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全文阅读

作者:秦兮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  春闺密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春闺密事最新章节三百零七圆满(19-05-20)      三百零六重要(19-05-20)      三百零五救星(19-05-20)     

三百涨终结

  这也不过是片刻之间就完成的事,驿丞只觉得自己肩膀的骨头已经断了,手臂完全软趴趴的使不上力,就有些惊恐的睁着眼睛:“王妃!您怎么能对我动刑?我可是驿丞....”
  虽然官小,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那小官也是官。按理来说,王妃可没有杀官员的权力。
  卫安就嗤笑了一声,也不恼,轻飘飘的反问了一声:“是吗?可是我看你贼眉鼠眼,可不是当官的材料啊。”她轻飘飘的对着驿丞笑了笑:“你不是说是南京礼部尚书的亲戚吗?可真是巧了,我这也有一个护卫正好是他的族人,不如你们来认识认识?”
  驿丞便哈哈笑了一声:“王妃身边何曾有什么......”他说着,话音忽然便停了,神情古怪的看着卫安。
  卫安看他反应过来了,便嗤了一声:“是啊,看来驿丞对我们还是挺了解的,我们头一天到这里,你就知道凑上来认亲戚.....接待我们还特意跟别的地方区别开来,当然这没什么不对,可是你显然做的太刻意了一些。你可不像是一个驿丞啊。”
  驿丞吞了口口水,板起脸来往后挪了挪:“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就是这里的驿丞!”
  “是吗?”卫安不跟他争执,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身来,对汉帛吩咐道:“差不多了,你出去说一声,就说驿丞已经什么都招了,这火就是驿丞自己放的。让大家散了,就说,若是不信,明天等官府来了,自然就清楚了。然后,你们盯着些,看看哪些是不肯散的闹的最凶的,再看看哪些是偷偷溜走不去外头等着的,便都抓起来。”
  “我说的没错吧?”卫安挑了挑眉看着猛地站了起来的驿丞,面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不如驿丞来给我猜猜,有没有人会上当,我这样做,能不能抓住你的一两个同伙?”
  驿丞便忍不住一颗心沉到了谷底,都说卫安难对付,他还以为只是坊间传言,不能当真,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小姑娘真他娘的邪门了,就是真的难对付!
  一般的人碰见这种情况,就算是不怕大火烧到这里吧,那也会被那么多人的哭喊给震得心神不稳做出些什么错事来,最不济也该哭喊着先逃命,哪里有跟卫安这样的,在这里守株待兔,竟然这么扛得住,在这里看了那么久的戏才出手。
  真是恶毒......可是又真他娘的有用!
  大人要是看见他这么久没有反应,又被人抓了,肯定会心慌的......
  他急的不行,可是却又束手无策,眼看着汉帛出去了,只好急中生智的道:“王妃!难道你不怕这样一闹,大家都知道沈琛不在吗?要知道.....”
  “我什么也不必知道。”卫安冷冷的打断他,目光冷淡:“因为不管沈琛怎么样,都不是你能触及的到的,我相信他可以保护好自己,正如他相信我可以保护好我自己一样。至于你不肯说的那些话,没关系,自然会有另外的人来告诉我,要知道,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对你背后的人死心塌地,威逼利诱,总有法子,你说是不是?”
  她说的竟然很有道理,驿丞说不出话来,只好闷闷的道:“难道你就不想想,你未必斗得过我们?”
  “那不是我该担心的事。”卫安又坐了下来:“我只负责将准备打我主意的人都杀死,你们杀不死我,就要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没有其他。”
  真是个可怕的姑娘!驿丞心里一咯噔,就听见外头汉帛大踏步的走了进来:“王妃,真的抓住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不跟着人群走,出去领咱们疏散的东西,反而往别的地方摸过去.....”
  卫安挑了挑眉,看了那个驿丞一眼,问他:“摸去了哪里,知道了吗?”
  “都跟着呢,知道了,是一座小楼.....距离这里只是开个角门就能去的地方.....”汉帛面色凝重:“咱们现在怎么办?”
  “不怎么办,那些大人们都安排好了吗?”卫安问了一声,站了起来示意汉帛和青枫把驿丞给带上:“如果他们都安排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带他们去看异常好戏吧,让各位大人看看,到底是我见死不救,还是有人用他们的性命逼着我去钻圈套。”
  驿丞已经有些呼吸不过来,被汉帛拽着,还是艰难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你怎么知道人就在附近......”
  “因为我早猜到了我的对手。”卫安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徐家的人肯定很想我死,尤其是徐大爷,肯定更想亲眼看着我死,他们不会离得我太远的,这一路上应当都跟着我,怕出什么意外。那么今天晚上,他们肯定也该在附近,那些鬼鬼祟祟的人探听了消息,。又知道你这个先锋被抓了,不去跟他报信,还能去哪里?”
  汉帛重重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你们这等鼠辈,也就配在后头使这些不入流的手段罢了!”
  卫安转眼间已经领着人下了楼,见了护卫们都低垂着头,便温声道:“这不怪你们,当时情况混乱,谁都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她说着,又看了还来不及被抬走的妇人尸体一眼,神情一暗紧跟着便道:“先安置了,等到问清楚身份,再给人家一个交代。”
  总归是遭受了池鱼之殃,她们都有责任。
  底下的人答应了,卫安就脚步不停的带着人到了外头,找到了驿馆的大堂里,见众人都挤在一块儿互相取暖,便把驿丞给扔了出来,道:“这人就是罪魁祸首,他根本不是驿丞,而是一个准备行刺的此刻.....”
  她神情镇定,连帷帽也没带,公布了身份,坦坦荡荡的道:“这场祸事其实是冲着我来的,说起来真是我连累了大家.....”
  有人狐疑着问她怎么能证明,卫安便笑了:“我就是来带大家去看证据的。”
  她说着,汉帛已经请众人移步去之前找到的那座小楼了。
  

snaptime:2019-06-16 13:15:43  exectime: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