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79章 五曰死

  “叮!”
  极其诡异的声响,好似催命的无常铃,让米桦瞬间惊坐起身,俄而半个脑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大吼出声:
  “痛煞我也!”
  仅片刻,疼痛如潮水般退去,重复而缥缈的记忆以更汹涌之势灌入他的脑海。
  “你个腌货,这么冷的天不留点存货,冻死你劳资可正好吃牛肉喝牛血!”
  “失去了制衡千幻门的价值,你千佛国自然灭国!”
  “能得前缘人见证,小僧之幸。”
  “此去撒桑路途遥遥,米施主多多保重。”
  “远道而来的客人,加查镇民失了礼数,让您受惊了。”
  “小二,上一壶茶。”
  “唔……师兄你得保证知道后头不会疼,小迷才会告诉你。”
  ……
  “呃啊!”
  他抱着脑袋仰天痛吼,喝退了混乱的记忆,疼痛奇异般的瞬间消失。睁眼看去,满眼皆是晶莹亮色。
  他挣扎着坐起身,一股极寒从后脑突生,顷刻间如电流般蔓延至全身,最后回到前额眉尖,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忙裹紧了身上的皮毛套,哆哆嗦嗦下了地。
  环顾四周,空间并不大,依稀能回忆起与小时候闭关的雪洞相差无几。方才躺着的应是那张寒玉床,由第一代祖师大真千幻菩萨亲手打造,有抵御雪洞酷寒之功效。玉床之顶,是一根根尖锐的冰柱,由于常年处于低温之下,会越冻越长,需每隔数月敲去一些,以免伤及肌肤。连结成冰层窟顶的最西角,有一间人工打造的石屋,里边放置着一些生活用具,修有一个小灶台和一张五人通炕。他走过去瞧了一眼,虽然数十年未使用,但锅碗崭新如初,炕灶一尘不染,还有一堆带着雪泥的湿柴枝,显然是他在幻境之前所备,只是不记得当时如何上得雪洞又如何备下柴火。
  寒玉床向南,整个雪洞的中心,是一根连接着窟顶的腰粗石柱,看着像人工打磨,实际是天然形成,由五丈之外的洞外寒风吹了数万年,才成圆润光滑之柱。不过在背风面,也有一些坑坑洼洼的小洞,上面写满了各式各样歪歪扭扭的字体,有藏文,有汉字,都是出自于雪洞修炼的稚童手笔。他上下仔细搜寻了一遍,在最下角发现了一行蝇头小字,写得是“兰木到此一游”。
  “呵呵……我那时的书法就这般秀气了吗?”
  嘿,臭美一下,反正也没人听到……
  “哞……”
  东边一堆乱石阻挡视线的角落,一头通体乌黑的牦牛抬起头哞叫了一声,表明了它的存在。米桦见蛮牛竟也在此,乐不可支,一路小跑着过去,绕过乱石堆一看,里边竟小有洞天。
  “明智”的他可能预感到了自身的危机,在危机到来之前便准备了几十垛草料,如果蛮牛不是一般蠢牛的话,省着点吃足够它吃小半年。事实也确实证明蛮牛是有灵性的,不仅没有贪食,自认的牛窝里也没有一丝粪便,很是洁净。在草料堆之后的洞壁,有一片不同于别处的异色,没有被冰层覆盖,像是有什么发热之石化开了一团圆晕。他用指关节敲了敲,听声辨别,实心的,老痛了……
  “好好呆着啊,三爷我出去巡视巡视咱的领地。”米桦拍了拍蛮牛的脑门,这时才注意到它的断角,心头忽有一丝明悟,难道说方才经历的第四重幻境是当初真实爬山的投射?若果真如此,或可从这四重境中找到一些关联现实的线索,从此彻底脱离幻境啊!
  是的,米桦很自然而然地将此时此地又当成一重幻境,没有缘由,只是单纯的感觉多重幻境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管它呢,外头瞅一眼再细琢磨吧。
  他已然适应了幻境中的生活,不知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悲哀……
  出了雪洞向下望去,还是第四重境中的雪崖陡坡,而上边是一条连通峰顶的小路,坡势大缓,基本无大危险。他循着小路爬向峰顶,路上竟能看到许多生活在雪坡的小动物,诸如兔子、雪狐之类,只是望着他便跑,想是之前抓着烤来吃过,因此害怕他这个猎人。
  到了峰顶,除了翻涌如潮的云海和冷透骨髓的寒风,再无别物。米桦不由得呵呵一笑,还以为能如师母一般顺手得天方呢,果然不是那么容易么?
  嗯?我为什么会想起师母的经历呢?
  他刚有了这个念头,突然就呆立当场,仅片刻后,如此极寒的环境下竟然冷汗如雨,惊恐不已!
  为什么我对自己的吐蕃之行没有半点印象,反而对师母的西辽夺莲记忆犹新呢!阴尸傀萧云、易尸傀冰霜千刃、机关门杀死枫林晚、明教姜天、潇水傀白色沙漠,远至辽国南境的守护天下,老狗、白猫、蒂娜、小路、恨不相逢,甚至是那个小小的修炼者阿迪里艾沙,我都深刻在脑海!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想?
  不不不……绝非如此,不可能如此!
  因为师父师母的感情一定掺不了假,在这个基础上,师母的西辽之行绝对为真。至于为什么会如此清晰记忆,当年的辛吉之行也同样能回忆起来啊,忘掉的只是吐蕃之行吧……
  他抹了抹额头冷汗,赶忙打消了那个可怕的念头。
  可是……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辛吉之事,我真就记得一清二楚吗?
  不是吧,我当年为什么一定要北上仙居山找师兄呢,这一点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啊!
  “呃啊!”
  突如其来的眉尖阵痛,让他跪地痛嚎,俄而半个脑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连带着前所未有的灼烧之感,瞬间传遍半个身子,如同架在火上炙烤,皮肤裂开化油,跳跃的火花深入每一处肌肤,侵蚀着每一寸骨髓!他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当场昏死了过去!
  ……
  悠悠醒转时,已是黑夜。
  余痛还在眉尖灼烧,半冷半热的痛苦还是第一次经历,他狠狠地锤了一拳,指骨断裂却哈哈大笑,竟是希望拳头的疼痛能代替那异样的折磨。
  可惜,无济于事。
  但有些事情,终究不能逃避。
  每次经历幻境生理痛苦的根源就在眉尖,而但凡涉及辛吉的回忆,疼痛还在眉尖,是故幻境必然和辛吉之事有着密切的联系,不弄清楚辛吉经历,就永远也走不出幻境!
  可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件件捋,方才的痛苦该当避免,所以只能从回到上古禁地开始抽丝剥茧,慢慢查清疼痛的原因。
  没有剧痛,真好。
  他心有余悸地摸了摸眉尖,不顾深夜愈加寒冷的狂风,寻一根短木棒,而后盘膝坐下,闭目深吸一口气,紧咬木棒不放,做好了一切准备,就此开始回想。
  当年回到上古禁地,好像所有人都对我避之不及,隐瞒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而唯一的知情人师兄也北上一去不返,我心中的执念之一便是……便是要亲自找师兄问个清楚……
  “呃……”剧痛再次袭来,如闪电如惊雷,由眉尖劈入,波及全身每一处肌肤、血管和骨肉!可他始终紧咬着木棒,任凭豆大的汗珠滚落脸颊,头顶蒸腾起缕缕热气,根根青筋暴起,双拳握出血来!
  坚持住!米桦,你给我坚持住!
  “呃……”
  由于忍痛过度,他的大脑逐渐趋于昏厥状态,唯有零星的记忆还在倔强地拼凑着,逐渐想起了一些温馨的对话。
  那是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长着一对同样可爱的龙角,是他最宠溺的四师妹。
  ……
  “小迷啊,过来一下。”
  “师兄,有什么事呀?”
  “大师兄回来后告诉你们之后发生的事了吗?”
  “说了呀。可师父不让我们对你讲……”
  “师父不让你们讲,那是怕师兄受到刺激,引发头痛,现在我全好啦。你看,不疼啦,所以啊,你就告诉师兄吧,那种记忆缺失的感觉很难受的,你不忍心看着师兄难受吧?”
  “唔……师兄你得保证知道后头不会疼,小迷才会告诉你。”
  ……
  记忆仍在慢慢拼凑,眉尖的剧痛也已渐渐麻木,直至再无感觉。他倒在了雪地里,浑身抽搐不止,依旧紧咬着木棒,流出一大滩口水。他的眼神游离在外,彻底失去了光彩,他的心脏已然停止了跳动,肌体的抽搐只是因为大脑还没有彻底死亡。
  没有人会故意让自己痛死,他是第一个。
  ……
  “真不疼,我发誓。”
  “我相信师兄啦。其实大师兄说得也不多,他就说当时那个坏女人取了鲛人泪就带着你们离开了,然后在海上遇到了特别特别大的风暴,帆船的桅杆扎到了你头上,加重了你的伤势,那个坏女人也被一道天雷劈中,掉落了海里。然后扑东大叔带着你们远航一年,回到了百越……兄你怎么了?”
  ……
  如果还能思考,他便不会放弃思考。
  如果不能主动的思考,他还要本能的思考。
  如果死亡的降临连本能都无情剥夺,那他还有一腔赤诚,一股执念,一片丹心。
  “桅杆……桅杆……桅杆刺伤,不至于疼痛,不至于隐瞒,这是假的。”
  “天雷……天雷……天雷劈中,她叫……她叫朱古力娜……她被天雷劈中,莫名其妙劈中,莫名其妙消失……没那么简单……”
  “幻境……幻境……幻境剧痛,来自于眉尖,桅杆不至于,那若是……若是被天雷劈中呢?”
  “是小迷说反了吗?不对,小迷没有说反。”
  “小迷说朱古力娜取走了鲛人泪……她……她原本的目的不是鲛人泪……是什么呢?”
  “她是要师兄喜欢上她……对,喜欢上她爱上她……”
  “可她为什么要取泪呢?”
  “难道说……难道说……天雷劈中是真,朱古力娜消失是假?”
  “那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是去……取泪,对,取南海鲛泪!”
  “我是去取泪,朱古力娜是让师兄喜欢上她……”
  “而我曾经和朱古力娜单独密谋过什么事……”
  “所以……所以……”
  “朱古力娜被天雷劈中是真,我被天雷劈中也是事实!”
  “因为……因为……”
  “我就是朱古力娜!”
  

snaptime:2021-03-01 21:04:57  exectime: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