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北府一丘八》全文阅读

作者:指云笑天道1  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东晋北府一丘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第二千七百零四章 神箭相助敌将没(21-04-10)      第二千七百零三章 箭手登楼先射马(21-04-10)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 箭雨无情壮士悲(21-04-10)     

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刘裕看了一眼刘敬宣:“阿寿,你带辟闾兄弟先下去吧,他应该也是带了不少族人和旧部来投奔,到时候你好好安排,希望能成为你以后手下一支可以建功立业的劲旅。看1毛线3中文网”
  刘敬宣的心头一热,他从刘裕的话中听得明白,现在自己的手下人手不足,刘裕这样安排,等于把这次伐燕的过程中,能新招募的兵马都优先划到了他的部下,一如当年刘毅西征,短短一两年时间,就让自己有了数万部下,而南燕这样的大国,一旦消灭掉,坐拥青州,尤其是有辟闾家这样在齐地有巨大影响力的土豪相助,那有个三五年时间,在这里有个十万精兵,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刘敬宣咬了咬牙,一抱拳:“多谢大帅,末将必不辱使命,辟闾兄弟,就随我来。”
  当刘敬宣带着辟闾道秀,辟闾安等人离开后,刘裕看向了那个在前方恭立许久的传令兵,沉声道:“前方情况如何?”
  传令兵的眼中泪光闪闪,行着军礼,声音也变得哽咽:“前军刘将军回报,我军成功抢战巨蔑水源,阻止了燕军在水源里下蛊作咒的阴谋。孟龙符将军,孟龙符将军他…………”
  刘裕的脸色一变,一边的向弥叫道:“猛龙怎么了?!”
  传令兵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孟将军他,战死!”
  半个时辰之后,大岘山北,五里,一个不大的丘之上,一座临时搭设的帐幕座落于此,与其是帐幕,不如是一个方圆三丈,四周插着十余根木杆,然后用一圈长约十余丈的幕布围起来的简易围幕,乃是行军作战中,最紧急的情况下召集军议时所用。看1毛2线3中文网
  而现在在这围幕之中,只坐着三个人,刘裕的眼中泪光闪闪,坐在南边的胡床之上,而刘穆之和王神爱则分坐两侧,三人神色各异,帐中的气氛,也是难言的压抑和沉重。
  还是刘穆之长叹一声,打破了这难言的尴尬气氛:“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但是现在,我们来不及悲痛,想想接下来如何应对,才是最重要的事。寄奴,你是全军主帅,不要让将士们看出你的悲伤。”
  刘裕咬着牙:“在外面我可以显得不在意,但在这里,只有我们三个,我真的忍不住我的悲伤,是我害了猛龙,我不应该让他如此勉强!”
  王妙音平静地道:“裕哥哥,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猛龙的牺牲,是为全军抢水而牺牲的,如果他不去,那燕军在水中下毒的阴谋就会得逞,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一个人,可能会是成千上万的将士,甚至,整个北伐,也许会因此而失败。对于猛龙,是不幸的,但对于大军,是不幸中的万幸!”
  刘裕痛苦地摇着头:“我不应该让猛龙一个人行动的,我明知他立功心切还让他当主将,这是我的错,如果让钟…………”
  刘穆之摇了摇头:“寄奴,别这样,钟沉稳有余,进取不足,如果是他,也许连突击水源地都会先侦察后行动,不定会错过敌军下毒的事,猛龙是想追杀公孙五楼这个敌军主将,进一步打击敌军的士气,我敢,如果换了你,也会作同样的选择!”
  刘裕喃喃道:“不错,猛龙跟我多年,他是学了我的打法,也有我的勇气,黑袍设那埋伏,只怕是为了对付我,猛龙,猛龙他是代我而死!”
  刘穆之沉声道:“所以,我们的对手有多可怕,从这次就可以看出了,寄奴,你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无论多高看对手,都不过分。甚至连水源那里的下毒,可能也只是一个诱饵,他真正要做的,是引我军的主将,很可能认定是你去主动犯险!”
  刘裕点了点头,他抹了抹眼睛,再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的镇定与沉稳:“胖子,你得很对,从一开始,尽撤山南守军,放开大岘,到现在的不坚壁清野,诱我们去抢夺水源,都不过是黑袍的毒计而已,他真正的目标是我。这次诱杀不成,那剩下的,就只有在临朐城下,主力对决,一战定胜负了。”
  王妙音叹了口气:“慕容兰绝不可能用这样的手段来害你,那个在水中下蛊的美丽巫婆,应该是贺兰敏无疑,这么来,贺兰部这回也是铁了心要跟慕容氏南燕共存亡了,听贺兰部的兵马乃是燕军精锐,战力仅次于甲骑俱装,贺兰卢在北魏时就有名将之称。从这次的伏击来看,最后布阵击杀猛龙的几千燕骑,进退有序,更是有铁甲连环马,可谓劲敌啊。”
  刘裕咬着牙:“若不是劲敌,又怎么能折了我的猛龙!”
  刘穆之正色道:“现在大军刚刚到敌境,本来汉人百姓来投,是件振奋士气,鼓舞军心的好事,但猛龙作为前锋大将,他的牺牲,只怕会让我军的士气和战意有所损伤,这个消息,是不是暂时封锁为好?”
  刘裕摇了摇头:“瞒不住的,就算我们有意隐瞒,燕军也一定会散布这个消息,与其让自己的将士受到蒙骗,最后失去对我们将帅的信任,不如早早公布,我知道弟兄们心里想什么,要什么,放心,胖子,我一定会让猛龙的牺牲,成为激励我军斗志的最好宣传!”
  刘穆之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刚才的事,就当我没。”
  刘裕看向了王妙音:“妙音,这回你也看到了,我军出山,汉人百姓纷纷来投,如同云集,甚至一些胡人的部落也在派人来接洽归顺之事了,这就是现在南燕国内的军心民心,慕容超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只要在军事上能打败他们,那大局可定。你是皇后,这回代大晋子出征,也是要夺回你们琅玡王氏的祖居之地,希望在安抚民众,稳定人心上,你能帮我。”
  王妙音点了点头:“我来就是做这个的,不过,我觉得裕哥哥你做得更好,就好比让辟闾氏一族划归刘敬宣的手下,就是招妙棋啊。”
  

snaptime:2021-04-11 04:00:41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