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  网游之一梦百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第804章 云月之情(21-02-18)      第803章 十年第七年(21-02-18)      第802章 双云之情(21-02-18)     

第804章 云月之情

  从和苏冰云的共同追忆中,严云星意外获知了紫衣的本体,是为“通天猫妖”。作为当时灵魂桥不稳定造成各种BUG的赔偿,公司一共送出去四百一十二只,紫衣不仅是少数存活至今的一只,更是混得最有出息的那一只。
  没想到紫衣还是BY公司的“内部人员”,这让严云星难得露出一丝调侃的笑容。聊天的气氛很好,苏冰云欣然说起了他父亲苏阳的故事,包括芯片的来源和他在修炼世界里的传奇。
  苏阳,NN本地人,壮族。读书时期有两位最要好的哥们儿。一位是林傲天的伯父林书,一位是他们穷哥们杨灵。关于杨灵的故事,苏冰云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杨灵在“消失”前夜送给两个好哥们儿一人一片“蛋壳”,林书的那一片在参军前赠与了他的弟弟林乐,苏阳的这一片则在他二十四岁时被发掘出了深藏于“蛋壳”内的秘密。
  那就是做为连接两个世界的灵魂桥,可以将他的灵魂传输至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苏阳成了为第一位试炼者。那时的时间对比还不是十比一,也不是之前的五比一,而是二十四比一。如此新奇的世界和运转规则,让苏阳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以至于冷落了刚娶过门的妻子洛。
  洛是苏阳高中时一直追求的女神,好女怕郎缠,大学归来的苏阳成了当地的高学历人才,再加上那个年代普遍结婚早,赋闲在家的洛便答应了苏阳的求婚。本以为会是一段甜蜜幸福的婚姻,可没过两天,苏阳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日整夜的不出门,让洛很是伤心。
  秘密终有败露的一天,何况是只隔着一堵墙的一家人。当苏阳在修炼世界渐渐风生水起之时,洛的破门而入带出了一段苏家在往后难以启齿的家丑和伤痛。
  毫无例外,苏阳选择了和女神共享这个秘密,经过数十次的试验,他找到了两人共入修炼世界的办法,却因技术不成熟,被迫分隔两地。
  当时苏阳自创神功《琴瑟五十弦》正处于修炼的要紧阶段,因此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流落在幽冥山的洛。正是由于他的这个疏忽,让洛在差点命丧虎口之时,被魔神宫的任千秋所救,由此展开了一段洛所认为的浪漫异世界之恋,苏阳所痛恨的第三者插足。
  当然洛和任千秋的感情也是慢慢培养起来的,在这段时间,洛创建了阳门,由此可见她对苏阳还是有几分期待的。只可惜与她日夜厮守的是任千秋,渐渐的她改变了心意,在为苏阳生下苏冰云后,她自认为已经对得起苏阳,便抛下一切和任千秋走到了一起。
  秘密终有败露的一天,何况是同床共枕的一家人。当苏阳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两人大吵了一架。苏阳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不予追究,前提是她能重新回到他身边,担负起做为妻子的责任,履行好做为母亲的义务。
  洛还得进入修炼世界,既是有求于苏阳,那自然得答应他的要求。后来发生的事,大抵也成为了修炼世界所流传的江湖轶事。苏阳的一厢情愿并没有换来洛的回心转意,华山一战,苏阳虽轻松获胜,但也彻底失去了妻子,此后的洛为了苏冰云的健康成长,已和苏阳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再后来,过得拮据窘迫的苏阳为了赚钱养家,找上了当地一位姓白的富商投资,开始请科研专家深入开发“蛋壳”。在这段时间内,富商的女儿白陌卿也进入了修炼世界,白陌卿对修炼世界中的苏阳一见倾心,本来没什么交集的两人,因最忆楼一曲《琴瑟五十弦》被好事者传出了绯闻,更加坚定了洛背叛丈夫的决心。
  等苏冰云稍长大一些,早熟懂事的她让洛很放心的选择了离婚。这时关于“蛋壳”的开发进入了攻坚阶段,需要日夜不停的对“蛋壳”进行实验和数据记录,三人不得不最后一次进入修炼世界,安顿“后事”。
  人生往往有得有失,修炼世界的人生也同样如此。
  苏阳所失去的,是他自始至终深爱着的妻子,得到的是他罕见的修炼天赋,得以飞升天庭,创造了一段当时的天庭噩梦,属于他的一场神魔大战。
  洛所得到的,是和她两情相悦的任千秋,失去的却是两个世界永不可能诞生的爱情结晶,所以她俩的后代,所谓的魔神宫传人任花落,只是寻来的一个弃婴养子罢了。
  时间回到天下初年。那一年“蛋壳”变成了“远方芯片”,对于时间流速的把控技术也愈加成熟。苏阳让研究所加快了时间流速,选择在修炼世界的七百年后放慢了速度,之后一手创立的“远方游戏开发公司”随着“天下”的重磅推出而享誉全球。当了幕后老板的他,仅一年时间就赚得盆满钵满,为了延长游戏寿命,同时又不致使现实世界瘫痪,他又让研究所将时间流速更新为十比一。再之后种种,洛是否又回到修炼世界?去了天庭还是在隐居?苏阳都已无从得知了。
  ……
  对于父母的往事,苏冰云从来不做过多评价,不管谁对谁错,都是最疼爱她的亲人。可能和苏阳更亲近些,但在游戏里对阳门的人也颇多照顾。后来在梦中得到银瞳凤眼的传承,所讲故事中的凤凰神女便是已经飞升天庭的洛,只是当时东方一点红、万玲珑也在场,所以隐瞒了洛的身份。此时细想,阳门的“凤绝天下”、“长短不一”都对苏冰云恭敬有加,联系她们的母女关系,也就解释得通了。
  这个故事解答了严云星很多久远的疑惑,比如苏冰云去东瀛寻琴、阻止他杀李玉游和弥生、以及后来南北之战时加入燕无极阵营,其实是帮助阳门和琴瑟五十弦。背后也都有苏阳和洛的影子。
  不管怎么说,她是个孝顺的女儿。严云星也放了下以往的恩怨,那一剑毁了他的眼睛,现在看来无所谓了,因为他可能不会再进入修炼世界了。
  是的,苏冰云带严云星来NN参观BY公司总部,并讲诉修炼世界尘封旧事的主意,只是改变了严云星对一些往事的看法和对她的态度,并没有让他生出足够强烈的重返修炼世界的欲望。
  这让苏冰云很是郁闷,浪费了这么多口水,难道就讲了个寂寞?
  她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难道你就甘愿被这个时代所抛弃,荒废修炼世界的一番辛苦吗?难道你就不想走在虚拟时代的最前沿,做回那个曾经睥睨天下的严毒妖吗?”
  如此热血的激励,严云星听来却感觉很中二,他已不是当年满怀壮志的严教主,而是一个害妻子为他牺牲的可怜人。
  “时代的最前沿?不需要,我只要跟随着这股浪潮就行了。至于修炼世界,呵……人各有命,没有我的拖累他们只会过得更好。”
  苏冰云没话说了,既劝不动,又留不住,只得放任他离开NN,回到那个由他自己编织的梦幻世界,他不愿走不出来,别人也进不去。
  ……
  朝暮交替,寒来暑往,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这一年的亡妻周年忌日罢,应严有芳、丁香兰之邀,别墅又搬进了一位新客人,她叫宫曦月。
  宫曦月其实很早就想来了,只是苦于没有由头,虽然有那条讯息,但终究不是这里的主人,而且苏冰云的搬入也让她不愿再去凑热闹。冰与火怎能相容呢?
  虽然苏冰云的离开让她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幸灾乐祸,但苏冰云的失败也让她感觉严云星的问题很是棘手。到底该从哪方面着手劝说,这是她从搬进来的第一天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没想明白的这段时间,她比苏冰云照顾得更好。她本就足够吸引人,尤其是男人,又懂得把握分寸,所以严云星虽然没什么别的念头,但和她在一起时,总会多一些欢快的笑容。两人聊到当年往事,说开了讲透了,相互理解了对方,相处的反而比以前更融洽。可就是有一点,除去简短的吃饭聊天时间,剩余的时间里严云星就回到了以往的状态,就像换了一副面孔,一个脑子,酒量更甚不说,痴痴呆呆的情况也更加严重。有时整宿整宿的坐着不说话,活脱脱一尊泥塑蜡像,看的宫曦月既浑身发毛,又很是担忧。
  于是她也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绞尽了脑汁挖空了心思,终于在三个月后,想好了对策,打好了腹稿,组织好了措辞,像第一次去大公司面试一样,敲开了小别墅的门。
  “你来啦,快进来坐。”
  人前的严云星很热情,是那种朋友之间的熟络,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额……那个我有话对你说。”宫曦月很紧张,两只手扣在一起,捏的关节发青。
  “嗯,坐下说呀。怎么看你还打摆子呢,不是生病了吧?”严云星说着话倒了杯热水,递到宫曦月手里,苦口婆心的劝道:“不是我说你啊,你这身子看着好,可体质太弱了,一旦风吹雨淋,感冒发烧立即上身。你就应该向我学习,从明天开始跟着我跑步吧,不出一月,保证你体质增强,生龙活虎。”
  “跑步的事另说,我是来劝你的。”宫曦月自从与严云星分手后,就特不喜欢陷入被动,即使是谈话也一样,所以她开门见山,虽然和对着镜子演练了无数遍的步骤不一样,但随机应变也是她的强项。
  “劝?”严云星愣了愣,沉下了一张脸,说道:“我明白了。我本以为咱俩可以好好相处一段时间,现在看来你和苏冰云的目的都一样。我就不明白有什么好劝的,我不活得好好的吗?寻死觅活了还是不爱惜身体了?罢了,既然你要劝,那么我也丑话说前头,这回要是劝不动,请你也离开吧。”
  “行!”宫曦月听严云星说话条理清晰,有头有尾,而且还知道别人是劝他,这让宫曦月多了几分信心。起码这个人的脑子现在是好的,是可以思考的。
  她坐了下来,习惯性地翘起了腿,但感觉不大端庄,又正襟危坐,揪正了衣领。
  “首先你知道她对你的期望吗?”
  严云星一听这话,就知道宫曦月后边要说什么,冷笑道:“你是不是想说,她最不希望看到我这样?诶我怎么样了?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寻死觅活了还是不爱惜身体了?我现在每天都在锻炼身体,吃饭你也看得见,一顿一大碗,至于睡觉,有些失眠难道不是很正常?我以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度过每一天,期望是什么?不就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吗?”
  严云星这番话说出来,宫曦月就知道从这方面很难继续劝下去了。即使说到喝酒的问题,他也一定会找到更冠冕堂皇的理由。这让曦月很是头疼,和状态不对,头脑却清晰的严云星辩驳,无疑是给他纵横家名嘴“增光添彩”。有时明知道他在偷换概念,自我狡辩,但就是没办法加以反驳。
  是以,宫曦月只能从另一方面劝解,却已经完全打乱了她准备许久的劝说步骤。
  “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两个人互相喜欢,不在于彼此身份的高低贵贱,你觉得不配,她觉得无悔。至于旁人的嚼舌,何须理会?他们又不是你和她,怎能理解你们的感情?”
  “错,但也对。”严云星模棱两可的评判让宫曦月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但严云星一向都让她出乎意料,这次也不例外。只听他继续说道:
  “对的是,我觉得不配,她觉得无悔,可错的也是这一点,她觉得无悔,我就是觉得不配。在我的感受而言,我不配这一点就足够了,对不起她的时候,做任何事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只需要过好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不再招惹应付不了麻烦,安安静静陪她度过每一天,这就已经得偿所愿了。”
  真的得偿所愿了吗?宫曦月觉得一定是没有的。但她也没有办法了,有想过劝说失败,只是没想到三言两语就被打发了,还得履行刚才的承诺,离开别墅离开他家。
  宫曦月没二话,起身离去,临到门口时,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每天抱着的那本笔记还没有看完,我也知道你不敢,害怕。但我还是想最后劝你一句,这也是你爸妈、苏冰云和所有爱着你的亲人朋友想对你说得一句话,深爱你的人,是不会让你感到害怕的。”
  “一路好走,恕不远送。”
  严云星重重地摔上门,像是被触及逆鳞,恼羞成怒。躺在沙发上骂骂咧咧发泄了好一会,又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snaptime:2021-04-11 03:18:07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