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72章 爱美心

  “小麦朵,一个老男人竟然叫小女孩的名字,咯咯……”
  “他……不算男人吧?”
  “嗯,涂脂抹粉倒更像女人。”
  “你们当着人家面说什么呢!”为首女子一声娇喝,让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姑娘闭了嘴,随后又向米桦致歉,“实在不好意思小麦朵,我们都是些乡下粗俗之人,言语中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米桦无所谓地说道:“没事啦,大家都是好姐妹,能有什么冒犯?”说着打开那盒胭脂,十分心疼地用小指甲盖挑了一丢丢,涂在脸蛋上,对着镜子抹了起来。
  姑娘们见他大度,更肆无忌惮,一个个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好奇相问。
  “你说是中土商人带来的美白圣物?”
  “嗯,是的呢。”
  “真有那么好用吗?”
  “等会你就知道啦。”
  米桦涂抹毕,起身打了一盆水,洗去之前染上的蜡黄粉,用毛巾擦干,露出了本来白皙的面容。
  “哇,神奇诶,一次就能美白到这种效果吗?”
  米桦轻轻拍打着脸蛋,“甜甜”地笑道:“当然不是啦,如果真有那么神,中土人不全都是俊哥哥靓妹妹啦?”
  “啊,那你怎么一抹就变白了呢?”
  “傻孩子。”米桦点了点姑娘额头,以过来人的语气说道:“任何美白之物啊,都得经常使用才有效果。你家的羊儿一出生就能下奶吗?不会吧,总得养些时日才好催生。”
  “咯咯咯……小麦朵你讲话好有趣哦。”
  “你说的意思我大概明白,那你现在用的这款美白圣物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米桦脑海中搜刮了一些记忆中的词汇,由浅入深,缓缓道来:“好的美白之物呢,就好像生长肥美的草地,羊儿吃了这些草,会长得更加肥硕,下的奶也比寻常更加鲜香。这款美白圣物就好比草料中的顶级,使用三个月,能明显看出皮肤变得紧致有弹性,像我一样使用两三年,就是现在这种效果啦。当然咱这儿高级一点的美白粉使用时间长了,也有这种功效,但远不如这款白皙透亮。最最重要的,你们愿意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因为长期使用劣质美白粉而生出干皮褶皱吗?”
  “当然不愿意啊!”
  “小麦朵你还别说,我姑姑就是常年涂脂抹粉,不到四十脸上就生了黄斑暗疮,一旦洗了脸呐,吓死个人嘞!”
  “哈哈哈……有你这么编排姑姑的吗?”
  “干嘛,人家说的是事实嘛……”
  “好啦,小麦朵你就别卖关子了,用了这款美白圣物将来一定如常吗?”
  米桦摇头道:“一定如常,永葆青春,我可不敢说,天下也没有永葆青春的长生不老药。但以我目前使用的效果来看,确实能保护脸部皮肤,延缓衰老,在冬天时候啊,还能起到冻疮膏的作用呢。”
  “这么好吗?有藏药成分?”
  “傻妮子,中土之物怎么会有藏药成分,当然是中药成分啦!”
  “错错错!”米桦语出惊人,撒了个永远也无法得到求证的谎言,“传说此物原料取自于南海数万里之外的辛吉大陆,其中有一物名为鲛人泪,据说此泪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保护咱们这张脸自然不在话下啦。当然此说肯定有夸张,我反正是不大信,我觉得应该是某种神秘的独家配方,为了不被同行觊觎,才故意夸大其词的吧。”
  “啊?原来是谣传啊,我还以为真是什么海外奇珍呢。”
  “你也不想想,一款美白之物而已,怎么可能那么玄乎,都是商人为了抬高物价渲染美化之言罢了。”为首女子看得很透彻,又与米桦道:“不过效果确实比寻常脂粉强上百倍,敢请教小麦朵,是从何处购得?”
  “额……年少时在拉萨王城偶遇中土商人,买了两盒,之后就再没有见过,在咱们这儿怕是再难获得了。”米桦摇了摇头,露出惋惜之色。
  “这么好用的东西,真是可惜啊。”
  “是啊,那个中土商人怎么就不来咱弥勒地界呢?”
  几位姑娘皆连连叹气,时不时地瞄一眼铜镜前的胭脂盒,露出艳羡的目光。
  米桦微笑不语,耐心等待。半晌后为首女子果然按捺不住,咬咬牙问道:“小麦朵,打个商量,这美白圣物可否……可否卖于我等?你放心,我们可以出双倍甚至三倍的价钱!当然了,我一看小麦朵你气度不凡,定是身份高贵家财万贯,不稀罕这些小钱。但若真能割爱,一半,少一半都行,我姐妹自会省着点用……如果商议不成也没关系,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姐妹也能理解。”
  “对对,能理解,能理解。”
  “好……哥哥,好姐姐,你就匀一点嘛,好不好?”
  “哥哥既然也是爱美之人,那定不希望看到我姐妹将来人老珠黄的丑陋模样,彼时不知也就罢了,今时既得相告,冲着这段缘分也得强买一些,姐妹们说是不是啊?”
  “哈哈哈……正是这个理!”
  “强买强买,哥哥若不卖,那就是看不起咱们这段缘分,菩萨可是会怪罪的哟。”
  一时间,几个姑娘使尽了各种办法,真真让米桦见识到了女人的疯狂。不过他的目的已然达成,接下来就顺其自然了。
  他“纠结”了好一会,忽得眉头一展,袍袖一甩,十分大气地说道:“罢罢,圣物自当用于妙龄,我已年迈衰老,用之暴殄天物,何况都是自家姐妹,就……就送于你们吧!”
  “真的吗哥哥?”
  “哥什么哥,是姐妹啦!”
  “哦对对,姐姐你真是太慷慨了,真不需要我们买吗?”
  为首女子虽然高兴,但知道此事没那么容易,便道:“我知道姐姐不在乎身外之物,但凭白收此大礼,妹妹良心难安。这样吧,在这多杰镇,若能用得着妹妹的地方,或是姐姐有什么难言之隐,妹妹一定尽全力相帮……”
  “诶……妹妹说哪里话。”米桦一言打断道,“缘分相交,情真意切。若有事相求,我何必与姐妹们说,自去找镇长大人了。”
  “姐姐性情中人,倒是妹妹唐突了。既如此,与姐妹们饮宴一场如何?”
  “该当如此!”米桦欣然同意,约定中午时登门拜访,千送万别之下,终于让这小帐篷清静了下来,得以长舒一口气。
  一早上的姐姐妹妹喊得他头疼,此时放松下来,难免有些心神疲惫,于是合目盘膝,蓄养精神,不知觉便到了晌午时分。
  穿戴整齐,用木炭再涂黑白眉白发白睫毛。这玩意掉色,几个时辰就得重新描一次,搞得他都快以为自己真成了女人,很是痛苦。
  做好准备工作,他按着之前所指路线,登门饮宴。都是一群大姐姐小姑娘,说长道短应付了许久,这才得以脱身,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假意喝醉,唉声叹气不止。
  终于,他落寞的情绪感染到了姑娘们,为首之女子忙凑近前来,询问情况。米桦只是长吁短叹,借酒浇愁。
  姑娘们问了许久,见他始终不张口,都有些不耐烦了,本来就有醉意,这时都豪气了起来,个个拍着胸脯保证,小麦朵若真有什么困难,姐妹们一定全力给解决,万不可再过度哀伤,失了神采。
  米桦心中大喜,鱼儿终于上钩了!于是“不情不愿”地道出了他“凄惨悲凉”的身世。
  ……
  说这小麦朵啊,其实和多杰镇关系也不远,乃是邻居树下涧千佛国人,他这个千佛国家庭是混得比较惨的,应该说是最底层的农奴家庭。家里兄弟姐妹七个,两个姐姐早嫁,都没攀上好亲事,过得很是清苦;两个妹妹小小年纪就卖给人当童养媳,后来基本没见过面,生死不明;剩下的弟弟们那都是一张张嘴,等着他这个家里的第二男子汉赚钱养活呢。被逼无奈之下,十七岁的他只得背井离乡,远赴拉萨奔个前程。
  要说人这命啊,好好赖赖有时真说不清。命好时因外表被人看中,进了贵族之家,命不好时又被王子相中,施以宫刑入了宫。虽说攀上了高枝,却不能衣锦还乡,因为残缺之身回家不仅会给家人带来不幸,还会使家人蒙羞,从此更难生活。
  说天阉呢,那都是骗人的,自己心里好受些罢了,可一段荒诞扭曲的人生背后,真正的委屈又能向谁人诉说呢?
  此番回家,既是年老失宠退出拉萨上流社会的舞台,也是多年来的思乡之情促使,但他并不能光明正大的还乡,唯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能偷偷看望年迈卧床的老母亲一眼,这副残缺之身便是立时灰飞烟灭了,也心甘情愿!
  ……
  众女听罢,皆嗟叹不已,有的抱着他柔声安慰,有的聚一起商量对策,很快就提出各种各样的小点子供他筛选。
  “扮作乞丐混进去吧?”
  “不行,姐姐何等样人物,怎能扮那下贱之民!”
  “那……假装拉萨城的贵族,前来观光游玩。”
  “不行,被认识的人发现了怎么办?”
  “可千佛国也不让人随便进啊,盘查的紧呢!上次我哥哥去了,就因为他是个可怜的结巴,三句话没说清楚挨了一顿毒打,差点把命丢了!”
  “那怎么办啊?”
  “诶,我姑父每年都往树下涧送粮,不如就扮作随从如何?”
  听到此言,米桦眼前一亮,心中狂喜,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等到你了!
  他不必多说什么,因为这本来就是一条好计策,得到了众姐妹的一致称赞。而后米桦“勉强”答应,询问起细节,说是估计后天去送粮。他算了算时间,问能不能延缓六七天,他在上一个住处还有一笔账没算清,来回需要不少时日。那姑娘表示一定尽力说服,米桦随即奉上一袋金币,让她自去打点。
  其后,宴会结束,米桦与姐妹们依依惜别。晚上等来了姑娘消息,说姑父同意让他扮作侍从,也愿意等这六七天。
  米桦心中大定,千恩万谢之后再度动身,连夜回往了白玛镇,做最后的,也可能是最艰难的收尾工作。
  

snaptime:2021-02-25 07:33:30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