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之逍遥行》全文阅读

作者:百里天殇  神雕之逍遥行最新章节  神雕之逍遥行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雕之逍遥行最新章节第025章琴箫和鸣(12-09-14)      第024章东邪突至(12-09-14)      第023章小人如鬼(12-09-14)     

第025章琴箫和鸣

    第025章 琴箫和鸣作者:百里天殇
    
    三道命令下达下去之后,郭靖黄蓉夫妇便准备动身赶往襄阳。
    黄药师道:“靖儿,蓉儿,没想到爹好不容易赶回来你们一面,现在又要分手了。”
    黄蓉当即道:“爹,不如您和我们一起去襄阳罢,您不是想结交那位萧盟主吗,襄阳战事一起,他应该很就会赶来,到时你们便能相见啦。”
    “是啊,岳父大人!”
    郭靖黄蓉夫妇劝黄药师与他们同往襄阳,除了不舍之外,其实还有一点私心。方今蒙古势大,大宋只有招架之功,苦无还手之力,黄药师乃是武林中屈指可数的耆宿,而且他还精通奇门遁甲、五行术数,有他相助守城,胜算必然会大上几分。
    只不过,黄药师素来性子不羁,又岂会被这种事情束缚己身?当即,他转向黄蓉,说道:“我还要去寻找你那位小师妹,就不与你们同行了。”
    “咦,爹您甚么时候又收了一个弟子?”黄蓉奇道。
    黄药师道:“几年前,我游经嘉兴,偶然遇到李莫愁在追杀两个小女娃,于是我动了恻隐之心,将她们救了下来,不过半途却被李莫愁施诡计掳走一个。留下的那个小女娃后来便拜我为师,成了我的闭门弟子。”
    “原来是这回事,那我可要恭喜爹觅得佳徒啦!”
    “行了行了!既然你们还有要事在身,就不要再和我多说客套之言了!等我寻到你小师妹,一定赶去襄阳与你们汇合。”
    当下,双方又寒暄了几句,便即分道扬镳。
    话分两头,那日萧遥追着尼摩星出去之后,一直追出三百余里,始终不见尼摩星的踪影,他知此贼已遁脱于无形,遂放弃了继续追击的念头。萧遥熟谙剧情,知道襄阳大战不久之后便会爆发,于是他打算西进荆襄,取道荆州,转向襄阳。
    这一日,萧遥来到庐州府庐江县城。眼见天色已晚,不宜赶路,他便找了一家客栈,打算先休整一夜,待到明日再行赶路。
    萧遥正要进入客栈,街上突然蹿出一个白衣少女,那少女似是遇到了大危难,一个劲儿地向前狂奔,将街面上的行人撞得四下翻倒,引来骂声一片。
    定睛一看,但见那少女长了一张瓜子脸,明眸皓齿,容貌甚是娇美,身形苗条纤细,婀娜多姿,皮色虽然不甚白皙,但胜在形貌秀丽。只不过,她跑动之时,左足颠簸不稳,显然是个跛子,这一缺憾不免让人引以为恨。
    那白衣少女发足狂奔,在她身后二十余丈,两名道姑疾步追赶。
    其中一名道姑年纪稍长,着一袭杏黄道袍,但见她生得神态娇媚,肤色白腻,杏眼桃腮,美目流盼之际,双颊带晕,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另一名道姑正值妙龄,豆蔻年华,也着一袭杏黄道袍,她的肤色与年长道姑如出一辙,霞飞双颊,两眼水汪汪,行进之间,步态轻盈,背后背着两柄宝剑,剑柄上的血红丝巾在风中猎猎作响,别有一番生动。
    见到这一追一赶的三人,萧遥心中没来由的闪过一丝念头:“难道是她们?”想到这里,萧遥又心下暗忖:“姑且不管是与不是,先跟上去看看!”
    当即,萧遥便折身没入人群,暗中跟上三人。
    萧遥并没猜错,这三人正是他心中所想的“她们”。那白衣跛足少女正是陆无双,而那年长道姑正是江湖上恶名昭著的赤练仙子李莫愁,那妙龄道姑则是李莫愁的徒弟洪凌波。
    陆无双与李莫愁有灭门之恨,李莫愁之所以没杀陆无双,并收她为徒,是因为李莫愁对陆展元始终旧情难忘。不过,陆无双却一直都铭记着李莫愁对他陆家的灭门之仇,她此次偷出李莫愁的“五毒密传”,正是想学会秘籍里的武功,然后再找李莫愁报仇。
    这“五毒密传”里载录了李莫愁的冰魄银针,赤练神掌,三无三不手等狠辣功夫的诀要和解毒之法,如果被公诸于众,那么天下人便不再惧怕她“赤练仙子”的名头。因此,李莫愁无论如何也要追回这本秘籍!
    片刻之后,陆无双被李莫愁和洪凌波追到了一个小巷子里,萧遥本想现身帮她一把,没想到她却凭着对此地的熟悉,绕了几个七弯八拐,成功甩掉了李莫愁和洪凌波。
    当下,萧遥只好不动声色,暗中跟了上去。萧遥的武功和轻功胜过陆无双数十倍,他在后面悄悄的跟着,陆无双自然一无所察。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陆无双来到城郊的一所简陋民舍,只见她谨慎地望了望四周,接着才敲响房门。开门的是一个青衣女子,那女子虽然体态婀娜,但面目却可怖已极,她的面部肌肉几乎皱成了一团,僵化而又无光,看上去三分不像人,七分倒似鬼。
    这青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黄药师的闭门弟子程英。事实上,这张丑恶的面貌并不是她的本相,而是一张人皮面具。
    一进门,陆无双便慌慌张张地道:“表姐,不好了,刚才我在市集碰到李莫愁了!”
    “李莫愁!”闻言,程英不由得心下一惊。
    陆无双接着道:“刚才幸亏我跑得,不过我怕她早晚会找到我们,怎么办呢?”
    程英道:“李莫愁这个女魔头武功高强,就算我们姊妹合力,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叩叩叩——”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表姊妹二人以为是李莫愁寻来了,登时便心下一惊,后背冷汗涔涔直冒。
    陆无双大着胆子问道:“是谁?”
    门外,一个男声应道:“在下是一个过路的江湖游侠,路经此地,口干舌燥,特意来向主人家讨碗水喝,不知能不能行个方便?”
    一听是个男声,姊妹二人立时便放下心来。打开房门,当姊妹二人见到屋外之人时,眼神不自禁地滞了一瞬,因为屋外那名男子实在太俊俏了。
    但见那男子长得剑眉入鬓,双目深若星空,丰神俊逸,优雅不凡,头上的发饰、身上的衣袍、背上的青布包裹,正好与他的气质相得益彰,乍眼一看便能联想到一个词汇——人中龙凤。
    这名神俊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萧遥。
    “公子请进罢!”江湖儿女,自来不拘小节,况且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姊妹二人当即便将萧遥让进屋来。
    萧遥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无意叨扰二位姑娘,如有不便之处,还请见谅!”
    程英道:“公子不必客气,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不必拘泥这些小节。”
    说着,程英便倒了一碗茶水递给萧遥。
    萧遥也不客气,接过茶水,仰头便喝,喝了一碗又一碗,一连喝了三碗方才作罢。
    喝完茶水,萧遥便取下背后的青布包裹,接着说道:“多谢两位姑娘的赠水之恩,在下无以为报,唯有操琴一曲聊表谢意。”
    语毕,萧遥便径自打开青布包裹,取出了天魔琴。
    此时,萧遥已将“天龙八音”修到第五重,于音律一道早已无师自通,许多经典的琴曲他都能信手拈来,因此他说以琴曲聊表谢意倒也不是无的放矢。
    陆无双于音律一道一窍不通,对音律也无甚兴趣。程英则不同,她师承于黄药师,受到黄药师的熏陶,她对这音律一道自然兴趣极厚。听萧遥说要以琴曲来答谢她们,如此别开生面的谢礼,立时便让她兴味盎然。
    “没想到公子竟然是个雅人!”程英道。
    萧遥笑道:“雅人之称绝不敢当,在下只是粗通音律而已,只怕让姑娘见笑了。”
    话音落下,萧遥双目微闭,长出一口气,心境旋即进入一种古井不波的平静状态。
    “铮——”
    蓦地,只见萧遥指尖一动,指法变化,或揉或挑,或按或拂,那一双手在琴弦上如流水般拂过,却生出了千般变化,令人顿感心驰神往。
    恍惚间,程英和陆无双仿佛感觉到,眼前呈现出一片冰天雪地,一朵梅花傲然绽放,迎着那风雪不愿低头,此何等高傲!
    不自禁的,程英双目微闭,幽幽叹道:“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好一曲梅花落,即便恩师亲临,也不过如此!”
    “表姐,虽然我不通音律,并不知道甚么是凌霜音韵,但这位公子的琴声的确能让人心神安定。”稍稍顿了一顿,陆无双又道:“对了,表姐你也精通音律,何不奏一曲,以和这位公子的至清之音呢?”
    听表妹这么一说,程英顿生几分意动。他看了看兀自闭目弹奏的萧遥,又瞧了一眼表妹,当即一咬牙,从腰间抽出一支碧绿的玉箫,准备与萧遥合奏这一曲梅花落。
    这时,萧遥的琴声忽然一变,微微睁开双目,看向程英。虽然程英此刻面貌丑恶,但目光却清澈如水,宛如一汪清泉。二人目光相视,萧遥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不知为甚么,萧遥这一笑让程英心神一乱,心里面陡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情绪。好在她自制力不差,很就平静下来。
    将那玉箫置于红唇边上,伴随着萧遥琴声的一次小小变奏,忽而吹响玉箫,刹那间,琴箫和鸣,竟显得是那般贴切,毫无半点突兀,让人有一种天作之合的感受。
    琴声至清,箫声悠扬。琴箫合奏之下,令人顿感心旷神怡。
    
    /AUT

snaptime:2020-08-11 01:58:07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