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70章 执棋始

  “写得什么呀,不认识呀。”
  “白玛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写字?看着跟鬼画符似的。”
  ……
  米桦差点喷出一口老酒,我这书法好歹也是家里少数几个能入眼的,在你们这儿真就不入流呗?
  “得得,有识字的吗,给他们念念……”
  “诶掌柜的,不和你吵了,我去看看白玛写得啥。”方才与掌柜的友好“交流”的那人听说有赚钱门路,急忙挤进了人群,兴致勃勃地说道:“来,我瞅一眼啊……唔……这好像不是咱们弥勒的写法吧,我也不认识诶……”
  嗯?藏文写法各地还有不同?
  妙啊,这个“书不同文”妙啊!
  米桦立马给那人倒了一杯酒,问道:“那你知道这是何处写法吗?”
  “额……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那人尴尬地挠了挠头,又好奇地看着米桦,“你自己在哪学得还不知道吗?”
  “哎呀行了行了,白玛你就别打哑谜了。”
  “就是啊,如果你不愿让我们赚这个钱就直说,何必绕来绕去呢?”
  米桦“啪”一声把酒碗重重一摔,蹙眉道:“你们这是什么话,我白玛是那样的人吗?都是本乡田地的,我能自个藏私亏了大家伙儿吗!”
  “诶诶白玛,碗……碗……”
  “碗什么碗,酒肉都吃了,差你个碗钱?”
  “好嘞,有您这就话就成,摔吧,撒开膀子摔。”掌柜的眉开眼笑也挤进人群,看白玛这架势怕是真赚了不老少。
  “白玛真好人!”
  “大好人呐,是我们狭隘了。”
  其他人虽很诧异白玛突然转了性,但有巨大的金钱诱惑,一切疑虑都不在考虑范围内。
  米桦还怕众人不信,伸手向钱袋一掏,往桌上一字排开九块金灿灿的金币,拈起一枚十分潇洒地弹给掌柜的,在掌柜的点头哈腰千恩万谢之下,与众人道:“各位父老乡亲,我白玛嫁到白玛镇,自然就是大家伙的亲人朋友,有钱肯定要一起赚。掌柜的,你先关一下门。”
  “好嘞!”
  待掌柜的关了门,米桦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这个赚钱门路具体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们一家误入树下涧,不小心闯进了千佛国,本以为要被赶出国门,谁曾想有一个人秘密联系到了我家那口子,说是要拜托一件事……”
  “诶等等,你们一家子没事去树下涧干嘛,那边有亲戚?”有人提出疑问,打断了米桦。
  米桦白了那人一眼,表情逐渐悲伤,叹道:“唉,一提起此事我就心痛。前段时间多赞加查的哥哥送来一封家书,说是小妹一家遭受雪灾,全家遇难,我……我那苦命的小妹啊……”米桦说着说着落下泪来,啜泣不能言。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连忙劝解开导,更有人责难于提问者,就你那么多事?惹哭了白玛阻挡了大家财路,看你以后还怎么在镇子里混!
  那人悻悻无语,米桦见演得差不多了,擦了擦眼泪,说道:“不说了不说了,都是小妹她自己命不好……”
  “唉,节哀啊!”
  米桦喝了一口酒,吸了吸鼻子,长舒一口气,似乎平复了心中“哀伤”,继续道:“我一家本要去多赞,没想到我家那口子悲恸过度,喝醉了酒,夜里没辨清方向,竟往树下涧去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可能也是小妹保佑吧,让你一家飞黄腾达。”
  米桦听众人这般说,更加确定这些人与白玛一家不熟,不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撒谎前段时间离开怎能不拆穿?
  看来选镇子最远这家饭馆是很明智的,就算他们要去白玛家求证,此时也已人去楼空了。
  “唉……不说那些了。”米桦蹙眉哀思,素手扶额,楚楚可怜的模样引起了男人们的同情,再无多疑。
  “对对,不说伤心事,就说千佛国那人拜托你家男人什么事?”
  米桦顿了顿,又次平缓了心情,继而道:“他让我家那口子偷偷收购生铁,一斤给三块金币……”
  “什么?私下屯铁!”
  “还一斤三块!”
  “嘘,噤声!不要命了?”米桦瞪眼低喝,“管人家要干嘛,你们就说这买卖值不值当吧?”
  “值当啊,当然值当!”
  “就是太危险了,一旦被抓就得掉脑袋!”
  “掉脑袋?呵呵……”米桦不屑冷笑,“既然人家有此谋划,又怎会让咱掉脑袋?再者说,风险不大能给咱这么多钱?”
  “白玛你就明说吧,怎么着才能赚了这笔大钱?”
  “对啊,我不怕掉脑袋,就怕掉了脑袋也赚不着啊!”
  米桦横扫一眼,见大伙儿心志甚坚,便说出了心中刚刚构思好的计划。
  “是这样,我们一家回来时,那人就让我们扩招人手,可我们得去祭拜小妹,实在没工夫继续行事,所以只能将此事告知于大家。那人具体的计划是这样的:他会每隔七日派一人来镇子里收购,到时你们自己留心注意,就和对方约定在这家饭馆交易,每次交易只允许一人,限量三斤,这样就不会引起上头注意。还有啊,最好别告诉其他人,人多了容易暴露,你们懂得……”
  “三斤生铁,够干嘛?”
  “你傻不傻?人家当然不只咱一个镇子的买卖。再说了,斤数虽少,价钱高啊!”
  “就是,你管人家干嘛,收好咱的九枚金币就是了。”
  米桦见众人皆欲参与,数了数人头数,收起桌上两枚金币,说道:“各位,加上掌柜的一共是七人,这里给你们一人一枚本钱。若是赚到了,那就连本带利还两块,若是没赚到,就当送你们了,如何?”
  “白玛大气!”
  “正愁没本呢……这可真是太感谢了!”
  “放心,就冲你介绍这门路,给兄弟们这本钱,甭说一块利,还个三五块利又有何妨?”
  “就是就是……”
  这是好听话,米桦自然不会当真,他也不在乎一块两块的利,之所有这么说,还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不然一定会被当成赚一笔卷钱跑路的骗子,那这事就没人干了。
  “好,既然说定了,各位就保密行事吧,我先回家收拾东西去多赞了。”米桦起身,七人殷勤相送至门口,过了个拐角,变幻为大麦朵,骑着蛮牛住到荒原野外去了。
  ……
  七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一次米桦并没有闲着,手头的金币虽然还够支撑几轮收购,但也得提前做准备。他跑遍了周遭小镇,一家大户偷一枚,既不引起注意,又能攒够收购所需,不过就是跑跑腿的劳累,也正好可以问问当地风物,探探千佛国的底。
  这一日到了收购之期,米桦变幻为一个陌生面孔,进入了白玛镇小饭馆。等了一个白天,几近天黑时,客人只剩零散几个,掌柜的突然出现在他身旁,躬身小声询问道:“尊客可是那边的人?”
  米桦一早就猜到是此人。商人逐利乃是本性,而且还在他的地盘,第一个甜头当然得掌柜的先尝。
  “咳咳……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掌柜的听此一言,更加确认其身份,忙请借一步说话。
  米桦依言走到后院,掌柜的关了柴门,操起木锹就是一通挖,片刻功夫,挖了两尺见方的土坑,蹲下身往里一掏,竟还别有洞天,只见他手指勾着布系儿,拉出一坨包在黑布里的生铁。
  “尊客,都是……的事。”掌柜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又道:“您小心,我们会小心啊。”
  米桦这时也不装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钱袋扔给了掌柜的,提着黑布系儿掂了掂生铁重量,确是三斤左右,料想他第一次交易也不敢弄虚作假,也便转身离去。
  掌柜的数了钱正好九枚,心下大喜,看米桦要走,忙拦住问道:“尊客,下次还是您吗?”
  米桦摇了摇头,问道:“怎么了?”
  掌柜的搓着手纠结了一会,说道:“算了算了,还是下次再说吧。您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你这是咒我呢?米桦十分不爽地哼了一声,从后院翻墙而去。
  又七日过去,米桦再变幻新面孔进入饭馆,同样等到天黑,掌柜的消失了一会,带回来一人,正是当夜七人之一。
  三人同去后院,还是之前的藏铁点,挖出三斤生铁。交易罢米桦又走,再次被掌柜的拦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这一回米桦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看着很和善。掌柜的果然觉着好说话,搓着手低声问道:“尊客,打个商量,可否缩短收购日期,或者……每次收购两份?”
  “嗯?为什么?”
  “额……”另一人颇为尴尬地回道,“我们……我们当中有人嘴不严实,把这事传开了,又添了四个,所以……所以……”
  “所以个屁!”米桦大怒,瞅了眼前店客人,低喝道:“你们这是自毁财路,下次没你们白玛镇的份了!”
  米桦作势要走,两人急忙左右拦着,跪地抱臂求情。米桦毕竟“和善心软”,听了不一会,便一把拉起两人,皱眉道:“罢罢,掉脑袋的事,你们自己掂量!往后每次收购两份,若再有泄露,定不来你白玛镇!”
  “知道了知道了,一定没有下次!”
  “尊客一路走好,代我等向上头问好。”
  又TNN的一路走好……
  米桦很不爽地哼了一声,翻墙离去。
  之后的一个月,白玛镇这批人收敛了许多,让米桦稍稍有些焦急,是不是当时说的太严重了?
  这一次他刚准备“提点”一下,到了后院却万万没想到涌出十数人,人头攒动将小院挤得水泄不通。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金钱面前,捅了娄子再正常不过。
  米桦很高兴,但表现得很生气,一番严厉逼问下得知,有管不住嘴的在当月的节日宴会上醉酒吹了牛,使得“淘金队伍”一下子涨了数倍。
  幸亏带了足够的金币,不然还真不好收场。
  米桦心里是这般想,随后又严肃告诫众人:“事已至此,再收敛无用,这一次便全收了吧。还有,烂了嘴的那人踢出队伍,你们动静这么大,风声也紧,就先歇一轮,看看情况再说。”
  众人齐声欢呼,米桦忙作噤声,佯装生气又无奈的模样,一把扔了钱袋,连连摇头,负气离开。
  米桦知道所谓的一轮禁令再也阻挡不了这群已经赚红眼的疯狂“淘金者”,而且参与人数只会越来越多,渐渐发展至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正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snaptime:2021-03-01 05:02:59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