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唐》全文阅读

作者:将臣一怒  墨唐最新章节  墨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墨唐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官复原职(20-11-29)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思摩可汗(20-11-29)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忠心最重要(20-11-29)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突人和汉人之争

  “这就是你叛乱的理由,朕从未轻待突厥各部,反而倍加厚赐,突厥和大唐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朕待突厥百姓更胜大唐子民,突厥南下不用再忍受酷寒,不由再忍受饥饿疾病,有何不好?”李世民怒斥道。看1毛线3中文网
  他原本想要公审阿史那结社率,以儆效尤,却没有想到阿史那结社率竟然公然鼓动突厥和大唐对立。
  “那又如何?还不是先让我突厥人为大唐征战。”阿史那结社率冷笑道。
  李世民心中一叹,他知道一旦出了刺杀这件事情,无论在大唐和突厥之中心中都埋下了一个刺,再也回不到从前亲密无间的合作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阿史那结社率。
  “阿史那结社率恶意破坏两族和平,阴谋刺君,罪大恶极,抄家论斩。”李世民冷声道。
  一众突厥将领听到李世民的判决顿时松了口气,李世民仅仅斩杀了斩杀了阿史那结社率并未株连,可以说是网开一面了。
  按照大唐律,刺杀君王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然而阿史那结社率却是阿史那家族之人,乃是突厥人的领袖,一旦要株连九族,恐怕整个在场的突厥将领没有几个能够置身事外。
  “哈哈哈,你杀了我又如何,突厥永远不可能寄人篱下,我突厥总有一天回重新回到草原之上。”
  顿时几个侍卫立即将阿史那结社率押了下去,而阿史那结社率依旧猖狂无比,大声的离间突厥将领和大唐的关系。
  然而,阿史那结社率虽然是主谋,但是地位并不重要,一众突厥将领关注的则是另一个人,那就是倒霉的贺逻鹘。贺逻鹘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人,他痴迷于可汗之位,却又没有实力,他依仗的叔父竟然是杀害父亲的真凶,从头到尾仅仅是利用他而已。看‘毛.线、中.文、网
  “贺逻鹘,你阴谋刺君,本该千刀万剐,但是念在你被人利用,你父突利更于大唐有功,今日就饶你一死,夺你可汗之位,流放岭南。”李世民看了看一众突厥将领,最终还是没有下杀手,放了贺逻鹘一马。
  “父汗,儿臣不孝呀!”贺逻鹘听到李世民赦免,非但没有露出欣喜,反而更加心如死灰,他被杀害父亲的贼人蒙蔽不说,又用父亲的功劳躲过一死,实在是愧对父汗。
  李世民之所以绕过贺逻鹘,自然不是因为贺逻鹘被人利用,或者是突利的功劳,这些和刺君之罪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真正让贺逻鹘逃过一劫的乃是一众突厥将领,李世民要用饶他一命来收拢一众突厥将领的心。
  “多谢天可汗圣恩!”一众突厥将领感激涕零道。
  “尔等也担惊受怕一天了,都回去歇息吧!”李世民伸手一挥,意兴阑珊的回宫。
  满朝重臣对望一眼,不禁叹了口气,陛下待突厥如同手足,而突厥却深深的给李世民来了一刀,这对李世民的打击可想而知。
  一众突厥将领满怀愧疚的离去,而不少汉臣却是眼神一闪,默契的留了下来。
  阿史那结社率虽然罪该万死,但是有一点没有说错,突厥和汉人的矛盾已经很深,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尤其是经历过刺杀事件之后,非但突厥人心中有裂痕,大唐百姓同样群情激奋。
  “启禀陛下,臣认为突厥和汉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魏征率先进谏道。
  “诸位爱卿,这是何意?此事就此揭过即可。”李世民看到群臣到来,不由诧异道。
  魏征摇了摇头道:“陛下想的太简单了,臣曾经谏言,反对突厥内迁,今日之事恰巧证实了微臣的忧虑,阿史那结社率绝非一人如此之想,想来突厥各部之中想回归草原之人并不少,长此以往,必生祸乱,甚至五胡乱华之危机重现,是时候让突厥各部迁回长城以北的草原了。”
  李世民眉头一皱,如果是之前,李世民定然是认为魏征是危言耸听,而阿史那结社率竟然在突厥内迁之际就想着鼓动突利造反,幸亏突利并未听从,否则以突利的声望,定然一聚突厥各部,在大唐内部造反对大唐造成致命的伤害。
  然而李绩却摇了摇头道:“臣反对,放突厥回归草原只能是放虎归山,当年突厥何等的强大诸位难道都忘了么?”
  李绩站在军方的角度上,坚决反对将突厥各部放回草原,否则一旦突厥再次做大,恐怕大唐北方边境再无安稳之日。
  李世民脸色一变,当年的渭水之盟乃是他一生中的耻辱,最后举国之力击败了突厥这才一雪前耻,而如今又要放突厥各部回去,李世民怎么也无法办到,而且刚才阿史那结社率表现出来的狼性更让李世民心惊。
  “突厥本就属于草原,如今却迁入黄河以南,自然思念故乡,迟早生变。”文官一脉力主让放归突厥回草原。
  “不可,突厥各部能征善战,乃是我大唐屡次作战最精锐的战力,绝对不能放其离开。”突厥各部都是最精锐的骑兵,乃是大唐军方重要的组成部分,军方自然不愿舍弃这股精锐的战力。
  一时之间,文武双方争执不断。
  “好了,朕如此优待突厥各部,难道还不能让他们归心么?”李世民经历过开国之战,自然知道突厥骑兵的重要性,自然不愿意轻易舍弃这股力量。
  长孙无忌苦笑出列道:“陛下有所不知,如今的突厥各部的日子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心中恐怕早有了怨言。这才让阿史那结社率找到了机会,聚拢如此多的叛徒。”
  “长孙爱卿何出此言?”李世民不解可道。
  长孙无忌回头看了一下众臣最后的墨家子,苦笑道:“这事恐怕还要从墨家崛起来说,在此之前,突厥各部在黄河以南过得极为自得,自然无人愿意造反,哪怕是突利的威望和名声,恐怕也是无能为力,这恐怕也是突利安分守己的原因。”
  众人缓缓点头,他可不相信突利是真的效忠大唐,只不过是没有机会而已。
  长孙无忌继续道:“然而墨家崛起之后,先是用高度烈酒来换取草原上牛马,突厥各部自然是首当其冲,牧民好酒,纷纷用牲畜来换酒,造成大唐的牲畜流出,突厥百姓的生活大降。然而这并非是最致命的,真正让突厥各部怨气冲天的则是墨家木马流牛的制造,大唐各地三轮车和自行车大为畅销,让牛马价格大降,突厥各部损失惨重,怨声载道。”
  李世民这才恍然,原来是突厥各部贪杯好喝,被墨家村用烈酒换走一大批牛马,偏偏又碰上牛马价格大降,原本富裕的生活短时间变得困苦起来,这才让突厥各部怨声载道。
  “墨顿此事你又有何辩解?”
  李世民闻言,不由瞪了墨顿一眼,他发现墨家子这条鲶鱼到哪里都会掀起鲶鱼效应,连远在北方的突厥各部也逃不过墨家子的毒手。
  “长孙大人所说的的确是事实。”墨顿闻言苦笑出来承认,忽然话音一转道,“然而微臣认为突厥各部根本原因还在自身。”
  

snaptime:2020-12-04 00:39:07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