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武魂系统》全文阅读

作者:流火之心  狂暴武魂系统最新章节  狂暴武魂系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狂暴武魂系统最新章节3215 不可能(20-08-21)      3214 混沌(20-08-21)      3213 异象(20-08-21)     

3123 选择

  此刻,随着魔人族群的千万战舰全都退到了内防圈以内,并且开启魔皇三星的虚空防御大阵,一道巨大的能量防御光罩显现,外界的虚空中,除了放眼皆是的大量战舰残骸,已仅有赵枫一个人的身影,犹 还孤伶伶地傲然耸立了。 此外,魔皇星域四个不同方向的虚空极远处,还有四尊不朽老怪,正缓缓逼近! 这样的一幕,于此刻,深深地刻入了退入防御罩内的无数魔人强者的心田,并且注定了将化为一道永恒的印记,除了生命终结,否则无法被抹灭。 而今的赵枫,虽说较之多日前离去时已修为大进,可即便是现在激活体内的魔猿血脉,展现出三头六臂魔猿真身的形态,其体内所弥散出的修为气息,也不过才仅只域主一阶而已。 域主之后,便是界主,界主往后,还有宇宙级,宇宙级之后,才是不朽! 域主一阶,和不朽老怪之间,隔着两个大境界,星空强者越到后面,往往一个小阶的差距,体现在战力方面的后果,都如同天渊。 但而今,赵枫却以域主境的修为,面对超越他两个大境界的不朽老怪,而且还是以一敌四,却毫无惧色,一脸的坦然,岿然不动…… 不管这一战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仅仅只是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无上风姿,都已注定要名垂青史了。 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远处,一道道赞叹之声传来,四位已然降临的不朽老怪陆续出声,虽语气之中带着揶揄之意,但那种慨叹却显然是发自内心…… “果然不愧为四大妖孽一体的当世后辈第一人,仅仅只是这份胆气,便足以自傲了,就连本尊,都不得不赞叹!”“魔人族群也算气运不凡了,竟出了这么一尊妖孽,当世后辈第一人,可惜,终究还是太操之过急,过早地暴露出了野心,否则假以时日,待你真正地成长起来,魔人一统整个位面的那一天,未必就完全没 可能!” “不要自误了,任你天赋再妖孽惊天,在还未真正成长起来之前,终究只是所谓的后辈妖孽而已,而非盖代强者,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要么降,要么……斩!”“嘿嘿,居然祭出了这座金色的岁月战喇,这显然是要垂死挣扎的节奏嘛。莫小儿,难道你还认为,仅凭这一座不起眼的星空大战喇,就能斩杀不朽老怪吗?一汐一万年虽然惊人,却还撼动不了不朽境的存 在……”最后一番话语,乃是位于岁月战喇正前方远处虚空的那头血冠狐鸠,一边说着,他那对阴毒的三角巨眼,一直都牢牢地锁定地赵枫,气息阴鸷无比,令人生出如芒在背之感,再加之其声嘶哑干涩,钻入耳 中极不舒服,赵枫已极为不喜! 此前,赵枫斩杀万罗联邦元老院的那一战,相关细节并没有传扬出去,整个魔人族群无数强者都被下了封口令,再加上时间尚短,即便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真相也没这么快就被披露。 所以,外界仅仅只知道万罗联邦元老院有一尊不朽老怪,在魔人星域被四大妖孽一体的魔人皇弟莫撄锋给灭了,但具体是用的什么手段,却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但有一点却是完全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那尊不朽老怪陨落之前,魔人皇弟莫撄锋祭出了那座金色的岁月战喇,激发岁月潮汐之力,连番轰击…… 在陨落之前,那尊元老院的不朽老怪,就已被好几波金色的岁月潮汐所伤了! 正因如此,而今见赵枫挥手将间血蚊战喇收起,紧接着却又祭出了这座传闻中的金色岁月战喇,远处四位正缓缓逼近的不朽老怪,立刻就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可惜,在他们看来,仅仅只是这座金色的岁月战喇,显然还远远无法威胁到不朽境的存在,一汐一万年的岁月威能,终究还是太弱了一些。 很显然,他们认定了赵枫这是在虚张声势,心下必定是早已绝望了,却垂死挣扎,故意装得跟没事人一般,淡定沉着,甚至还祭出了这座岁月战喇,一副要展开攻杀的架势。 这是空城计,想借用此前斩杀过一尊不朽老怪的战绩,带来疑兵的效果,拖延时间! 赵枫却在冷笑,对于而今的岁月战喇,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经过这一次在星空雷坟的造化际遇后,他手中的四座星空大战喇,都完成了一次华丽蜕变,其中,尤以岁月战喇的威能提升最值得期待。而今的岁月战喇上千个蜂巢结点中,坐镇着一头星主境的青金皇姆,十头乾坤境的紫金王姆,这十一头个体战力堪称恐怖的史莱姆,已成为整个族群的灵魂,仅仅只是它们的存在,便能让岁月战喇的威能 ,大幅提升了。 除此之外,上千个蜂巢结点内整个史莱姆族群数千万族众的修为实力与生命形态,在这一次也全都得到了全面攀升,如此一来,直接就令这座金色的华丽战喇,在威能方面,完成了一次升华般的蜕变。以前,一波金色的岁月潮汐代表的乃是一万载岁月的瞬间流逝,但在经过了这一次的族群整体生命形态大跃升后,赵枫相信,一波金色岁月潮汐,即便达不到五万载岁月的瞬间流逝,两三万载,却还是完 全可以做到的。 这样的岁月潮汐,若是多来几波,不敢说镇杀封王不朽,但只要持续攻击,令其受创,应该不成问题! 可以说,岁月战喇一旦祭出,即便是面对一尊封王不朽,赵枫都有胆试着与其一战,苗头不对再收起跑路就是了。 至于封候不朽,不好意思,可能连跑路的必要都没有,将其重伤是板上钉钉之事,甚至运气好的话,斩杀封候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眼下,从远处四个不同方向缓缓逼近的四位老怪,全都是普通的不朽级,对于赵枫来说,这种实力虽然也足够惊人,但若说能让他耸然动容,还真没那回事儿! 唯一让他觉得可惜的是,这四个老家伙太过谨慎了,竟是从四个不同的方向进逼魔皇三星,这让他一网打尽的想法直接流产,一旦战喇激发,顶多也就轰杀其中的一尊而已。另外三个老家伙一旦见事不妙,怕是立刻就会有所动作,后续的变故,太难测了…… 脑中百念闪过,赵枫的视线却一直锁定在对面虚空千万里之外的血冠狐鸠身上,眸中杀意渐浓。 对方明显感觉到了赵枫眸中的杀机,堂堂不朽老怪,却被一头仅仅只有域主境修为的太古魔猿这般无礼直视,貌似还眸光极其不善,这让血冠狐鸠极感不爽,当即便传出了冷哼之声。 “哼,小娃娃,三息时间已经到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本尊了……” “戾!” 说到最后,血冠狐鸠陡然一声戾啸,三角鸠眼内闪过寒芒,庞大狐身的右前肢亦向前陡然一探。 “轰隆隆……”仅仅只是随手一按,尚还隔着千万里之遥,但赵枫前方百万里之外的虚空,却已瞬间颤栗了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全面崩裂,一只庞大的狐爪自虚空中探了出来,布满血色杂毛,径直向着太古魔猿血肉之躯 的头颅狠狠按来。 “滚!” 赵枫一声暴喝,周身气息激荡,当即便向战喇内的青金姆皇下达了指令,展开全力一击!很快,岁月战喇的央域核心结点内,通体青金之色的史莱姆皇者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展开了行动,向上千个蜂巢结点内的十头紫金史莱姆王者,以及数千万之数的黄金史莱姆,下达了全力轰击的指令 ! “嗡!” 下一瞬,极为轻微的嗡鸣声响起,无形的波纹瞬间自其体内扩散开来,没入核心蜂巢结点的四壁,并顺着连接在外壁的管道,瞬间便传递到了岁月战喇的上千个蜂巢结点之中。 这一瞬,所有蜂巢结点内的数千万史莱姆族众全都身形齐震,腹下绵长的金色丝线绽放出熠熠辉芒,通体金芒大作。 一层层金幕彼此叠加,汇聚在一起,最终由淡金变成浓郁的金黄之色,且还蒙上了一些淡淡的紫金之意,看起来已与此前完全不同了。 金色的辉芒,化为了紫金,虽然紫意还颇淡,但却清晰可见,代表着其威能的变化。 并且,这种淡紫之中,甚至更有一抹青金之芒若隐若现。 继而,便如有灵性一般,冲入蜂巢结点的四壁,并顺着外壁的管道回溯,于四面八方,向着青金史莱姆皇者所在的核心蜂巢结点狂涌而来! 这一切在不到半瞬内完成,较之上一次激发又快了许多,短短半瞬间,上千个蜂巢结点内汇聚而来的浓郁金紫之芒全都汇聚而来。 并且在进入了核心蜂巢结点后,这个位于战喇巨大喇叭口内部第九圈中心央域的核心蜂巢结点,也陡然绽亮,爆发出炙烈的紫金之芒。 顷刻,直径三千米的核心蜂巢结点彻底化为了一片紫金色的世界,陡然炽亮的同时,一波波如同潮汐般的紫金涟漪,便顺着战喇扩散开来。 于巨大喇叭口的正前方,衍生出一个紫金之色的扇形波纹,迅速地向前扩展,仿若一片紫金色的绚烂潮汐,无声无息地……向前推陈而去! “轰!” 巨大的炸响之声传出,向着赵枫头颅按来的巨大狐爪直接崩散,但这道紫金之色的岁月潮汐却一瞬未停,直接流淌而过。 眨眼便已到了千万里之外虚空中那头血冠狐鸠的身前! “小王八蛋,居然真敢动手,本尊活剐了你!” 就在适才那道狐爪被轰灭的同时,血冠狐鸠身形微微一晃,受到了一点轻微的反噬,但因此也激出了他心头的怒火。 戾吼一声便欲窜身而上,本尊亲自降临,镇杀敢挑衅他不朽威仪的小小蝼蚁。可惜,这波代表着岁月流逝威能的紫金扇形潮汐,此时已全面覆盖了这一角虚空,某种神秘的威能第一时间便已倾散而开,令暴怒无比的血冠狐鸠身形僵滞,如同被封禁了一般,定在了那片虚空,动弹不 得。 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再出手了,至少,在这波以极速流淌而来的岁月潮汐消散之前,绝对没有可能。 这实在是憋屈,让他恨怒欲狂,眸中的杀机都快浓郁到化为实质了,咬牙硬撑着。 “果然是时间法则之力!” “不对,不是金色的潮汐吗?怎么变成了紫金之色?” “本尊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 与此同时,随着这第一波金色岁月潮汐的出现,展开极速推阵而去,远处三个不同方向的虚空中,刚降临的另外三尊不朽老怪全都面色微变,发出了惊呼之声。 他们此前便已听说过魔人族群的星空大战喇之威,也知晓这种金色的战喇,以够发出疑似时间法则之力的岁月潮汐。 甚至不久前,在这座岁月战喇的潮汐威能之下,一尊不朽老怪,都曾被重伤,继而轰杀了。此事虽然已经得到了证实,但毕竟外界谁都没有亲眼见过,而星空时间法则,又是最为玄奥的一种法则力量,别说是普通的不朽境了,即便是封王不朽中,也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存在真正地掌握了星空法则 之力。 是以,对于外界相关这座金色战喇的岁月潮汐威能,竟重创了尊不朽老怪之事,此番降临的四个老家伙并不相信,认定了那是以讹传讹。 只是眼下,随着第一波岁月潮汐真正出现,他们四人才陡然惊觉,发出惊呼,即便是不朽老怪,在星空时间法则力量的面前,也是不敢轻撄其锋的。 尤其是外界原本盛传的金色潮汐,而今竟突然变成了紫金之色,给人的感觉似乎威能更加强大,透着神秘感……这直接就让四尊不朽老怪意识到了不妙,心头生出警觉。尤其是岁月战喇巨大喇叭口所正对着的血冠狐鸠,更是隐有不祥的预感,身形都因此而微颤了一下,然而此时再退却已晚了,随着第一波紫金潮汐的迅速接近,他身形所在的这一角虚空已被某种玄奥的时 间力量禁锢了。 这一波透着诡秘气息的紫金色岁月潮汐……貌似眼下只能咬牙硬抗了。 在血冠狐鸠看来,只要这一波岁月潮汐淌过后稍有间隙,以他的修为实力,立刻就能趁此机会挣脱岁月法则之力的束缚,亲身降临,镇杀对面虚空中的太古魔猿。 然而一切却远非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亦是在这一刻,第一波透着诡秘紫金之意的岁月波纹,终于临身了。 “啊……”惨嚎声,毫无悬念地响起…… “哗啦啦……” 紫金之色的岁月潮汐流淌而过,血冠狐鸠万丈之巨的庞大真身,顷刻就发生了变化。 首当其冲的乃是他头颅上最为显眼的那枚血冠,原本鲜红如血,而今却在短短的半瞬不到,彻底地黯淡了下去。 紧接着,随着紫金潮汐在其身体上流淌而过,血冠狐鸠庞大真身那原本泛着光泽的皮毛,也是毫无悬念地迅速黯淡下去。 大片大片的狐毛脱落,化为了飞灰。要知道,这可是一尊不朽老怪的真身宝体,虽然还无法和那些荒古时代的荒古大能甚至准大能相媲美,但对于界主境以下的星空强者来说,即便全力轰击,都绝对撼动不了,想让这具真身宝体掉那么一根 毛,都无法做到。 对于乾坤大能以下修为的星空强者而言,这种不朽老怪真血宝体上的任何一根毫毛,都是致命的法宝,一根毫毛就能洞穿乾坤大能的灵台识海,令其陨落。 但现在,仅仅只是一波岁月潮汐,血冠狐鸠通体的狐毛就掉了个七七八八,甚至就连狐毛下的皮肉,都有了大块的剥落,这一幕简直惊悚。 这头体型庞大,气血丰足的不朽老怪,就仿佛在一瞬间经历了数万载岁月的无情侵蚀一般。 “三万载?居然是三万载……这绝不可能!” “戾!” 对于自身宝体所发生的一切,血冠狐鸠作为当事人,自然感受最深了,他顷刻就慌了起来,更是直接判断出了自身的宝体在这一瞬间所经历的岁月侵蚀程度,当即骇然尖叫起来。 原本以为这座金色战喇的威能是一波潮汐一万载,那根本就无法撼动他,可现在一看却浑然不是这么回事儿。 它真正的威能,竟瞬间攀升了三倍,达到了恐怖的三万载岁月,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仅仅一个瞬间,就让他的血肉宝体损毁到这种程度了。 简直眨眼间便已接近伤筋动骨! 前一瞬,血冠狐鸠还自信满满,甚至对迎面轰来的岁月潮汐满脸鄙夷之色,但现在,他真的有点慌了,一波潮汐三万载,这绝对足以撼动他的心神。 这一刻,血冠狐鸠再不淡定,催动体内的力量,勉力地挣扎了起来,此时的他,只想立刻逃离。 面对这一切,赵枫虽早已料中,但亲眼见到时,却仍旧难免欢欣激动,此时岁月战喇内的史莱姆族群因为雷泽灵雾而得到一次生命层次跃升时,他就已然知道岁月战喇的威能,必定已有所提升。 但由于没试过,所以,对于这种提升的具体程度,他根本就没个底,据他保守的估计,原本一汐一万年的岁月潮汐,而今的威能至少应该已达到了一汐两万年。 即便仅仅只是两万年,赵枫也都能够满意了,因为此前岁月战喇就已能连续发出六波岁月潮汐了,而今哪怕仍旧只是六波,两万年一波,那也是十二万年的岁月流逝……秒杀不朽老怪,绝对没问题。 然而让他没料到的是,第一波岁月潮汐轰出后,其威能竟达到了恐怖的三万载岁月。 一波三万载,哪怕仅仅只有六波潮汐之能,全都轰出去,也足有十八万载岁月的瞬间流逝了,两尊不朽怪车轮战,都能陆续轰灭! 更何况,一波潮汐的威能提升了三倍,波数方面,又怎么可能依旧仅仅只是此前的六波呢? 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赵枫顿感振奋无比,仰头一声戾啸,此时,前方千万里之外虚空中的血冠狐鸠,在他的眼中,已经和陨落无异了……今日必死无疑! “刷……” 赵枫的戾啸之声犹还未落,微弱的浪涛声便已接连响起,第二波紫金潮汐,亦于此刻来临。 这一次,四尊不朽老怪全都勃然色变,此前的估计太错误了,不是说一汐一万年吗? 现在分明是一汐三万年,这座古怪的岁月战喇,先前竟还是隐藏了实力。 同样的紫金潮汐,若是接连轰出三波,就是将近十万载岁月的瞬间流逝了。 岁月有潮汐,一汐三万年! 三波紫金潮汐,代表的近十万载岁月的瞬间流逝,也正是不朽老怪的极限! 若是当真有三波一样的紫金色潮汐连续不断地在短时间内涌来,于躯身上流淌而过,今日之事就麻烦大了! 一念及此,血冠狐鸠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他虽是不朽级存在,但不朽的生命也是有极限的,在短短的瞬间历经九万载岁月的流逝,于他而言,这已经远非不死也得脱层皮的境地了,而是代表着真正的陨落。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随着这第二波的紫金潮汐流淌而来,血冠狐鸠原本泛出幽幽光泽,但此刻早已黯淡灰败的庞大真身体表,这一次除了大块的皮毛剥落,偶尔某处,竟连大块的血肉,也都开始了消融。 很快,就连内脏和一些金色的骨骼也都开始显现了,就连原本熠熠生辉的眸中精芒,也都黯淡了下去。 而此时,这第二波紫金潮汐,才刚刚抵达而已,并未完全流淌而过。 面对这一幕,远处虚空中那另外三尊不朽老怪,顿时齐齐色变,下意识地倒抽凉气! 然而一切变化的太快,根本就不容他们有所反应。 眨眼间,第二波紫金潮汐便已消逝,而此时,原本气血丰盈的血冠狐鸠,整个庞大的宝体已有近半的内脏能看到,白骨累累,与血肉混杂,看起来腐朽不堪。 毕竟,短短的两瞬时间内,这具血肉宝体,便已经过了六万载岁月的无情侵蚀,也就是不朽老怪了,换作宇宙级强者,早已陨落。 紧接着,第三波紫金潮汐来临,速度一样快,仅仅一个瞬间,便已自这具腐朽的躯身上,流淌而过。 随着第三波的紫金潮汐消逝,血冠狐鸠那原本就已露出白骨和内脏的万丈血脉真身,竟眨眼便开始了全面溃败。 不但脏器自腹腔中坠出,随着金色的潮汐化为飞灰,一根根金色的骨骼亦纷纷散落解体,同样也没能抗住金色潮汐的侵蚀之力,化为骨灰轰然消散! 短短的时间内,这头血冠狐鸠万丈之巨的血脉真身便已消散的差不多了,仅有三分之一左右的白骨横空。三息而已,一尊不朽……眨眼陨落! 短短三息,不朽陨落! 原本气血丰盈的宝体真身,而今仅仅只留下了一截白骨横亘于虚空中,令人触目惊心。 这样的结果让赵枫欣喜不已,但却同样也有些意外。 但他很快就恍悟了过来。 不朽老怪虽然号称不朽,但其寿数其实也是有极限的,不过十万载岁月而已。 而这头血冠狐鸠显然已经活了不止一万载岁月了,所以,这三波仅才代表九万载岁月侵蚀之力的紫金潮汐,他才抗不下来。 这是好事,省下了一波紫金潮汐。 赵枫第一时间就再次下达了指令,让岁月战喇内的青金史莱姆暂停攻击,因为巨大喇口所正对着的前方虚空中,已经没有攻击的目标了。 通体绽放金色辉芒的岁月战喇,于这一瞬黯淡了下去,但若是需要的话,赵枫一声令下,它随时都能再次激发。 按照赵枫的估计,而今的岁月战喇,全力催发之下,应该至少能发出七波紫金潮汐,甚至有可能达到九波。 若是九波的话,就足能轰杀三尊不朽老怪了,即便仅只七波,也还能再轰杀一尊。 “轰隆隆……” 念动之间,岁月战喇在他的催动下,迅速地于虚空中掉转方向,因为另外三尊不朽老怪,分别在其它三个不同的方向,无论是轰杀还是威慑,都必须先掉转喇口,否则根本无法做到。但此事说来简单,却显然没这么容易做到,此前轰杀血冠狐鸠完全就是侥幸,对方太大意了,过于轻敌,完全误判了岁月战喇的真正威能,否则的话,一尊不朽老怪,又岂能就这么傻乎乎在站在那里,任 由你激活战喇,轰出时间法则之力,将其身形连带一角虚空,无形中禁锢? 那只是刚才而已,但现在,这剩下的三尊不朽老怪已然警醒过来,想要再凭岁月战喇锁定,怕是很难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血冠狐鸠于短短三瞬之间被镇杀之后,随着赵枫快速地调整岁月战喇的方位,陷入了呆滞状态之中的三尊不朽老怪,在身形一颤之后,全都回过了神来。 此时已勃然大怒,暴吼与戾啸之声,响彻整片虚空…… “该死,小看了这个家伙,狐鸠死的太冤了!” “简直胆大包天,看他在干什么?居然还在调整那座大杀器的方位,这是要将我等陆续轰杀的节奏吗?简直做梦!” “不能再耽搁了,同时出手,将其镇杀,逼出魔人底蕴老怪!” “戾……” 惊怒交夹中,这三尊不朽老怪体内全都狂涌出无形的恐怖威压,分明是被彻底激怒,已经接近暴走了。 三尊不朽老怪,同时发飙,这绝对要捅破天,一方虚空都颤栗了起来。 赵枫更是眼皮狂跳,此时,他脚下的岁月战喇已然调整好方向,恰好位于那条飞天蜈蚣与黑煞魔虎所在方向的中间位置,若是激发的活,这两尊不朽老怪都有可能被威能波及。 有了此前血冠狐鸠的前车之鉴,这两尊不朽老怪显然已不敢再随意待之,怒吼中皆身形一颤,原本正欲出手,但此刻动作却明显一滞。 趁着这个机会,位于赵枫身后的另外一尊不朽老怪却已陡然出手。 正是那头原本被赵枫列为第二危险对象的彩焰雷雀! 此时,他正好位于岁月战喇巨大喇口的后方,根本无惧战喇的威慑之力,仰天怒啸之声后,整个万丈之巨的庞大身形,已化为一道彩色的雷霆,极速激射而来。 这头彩焰雷雀通体蒸腾着红青蓝三色之火,彩焰滚滚,虽是一头禽鸟,体型看起来如同一只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雀鸟,但其翎羽却显然不凡,每一根都有微弱的雷芒在伸缩吞吐。 很显然,这头雷雀必定拥有威能强大的雷电之能,看其嘴喙尖锐无比,不但蒸腾着三色彩焰,更有银色的电芒在闪烁,展开极速一啄之下,怕是同级别的不朽老怪,都要饮恨。 此刻,这道正激射而来的彩色雷霆,最尖端分明就是一抹明亮的银色电芒,正是这头彩焰雷雀的尖锐嘴喙所化,早已锁定了赵枫的魔猿真身。 一旦让他接近,怕是以太古魔猿肉身的强悍,最终必定也将是被直接洞穿的结果,十死无生! 这一刻,赵枫眼皮狂跳,脑中却有灵光闪过,猛地一咬牙,直接就催动了雷帝印。 下一瞬,悬于其脑内识海上空的那枚雷帝印,便毫无征兆地突然极速颤动了起来,直接显化,向着太古魔猿的头顶高空窜去。 更且于此时,有一道巨大的虚影,自太古魔猿的背后显现了出来! “轰隆隆……” “轰隆!”一道道雷霆的炸响之声,极为突兀地陡然传入赵枫耳中,耸然动容,在他背后所呈显的这副画面,分明是一片饱含苍茫气息的虚空,属于荒古时代的虚空,那种气息,和赵枫自洞虚巨龟,黄金巨龙以及陨 天弓神通等所有的传承画面中曾见过的,一模一样。在这副传承画面的虚空尽头处,一株金色的巨莲正绚烂无比地盛开着,绽放出无穷尽的金色光芒,似乎整个宇宙苍穹都被映亮了,如同天生地养,孕育自虚空深处,无比地庞大,便是星辰,在它的面前, 都显得极为赢弱,微小。 莲蒂之上只有一株莲子,却是青色的,正是适才自其识海中冲霄而起的青金印玺,通体金色的闪电缠绕,伸缩吞吐不休。 雷帝印正是自这样一株威压近乎凌天盖地的金色巨莲之中孕育,乃是巨莲的莲蓬之中,所孕育的唯一一枚莲子! “轰隆隆……” 画面是静止的,虚幻的,但是却始终雷声隆隆,传入赵枫的耳中,震憾着他的心神,环绕着那枚在莲篷上作为莲子存在的青金雷印,有着无数的细小金色闪电伸缩吞吐不体。 而如果将视线放开,开放到整株金色巨莲莲体的程度,便能看到,在整株金边的周边,正有着无数的青色雷球,在陆续地炸开,生灭不息,持续不休! 渐渐地,金色巨莲的四周,青色的雷珠越来越密集,全数炸开,化为了无数道巨大的金色闪电,初始时只是肆虐于这片虚空,炸毁了无数的星辰……最后,这些金色的闪电似受到了某种感召一般,竟渐渐地向着一个方向汇聚而去,瞬间便将激射而来的彩焰雷雀……彻底笼罩! 雷帝印,赵枫还从未在人前祭出过,即便是以轩皇子的身份在第三宇宙人族修真阵营的十绝第六宫时,他仅仅只是直接取出置于雷帝印内蕴养的雷源珠,对乾坤大能天乾子展开轰击的。 所以,而今被迫祭出雷帝印镇杀彩焰雷雀,赵枫一样无惧会因此而泄漏身份。 唯一觉得可惜的,仅仅只是这样一来,无疑就提前暴露了一种强大的底蕴手段,实在令人惋惜。 不过眼下形势所逼,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好在雷帝印终究还是没让赵枫失望,此刻甫一祭出,瞬间便激活了其自带的雷霆域场,显化出一幕荒古雷莲的虚影,直接就将拥有不朽境修为的彩焰雷雀笼罩于内,全面困封! 这一幕同样惊人,给四周亲眼所见者带来的震憾,不弱于此前的岁月战喇,甚至还犹有过之。 魔皇三星星空防御大阵内的无数魔人强者们,早已彻底呆滞了。 事实上,就在此时那头最先被镇杀的血冠狐鸠陨落时,这些魔人强者们便已全面石化,短短三个瞬间而已,一尊不朽老怪就这么成为了历史,这已是一个月内陨落于赵枫之手的第二尊不朽了。 即便是知晓他部分手段的当代魔皇莫问天等一众魔人皇族高层们,也全都呆若木鸡,根本不敢相信。 而眼下,随着这枚雷帝印祭出,瞬间又困封了一尊不朽老怪,他们几乎都已麻木,连眼神都发直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事实上却是于短短的一瞬间发生。 而此时,彩焰雷雀一个不慎之下被雷帝印的雷霆域场笼罩,此前因岁月战喇的威慑而动作一滞的黑煞雷虎与飞天蜈蚣,才堪堪一个腾身完成方位转换。 回头瞅来时,才惊觉发生了什么,顿时纷纷骇然色变,再次惊呼…… “什么?这是……先天雷源至宝?” “这不可能,此子到底是何来历?竟连这种先天至宝都能拥有,似乎还炼化了,雷雀危矣!” “不能再拖了,立刻将其镇杀,救下雷雀,夺取雷源至宝!” …… 最后一道怒吼,出自黑煞魔虎之口,这尊不朽老怪的血脉真身亦是万丈之巨,通体漆黑如墨,仿若最为纯净的墨玉一般,竟还泛同了莹莹的光泽。 此刻,黑煞魔虎的大半个身形笼罩在一片浓黑的雾气之中,这种雾气乃是自其体内涌出,隔着无尽遥远的虚空距离,都能感觉到一股浓烈到令人心颤的魔性煞气扑面而来。速度快到了极点,万丈之巨的血脉真身仅仅只是于虚空中一个扑腾,便已到了太古魔猿仅只百万里方圆的虚空处,眸中泛着贪婪的幽芒,牢牢地锁定赵枫的身形,其体内弥荡的黑雾,更是直接向着太古魔 猿笼罩而来。 很显然,缭绕其身的黑色雾气,应该正是某种魔煞之气,这头黑煞魔虎,必定拥有非常规的攻伐手段,气息太内敛了,明明魔煞滔天,却又给人沉静如水般的感觉。 将这种矛盾完美地揉合于一身,无疑令黑煞魔虎透出浓浓的神秘感,让赵枫都忌惮莫名。 他毫不怀疑自己若是被这篷黑色的魔煞之气全面笼罩,必定将有某种不祥发生。 偏偏此时黑煞魔虎扑来的方位极为刁钻,避开了脚下岁月战喇巨大喇口所正对的方向,根本就毫无忌惮,令赵枫眉头直皱。 既然两尊不朽老怪已刻意避让,岁月战喇已然很难再形成威慑,为了避免它在大战中被损毁,赵枫直接一挥手,便将其收入了体内不朽界,同时念动之间,直接催动了悬于头顶高空的雷帝印。 “轰隆隆!” 一道惊雷炸响,下一瞬,一道紫金色的淡雾自头顶洒落。 紧接着,便有无数的紫金雷霆被吸引而来,在赵枫的头顶汇聚,海量的紫金闪电雨一样劈砸而至,肆虐于赵枫的头顶,却全都无法对赵枫造成任何的伤害。 他的体表,始终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紫金色淡雾,背负着双手伫立于雷霆肆虐的虚空中,散发出浓浓的帝威,宠辱不惊。 这些海量的紫金雷电全都来自头顶高空所悬的那枚雷帝印,眨眼之间便将赵枫的整个身形都笼罩了,形成了护持之力。 最后,更是形成了一个紫金雷电闪烁不休的巨大雷霆之茧,而头顶雷帝印的赵枫,就是这个星辰一般的巨大雷霆之茧的核心。 紧接着,原本笼罩着他身形的紫金雾气陡然大作,向外辐散开来,笼罩了整个紫金巨茧,将其化为了一片青朦之色,然后,便开始了向内凝缩。 眨眼间,赵枫头顶之上便出现了一枚雷源珠,通体紫金之色,正是雷帝印内所孕育温养的八枚紫金雷源中的一枚! “咻!” 微弱的破空之声响起,紫金雷源珠化为一抹紫芒,直接落于赵枫的手中,却并未与他的掌心肌肤相触,有一层淡青色的隔膜分开着。 “嘶!这气息……” 正腾身扑来,眸中贪婪之芒闪烁不休的黑煞魔虎倒抽一口凉气,心底瞬间涌出一股强烈到极点的危机感。 这一刻,他甚至都想到了生与死,因为这枚小小的紫金雷珠,给他的压力太浓烈了,透出不祥,令他头皮都已发麻。 几乎是下意识地,黑煞雷虎直接就停下了身形,略微犹豫了半瞬,转身就欲掉头而去。 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雷帝印中所蕴养的八枚紫金雷源珠,每一枚都珍贵无比,赵枫既然已经决定再次动用一枚,怎么可能还给他逃走的机会? 之前的普通雷源珠,就已能轰伤乾坤大能了,而今以威能提升的雷帝印借星空雷坟中无尽紫色雷霆再次凝炼之后,所得到的紫金雷源珠,至少也能重创不朽老怪。 甚至哪怕就连轰杀,也并非全然不可能。

snaptime:2020-09-19 10:53:42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