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784章 九层境

  “叮!”
  极其诡异的声响,好似催命的无常铃,让米桦瞬间惊坐起身,俄而半个脑袋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大吼出声:
  “痛煞我也!”
  仅片刻,疼痛如潮水般退去,再也没有任何现实或幻境、熟悉或陌生、清晰或模糊的记忆涌入脑海。
  然生理的疼痛越轻,心理的魔障就会越重。
  ……
  清冷的寒风迎面而来,吹拂着疲惫的身躯,晨曦的微光穿透云层,洒落在忧郁的脸庞。清新的雪莲凝露成冰,滴滴晶莹熠熠生辉,徐徐睁眼举目望去,苍穹大地皓然一色。
  碧游绝顶,莲花世界,缥缈云端,寂静孤凉。置身于万莲丛中,只看到银装世界,余则渺渺茫茫,恍若镜花水月。
  少顷,一佝偻老妪悠然现身,左手持一片横纹龟壳,右手拄一把缠蛇长拐,肩头立着雄俊双鹰,脚下踩着异色祥云,与米桦微微一笑,牙齿虽然几乎落光,却不显丑陋只觉慈祥。
  “千幻门人,稀客。”老妪的声音非老非少,似远似近,仿佛梦呓。
  米桦躬身抱拳,不敢失礼。“您是天山仙妪前辈?”
  “呵呵……迷途之人,却也晓得求助之法?”仙妪默认身份,意有所指。
  米桦急忙单膝跪地,再抱拳请教道:“千幻门遗世弟子、鬼谷派门人米桦,请教仙妪前辈,如何破除这最后一重幻境?”
  仙妪笑了笑,先问道:“你因何到此?”
  “晚辈……晚辈是听闻师母夺莲故事,对前辈神通仙术心向往之,故破境之初,心念所动,更得前辈垂怜,才得以来此碧游仙境。”
  米桦所言字字无虚,也不敢有虚。在走出第八重境时,他心想若果真如九层怪塔还有最后一重幻境,却也实在想不出破境之法了,因为辛吉的故事业已了结,再没有可以看破的记忆。唯有求助于神仙大能,方才有一线生机,而他所知道行最深的人间隐仙,似乎只有天山仙妪了。
  仙妪微微点头,似乎很满意米桦的回答,缓缓说道:“合该与你五仙门人有此仙缘。但,天行大道三万六,幻道却非大道中,故,老妪也帮不了你啊。”
  米桦听此一言,急得直冒汗,幻道如何就不是天行大道之一呢?
  他刚要问出口,心中忽得有了一丝明悟,仙妪所言孕大含深,仔细揣摩,入情入理,一贯万机!
  幻境之天行大道,幻道自然不在其中!
  得出这个结论,米桦顿时脸色煞白,心如死灰,一屁股跌坐在地,呕出一口鲜血。
  仙妪面露不忍之色,轻声道:“迷途之人,真假参透之际,却要放弃了么?”
  米桦惨笑一声,凄然道:“为破此境,我身心交病不足与道,连累诸多朋友消杀于此世间也甘受此罪业,可这最后一境,我却再不敢去想,若有联结祸患,下一个失去的就是我身边亲近之人。放弃?我从没有放弃,可为了他们,我现在不得不放弃。”他说着又连呕几口鲜血,心中失去了希望,便没有了支撑,不由得瘫倒在地,生死已是一线之间。
  鲜血浸染的莲叶,望之触目惊心,好似血莲再生,让仙妪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倔强的姑娘,幽幽地叹了口气。
  “罢罢,当年欠人一谶,今时便还与你吧,还望你把持关键,好自为之。”仙妪话音未落,已化作点点莲花,散落不见。只留下或远或近的朦胧仙音,飘飘荡荡,终弥散在清冷寒风中。
  “来从归处来,去自归处去。九层浮屠塔,一梦破天机。”
  米桦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只觉全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腾地一跃起身,伏地便拜。
  “米桦谢过仙妪前辈赐谶之恩!”说着便是三个无比虔诚的叩首之礼,以平生最诚挚敬意恭送仙妪。
  良久,他才站起身,嘴里反复念叨着那一句谶语,时而白眉紧皱,时而喜笑颜开,在莲花从中徘徊了许久,陡然定住身,神色无比严肃,手指苍天白穹,目光如电,舌绽惊雷:
  “九层浮屠,现!”
  此乃碧游仙境,果真一语成谶!只见朵朵莲花飘然而起,在他身前组成一扇白莲之门,蓦地莲门大开,门对面深邃的黑暗如雾气散去,未知距离的前方,由下至上依次亮起了一抹幽蓝的光,九光同明之时,好似拂去夜幽女神的薄纱青衣,显出一座惊奇古怪的高塔,扑面而来的冰冷气息让门这边的他都觉遍体生寒。他没有丝毫犹豫,跨门而入之时,身上也多出了一件僧衣。
  “原来你叫浮屠塔。”
  米桦回望莲门,莲花早已散去,躬身又是三拜,这才望塔而去。
  站在浮屠塔下,他久久不愿推门,再经历一次“梦缘仇生死”不是不可以,但最后的第五层本身就是破六境之法,若没有楼梯可去,难免困死在第五层。
  而这一次,他需要的是一鼓作气去往最顶层,五层绝不能再经历一次。
  想了许久,还得是先前之法,当下把眼一瞪,指塔大喝:“第九层,现!”
  一阵冷风吹过,似乎在嘲笑他的狂妄。
  他稍稍恭敬了些,面带微笑道:“第八层,现!”
  依旧冷风吹过,似乎在嘲笑他的无知。
  他完全没了脾气,点头哈腰拱手道:“拜托了,第七层,现现现……”
  还是冷风吹过,似乎在嘲笑他的愚蠢。
  他有些着急了,挠了挠头欲言又止,这第六层再不出现,下边现出楼层也没用了呀。
  罢罢,早死早超生,成败皆在这一指了!
  他往食指吹了口“仙气”,退后两步直指第六盏幽火,大喝道:“第六层,现!”
  心念所动,空间极致扭曲,恍惚间睁眼一瞧,头顶匾额生出数道裂缝,歪歪扭扭写着一个字,辨认了半天才看清,乃是一“乱”字。
  他心中暗暗自喜,吹那一口仙气还是管用的。
  唔……乱境,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跨过此匾额,又会重溯之前五层经历?而后由五层各局外人境回到各幻境之中?再经由各幻境生出九层浮屠?然后我再闯无数遍?
  想得美,绝不过匾!
  他自下决心,不远处幽然显出两段楼梯,一段为桃粉之色,绽放朵朵桃花;一段为水墨之色,荡漾点点墨纹。
  这么随便吗?直接两座楼梯?果然够“乱”的。
  他心里吐槽,却乐得合不拢嘴,能直接去高层当然高兴啦。就是不知这两处分别通往第几层。
  仔细回想了一遍七、八重境,小如雪比较温情,大如雪……一言难尽,那桃粉喜庆之色就应该是第七层,水墨森然之色是第八层。
  没有第九层吗?有点可惜啊。
  他径去往水墨色楼梯,爬到最后拐角一阶,抬起的脚又放下。原来是他之前破境生出魔怔,时时都有怀疑。
  “乱”,非“缘”非“生”,绝不可能这么简单,而且我现在身处第九重境,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得慎之又慎,下去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吧。
  他边往下走,边思考:既生出双段楼梯,说明此处可以走捷径?而我又身处第九重境,那为何不直接给我通往九层的楼梯?
  本着这个想法,他下去又认认真真看了一遍,可物件就这么几件,把眼瞅瞎也瞧不出个所以然。
  他慢慢踱着步,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不觉回到匾额之下,迈出一步就要跨入局外人之境,猛然惊醒后退,拍着胸脯连呼好险。这么不打眼一瞧,忽得瞧出端倪!
  只见匾额正中,是水墨楼梯,跨五步向左,是桃色楼梯,视角之内,水墨楼梯呈中线对称分割,总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眼前这一幕好像不大美观。
  难道右边五步也有楼梯?可这不就不“乱”了吗?
  诶,管它呢,先去看看再说。
  他绕过匾额向右去,估摸着距水墨楼梯五步远,抬脚试了试,磕到了实物!
  “哈哈哈!”他癫狂大笑,状若疯魔,也不管乱层为何不乱,似一股猛烈疾风,踩着虚无台阶便飞掠上去!
  ……
  这一层,头顶依旧有匾额,却一字未题,匾额之下凭空多出一道虚空之门,他直接要跨进去,“砰”一声撞的鼻梁骨都要裂开。
  什么东西啊,莫名其妙,一个字不写,硬猜吗?
  他琢磨了半天,觉得是刚才过于冒失,乱层之内出现对称规整的三段楼梯,也就配不上一个“乱”字了。他急忙寻楼梯要下去时,四周空无一物,楼梯早已消失。
  “该死该死该死!”他像个傻子似地拍打着脑门,却比傻子要心狠多了,拍的额头一片黑青,眼睛里都泛起了血丝。
  很明显他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之前在碧游仙境突然打了鸡血的状态,不过是凭着一股心气在努力罢了,当他自认为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时,心气一乱,精神也就错乱了。
  此时的他,可怜的像个孩子。
  他毫无征兆地跌倒在地,蜷缩成一团,两眼失神,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乱境”,陷入了一种半疯半醒的状态。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混沌的空间似乎也没有时间的概念,但能感觉到饿得前胸贴后背,总是有三五天滴水未进粒米未沾。
  饥饿,会使人有短暂的清醒时间,大脑会在这时候驱使肌体尽快找到食物和水源。因此饥饿的人们总感觉自己的脑子转得快很多,身体也觉十分灵巧,甚至会出现数倍力气的增长。而后,如同回光返照之后,肌骨无力,脑袋彻底停止思考,生命力慢慢流逝,直至饿死。
  他现在就差不多处于这种状态,不过是找食物换成了比以往快数十倍的思考,就像一辆即将报废的发电机,在最后疯狂地压榨着它的电力价值,照亮比平时更多户的人家。
  乱境?不对,第六层是乱层,而非乱境,所以楼梯对称规整合乎情理!
  那这里就一定是第九层,没有别的考虑,就算不是也只能是,必须是!
  第九层无字,只有虚空之门。如同第五层时破六境,也是让我解开某些疑点或者彻底破境之后才能入门。
  可辛吉之事已了,我真的要殃及身边亲近之人了吗?
  不可以,就算饿死,变成彻头彻尾的疯子,都永远不可以!
  那辛吉之事已了,我还能拨开何处迷雾……
  不不不……辛吉之事真了了吗?
  可以了,也可以不了!因为从未消停过的眉尖疼痛存在于每一重幻境,根源……还在辛吉!
  既如此,回到辛吉,做为朱古力娜的我,再没有问题,那就篡夺娜兰朵的记忆!
  她当时最想不通的一点,不是鱼岩和红清的反常吗?
  尤其是鱼岩,他凭什么能处处与娜兰朵和师兄为难?有这个本事至于吃那碗朝不保夕的远航饭吗?
  他对我和师兄的仇恨又很莫名其妙,杀父之仇也不至于那般吧?
  所以他们这批人极有可能是不存在的,也是我生出的臆想!
  猜,那就大胆的猜!
  在篡夺的记忆中,师兄好像会开一些“龙阳之好”的玩笑,从他年轻时的经历来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在辛吉的我,或者说娜兰朵、贝儿,也同样都不是我们本人性情,要么是药不凡的毒舌,要么是师父的懒惰,师父,对不住了。要么是冷护法的冷漠,甚至火护法的调皮,全都集中在我们三人身上,使我们更像是一个杂糅体,而非自我本身。
  那……如果辛吉的事都是现实中如雪告知于沉睡中的我,而我自己又生出臆想的话,那我是不是就从来都没去过辛吉?
  再刨根问底,从“为什么要外出”想起。
  为寻天方。
  当年师兄去辛吉取泪,以我的性子是一定要去吐蕃寻九尺深魅的,所以我很有可能……不,我就是在天下二十九年和公孙如雪动身来到了吐蕃!
  还有如雪,我如果要让她入千幻门修炼幻术,那一定是在十岁之前,因为功法限制,必须越早越好,而那时她四岁,所以一开始就来吐蕃才是合理的!
  再纠缠根源处,是因为师父的一句话,他让我和师兄两人一起去辛吉取泪,且不限时间,不限手段,务必得之!
  试想,师父会说出这种命令式的强求之语吗?
  一定不会!
  师父只会说尽力而为!
  所以,我,米桦,从来就没去过辛吉。辛吉发生的所有事都是如雪告知,而我由此生出诸多臆想!
  真正的我,米桦,在师兄去辛吉寻泪之时,亦带着公孙如雪奔赴吐蕃,与长大后的她一起找寻九尺深魅!
  ……
  思潮退去,他伸手过去。
  第九层虚空之门,已然大开!
  

snaptime:2021-04-11 11:34:26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