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69章 二曰缘

  “叮!”
  极其诡异的声响,好似催命的无常铃,让米桦瞬间惊坐起身,俄而半个脑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大吼出声:
  “痛煞我也!”
  仅片刻,疼痛如潮水般退去,似曾相识的记忆以更汹涌之势灌入他的脑海。
  “能得前缘人见证,小僧之幸。”
  “此去撒桑路途遥遥,米施主多多保重。”
  “远道而来的客人,加查镇民失了礼数,让您受惊了。”
  “这是我们镇长大人的位置,今时有事外出了,一两月方才回来。”
  “各位,初来贵宝地本当奉上厚礼,以报盛宴款待之情,然在下身无分文,亦无长技,唯有从小练的童子功还算拿得出手,这便施展一番,各位权当杂耍一看,献丑了。”
  “男子汉跳那么阴柔的舞,不好看,吃酒吧!”
  ……
  “呃啊!”
  他抱着脑袋仰天痛吼,喝退了混乱的记忆,疼痛奇异般的瞬间消失。睁眼看去,身上是厚厚的棉被,一把掀开时又带出熟悉的浓浓酒臭味,外套被人褪去,长剑、包裹、钱袋散落一地,一只鞋子丢在远处,另一只被一头獒犬叼着,撕咬成了破布碎片。
  他喝退了獒犬,刚起身下地,一股极寒从后股突生,瞬间蔓延至全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忙将棉被裹身。
  转出彩绘屏风,再打量周遭环境,前室空间不大,瓜果酒茶一应俱全,凌乱地摆在案布桌上,彩绘图案大多呈对称圆形、菱形、多角形,有洁白的莲花、金色的宝伞、锐利的长剑,也有不规则的祥鸟、牦牛、明镜、宝杵等颇多佛家寓意的形象。门口拐角有一杯冷茶,似乎是醒酒之用。
  米桦端起茶杯一口饮尽,腹中冰凉,愈加难受。门口另一边放着木桶,系儿搭着一条干毛巾,他试了试温度,虽冷但还可用,于是认认真真洗了把脸,将毛巾摊在脸上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挤了挤眉尖,摩擦着干涩的毛巾带来些许的疼痛,一时心事重重,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加查,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不在茶馆三十里外,而在拉萨城与弥勒地界之间的多赞王国,为什么要去弥勒佛国而不是撒桑,是因为那里的树下涧正是他的仇家千佛国所在。
  这些崭新的记忆都是初醒回忆中缘痴大国师告诉他的,他并不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但吐蕃几十年一遇的国师之争怎能错过?此时再回想幻境中的自己,竟窝在加查两个月无所事事,岂非重大破绽?
  不过国师位的争夺倒和幻境中的镇长所言大差不差,唯一的不同是由米桦献计,让缘痴舌战群佛,得以不费一兵一卒跻身国师之位。此等重要的历史时刻,既然身处其中,又怎能少了他的手笔?
  而后缘痴告知,九尺深魅本体为小妖怪,行踪不定,最近一次露面是在二十年前的弥勒佛国树下涧,也就是千佛国的地盘。
  因此米桦才没有去撒桑,而是奔赴弥勒,路过加查时一场宿醉,竟也能深陷幻境之中,岂不可笑?
  这并不是一段全新的记忆,因为他不知道脱口而出的藏语是在之前某处记忆点学会,还是幻境中跟着小麦朵学成,所以急需得到验证,而且他内心又有更深一层的恐惧,也急需得到解答。
  他胡乱穿上了鞋子,另一只鞋拿布条随意绑了绑,趿拉着出了帐篷。帐篷旁边就是镇内大道,迎面而来两个陌生的镇民,见他如此狼狈模样,皆嘲笑出声。
  “大麦朵,你的鞋子怎么也喝醉啦?”
  大麦朵,我还叫大麦朵吗?
  米桦知道昨夜之舞镇民欣赏不了,被看成杂耍之人,受到了冷落。既是如此身份设定,那便继续演下去,尽早离开此地才是上策。
  “呵呵……不胜酒力,不胜酒力……两位小哥可知哪里有卖鞋的商铺?”
  “顺道往西,岸边那家就是。”一位小哥抬手指了指方向,离开时又扭头叮嘱了一句:“哦对了,洛桑大人让你临走前去他那里一趟,记得去啊,可别偷偷溜走了。”
  “一定一定……”米桦赔着笑脸,躬身答应。待两人离开后回去收拾了包裹钱袋,挎着长剑出了门。蛮牛仍在帐后吃草,他跨坐牛背握紧牛角,呼喝着买鞋去。
  一上午的功夫,鞋子买了,洛桑家也去了,小饭馆吃了一大碗滚烫的糌粑方才压住了泛起的隔夜胃酸,腹中好受了许多。
  坐在饭馆,他稍稍整理了上午打探来的信息。目前这个身份确实是叫大麦朵,镇子里也有莫赤邓珠这么个人,不过是个普通人,膝下有一女,但不是幻境中的小麦朵;镇子里也的确有安佛,其地位与幻境中所差无几。而洛桑德吉叫他去,是让他往弥勒佛国的白玛镇送一封家书,只把他当作一个过路的杂耍艺人罢了。
  此时细想,小麦朵或可看作之前丢失记忆中某个人的投射,藏语也是在那时学成,没有问题。但如此一来,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幻境漏洞出现了。昨夜的宴会莫赤邓珠并没有去,因此他俩没有提前结识的可能,那莫赤邓珠这个同名的人为什么会投射于后出现的幻境之中呢?
  这个漏洞,或者说破绽,与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关联甚大,他不得不怀疑此时此地所处,是否仍旧是幻境,或者是更可怕的存在?
  要解析这个漏洞,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两处可解。第一处便是加查镇佛堂后山。
  对于这一处,米桦的想法是,整个第二次幻境的经历,最核心的点就在佛堂后山,女孩无辜被绑缚,或是前事记忆投射,或是预示着什么。查明白这一点,定能对当前迷局有所解答。
  打定了主意,如幻境中一般,同样等到深夜行动,翻墙进入了佛堂后院。多余不提,其它宅院确有妇女婴儿,与幻境中无异,但最后一间院子却是黑漆漆空无一人。
  会不会是佛吉祥日没到,女孩还在家中没有遭难?
  现在又是什么日子?吉祥日前两月还是后三月?
  米桦的时间概念也产生了混乱,刚准备下山问一问镇民,却被突然上山的安佛发现,一招“加查金印”迎面轰击而来,他耸了耸眉尖,不做丝毫抵挡,迎身而上再试其手印威力!
  “砰!”金印灌体,米桦被震退数步,气血翻涌,依旧仅此而已。
  他再度变幻为洛桑德吉,朝着安佛苦笑一声,纵身一跃跳下山崖,消失了在了浓浓夜色之中。
  经过此事,他心中又生出一个疑惑,难道幻境不仅可以投射前人前事,还可以预示未来?不然相同的场景怎么会出现两次?
  怀揣着诸多疑问,辛苦熬夜到天明,于镇内再次打探,此时已经是佛吉祥日三个月后了。
  那三个月前,远在拉萨参与国师之争之前,我在哪里?又在干嘛?
  “呃啊!”
  米桦一念及此,头痛欲裂,跪地惨叫,万分狰狞的面孔唬得镇民们四散而逃。
  待头痛稍缓,他根本不作停留,骑牛大喝离去,径往第二处可解析破绽的地点去。
  一个时辰后,第一次陷入幻境之地,路旁空空荡荡,茶馆已然消失,唯有阵阵冷风呼啸,吹得他心底生寒,抱头无声嘶喊,神情痛苦之至。
  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也正是他内心深处新生的可怕“怪物”双重境中境!
  他在这里停留了许久许久,直至日落西山,四周升起的朦胧雾气打湿了衣衫,这才收拾好心情,勉强接受了这个无奈的事实。
  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到底什么时候深陷其中?此时此地是否仍是幻境?若不是,该如何确定其不是?若是,又该如何破局?
  这些还只是最基本有待解决的问题。他看到的未来似乎陷入了更深层次的黑暗,让他无形之中有了巨大的压力,为前路迷途,也为自身险境,更为天方渺茫,辜负师恩。
  但一味地消极懈怠,愁苦迷茫并不能解决问题,他只能重新振作,在缘痴国师和苍鹭大师的帮助之后,继续孤独地走向未知的黑暗。
  ……
  一个月后,弥勒佛国白玛镇,是否幻境暂且不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是必须恪守之信条。能做到这一点,米桦自己也觉欣慰,一方面证明自己还没有彻底放弃,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身处幻境,也可以从此类小事中看出端倪,寻出破解之法。
  一路打探询问,找到洛桑德吉妹妹家,将家书交付,其妹一家却无识字之人,只能由米桦代为念信。米桦也不避讳,正想瞧一瞧这怀揣了一个月的书信之内容,当下便拆开朗读。
  白玛拉姆吾妹:
  见信安好。
  所书一事,还请吾妹节哀。小妹远嫁朗加部落,无安佛庇佑,今岁天降雪灾,全部落葬身雪海,无一人幸免。还请二妹速来加查,同去祭拜小妹一家。
  兄洛桑德吉哭拜顿首。
  米桦读罢书信,上下查验一遍,果有泪痕沾湿,些微褶皱。故其所言不假,当下安慰白玛拉姆一家,哭哭啼啼自是难以收拾。
  米桦也不等他们招待,催促白玛拉姆快些动身,而告辞离去。下午时,他变幻为白玛拉姆模样,走到镇子最远的一家饭馆,进去点了三碗羊肉,一碗烈酒,在饭馆客人的好奇询问之下,边应付着边开吃开喝。
  “白玛拉姆,你这是怎么了?那个无能的混蛋打你了吗?”
  “没有没有,就是赚了点钱,想来消费。”米桦还不太习惯女人身份,吃了满嘴的头发,又不停地撩开嘴边。
  “那为什么不去那边吃呢,这家的肉可做的不地道啊。”
  “诶,说什么呢你,嫌不地道滚出去,谁欢迎你似的!”
  “呵呵……随口一说嘛,掌柜的您怎么还较真了。”
  那人和掌柜的“友好”交流了起来,旁人又问:“那你怎么不带全家一起来呢?”
  米桦白了那人一眼,心说爷爷就想安安静静填个肚子,才不用外乡人身份怕你们盘问,这TNN的换成本地人还没完没了了……
  “唔唔……他父子几个办事还没回来,等回来了一定再来这儿吃喝一顿。”
  “哦哦……看来确实赚大钱了,敢问是何门路?”
  “对呀对呀,是何门路啊?”
  米桦心生不耐烦,本欲呵斥开来,忽然心思一转,抹了抹嘴边油腻,笑问道:“你们真想知道?”
  “嗯嗯,真想知道。”
  众皆好奇点头,围拢了过来。
  米桦神秘一笑,葱葱玉指轻点酒水,在桌上写下一串藏文,乃是:
  树下涧!
  

snaptime:2021-03-01 05:21:34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