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全文阅读

作者:秦兮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春闺密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三百零七圆满(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二百九十五驾崩

  沈琛到底是当夜离开了驿站,走之前他特地将自己贴身的玉佩给了卫安,言明自己一定会如约来京城接她。
  卫安手里握着那块玉佩,心潮起伏,照常洗漱睡觉,第二天便叫来了汉帛说:“我们也要赶路。”
  汉帛就有些不明白,睁大眼睛皱眉:“王妃,现在王爷已经.....您可以慢慢的回去,不必赶得这么急的,不然恐怕身子吃不消啊!”
  为了掩人耳目,沈琛只带了岑先生走了,汉帛和清风加上那些守卫都留给了卫安。
  这么多的人手,已经足够护送卫安安全的回京了,不必风餐露宿的赶路的。
  卫安却坚决的摇了摇头,见汉帛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摇头说:“王爷走的隐秘,那些人未必知道王爷已经走了,还是把精力都放在我们身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加急赶路,他们便会以为王爷舍不得抛下我,还是跟我在一起,那王爷那边就会顺利许多,也会安全许多。”
  汉帛没想到卫安竟然是这么想的,既感动又感激的立在卫安跟前,重重的应了一声是:“那我这就吩咐下去,一切如常的赶路!”
  “不只是这样。”卫安摆了摆手,神情冷静的吩咐他:“你再去请个大夫来,然后......”
  汉帛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想到卫安竟然会出这个主意,好半响才啊了一声急忙反应过来去了。
  他带着人横冲直撞的在镇上找了半天的大夫,然后又把人给带回了驿站,给卫安看过病之后,就又急匆匆的上路了。不同的是,在外人看来,沈琛从这个时候开始,就不再骑马,而是改为跟卫安同坐一辆马车了。
  在他们离开小镇不久,就有人立即找到了这个大夫,问他:“之前的那一行人请你去看什么病?!”
  大夫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被吓了一跳,等到那人递来一锭银子,才颤颤巍巍的说:“是.....是喜脉......那位娘子有喜了,不是什么病......”
  对面的人对视了一眼,便冲他挥了挥手。
  “怪不得。”徐大爷咳嗽了一声,目光阴鸷的看向之前沈琛的马车离开的方向:“原来如此,卫安怀孕了,沈琛那个人爱妻如命,虽然已经接到了京城的急报,也不舍得走快些。”
  他身边跟着的人嗯了一声点头说:“京城的急报毕竟只是说圣上染病,沈琛再聪明,也不可能未卜先知,所以他当然是更着急自己妻子的身孕l了,这样倒也好......”
  可不是,这样倒也好,沈琛慢悠悠的回去,京城的天地早已经换了。
  徐大爷笑了一声,转而卷起手皱起眉头说道:“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沈琛还是不要再回去了比较好,我不想再看见他了。夜长梦多啊,拖着拖着,容易出事。”
  底下的人很明白他的意思,一听他这么说就很快应了:“您放心,等到过了前面的州府,寻个合适的机会......”他比了手起刀落的手势:“保准让他们见不着京城的太阳。”
  徐大爷嗯了一声,很满意对面的人的机变,顿了顿就又紧跟着说:“斩草除根,不要留下后患!”
  他是被沈琛和卫安给弄怕了,这两夫妻实在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是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再反扑的话,到时候就难处置了。
  另一头的汉帛坐立不安的坐在卫安的对面,虽然马车极为宽阔,还能摆下一张胡床,可是他仍然觉得不自在的厉害,挠了挠头问卫安:“这一路回去,我都得这样呆在您的马车上吗?”
  可是这样多不自在啊,何况这样以后要是有什么流言传出去的话,对卫安很不利的。
  卫安嗯了一声,看了他一眼就说:“也用不了多久,恐怕这几天就不必了。”
  汉帛就松了口气,哦了一声说:“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话,被别人看见了,到时候只怕对您的名声不好。”
  素萍倒了杯茶给卫安握着,心里很是不安:“王妃,咱们这样赶回去,若是.....”
  如果中途有人想要对她们怎么样的话.....
  “没事。”卫安低声安慰她:“那些人要动手也会找合适的地方,荆州地大物博,我们走的又是官道,一路都递了名帖公文,他们不敢胡来,等再过......”
  她眯了眯眼睛,笑了一声:“等过了荆州,到了山西的时候,才真的要打起精神来。”
  那是徐阁老的地盘,他的得意门生可就在那里当着巡抚。
  出了什么事,也好遮掩。
  纹绣被她说的更不安,连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搓了搓胳膊皱着眉头说:“那到时候我们岂不是很危险了?”
  “没事的。”卫安摸了摸她的头:“别担心,沈琛留给我们的人手足够,再说.....只要他们不是想要谋反,就不能光明正大的来杀我,到时候,我们先递帖子给大同的守将......”
  虽然离得很远,可是大同的守将是沈琛的好友,到时候一定会来帮忙。
  过了山西再说吧。
  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纹绣坐在边上,跟素萍对视了一眼,都往卫安身边靠的近了些。
  还没有赶到山西,卫安进了山西边上的驿馆,便听见驿馆里头哭声一片。
  这是怎么了?
  汉帛吓了一跳,他现在不能露面,一直都带着兜帽装作是沈琛的样子,此刻就掀开帘子声音低沉的吩咐了一声,让人进去问问。
  清风急忙先去,等到出来的时候已经眼眶泛红,哭着说:“收到邸报,圣上驾崩了!”
  死了!
  庆元帝竟然死了?!
  众人都有些不可置信,面面相觑了一阵才都齐刷刷的去看卫安。
  过了好一会儿,汉帛才声音颤抖的问卫安:“王妃,您说王爷他......”
  他赶回去见到庆元帝了吗?!
  现在京城的局势又如何了,不会是出事了吧?
  卫安也有一瞬间的怔忡,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吧。”
  他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真的来不及,那也是天意。
  

snaptime:2019-05-26 17:37:08  exectime: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