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神话》全文阅读

作者:杨梅果  赤色神话最新章节  赤色神话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赤色神话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如果可以忘记(12-04-17)      第八十二章死而复生的奇迹(12-04-17)      第八十一章月轮升起(12-04-17)     

第八十三章如果可以忘记

    
    深红从睡梦中醒来,迷蒙的眨眼,缓缓起身,讶异的看着趴伏在床边熟睡的缇妮,他睡了多久?她守护了他多久?深红轻叹,伸手想去轻抚缇妮的长发,却感受到一阵电击,深红不解的看着自己微微泛红的指尖,他被结界隔离了?
    缇妮被能量的波动惊醒,猛地起身,发现深红已然清醒,“深红?”
    深红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复杂的情绪,疑惑,期待,害怕,担忧,还有浓浓的悲伤,“缇妮……”
    “你……认得我?”缇妮张着嘴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眨不眨得盯着深红的脸瞧,他记起了?
    “我……”深红舔舔干涩的唇:“我怎么能不认得你?”深红奇怪的一笑,“你怎么了?”
    “咦?”缇妮被深红问的一愣,什么意思?
    “我怎么会在这里?”深红迷惑的看着陌生的房间。www.59to.org 五九文学
    “你不记得了?”缇妮打量着深红的表情,看样子,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想过许多种深红醒后的对话场面,却没有一种是现在这般。
    “缇妮!深红他……”门口路西法的声音突然响起,白龙和他刚跨进门就发现深红醒了,立时定在原地,一脸惊异。
    “你们怎么都好像见鬼了一样?路西法?”深红看着自己周围无形的结界:“为什么要下结界?”
    “因为……因为……”缇妮一时语拙,看看白龙和路西法,情急之下:“因为要惩罚你!”
    “啊?”三人同时不解的望向缇妮。
    “因为你说谎啊!明明一个人跑去封印殿,却和我撒谎回仙踪林!要不是魔帝的人发现你晕倒在封印殿,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缇妮趁深红低头沉思回忆的空当向路西法和白龙使了个眼色。
    “是啊!你这次吓死我们了!”白龙连忙应声。
    “不管有什么事,我们都会站在你这边,所以下次不准再这样一个人跑出去了!”路西法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所以罚你在这里禁闭!”缇妮刹有其事的插起腰训斥,“你知不知道这次你让我们都担心死了!”
    “我……”深红歉意的看着如此关心他的朋友们,“对不起……”
    “对不起有屁用!”缇妮别过脸去,鼻子酸酸的,讨厌,她又想起不该想的……
    “我……”
    “什么也不要说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反省吧!”
    “我昏迷了多久?”
    “四天……”缇妮坐回床边,眼神越发忧伤,“整整四天,就这样昏迷着,没人知道你遇到了些什么,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论怎么呼唤着你的名字,你也听不到,明明就在眼前,却什么也听不到……”缇妮手指紧紧的搅在一起,想起他们当时的无助,挫败,痛苦,悲伤,以及什么也无法改变的无奈,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滑落:“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帮不到,甚至以为你就这样永远昏迷下去……”
    “妮妮……”深红心疼得伸手想去为她擦拭泪水,然而结界阻隔着他们。
    “摸不到吧?郁闷吧?”缇妮自己抹掉眼泪,“我就是要你看到摸不到!就是要惩罚你!谁让你就这么丢下我们!”
    “妮妮……我……”他真的好心疼她的哭泣,不要再哭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敢!”缇妮见深红向撕破结界立刻怒道:“你敢弄破它就休想再见到我!”
    “缇妮……”深红为难的收回手,他又一次伤害了他们……
    “你知道吗?你就是一笨蛋!”缇妮气呼呼的吼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跑了出去。真是笨死了,没听过女人口是心非吗?叫你不要弄破就真的傻在那,笨死了!死脑筋!固执!白痴!优柔寡断的超级大笨蛋!!
    “缇妮!”深红急得想下床追上去,却又害怕她真的一气之下不再见他,只好求助的看向路西法和白龙。
    “我去看着她,你别担心!”白龙慌忙跑了出去,他实在无法直视深红的双眼继续说谎。
    “她只是太担心你了……”路西法坐到缇妮的椅子上,看着深红:“我们也是……”他们之中,缇妮的心最难过吧。还记得她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后得知一切,几乎泣不成声,他从没想过那个坚强的女孩竟然会哭成那个样子,让人看这就心疼,看着就揪心,然而,她却在隔天就跑来看护深红,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只有他和白龙知道,她的心依然在哭泣:“在你昏迷的几天里,她吃了很多苦……”
    “我曾希望,这双手可以给她幸福。”深红坐在床头,双手攥紧被单,“我现在依然如此希望,但是我可以吗?真的可以给她幸福吗?”他不知道,他似乎总是在拖累人,要每个朋友为他担心,每每将他们限于危险之中,他这样的人,有资格给予她幸福吗?
    “学会爱惜自己,珍惜自己,当你得到幸福的时候,我相信她亦幸福!”虽然他表面上总是在笑,但是他们都知道,他的内心深处依然认为没有活下去的资格,“她将你带到阳光的边缘,而真正的阳光是需要你自己再向前一步!”
    深红惊讶的看着路西法,仿佛一夕之间,那个总是暴躁冲动的路西法长大了。
    “怎么?我不像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吗?”路西法不忍心再看他的自责表情,于是打趣道:“你啊!真是丢脸,居然昏迷了四天!幸好还有老子在,否则这会你估计就做了那帮老女人的宠物了!”
    “宠物?”深红不解的说。
    “你昏迷的第三天,魔帝把安妮从月之星弄回来了,结果把那帮老女人给惹毛了,带人杀了过来,幸好有我在,最后将她们打跑了!”
    “你?”深红不相信的笑。
    “当然是我!还有魔帝啦!总之,”路西法扁扁嘴:“那帮老女人一时半会不敢回来了!”
    “这样……那安妮呢?”
    “她……”路西法思索着该怎么圆:“她……她已经不是安妮了……”
    “什么?”
    “沙音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塔拉雅的灵魂,现在的安妮,已经完全陷入塔拉雅的魔力之下……”路西法握紧了拳头,他们想尽办法从那个世界回来,却仍然无法救回安妮。
    “塔拉雅的灵魂?”深红蹙眉,这是他听到的最糟糕的消息。
    “你对她有多少了解?”路西法知道深红有那卡斯塔的记忆,或许会知道些什么:“她将撒恩的死亡诅咒解除了!”
    “她是月族的异类……”一个连月族都害怕的女人,“我必须找魔帝谈谈!”
    “魔帝还在修养,倒是你,为什么会晕倒在封印殿?一点都记不起了吗?”路西法试探的问。
    “我……因为在意传送台上的一些文字,所以……”深红吞了吞口水:“后来,我念出那些文字,接着就醒过来,看到你们……”
    “算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别想太多!”路西法害怕继续问下去会让深红想起些什么,决定不再追问,既然不记得了,那就永远埋葬吧……
    “但是……”深红余光扫到摆放在墙边的冰廉:“月轮?”
    “你想起了什么?”路西法立刻紧张起来,他们没有将月轮收起来就是因为明白,如果深红不再是深红,他们将月轮藏到哪里都无济于事。
    “我……”深红不语,看着月轮冰蓝色的光华:“为什么它会在这里?”
    “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他就在你身边,或许和你昏迷有关,不过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暂时先放下这些,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路西法小心的观察。
    “也许我们该回封印殿再查一次。”深红依然注视着月轮。
    “嗯……不过不是现在,你先想办法让缇妮消气再说!”路西法成功的将深红的注意吸引过来。
    深红叹口气,他该怎么办?
    “我去帮你探探口风,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禁闭吧!”路西法取笑说着,随后起身走向门口。
    “路西法……”深红突然叫住路西法,淡淡的微笑:“谢谢……”
    路西法受不了的白了深红一眼,比了个中指给他。当路西法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口,深红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变得忧郁而悲伤,再也无法伪装……
    缇妮没精打彩的坐在八角亭里的长椅上,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息,没有焦距的望着亭外满塘的清澈湖水,思绪不受控制的飘向远方,无论她多努力将它们拉回现实,不出几秒,又开始呆呆的回忆,修伊,东尼,贝罗尼,神魄……那短暂的经历却带给她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如果不是月轮真实地摆在眼前,她或许会对自己说,那,不过是一场梦,别放在心上,一场梦而已……
    缇妮又是一声叹息,仿佛不这样做会窒息而死,“你不用这样陪着我,我不会有事的。”缇妮换了个姿势,对站在身后的白龙说。
    “一切都不是你的错……”看着她失去活力的样子,就仿佛失去了阳光。
    “我知道……”她知道他们会这样说。涅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将她打昏,承担下所有的责任,以为如此就可以减轻她的罪恶感,然而,没有能力改变何尝不是她的罪孽,她怎能对自己说:那不是你的错。
    白龙不再言语,他明白,这个时候,她更需要安静。不久,路西法一阵风的跑了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深红呢?你留下他一个人?”白龙一脸担心,现在深红身边不能没有人看着。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真有什么事,我留在那里又能改变什么?”
    “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缇妮不再神游。
    “看样子,不记得了!”路西法摇摇头,把他说的谎细细的说给白龙和缇妮听,以免穿帮:“那个世界的事,只有白龙,你和我知道,对了,还有沙音!只要沙音不出现,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他怎么也不能把那家伙忘了。
    “他们迟早会来的!”白龙想起塔拉雅临去前说的话,他们千辛万苦赶回来,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到时再说吧!”反正他现在是说不出口。那段不愉的记忆,忘记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还是谨慎一点,不知道七魄对他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我们不能继续这样被动下去!”她思前想后,他们必须采取行动,一定还有更大的阴谋等着他们。
    “等深红的情况稳定一些,我想回一趟龙谷,希望可以查到一些对我们有帮助的线索!”黄金龙族中睿智的长者们一定知道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而且他也希望还有机会能救安妮。
    “嗯,我们也可以去寻找一下传说中的黑森林,或许也能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缇妮看向路西法征求他的意见。如今妖魔界七星重现奥兰多,其中的一星便是精灵的祖先所居住的黑森林,不能让虚无之星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你们决定好了!这几天我就要回伊西斯了!”迟早他们要知道的。
    “回伊西斯?做什么?”缇妮和白龙都不明白这个时候他回去做什么。
    “我的进化期到了!”这是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最合适的词。
    “发育期?”缇妮好似看怪物似的盯着路西法上下打量。
    “是进化期!”路西法立刻暴跳,龇牙咧嘴,这个死女人,他就知道从她嘴里没好!
    “呦!小鬼就要长大成人了?不简单呢!”缇妮忍不住逗他。
    “喂!笨女人,你再不闭嘴继续乱讲,我要你好看的!”他就知道不该说给他们听!
    “哈!威拉,现在某人翅膀硬了,能飞了,窜了!不把大人放在眼里了?”缇妮挑衅的从长椅上站了起来靠近路西法,一副以身高压死你的表情!
    “尽管笑吧!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路西法这次竟然没怒,反而笑的很神秘,哼!等他进化期结束,非让她下巴和不上!敢说他是小鬼!别的他不敢乱讲,对于长相,他可自信着呢!想他老爸可是家族第一帅龙!
    “那大概要多久?”白龙上前岔开话题,再继续下去,这里很就要变成战场了。
    “的话,一个星期,最多不超过一个月!”路西法收敛心态,正色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自己小心!”
    “行了小鬼!发育期还没过呢!就这么啰嗦!”她就是不习惯这小鬼用这么成熟的口气说话嘛。
    “是进化期!死女人!”
    “知道了!发育期!”
    “……”
    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百合城战后损失统计表中,多了一份报告。
    
    黎明时的晨风带着些许寒露,为他俊秀的面庞蒙上一层霜雾,这个季节的惑星,早晚的温差要比天之星明显许多,今天的云层比平日低许多,厚重许多,深红静静地站在百合成的最顶端,远远眺望,更添胸中的压抑。
    他在这里站了一夜,一夜无眠。缇妮已经不再生气了,甚至陪他聊天至深夜。吃穿住行,小说漫画,鬼故事,什么都聊,仿佛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她笑,他也跟着笑,但是在她眼底深处,在她不经意间,他窥见那浅浅的泪花。她一定没有注意,她胸前那颗美丽的月之泪,一直在散发着淡淡忧伤的深蓝色,她一定没有注意到,每当他的目光投向她时,她的眼神都在不自觉的闪躲。他们面对着面,咫尺之间,却多了一道无形的墙……
    在那之后,路西法来了,来和他告别。看着他几分成熟的神态,或许很,路西法也会去追求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他们童话般的旅行是否就要结束了?仿佛又回到那个满是孤独寂寞的时间,身体里充斥着空虚。
    他想起了那卡斯塔的话:“一个人可以做很多改变,但是他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他的心究竟有多坚强?自暴自弃的想法总是浮现在脑海中,如果那时醒过来的是那卡斯塔该有多好……逃避痛苦,逃避一切。明知道这样是错的,但是他却依然逃避,他的心没有想象的坚强。
    摊开掌心,那片银白色的晶片静静的躺在那里,泛着淡淡哀伤的光晕,映照在他深红色的世界,面颊湿漉漉的,是泪水抑或是露水?
    放弃与沉浸在堕落之中如同吸毒般的上瘾,仿佛可以忘记一切,如果可以忘记……
    迈向阳光……那阳光如同片片利刃,千刀万剐着他每一寸的皮肤,明明知道,当污血散尽他便可迎来真正的温暖,但怯懦的他却因疼痛不敢再前进半分,站立在黑暗的边缘,仰望着……
    身后多了一个人,他没有回头。
    夜魔闭上邪眼,离开了。与那时不同,邪眼隐约窥见,生魂周围多了七个闪烁光环,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白色光晕之下,模糊不可辨,下次,大概连邪眼也无法看穿了……
    

snaptime:2020-09-22 13:22:44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