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纪》全文阅读

作者:曳光  天刑纪最新章节  天刑纪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刑纪最新章节小生去也(本书完)(20-05-01)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开创纪元(20-05-01)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坐看昆仑(20-05-01)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玉神之殿

  天色渐明。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随之远去。滚落的巨石也渐渐稀少,直至无影无踪。
  却尘雾未散,气机凌乱。
  七道人影,飘落在地,惊魂未定,又瞪大双眼。
  禁制笼罩,使得神识受阻。而随着天光明亮,远近四方的景物历历在目。
  只见右手方向的数十丈外,矗立着一座楼阁。那白色的玉石堆砌,起脊挑檐的形状,与熟悉的匾额字符,岂不就是来时的玉宇阁?
  折腾了一宿啊,竟在原地转圈子?
  身后与左手的方向,是个开阔的山谷,花草繁盛,满目生机。
  前方,是片山坡,有阶梯层层往上。
  而那阶梯的尽头……
  便在众人凝神张望之际,突然雾气蒸腾,景物朦胧,杀机四起。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飞身往前。
  “随我来”
  无咎大喊一声,神弓在手,“嘣”的烈焰闪烁,蒸腾的雾气顿然溃散。而火红的箭矢,依旧是去如闪电。威力所致,光芒层层扭曲破碎,阵阵风雷炸响不断。他去势不停,犹如追风逐电而瞬息百丈……
  眨眼之间,云消雾散。
  无咎收住去势,六位同伴随后冲到他的身旁。
  落脚所在,竟是一块悬空的石台,仅有丈余方圆,显得颇为狭小。而七人顾不得拥挤,各自左右张望。
  玉宇阁,便在百余丈外。
  那白色的玉石楼阁,并无变化。四周的草地,也未见巨石砸落的痕迹。便是阵法、杀机,与莫测的雾气,亦消失得无影无踪。便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数个时辰的惊险遭遇依然令人胆战心惊。
  不过,许是逃脱了阵法,没了禁制阻挡,终于能够看清四周的景象。
  只见远处的半空之中,有石山倒悬,竟有十余个之多,遍布四方,大小不一,高低错落。而倒悬的山体之上,草木郁郁,楼台隐约,云雾环绕,气象万千。
  “啧啧,仙境啊!”
  “此地果然不必寻常……”
  “与上昆洲昆仑虚的星宫,相差仿佛……”
  “什么星宫,老万没有去过,而如此多的悬岛,哪一个才是玉神殿……”
  “万祖师,且看……”
  目睹着奇异的景象,万圣子大开眼界。曾经的上昆洲之行,他与鬼赤没有进入昆仑虚,故而也无缘见识星宫的神奇。而他赞叹之余,又疑惑不已。随着虞青子的出声示意,他与众人抬头看去。
  所在的石台之上,另有石台悬空,足有数十之多,彼此相隔数丈,宛如空中阶梯延伸往上。而阶梯的尽头,连接着一座倒悬之山,虽然情形不明,却更为壮观巍峨,令人望而仰止。
  “那是……”
  万圣子心生好奇,禁不住飞身而起。
  直去数丈,畅通无碍,转眼之间,他已跳上头顶的阶梯。石阶并无异状,且落脚之处稳稳当当。
  万圣子上下张望,忍不住喊道:“老万探路,诸位跟着”
  不用多想,悬空的阶梯,应该是条捷径,直达倒悬之山。既然未见凶险,他老万自当奋勇争先。
  万圣子飞身再起。
  无咎没有阻拦,众人已迫不及待的往上蹿去。
  忙碌了一宿,终于摆脱阵法的束缚,恰逢通天阶梯就在眼前,谁不想弄个明白呢。
  一道道人影循着悬空的阶梯,层层飞跃,渐去渐高,转瞬离地数百丈。
  无咎跃上最后一层阶梯,依然未见凶险,他稍作停歇,就此回头观望。
  半空之中,为禁制笼罩,而阶梯之上,畅通无阻。人在高处俯瞰,神识依旧难以及远。而放眼看去,四方空旷无边。一座座倒悬之山,错落在虚无之间,俨如曾经的昆仑星宫,却又多了浓郁的生机与几分缥缈的仙韵。
  便如所说,这是仙境?
  若是居住于此,远离尘嚣,餐霞饮露,拥星揽月,可不就是逍遥的仙人。却少了烟火气息,与田园之趣。而末日之劫将至,又岂能独自逍遥,否则便是自欺欺人,如此仙境不要也罢。
  却毋庸置疑,承载着倒悬之山的所在,同样悬在半空之中,约莫有万里方圆……
  “无先生”
  无咎来不及多想,飞身跃起。。
  六位同伴,皆安然无恙,却伫立原地,一个个神色莫名。
  无咎落地之际,也不禁微微一怔。
  所在的倒悬之山,里许大小,四周为山石、林木环绕,当间矗立着一座石屋。石屋高达数十丈,通体为白玉打造,且挑角飞檐、造型古朴,并透着逼人的威势。洞开的门户之上,更是刻有四个令人敬畏的大字玉神之殿。
  “玉神殿……”
  万圣子的话语中,似乎少了几分底气。
  鬼赤没有出声,神色凝重。
  “不错……”
  “正是玉神殿……”
  龙鹊与夫道子,轻声自语,各自的脸上,透着敬畏之色。
  虞青子与卢宗,出声兴叹道
  “玉神独尊,天下唯一……”
  “仙道巅峰所在,四方向往之地……”
  无咎打量着那高大的石殿,同样的心绪翻涌而五味杂陈。
  遥想当年,他踏入仙门的那日起,玉神殿这三个字,便压在头顶,令他屈辱、让他恐惧。而求生的欲念与肩负的使命,使他不得不拼命挣扎、奋起抗争。于是各种劫难随之而来,竟无从躲避、也难以摆脱。迫不得已的他唯有横下一条心,那便是找到玉神殿,将其掀翻、砸烂,还天下一个公道,还神洲一个朗朗乾坤。风里雨里数十载,生生死死几多回。费尽千辛万苦之后,他终于抵达玉神殿。曾经的执念愈发猛烈,而满腔的期待能否如愿?还有困扰至今的疑惑,它的真相又是什么呢?
  “鬼兄……”
  “万兄,切勿莽撞……”
  “神殿之内,虚实不明,神殿之外,并无神卫弟子……”
  “龙鹊与夫道子两位祭司,能否指教一二?”
  “虞家主、卢家主,我二人也是初踏此地……”
  “无先生……”
  玉神殿的突然出现,使得众人惶惶无措。有恃无恐的万圣子,也变得谨慎起来。
  玉神殿乃是玉虚子居住的地方,即使他外出未归,依然令人忌惮,不敢有冒犯之举。
  只因那位高人,过于强大。他俨然便是超越仙者的存在,一位凌驾于四方的神明。
  而事已至此,岂能轻易作罢。否则惨死的亡魂又岂止百万,而是千万、或兆亿之数!
  无咎缓缓抬起右手,四周为之一静。他迟疑片刻,抬脚往前走去。万圣子与鬼赤,陪伴左右。虞青子、卢宗、龙鹊、夫道子,随后而行。
  玉神殿所在的倒悬之山,虽然没有见到神卫弟子,却更加的凶险。藏在暗处的杀机,才是最为致命。
  一片草地,连着山坡。山坡之上,石梯层层延伸。十余丈过后,便是高大的石殿。两、三丈高的殿门大开,却看不清门内的景象。
  无咎走到山坡前,停下脚步。他注视着那洞开的殿门,吩咐道:“诸位,在此等候。”
  众人有所猜测,忙道
  “即使尊者外出未归,玉神殿也非同小可,你岂敢独闯禁地……”
  “无咎,赤某陪你走一趟……”
  “龙鹊、夫道子在此等候,我四人同行……”
  “我兄弟俩乃是玉神殿即使,或许便于行事……”
  “四位前辈留下,我与龙兄陪着无先生……”
  “不必多言!”
  无咎打断众人道:“此行,我一人足矣!”他撩起衣摆,循着石梯步步往上。
  众人只得留在原地,神情忐忑。
  转眼之间,无咎已越过十余丈高的阶梯。却并未遇到凶险,也没有意外发生。
  万圣子松了口气,庆幸道:“竟然虚惊一场,他不该丢下老万……”
  却见无咎循声回头,不容置疑道:“老万,若有不测,带着诸位道友离开此地!”
  “这……如何离开,又去往何处?”
  万圣子摊开双手,神色犯难。
  玉神殿,四面悬空。来时的玉宇阁,又被阵法笼罩。倘若遭遇不测,根本不知道去往何处。
  无咎没有多说,眼光微微一闪,转而面向殿门,再次抬起脚步。
  万圣子还想询,忽又伸手拈须,看向远方,神色中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无咎的一只脚已越过殿门的门槛。
  殿门有两丈宽、三丈高,为玉石堆砌而成,左右没有门扇,唯有门槛阻挡。而门内依然幽深、阴暗,情形莫测。
  而刚刚越过尺余高的门槛,突然波光乍起。便如扰动涟漪,随之光芒扭曲而震荡不停。
  无咎抬起的脚掌,未敢落下。而他只是稍作迟疑,剑眉斜挑,嘴角一撇,右脚沉稳踏去。便在他穿门而过的刹那间,眼前的景象倏然变幻。他凝神戒备,就此抬头张望。
  置身所在,没有想象的殿堂、神龛,或是高大的石壁,与精美的装饰,唯有云雾弥漫之间,一方空旷无际的天穹若隐若现。且天穹深邃浩瀚,星光闪烁,彷如直达九霄,令人神往不已。
  禁制幻象?
  玉神殿内,竟然藏着阵法。一旦陷入阵法,则难以脱身。
  无咎心神一凛,禁不住后退一步。
  而身后的殿门,已然消失。神识所及,除了云雾,便是虚无,好像已远离尘嚣,而独自迷失在星空之中。且落脚之处,也变得空空荡荡,只要稍有不慎,或将坠入虚无而神骸俱消。
  无咎急忙催动法力,身形缓缓升起。而他尚自忙乱,又蓦然一惊。
  星空之上,漂浮着一方玉台。而玉台之上,站着一道模糊的人影,像是神明降临睥睨四方,又仿佛在静静等待着他的到来。
  无咎的心头大跳,脸色大变。
  玉虚子?
  那个老儿,并未离开玉神殿,而是只等他无咎,自投罗网……
  

snaptime:2020-08-04 13:58:50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