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全文阅读

作者:傲天无痕  无上神通最新章节  无上神通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上神通最新章节第九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之秦政的武脉(18-09-26)      第九百三十二章 成就神君(18-09-26)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大杀器之体(18-09-26)     

第九百二十八章 遗言

  
  青天白日雪纷纷。
  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前,秦政跪在那里,说完了自己的经历,告慰着地下的魂灵,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平静,倾听着雪花飘落伴随着风吹枝叶的响声,好似呜咽声。
  秦政也恍惚间忘却了自己的使命,只有与父母相依偎之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乱而又虚浮的脚步声传来。
  秦孤醒一步三摇的从后面走来,看不出曾经的他是威风凛凛的灭天盟盟主,整个人看上去都很邋遢,提着酒葫芦,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的坟墓。
  自从回归神界,秦孤醒就展现出强横的力量,迅猛的掌管了劫灵圣宫,并且命人将这坟墓重新修缮,单独开辟出来的地方,亲自选择的景色优美的地方,但,秦孤醒却从未曾来到这里半步,不是他不想来看一看,是他不敢。
  如今第一次来到这里,秦孤醒看着那坟墓,就如同看到了秦孤云和宫悦琦夫妻两人,看到他们用那温暖的微笑看着他,看的他心里直发毛,看的他发慌,看的他心不停的抽搐,走路都不稳了,愣是走了三十多米,跌倒了两次,还是爬起来,有些神经质的头有点微晃,咬着牙,紧紧抓着酒葫芦,那眼圈还是红了,泪水盈眶。
  “秦政,你比你爹更狠。”秦孤醒的目光转移到秦政身上时候,咬碎钢牙,指着秦政,大声喝道,只是底气却不足。
  秦政没有回应,也没抬头,只是静静的跪在那里,用手抚摸着墓碑上面的头像。
  这更让秦孤醒那快要发疯的几近精神崩溃的咆哮道:“小混蛋,小王八蛋,你狠呀,你居然用归元宝镜照射我的过往,你狠呀,你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秦孤醒是怎么混蛋的,是怎么不仁不义无情无义的,你让我心里难受,你让我天天承受着你过往的惩罚,你王八蛋,你怎么不杀了我,你不是人类的英雄嘛,你来杀我啊,来为你父母报仇啊”
  歇斯底里的咆哮,在这空旷的地界显得那么的悲凉。
  “二叔。”秦政抬起头。
  “闭嘴”
  秦孤醒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蹦多高,有些癫狂的尖叫道:“不准叫我二叔,我不是你二叔,我们是仇人,仇人”
  秦政仍旧平静的说道:“你恨你的大哥大嫂,我知道,因为他们从你幼时便逼着你去修炼修炼,除了修炼,你没有半点的乐趣,所以你恨,你无法承受,当你第一次欺辱了秦孤伤家的人,引发秦孤伤来报复,看到他们为了你受罪,你的心理就扭曲的赶到了快感,所以长年累月没有自由没有快乐的修炼,让你的心里已经不正常了。”
  “所以后来,你的行为越发的乖张,让他们更是为此受尽了苦难,当你的心理扭曲到极致的时候,你终究还是因为我的出世,拥有了封神血脉,对他们残忍的出手了,也正是那个时期的你近乎癫狂,才会让我叫你爷爷,因为你觉得他们曾经的做法就是借助长兄如父,长嫂如母的身份在故意的折磨你,所以你就开始也来学他们的样子,来折磨我,为此你封杀了我血脉内的武脉。”
  听了这些,秦孤醒怪异的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响亮。
  “你都知道啦,是,那就是我做的,怎么样,折磨你的那些日子是我最开心的,你知道不知道,看着你天天苦修,不需要人逼着,就能够整日的修炼,这让我很不爽,因为我没有报复的快感,所以我就毁掉了你血脉中的武脉,不过,我这人很好的,故意留了点残渣,激发一点封神血脉,就是让你以为不错,以为还有希望,只能整日整夜的修炼,那一刻,我真的爽透了。”秦孤醒仿佛还在回忆当时的快乐,“当我修成了九色神莲武脉和九死涅檗武脉之后,融合我自己的武脉,势必要我能够直冲最顶级的武脉,那就是我的未来,所以我安排了一场戏,什么狗屁的三皇,在我眼里,他们就是狗屎,他们只是我利用来杀你的,只不过,你居然逃过了那一劫。”
  “不”
  秦政依旧平静的道:“不是我逃过了一劫,是你良心未泯,是你没胆子杀我,是你顾念着我父母,你无法真正下手杀我,所以你选择了借助三皇之手,在人界,你同样受到限制,那时候的你也不见的是三皇的对手,这样我死在三皇手里,你的心里可以自我安慰说是你无能为力,你只是在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在掩饰自己脆弱的内心,因为你终究还是无法忘却我父母的恩情。”
  “放屁放屁放屁”
  秦孤醒尖叫道:“我才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我是为了自己,若非我不是对手,当初在人界最后一战,我早就杀了你。”
  “不”
  秦政仍旧很肯定的道:“你对我动手,不是想杀我,而是想要救我,这还是在我来到这里之后,才忽然顿悟过来的,你知道我当时的表现太过惊艳,肯定引来许多人的打压,或许也更担心的是屠神组织吧,所以你出手,目的就是连同我一起回归神界,进入劫灵圣宫。”
  “你,你……”秦孤醒指着秦政,神体不停的颤抖。
  “很奇怪,很不可思议,我曾经绝不敢往这方面想,也不可能向这方面来考虑。”秦政说到这里,眼神温柔的看着那墓碑上的头像,“现在我知道了,因为你惧怕回到神界,你害怕面对他们的坟墓,所以我猜你整日整夜的做恶梦吧,你不敢回来,一直在等着我,你想要借助我,来再次掩盖你脆弱的心灵,知道我为什么敢这么猜测么,因为这坟墓是你着手让人建造的,你亲自挑选的地方,哪怕是连种下的树,栽的花草都是你亲自选中的,位置摆放都与你们三人曾经居住的那个小院时候的一模一样儿。”
  “你不敢来这里看一眼,你只能安排人守在这里,这里妥当了,你让人不能有一丝一毫差错的将这里的一切记录下来,当你发现有一丁点与原来不一样,你就亲手将人杀死,然后再安排人来修改,这就是你,你恨他们入骨,残忍的杀害了他们;你却又爱他们入心入肺,你不允许任何有违他们生前喜好的一切。”
  “还有你亲手将秦孤伤折磨了十天十夜,一点点的将他撕碎了,你不是那么的恨秦孤伤,因为你将秦孤伤当作了自己,你在折磨自己,你恨自己……”
  秦政的话如同一把钢刀狠狠的捅进秦孤醒的心脏,令他窒息。
  痛苦的秦孤醒一屁股坐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他抓碎了酒葫芦,任由那酒洒在地上,却又下意识的去清理,好似生怕这酒打乱了地下沉睡的那对夫妇的长眠。
  “够了够了够了”
  秦孤醒只是一个劲儿的吼着。
  “你很痛苦,你又何曾知道我的痛苦,当小滴将这一切告诉我的时候,我是怎样的纠结么,你可知道,当我听到我父母留下的最后一句遗言的时候,我是如何的难受吗。”秦政一把抓住了秦孤醒的衣领,将他提起来,两眼通红,泪流满面的疯狂怒吼道,“你可知道,你可知道。”他说到这里呼吸急促,心脏快速的跳动着,声音颤抖的道,“他们为什么逼迫你修炼,他们那么的爱你疼你,把你看的比我这个后来的儿子都要重要,为什么那么疯狂的没有人性的逼迫你,你想过没有,你没有,那我告诉你。”
  “因为你的武脉不全,因为奶奶刚刚生下你,就遭到了暗算,爷爷奶奶为了救你而死,可你却受到波及,武脉遭到打击,不但不完全,而且武脉内含有了可以致你与死命的天绝寒气,我父母能做什么,他们只是劫灵圣宫秦家一个小小的旁支子弟,无权无势,更没有神宝,能做的只能是拼命的让你修炼,强壮身体,能具备抵抗的能力,为什么你的天绝寒气没有发作,因为每当你沉睡之后,他们都会拼命的来帮你镇压,为此他们境界没能提升。”
  “为什么你后来会承受天火之宝的折磨,因为他们九死一生为你找到了中和天绝寒气的天火之宝,你可知道,为了这个,他们受尽了怎样的苦难,他们去哀求直系,没人搭理他们,他们只能冒险,两个小小的纳界神人却要去和灵城神人争夺,你知道那有多危险么,你却只知道天火之宝带来的痛苦让你发疯的报复,你可曾想过,当时的你为什么修为提升那么快,为什么武脉那么强了,只因为你早已经心理扭曲,你不知道去想这些。”
  “可是他们也够傻的,觉得就应该这般对你好,没有说出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只是在默默的付出,而你呢,你杀了他们,你杀了他们,你可知道,他们最后的遗言是什么。”说到这里,秦政都快窒息了,“他们说,如果他们的孩子有未来,请不要杀你,因为他们不恨你。”秦政疯狂的吼道:“他们不恨你
  坟墓前一下子安静如斯。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政缓缓地放下了秦孤醒,转身离去。
  再也站不稳的秦孤醒双腿一软,跪倒在墓前,看着那墓碑上的头像,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胸膛一热,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他用手捂着心脏,感觉那心仿佛都碎了。
  “我错了。”
  秦孤醒聚集全身的力气说了这三个字,就见他气息长出,再无呼气,渐渐的没了生命的气息。
  唯有一座孤坟,一个长跪不起的人,还有秦政的背影,留下了一段悲苦。
  古树寒枝,花草凋落,孤坟碑前断肠人。
  青天白日雪纷纷。
  

snaptime:2021-03-01 05:41:46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