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在星际》全文阅读

作者:念夫子  剑神在星际最新章节  剑神在星际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神在星际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决赛(20-08-03)      第一千一百六九章 那些年(20-08-03)      第一千一百六八章 弓箭(20-08-03)     

第九百七九章 挣扎一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跑出来。 那他们就彻底没了机会。 在刀尖上跳舞总是充满了危机感。 只是这些战斗里并不包括风久。 她将那些普通的敌人留给了军校生们,作为他们磨刀的基石。 那些难对付的敌人被教官们拦截在外,但并不是没有例外存在,否则晏教官等人就不会贴身保护。 警惕的就是不提防的意外。 要抓住这些人很容易,可被教官带走后审讯出什么东西来却不一定会告诉学生们。 或者说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军队都不会完全的对外透露。 因为这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恐慌情绪,反而可能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但风久不需要去在意这些,她完全可以“旁听。” 前提是这些刺客们真能交代出有用的东西来。 那达到八级的高手就是主要目标。 晏教官依旧跟在风久身后,即便好奇他要做的事也不能问。 因为比赛期间严禁教官与学生交流的规定。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跑出来。 那他们就彻底没了机会。 在刀尖上跳舞总是充满了危机感。 只是这些战斗里并不包括风久。 她将那些普通的敌人留给了军校生们,作为他们磨刀的基石。 那些难对付的敌人被教官们拦截在外,但并不是没有例外存在,否则晏教官等人就不会贴身保护。 警惕的就是不提防的意外。 要抓住这些人很容易,可被教官带走后审讯出什么东西来却不一定会告诉学生们。 或者说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军队都不会完全的对外透露。 因为这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恐慌情绪,反而可能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但风久不需要去在意这些,她完全可以“旁听。” 前提是这些刺客们真能交代出有用的东西来。 那达到八级的高手就是主要目标。 晏教官依旧跟在风久身后,即便好奇他要做的事也不能问。 因为比赛期间严禁教官与学生交流的规定。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跑出来。 那他们就彻底没了机会。 在刀尖上跳舞总是充满了危机感。 只是这些战斗里并不包括风久。 她将那些普通的敌人留给了军校生们,作为他们磨刀的基石。 那些难对付的敌人被教官们拦截在外,但并不是没有例外存在,否则晏教官等人就不会贴身保护。 警惕的就是不提防的意外。 要抓住这些人很容易,可被教官带走后审讯出什么东西来却不一定会告诉学生们。 或者说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军队都不会完全的对外透露。 因为这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恐慌情绪,反而可能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但风久不需要去在意这些,她完全可以“旁听。” 前提是这些刺客们真能交代出有用的东西来。 那达到八级的高手就是主要目标。 晏教官依旧跟在风久身后,即便好奇他要做的事也不能问。 因为比赛期间严禁教官与学生交流的规定。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跑出来。 那他们就彻底没了机会。 在刀尖上跳舞总是充满了危机感。 只是这些战斗里并不包括风久。 她将那些普通的敌人留给了军校生们,作为他们磨刀的基石。 那些难对付的敌人被教官们拦截在外,但并不是没有例外存在,否则晏教官等人就不会贴身保护。 警惕的就是不提防的意外。 要抓住这些人很容易,可被教官带走后审讯出什么东西来却不一定会告诉学生们。 或者说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军队都不会完全的对外透露。 因为这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恐慌情绪,反而可能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但风久不需要去在意这些,她完全可以“旁听。” 前提是这些刺客们真能交代出有用的东西来。 那达到八级的高手就是主要目标。 晏教官依旧跟在风久身后,即便好奇他要做的事也不能问。 因为比赛期间严禁教官与学生交流的规定。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跑出来。 那他们就彻底没了机会。 在刀尖上跳舞总是充满了危机感。 只是这些战斗里并不包括风久。 她将那些普通的敌人留给了军校生们,作为他们磨刀的基石。 那些难对付的敌人被教官们拦截在外,但并不是没有例外存在,否则晏教官等人就不会贴身保护。 警惕的就是不提防的意外。 要抓住这些人很容易,可被教官带走后审讯出什么东西来却不一定会告诉学生们。 或者说在事情完全明朗前,军队都不会完全的对外透露。 因为这并不能打消民众的恐慌情绪,反而可能起到更糟糕的效果。 但风久不需要去在意这些,她完全可以“旁听。” 前提是这些刺客们真能交代出有用的东西来。 那达到八级的高手就是主要目标。 晏教官依旧跟在风久身后,即便好奇他要做的事也不能问。 因为比赛期间严禁教官与学生交流的规定。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谁能配合风久? 他们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错了,根本没办法成为助力。 【……】谷司流:【我就是卑微的想跟大佬同组做个任务,你们好过分!】 计方回:【没办法,谁让你太菜。】 眼见着众人又要乱瘠薄扯,闻天抓重点道:【队长不需要支援。】 潜台词,见到人了看着就好,别上去捣乱。 一句话成功让军校生们消声。 真特么的嚣张。 偏偏他们还没办法怼回去,谁让大佬就有嚣张的资本。 再看看他们…… 只能可怜巴巴的躲在防御工事里迎敌。 如果没有这层保护壁垒,他们可不见得能坚持到现在。 巨大的差距每意识到一次,就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插一刀,实在太残忍了。 不过发消息归发消息,少年们手上的动作可半点不慢,几波攻击过去,敌人不得已后退,不敢轻易靠近。 但敌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搁,他们也怕军校教官不再忍着,直接 甚至教官也不能轻易的跟外人联系,以防泄露消息的危险。 这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军校生们的安全。 虽然此时少年们在卡逻星的事已经不是秘密。 但还可以挣扎一下。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

snaptime:2020-08-04 13:59:05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