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北府一丘八》全文阅读

作者:指云笑天道1  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东晋北府一丘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四章 神箭相助敌将没(21-04-10)      第二千七百零三章 箭手登楼先射马(21-04-10)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 箭雨无情壮士悲(21-04-10)     

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黑袍欲得兰姐助

  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敏敏,你还真的是对军国之事一无所知啊,不过这也不怪你,拓跋珪从来不让你接触这些,怕你借机谋反。看1毛线3中文网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战斗力的高低,可不是数数人头就知道的。”
  贺兰敏眨了眨眼睛:“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是平原之上,步骑相对,谁更强谁更有优势,更是不言自明的事。我也问过哥哥,如果和晋军对抗,战果如何,他也过,要是在北方平原打,同样数量的晋军没有胜算,如果是在南方水网地区打,那晋军有优势,我想,他征战一生,总不能不知兵吧。”
  慕容兰摇了摇头:“贺兰卢并非顶级将帅,而且一生都是在北方作战,甚至没有跟晋军,跟刘裕的北府军交过手,不知敌人虚实才会出此言。不过,听你这么一,我更有点担心了,现在慕容镇下狱,贺兰卢算是大燕仅有的良将之一了,和段晖一起,才可能给晋军造成麻烦,如果连他也是这样的想法,那大燕可就真的危险了!”
  到这里,慕容兰看向了黑袍:“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这回大燕再灭,这下之大,恐怕你还能去的地方也不多了吧。”
  黑袍的眼中光芒闪烁:“我过,这些并非我的本意。在我看来,刘裕不过是虚张声势,故意放个狠话,实际目的不过是收取山南诸郡,以挽回面子,保住他江北移民的计划罢了。最后我可是想跟他作交易的,而交易的核心,就是把你送回他身边,以作和亲。换取南边的安定。”
  慕容兰有些意外,上下打量着黑袍:“你会有这么好心?”
  黑袍叹了口气:“此一时,彼一时,原本我想在北魏通过阿敏来夺权,把北魏控制在我手中,可是我失败了,现在北魏已经取代了刘裕,成为我的头号死敌,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了我的存在,必欲除我而后快。所以,我必须要保住南燕,把北魏逐出中原,这才能自保。刘裕在南边只要不与我为敌,不出兵灭南燕,那我就可以对他作出让步。阿兰,我知道你不肯帮我实现万年太平的大计,不过这也没什么,你只要能守住道盟的秘密,那跟刘裕在一起,我也同意。”
  慕容兰咬了咬牙:“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招惹刘裕,攻击东晋?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刘裕最是爱民,又要坚持他的移民计划,你惹了他,必是不死不休之局吗?”
  黑袍摇了摇头:“那些是慕容超和公孙五楼弄出来的,你今也看到慕容超这子有多难控制,慕容镇这样的四朝老将,都想杀就杀,甚至对你这个姑姑也起了杀心,他现在皇位坐久了,已经极度自我,再也不是那个曾经扮成乞丐的长安少年。我也没办法让他听我话了。”
  慕容兰哈哈一笑:“我的好师父啊,神盟的神尊,居然连你都会这样的话,我还以为这地之间,就没有你能办不到的事呢!”
  黑袍一咬牙:“够了,阿兰,我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但你应该明白,慕容超现在是我最头疼的事,上次出兵就是他的意思,这次不守大岘更是他一意孤行,现在事已至此,你指责我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只有想着以后怎么解决。”
  慕容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你我都了解刘裕,应该知道他是言出如山的,守住大岘,然后跟他作交易大概是唯一可以自救的办法,但也给慕容超放弃了,现在你找我也没用,我帮不了你任何事,就算我当面去求刘裕退兵,他也不可能同意的。你有这时间,不如去想想,如何去打这临朐之战!”
  贺兰敏突然道:“那如果现在刺杀慕容超,然后由你兰公主掌握权力,再杀公孙五楼,把入侵的责任推到他们身上,向刘裕求和,如何?”
  黑袍冷冷地道:“阿敏,不要这种真的话了,鲜卑人的性格你最清楚,那是宁死不屈的个性,就算明知主君是个混蛋,也不会屈服于外敌的压力来弑主投降。再现在还没开打,何言必败?”
  贺兰敏勾了勾嘴角:“那刘裕也不肯退兵,就只有决战这一条路了吗?”
  黑袍点了点头:“不错,阿兰,我来找你,其实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慕容兰的秀眉微微一挑,沉声道:“你以为就靠张纲的那些木甲,就可以对付刘裕的大军了?黑袍,你什么时候开始连对战强敌的勇气也没有了,只想着弄这些奇技淫巧了?还是,你也怕了战场上的刘裕?”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一跃而起,厉声道:“我会怕他?笑话!慕容兰,你是不是跟这个男人睡久了,连我的厉害也忘了?”
  慕容兰伸了个懒腰,笑道:“噢,我想起来了,你是厉害,下无敌的厉害,只不过,你有多少年没打仗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热衷于搞各种阴谋诡计,搞各种人心算计,你那纵横下,破敌百万的本事,还剩下几成?换了当年的你,会想着这样靠什么木甲机关人,来扭转战局吗?”
  黑袍默然良久,他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尽管一丝气息也没有,但仍然可以让身边的贺兰敏也感觉到一种透不过气的可怕压力,她咽了一泡口水,声道:“神尊,别这样,阿兰,阿兰她是一时气愤,口不择言,这才冲撞了你,她,她不是这个…………”
  黑袍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笑意:“阿兰啊阿兰,我差点上了你的当啊,你这是想故意激怒我,让我犯错误,好给你的夫君留下机会吗?嘿嘿嘿嘿,指望着让刘裕在战场上杀了我,这样你能脱离我的控制,这个算盘真的挺可以的。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啊!”
  慕容兰咬了咬牙,坐直了身子:“既然给你看破了,我也没什么好的了。你杀了我吧,再拿我的头,去威慑北府军,也许,这会让你打赢。”
  

snaptime:2021-04-11 02:49:56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