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全文阅读

作者:傲天无痕  无上神通最新章节  无上神通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上神通最新章节第九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之秦政的武脉(18-09-26)      第九百三十二章 成就神君(18-09-26)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大杀器之体(18-09-26)     

第九百二十七章 心结父母之仇

  
  “还有一个?”玄霄神君有些意外。
  就是其他的诸位神君们也都是流露出吃惊之色,一个地神仆已经够可怕了,还有一个天神仆未曾解决呢,这除却他们居然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枭雄?
  “对,还有一个,一个野心勃勃,想着反败为胜,令鸳鸯真龙天君都要功亏一篑的古来第一枭雄。”秦政道。
  诸位神君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玄霄神君道:“他在哪里?”
  秦政用手一指,“在那里。”
  众神君看去,赫然发现秦政所指的方向居然是星河带。
  “星河带,能够进入者,唯有当年的那个人,原来是他。”玄霄神君喃喃自语的道。
  “没错,就只有他,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够深,却最终还是暴露了自己。”秦政道。
  玄霄神君道:“你既然要杀他,定然有进入星河带之法喽?”
  秦政点了点头。
  “好,我等便去闭关恢复,就等你一声令下,杀奔星河带。”玄霄神君马上同意了秦政的要求。
  于是,诸多神君纷纷出手破开天幕,回归神界,各自选择地方闭关。
  唯有秦政依旧留在这无尽星空之地。
  他缓步向前走去,到达距离那星河带不远的地方,虚空盘坐,妖龙神剑就插在虚空之地,收敛了那摄人的锋芒。
  秦政眺望着星河带,轻声道:“无双兄,你可以散去了,若如此,待我达到神君境界,也难以助你轮回转世了。”
  妖龙神剑寂静无声,也没有任何的异样,始终保持着原样。
  “我知你心意,要助我沉底铲除剩下的威胁,可你是否知道,若战斗中,妖龙神剑被斩断,那么就算是我有轮回妙法,怕是也难以助你转世轮回。”秦政道。
  妖龙神剑立时发出阵阵的剑鸣声。
  空中回荡起剑无双那最后的一句话。
  “我愿以身化剑,劈开那天幕,只为尊严一战”
  他表明了态度。
  宁可永久战死,也不要做个逃兵,他要战
  秦政不再说什么,他已然开始发动全身的无上神力将尚未炼化的神宝的精华进行疯狂的炼化。
  神宝精华足够秦政直达霸主极限的,只是因为需要足够的时间才能够炼化掉,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的炼化。
  一人一剑枯坐在无尽星空之地,只留给人们一个背影,一段苍凉的传说。
  时间悄然流逝。
  人神两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中。
  随着地神仆这个屠神组织实际上的真正精神领袖的灭亡,屠神组织残留之人彻底的沸腾了,他们疯狂的杀戮,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人,是妖兽,一律杀无赦。
  为此,神界组建了联军,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这一次,更是奠定了小滴军事家的能力,近乎于神奇的手段在情报的支持之下,接二连三的将屠神组织的人斩杀,哪怕他们通过空间传送之法逃到不知名的地方,都会被小滴给轻松找出来于掉。
  年轻一代的英豪们也迅速的成长起来。
  商浮屠等人纷纷的踏入帝疆初级神人的境界,战力超凡,他们开始主导这一场战争。
  惨烈的激战,持续了半年之久,终于落幕。
  神界陷入短暂的安宁之中,所有人都在疯狂的修炼,他们希望能够为接下来的大战尽一份力。
  为此,神界内部的矛盾仿佛无形之中消失了。
  也是在这平静中,枯坐星空天地的秦政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仅仅花费两月时间,便彻底炼化了神宝精华,那无上神力的量早已经达到了霸主的极限,可是境界却仍旧被限制在帝疆高级神人的巅峰,始终无法突破。
  “心结不解,武道之路终究难以突破。”
  “心结啊。”
  秦政长身而起,背着妖龙神剑,一步跨出来,踏在那天幕之上,直接将天幕踏碎,进入神界。
  他的力量是霸主极限,境界则是帝疆高级神人,故而就攻杀之力来说,已经到了极其变态的地步,天幕自然难以对其构成真正的阻挡。
  回归神界的秦政直接降落在了劫灵圣宫门前。
  劫灵圣宫已然没有曾经的恢宏,看上去有些残破,曾经遭到过屠神组织的打击,虽然有小滴等彻底斩杀屠神组织成员,这里还是搞的残破了许多,也没有人来维修,非是劫灵圣宫的人不想,而是有人在发疯的阻止,这人自然就是秦孤醒,没有人愿意与这个被秦政点名留在劫灵圣宫的人去对抗,他们只能等待秦政来处理。
  看着有些破败的劫灵圣宫,庞大无边,占地足有十万亩之广,内里更是有着一些小的空间世界,可说比外表看到的要庞大不知多少倍。
  “这里就是父母生活的地方。”
  “这里就是我出生之地。”
  秦政的心有些酸楚,他的通天神目也随着境界的提升,威力更是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一眼看去,好似穿越了时间长河,看到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从外面走入劫灵圣宫。
  那帅气的丈夫轻轻的扶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两人脸上都挂着期待的笑容,缓缓的向里面走去。
  秦政跟随着他们的脚步也走入了劫灵圣宫。
  此时的劫灵圣宫之众早已知道秦政到来,纷纷的前来迎接,看到秦政的玄妙状态,立时就有霸主下令全体退出劫灵圣宫,不得打扰秦政。
  秦政仿佛不知道他们曾经来到过身边,只是迈步而行。
  跟随着那父母曾经走过的道路,一步步的向里面走去。
  最终到达了那栋被重新整理出来的秦孤云夫妇居住的小院内,看到这对夫妇,对着夕阳,诉说着对即将出生孩子的期待。
  看着那慈祥的夫妇,秦政的心里更是酸楚,他曾经心里有着一丝怨恨,怨恨父母为何要狠心的留下那样的遗言,让他的心结难解,让他滞留境界不前,让他心境不稳,这一刻,他有的只是温暖,也许没有被父母疼爱过,是他们没有那个机会,他们何尝不是悔恨没能够疼爱自己的宝贝儿子呢,哪怕是最后的遗言显得那般的残忍。
  泪水不知何时已经在脸上流淌着。
  秦政在夫妇俩坐着的对面落座,虽然现实是没有的,他却看穿了古今,仿佛真的与父母相对而坐,一家三口有说有笑一样,他看到了父母的善良心地,看到了他们曾经的痛苦,看到了他们所做一切的努力。
  朦胧的泪眼遮蔽了视线,秦政擦去泪水,呈现在面前的已经父母抱着刚出生的自己,开心的笑着,聊着,谈着如何培养自己的孩子,便在这和谐的一幕之下,一张狰狞扭曲的面孔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举起了血腥的利刃。
  残忍的一幕令秦政的心一颤,他再也看不到了过去。
  重新回到现实,看到的是两片飘零的落叶,好似他们凄婉的落幕。
  秦政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一座坟墓前。
  墓碑崭新,写的是秦孤云和宫悦琦之墓的字样。
  看着那上面雕刻出来的清晰的头像,那一抹温暖人心的柔和的微笑,秦政双腿一软,跪在了墓前。
  “爹娘你们的孩儿回来了”
  四周只有阵阵的冷风吹动的花草枝叶发出的响声,偶尔传来嘶哑的妖兽低鸣,更显得这里的凄凉。
  秦政就跪在坟前,看着那两个头像,似乎要看穿他们的过去,他们的一生
  一生经历统统的烙印在秦政的心海中。
  “爹,娘,你们一定很想知道孩儿这一生的经历吧。”
  “就让孩儿一点点的告诉你们。”
  秦政就这么跪着,一点点的诉说着他懂事以来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有痛苦,有欢笑,有坚持,有失败,有成功,五味杂陈。
  断断续续的诉说着,那时间也在悄然的流淌着。
  坟墓内的人儿已然听不到他们的孩子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他却不停的说着,因为他知道,但凡父母都想看到自己的孩子能够建立辉煌,哪怕是听不到,他也要去诉说,去告慰泉下的父母魂灵。
  一点点的说着,时间就过了三天。
  三天来,秦政始跪在这里,陪伴着父母。
  也不知是那份感恩父母之心感动了苍天,还是恰好如此,在秦政叙述完自己一生的时候,蔚蓝的天空,格外的晴朗,太阳当头照,偏偏却有一片的雪花不知从那里形成,飘飘荡荡的覆盖了大半个劫灵圣宫。
  “青天白日雪纷纷,当年秦孤云夫妇死时,便是如此。”
  “苍天有泪么?”
  外面的劫灵圣宫的人看的纷纷发出惊呼。
  除却秦政,唯一留在劫灵圣宫内整日酗酒发疯,疯不疯,癫不癫的秦孤醒惺忪的醉眼终于被那雪花所吸引。
  他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天。
  蔚蓝的清空,烈日当头,却有一片雪花缓缓地飘落,是那么的凄婉,仿佛二十多年前的一幕。
  秦孤醒的心一阵抽搐,那隐藏在心灵最深处的痛苦一下子被翻了出来,好似一把钢刀狠狠地捅入他的心脏,令他痛彻心肺,他慌乱的找出酒葫芦,一口气喝了个于净,伸手擦去流淌的酒渍,踉踉跄跄的向墓地走去。
  

snaptime:2021-02-25 07:16:53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