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龙图天下》全文阅读

作者:拾一  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  三国之龙图天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三大诸侯会盟二(21-01-14)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三大诸侯会盟一(21-01-14)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构建一条防线(21-01-14)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三大诸侯会盟二

  
  “是一统天下的大战吗?”张宁明媚的眼眸终于从医书上移开了,闪闪发亮的看着牧景,低声的问。
  “嗯!”
  牧景点头,道:“一旦开战,必然是决战,他们或许想要慢慢拖,但是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哪怕倾尽大明之力,哪怕会让我们大明经济倒退一些年,我也会一战到底,彻底平定这乱世之争!”
  “乱世……”
  张宁的眼眸有些朦胧胧的光芒:“世人都说,这一方乱世,是因为我父亲引发起来了,二十年来,无数人颠沛流离,家破人亡,都是因为我父亲当年的起义……”
  “乱世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野心而造就!”
  牧景摇摇头,轻声的道:“幽姬,别想太多了,大贤良师未必是错的,他只是败了而已!”
  农民起义,只是因为一个人的游说,想太多了。
  不是活不下去。
  谁敢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干活啊。
  “我倒不是替父亲开脱!”
  张宁轻柔的声音有些缥缈:“但是我的心里面就想,如果能结束这乱世,或许我的父亲,也能死得瞑目了!”
  “会有这么一天的!”
  牧景非常坚定的说道:“少则两三年,多则五年,这天下,一定能太平!”
  他连热武器都放出来了。
  若还不能抚平这的乱世。
  他就太无能了。
  ………………………………
  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十月的光阴就跑过去了,十一月的北境,大雪漫天,整个邺城都笼罩起来了一层银装。
  邺城的城头之上,飘扬这大汉龙旗。
  这代表,这座城池,已经在汉室朝廷的统领之下了。
  城墙上,除了兵丁站岗之外,还有几个大将正在并肩而走。
  为首的贾诩。
  左右两侧的大将,一个张燕,一个是阎行,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是吕布。
  吕布这时候的心情不见得很好。
  他亲率兵北上,是最少能拿下一些功劳的,但是还没有进城,这座城池就平定下来了,显得白跑一趟了。
  而且面对的还是贾文和,他还真没有太大的脾气。
  当初在董卓帐下,李文优贾文和,都是他招惹不起来的主,天生对两人就有几分的敬畏之心了。
  “北面的情况如何?”
  贾诩目光远眺北面,这时候天空上一层层的雪花飘落,看起来茫茫一片。
  “这两天,雪太大了,斥候们的消息会回来的慢一些!”阎行立下大功,心里有了一些底气,而且对贾诩是比较信任,对贾诩吩咐的事情,都会尽心尽力。
  “不过根据之前的消息来看!”
  张燕开口了。
  邺城一战,张燕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才算是拿下的邺城,阎行立功,只是表面,但是真正的功劳,是黑山军的。
  不过张燕现在并不是很安心。
  因为黑山众和黑山主力都还在北方,他非常担心黑山的情况,一旦燕军恼羞成怒,强攻黑山,黑山未必坑得住。
  所以他一直都关注北方的消息:“燕军主力不日就即将兵临邺城之下了!”
  “刘玄德亲自率军?”
  贾诩眯眼,嘴角有一抹冷笑。
  “必然是!”
  张燕点头,道:“张飞的主力已经从并州杀进了冀州,河间,巨鹿之地,他们有足够的兵临稳住,自然会亲自南下!”
  “奉先将军!”
  贾诩目光闪了闪,扫看了一眼吕布,脸上有一抹微笑,轻声的问:“你认为刘备会攻城吗?”
  “不知道!”
  吕布想了想,自信的说道:“不过有我军主力在城中,他就算倾巢南下进攻,我也能抗半个月以上,那时候大王已经北上了,还真不需要怕他!”
  “此言甚哉!”
  贾诩点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了,李儒和鞠义兵败邺城之后,虽然被他们杀出去了,但是他们的兵力仅存不多,基本上的战斗力不足,没有反扑的机会了。
  而这时候,吕布又率军北上,进入了邺城,哪怕刘备主力南下,围城死攻,也没有用,基本上吃不下邺城了。
  关键现在还是进入了寒冬的气候。
  寒冬之下,很难作战了,先不说寒衣的准备充足不充足,就燕国的水平,不可能给将士们都配置寒衣。
  握着兵器的手,更是冻得的僵硬。
  这种冰冷的天气,其实是最不合乎作战的。
  所以基本上邺城的归属,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了。
  当然,贾诩为人小心谨慎,不会给敌人任何一个机会,哪怕有一丝丝的机会,都要堵住。
  不然这大功一件就变成是过失了。
  多少人就是自信满满才会阴沟里面翻船,他贾诩可以不立功,但是最基本一条,是不允许犯错。
  “不过我们斥候还是要放远一些,监测北面所有的动静,不允许放过任何一次的动静报告!”
  贾诩道:“邺城必须是朝廷的,哪怕是给出去,那也是朝廷给出去,不是我们给出去了!”
  “诺!”
  三大将领拱手领命。
  ………………………………………………
  邺城东北方,官道上,距离邺城,已经不足一百里了的一座山,侧背的地方,有一个山涧,刚好能避雪。
  数万将卒正在此扎营安寨。
  在营寨之上,飘扬一面燕字大旗帜,还有一面的刘字战旗。
  这是代表燕王刘备。
  刘皇叔之名,天下皆之,燕王治北地,席卷大军南下,所到之处,无不欢迎,这也有赖于他的皇叔称呼。
  中军主营,一个火盆烧起来了,刘备把双手放在火盆上烤了一小会,才让自己的身子有些回暖。
  但是他的脸上却少不了忧愁。
  他叹气的说道:“关靖,这军中儿郎,寒衣不足,冻得的瑟瑟发抖,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得过这个寒冬,实属是孤之错也!”
  “大王,燕国之力,难以凑全所有的寒衣,就算凑足了,想要运送南下,也是艰难的!”
  关靖苦涩的说道:“一时半会我们很难找全寒衣啊!”
  “那也不能这样干看着!”
  刘备咬咬牙。
  他麾下将卒,寒衣不足,战斗力自然就差很多了,这样南下,还有什么看头啊。
  虽然大战应该没有了。
  但是较量是少不了。
  就算是联盟,也要看看实力,没有绝对的实力,谁也压不住谁啊。
  “大王,吾会尽快想些办法,从巨鹿筹备一些寒衣!”关靖拱手说道。
  “有劳你了!”
  “臣当竭心尽力,为大王效命!”关靖行礼之后,转身离去,匆匆忙忙的骑马北上,去巨鹿想办法了。
  “大王,李先生求见!”
  “让他进来了!”
  “是!”
  亲卫揭开门帘,一阵寒风吹过来,让刘备不禁有些哆嗦了起来了。
  青衣文士摘掉了斗笠,跨步走进来,在门口抖了一下雪花,然后才继续走进来了,拱手行礼:“属下拜见大王!”
  “先生大功,无需多礼!”
  刘备礼贤下士的礼数做的很足。
  “此番属下有负大王所期,还请大王责罚!”青衣文士跪膝在冰冷的地面上,双手拱起,躬身领罪。
  邺城一战,他被贾诩算计了一下,即使提前拉拢了鞠义,最后也是功亏一篑,被灰溜溜的赶出了邺城。
  这是一个耻辱。
  但是却没办法洗刷,邺城如今重兵在镇压,他还真没有能耐反攻邺城了,而且这样的天气,他就算是有更多的心思和筹谋,也没办法夺回邺城了。
  “先生快快请起来!”
  刘备一看,大惊失色,连忙亲自上前,双手把青衣文士请起来了。
  此非做戏。
  而是真正的器重。
  青衣文士乃是西凉文人李儒,在董卓战死之后,就是一条丧家之犬,还是假死脱身,才能逃得一命。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刘备对他的器重,刘备早年举兵战黄巾,也是立过战功的人,可一直以来,仿佛一事无成。
  他总结之后,总感觉身边,少了一个能为他出谋划策的谋士。
  而李儒的出现,补上了这个位置。
  正因为李儒的筹谋之下,他才有了独尊北地的势力,也有了在北地之上积累实力的时间。
  所以他对李儒,信任有加。
  “先生,此战非罪之过,你已经尽力了,奈何……”刘备叹气:“时运不济,怎能想得到,他阎行会反水!”
  邺城之争,在阎行的身上,阎行的反水,才是让他们彻底败北的原因。
  “还是某考虑不周!”
  李儒轻声的道:“终究是被他们抓住了破绽,或许一开始,某就不该有期盼,直接率军横扫而过,哪怕两败俱伤,也要斩尽杀绝,邺城便在手了!”
  他还是反应慢了一些。
  其实主要是因为潘凤的搅局,不然他不至于会浪费这么多时间让鞠义和潘凤交流,没有潘凤的纠缠,鞠义全心全力之下,击溃张燕,不是一味问题。
  当然,这些理由,都不足以说明,此战他之败,败了就是败了,李儒不是一个输不起来的人。
  “先生,邺城之败,不算什么,如今大部分河北已被吾拿下了,剩下来的,不过只是谈而已,不管邺城在谁的手中,吾等想要独占河北,都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刘备安慰了他两句,这话也不单纯是安危,河北之大,想要独掌乾坤,北地没有这样的实力,早晚还是要吐出来一些。
  他想了想,正色的道:“如今最关键的是鞠义,还有袁尚能不能掌控?”
  鞠义是一员大将,这些天刘备抻着,没有去见他,就是想要看看李儒的心思。
  “鞠义问题不大,他已无路可走,而且此人并非因为金银财帛,美色诱惑而归降吾等!”李儒拱手说道:“他是因为袁绍对他的不公,昔日袁绍败北雒阳,对他元气十足,不是打就是骂,堂堂一个大将军,如此待遇,岂能心中无怨恨,所以他背叛袁本初,乃是理所当然之事,而此战邺城,他完全有希望继续投奔曹魏,却血战到底,可见的是坚定之辈,可用之,而其之统兵之才,放眼大王麾下,二将军和三将军皆不及也,非两人联手,方能媲美,乃大才也!”
  鞠义最大的能力,不是武艺,论武艺,他和张飞关羽都只是伯仲之间,甚至不如关羽的狠。
  关羽拖刀之法,在于一个叠和狠,叠的越多,出刀就越是凶猛,而且战法就越是凶狠,狠起来,如同那七伤拳一样,伤人也伤己。
  所以关羽的武艺,在天下猛将之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单打独斗,鞠义未必能挡得住关羽。
  可要是轮到统兵之能力,放眼天下来说,鞠义都是最顶尖的一拨人,不然他也坐不稳河北第一将的位置。
  “如此说来,此人孤当重之!”刘备低沉的说道。
  “大王,不管怎么说,必须要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方能让他为大王死心塌地!”李儒说道。
  “孤知晓了!”刘备心里面有了主意,他又问:“袁尚呢?”
  “治河北之地,需袁家威望,拥簇袁尚上位,也能给大王一个名正言顺统治河北的理由,所以此人还需慎重!”
  李儒说道:“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毕竟是袁本初之子,多少有些能力的,不能让他给反水了!”
  “那他就交给你了!”
  刘备想了想,说道。
  他相信袁尚一个小毛孩子,逃不掉李儒的手掌心的,当初刘协这么聪慧,不也被李儒把控的死死地。
  要不是董卓太过于自大,也不会给刘协任何机会。
  “马上就要进邺城了,孤是打,还是不打呢?”
  刘备有些犹豫了。
  他想打,又不太敢打。
  因为邺城毕竟是邺城,代表的是河北的正统位置,如果他不打,这么长途跋涉下来,有些说不过去。
  打,也未必丝毫,因为他打不下来了,这样的天气,他如今的兵力,战斗力,三个月都吃不下邺城。
  别说魏军主力已经开始北上了,一旦魏军兵临,他也没有任何希望了。
  “还是要打!”
  李儒建议:“大王,我们毕竟要表示出一些强势来了,如今大明势大,吾等联盟方能迎敌,这一点,毋容置疑,但是也要分清楚主次,不能让朝廷拿着正统就对我我们北地乱吆喝一通,到时候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话虽如此,但是要是曹孟德北上了呢?”
  刘备眯眼,道:“孤还能打吗?”
  

snaptime:2021-01-21 22:19:09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