出去,无论如何请离开吧!”他们不能让夜魔的努力白费!
    安妮刚想发火,目光却被传送台忽然闪烁的光芒吸引,众人纷纷望了过去。荆棘在光芒之下,缓缓挪动着身体钻入地下,一圈圈边缘的文字闪烁着金色的光辉转动着,发出咯咯的响声,金色的光芒如流动的瀑布撒落下来,光影之间,巨大的传送台上人影闪烁……
    “白龙!”安妮第一个惊叫,欣喜的冲了上去,却在发现沙音时停了下来:“沙音?”克里斯四人连忙抽出武器防御。
    沙音些许不适应的看向四周,紧接着落到安妮他们的脸上,他回来了……
    路西法和白龙同样不适应的甩甩头,同时发现了“安妮?”
    待路西法和白龙恢复清醒,再看向深红时,忽然跃离传送台,来到安妮身边,将缇妮交给安妮,在众人不解的目光红,燃起斗气,停在传送台下,弓低身体警戒的盯着深红以及他身前的水晶骷髅,沙音也紧跟着飘身后撤。
    “到底怎么回事?”佩里火大的问,他们不去防沙音却一个个像见鬼了一样盯着赤王做什么?那个水晶骷髅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把夸张的镰刀……
    路西法和白龙没人理会佩里,依然紧紧的盯着深红,他平静的双眼只是望前方,仿佛一座雕塑,纯白的圣光依然笼罩在他身上,脚下的荆棘涌动,传送门渐渐的平静下来,深红依然一动不动。
    安妮知趣的什么也不问,他看得出……深红,有些不一样了,他手中的冰廉,简直让人无法移开目光,闪烁着动人的光华,好想伸手去碰触……
    深红的手臂又抬了起来,路西法和白龙紧张了几分,一旦他们确定那已不再是深红,那么……
    水晶骷髅发出阵阵咯咯声,根根晶莹肋骨自动弹开,深红伸手向她的心脏部位,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石被取了出来,安妮和沙音眼前突然一亮:“灵魂水晶!”那璀璨的光华,除了塔拉雅的灵魂他们想象不出还能有谁?
    银白之光在深红脚下扩展,水晶骷髅自动合拢肋骨,缓缓沉了下去。光芒消失,大殿内顿时恢复了幽暗,深红缓缓合上双眼,倒了下去……
    “深红!”白龙和路西法再顾不得许多,冲上去,扶住他倒下的身体。
    “只是昏迷……”白龙仔细检查后对路西法说,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倒是说啊!”佩里完全失去耐性,“算了!你们慢慢折腾!我要出去了!”
    “哥!”玛莎连忙跟上。
    “陛下已经兑现和你们的承诺!恕我们不能继续招呼几位了!”克里斯转身和特莱斯向门口走去。如果陛下有什么不测,就算找到了救治撒恩的方法,撒恩也不会接受了……
    “出了什么事?”路西法和白龙望向安妮。
    “看到她在这里你们还不明白吗?”沙音看向殿外,感受气息。
    “他为什么和你们在一起?”
    “以后在解释,魔帝呢?”白龙没有理会沙音,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安妮低下头不作声,血界消失的时候,她已感受不到夜魔的气息……
    “白龙,你留下来照顾深红和缇妮!老子要出去活动一下!”路西法起身冲了出去。
    “路西法!”白龙连忙想阻止,但那小子一早蹿了出去。
    “你去帮他吧!”安妮看得出白龙的担忧。
    “不了,他一个人没问题的。”最主要的是沙音在这里。
    “其实,就算你出去帮他也没用的,你们没有胜算的……”安妮眼神暗淡,元老院不彻底消灭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安妮……”白龙被他这么一说更担心了,对月族越了解,就越无法忽视安妮的话。
    “去吧!我不会要你们逃走,现在就算想逃也逃不了多远,出去一战或许还有生路,夜魔应该瓦解了大半的攻击!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妮扫了一眼沙音,“我没你想得那么不济!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谢谢你!”白龙没有再坚持,他是真的放不下路西法一个人出去,轻轻的将深红和缇妮放在一起,起身冲了出去。
    “白龙……”安妮望着他的背影轻喃,又是背影,她总是面对他离去的背影,如果那只笨龙,哪怕回头一次也好,就会看到她迷蒙的泪眼……
    “碍事的人都离开了。”沙音走到深红身边蹲下,看着他手中的灵魂水晶。
    “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吞下灵魂水晶?”安妮冷冷的注视着沙音,妖魔界封印的消失还有塔拉雅的灵魂这一切肯定和沙音脱不了干系。
    “唯一的方法,不是吗?”沙音微笑。
    安妮一阵错讹,他居然会笑……
    

snaptime:2020-10-21 04:35:10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