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75章 善心杀

  越临近千佛国,对《幻门九变》的使用越小心,不是米桦不敢,而是怕万一被人拆穿,之前努力全都毁于一旦。
  是以,他还是以招式对敌,甚至内力外释的手段都不愿暴露,尽可能的隐藏身份,以图后计。
  ……
  乱糟糟的营地,四马拖车旁,火光通明,寇尸数十,俱是死于三大高手之手。
  在大手印的防卫圈下,无一人能越雷池一步。上首一人,五十来岁年纪,一头花白长发,留着短辫须,出招最为随意,几乎站着不动便能杀敌于百步之外;左首一人,面貌凶悍,年纪较轻,出招甚是凶残,折肢断臂、破颅穿肠,走的是刚猛一脉;右首一人,更为年轻,是个短发的小沙弥,既不如花发男轻松,也不及凶悍男霸道,但在众匪寇的围攻下,亦能游刃有余,一一解决。
  米桦摸清了三人武功虚实,幽然现身,对外围盗寇大喝一声:“都让开,我来解决他们!”
  “你TM谁啊你,在这儿大放厥词……”
  “你是我们的人吗你,滚!”
  之前的红印匪首一直关注着米桦,见他受阻,忙跑来说明:“各位兄弟,这位大侠是我大哥,咱们的武功与人家天差地别,所以还是把战场交给大哥吧。”
  “哟……可以呀,什么时候结交的,人家能看得上你们帮吗?”
  “你小子,干啥啥不行,运气倒是逆天。”
  “那行吧,咱就围观一会,其他兄弟赶紧去解决那群喽。”
  几个匪首说着话退出了战场,和红印匪首聚一块小声询问情况。米桦自顾自走向前,与三位高手劝诱道:“车内宝箱俱是金银珠宝,三位何不就此反水,与我等共享富贵?”
  凶悍男咧嘴一笑,歪头指着米桦道:“喔……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同行的阉人吧,早有预谋还是临时叛变?”
  花发男亦笑道:“方才有关注你,片刻功夫解决了长刀领队,是个高手呢。”
  小沙弥则作出请的手势,淡淡说道:“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本领吧。”
  三人对金银财宝的诱惑毫不心动,让米桦颇为敬佩,施礼道:“三位恪尽职守,侠义风范,倒是咱家冒犯了。既如此,咱家也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长剑已出,米桦径取凶悍男而去。凶悍男立即结印,大喝一声:“噬佛大手印!”一道长蛇形状的青印瞬间脱手而出。与此同时,小沙弥亦喝出声,乃是“莲花大手印”,与噬佛印左右夹击,几乎同时轰至米桦身前!
  米桦不敢硬接双印,眉尖一挑,计上心来。当下凌空跃起,侧身闪躲,衣角擦着噬佛印将将掠过,两印已然轰击一处,蛇吞莲花,莲花裹蛇,刹那间湮灭于无形之中!
  噬佛印虽然看着凶残,但覆盖面远不如莲花印广,若要避开两印,只需躲过青蛇一击,两印相交,自然消失。
  此双印一曰噬佛,一曰莲花,青金之色,性质截然相反,一旦相撞,实力均等之下唯有湮灭一途。这是米桦从仅有的数次对战中总结得来。
  虽然对大手印并未做过深入了解,但米桦心中已有些推测。吐蕃大手印从大路数应分为两派,金印向佛,为正印,青印逆佛,为邪印,类似于中土武林的正道魔教之分。然中土的正道魔教武功招式并没有相互克制之说,只是修炼者本身的实力高低,而吐蕃武林的正邪之分有“佛”这个因素在,更显对立,故其大手印更有相互克制的关系。
  ……
  米桦继续冲向凶悍男,两印又次轰来。米桦如法炮制,利用噬佛印的攻击面小侧身闪躲而过,两印相撞,再度消散。
  一次可以理解为运气,两次就显实力了。米桦的临敌应战技巧让凶悍男和小沙弥很是惊讶,两人立即调整角度,凶悍男向后狂奔的同时连续结印,小沙弥向侧前方包围亦不停轰击,青金双印犹如机关枪火舌一般倾泻而出,连贯成两条火力长龙狂啸着轰向米桦!
  米桦见此情形,冷静分析局势,对方破绽还落在噬佛印。当下长剑铺地,跪剑伏身滑行,两印连续在他头顶轰撞消失,在对方第三次改变角度之时,已然逼近至凶悍男三丈之距!
  凶悍男小沙弥第三次的双人站位变化,包括之后快速改变角度,依旧没起到任何作用。米桦已然找到应对办法,不管是借力跃空、跪剑滑行还是左侧闪躲、右侧突进,只需避开大范围的莲花印轰击,贴着细长的青蛇印以灵巧的身姿持续逼近即可。而对方两人因为目标只有他一个,所以无论怎样调整站位角度,双印最终还是会碰撞一处,彼此抵消。
  说到底,还是本事不济,如果双印速度足够快,米桦早已被轰成肉渣了。
  一路有惊无险的追袭,米桦终于得以近身。凶悍男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和巨大的危机!他停下脚步不再后退,神色庄严的双手合十,口中念诵经文,陡然快速结印,在施展出范围更大数倍的噬佛印之后当场晕倒在地!
  “可恶!”米桦心里暗暗咒骂。人就在地上躺着,不过是一剑的事,可却还要先解决掉此方威力大增的噬佛印,与此同时,身后小沙弥的“莲花炮”业已尾随而至,这一次终究避无可避!
  “不管了,三大高手的大手印,毕竟不能小觑!”
  米桦迫不得已使出轻功步伐,在青色大印与莲花炮即将击中前身后背时,恍若幽灵一般突然消失了身影!而双印最后一次的碰撞,苍莽青蛇呼啸着穿莲而过,急速吞噬至最后一朵莲印时,威力终于彻底被抵消,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在距离小沙弥不到一寸的距离化作点点青光,飘散在了夜空中。
  小沙弥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身体僵直了许久才徐徐回过神来,与围观的众匪首再望向凶悍男时,一个悠闲的身影正往袖口擦着剑刃血迹,随风鼓荡的衣袍之下,凶悍男胸口已然破洞,汩汩地涌着黑红的鲜血,在冷冽的寒风中冒出腾腾热气,淡淡的血腥味随之弥漫开来……
  “看……看到了吗?之前他……他他就是这么在我面前突然消失的!”
  “你这是哪……哪里结交的大大大哥,这分明是佛国‘大戍’级别的存在!”
  “天呐!这种毁天灭地的大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批货比珠宝还要重要?”
  “我们……我们跑吧?”
  一直在四马拖车前观战的花发男动了,他终究不再淡定,两道花眉拧在一处,面色阴沉得可怕。
  “你是宋人!”
  “哦,等等。”米桦抬手让花发男止步,笑道,“在咱俩打之前,我得先解决掉场外不确定因素……”
  花发男只听他的声音飘忽不定,在抬手的瞬间,人已消失,最后一个字入耳之时,远处小沙弥忽然瞪大了眼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轰然倒地,显出身后形同鬼魅的米桦和一柄滴血的寒光长剑!
  “呃啊!给我死!”花发男冲天怒吼,自掌心连续射出数十道剑形金印,正是他的成名绝技佛相剑印!
  手未结印便可发印,其实力远在两个同伴之上。米桦不敢大意,施展开轻功步伐,一息逼近一丈,在第一道剑印从空中劈砍而来时,咬了咬牙举剑相迎。谁知那剑印竟非实体,不似内力外释可被格挡,而是像光影一般破开长剑直落他头顶!
  米桦实在想不明白,当初能以肉身硬接加查金印,为何今时金印遇着兵刃竟能自主避开?难道这才是吐蕃大手印真正的可怕之处?
  然此时危局,根本容不得他细想,尽管他已爆发黑芒狂运内力侧闪远处,但肩头还是被剑印穿芒劈中,深入血肉三寸方止,鲜血顿时染红了白袍!
  “好厉害的剑印!”米桦竟夸赞对手,之后便不再硬拼,虽然不能再进一步,但灵巧的轻功在侧翼闪躲还是游刃有余。
  游走了片刻,米桦暗自思量,如此不是长久之计,得想个办法破解对方严防死守的剑印。如今内力手段已暴露,难道幻术绝技也得出手了吗?
  可在千佛国的地盘,万一这群盗寇或护卫中有千佛国的人,一旦看出我身份,之前种种经营也就付之东流了,再想要寻此良机,这辈子怕是都不能了。
  所以,就是死,也绝不能使用幻术!
  米桦这边还在纠结于此,那边花发男却已经转守为攻了!数十道剑印射出之后,他双手开始结印,发出与之前同样的剑印,效果却已大不相同!
  米桦一时没注意花发男印法发生了改变,照先前一般闪避一旁,却万万没想到那道剑印竟自行转弯,紧追着他猛刺而来!
  他预感到了危机,脚下未停再次闪烁腾挪,可还是由于未有提防而中了招。这一道剑印直刺入他的左腿,穿破黑芒亦刺穿了大腿,前后两个血洞顿时鲜血狂涌不止,剧痛之下速度立减了许多!
  “可恶啊!”米桦怒了,但在不使用幻术的情况下也只是无用的咆哮罢了。随着第二道、第三道剑印先后追踪而至,他不得不狼狈逃窜,好似身后是催命的无常双鬼,惶惶急急不愿被索命而去。
  逃了一段,鲜血淋了一路,钻心的疼痛还是浇灭了胸中的怒火。冷静下来之后,脑海中竟前所未有的一片清明,思及对手招式,虽然急急如夺命催魂铃,但数量也少了许多,到此时才是四道剑印。除此之外,远程攻击的缺点也暴露无遗,全力追击进攻,那就一定无力防守,若能拼得……
  “就这么干!”米桦不再多想,全力施展轻功作搏命一击,在逃至一处喽战团之时,绕着外围突然直插而过,那四道剑印在紧跟着急转的同时遇到来不及闪躲的护粮兵难免要避开穿行,如此一来速度慢了许多,与米桦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nbsp;米桦借此机会,得以调头回击,全速奔袭之下,犹如黑夜中的一道龙卷风,呼啸着席卷至花发男身前!
  此时的花发男脸色惨白,一头冷汗,显然操纵四道剑印已是他的极限,但面临生死之际,他还是咬牙结印,结出了第五道黯淡的剑印,在对准米桦眉尖射出之时,米桦亦一往无前,迎着剑印将手中长剑刺入了花发男的胸膛!
  空中的剑印划着米桦眉尖旧伤,滴落了一滴鲜血,米桦强忍着熟悉到令他崩溃的剧烈头痛,缓缓道出一句话,让心有不甘的花发男合目惨笑,剑印消散,倒地身亡!
  “你死在了你的善心之下,可以瞑目了。”
  

snaptime:2021-03-01 06:39:42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