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有点拽》全文阅读

作者:i笛声悠扬  老婆大人有点拽最新章节  老婆大人有点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老婆大人有点拽最新章节第1211章 我不在乎(19-07-16)      第1210章 你可以回去了(19-07-16)      第1209章 是心疼吗(19-07-16)     

第957章 不在一个层次上

  “你个逆女,这是想要看着我们母女俩被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给排挤出去吗?”
  陆母说着抬起了手来,但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毕竟不管再怎么说,这都是她的宝贝女儿,所以,就算她再怎么的气自己,也无法真的狠得下去手。
  “我现在,倒是希望那一天早些到来,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沉迷于争斗之中,才不会把我给推到了风口浪尖处。”
  陆曼诗真的受够了这种生活,两人既然都已经没有了感情,为什么不痛快一点离婚,然后各过各的生活呢?
  难道说,像现在这样绑在一块,就能够让对方回心转意吗?
  说白了吧!不可能,男人一旦已经变了心,便不再回头。
  就算是回了头,那也已经不再是你当初所爱的那个男人,更不会再视你为唯一。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争的,不如爽快一点放手,至少这样,还能保留几分的颜面,不至于太过的卑微。
  “我的婚姻,在你的眼里,就真的这么可笑吗?
  若是没有这个婚姻在,你以为还会有你的存在吗?”
  陆母深受打击,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是这么的一种心思。
  “但愿,我从不曾来过这世界。”
  陆曼诗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话,然后,眼神空洞地看了对方一眼,这才一步一步的往楼上走去。
  陆母的身体,因为她这话,而为之的晃荡了下,看着,好像随时都会摔倒那般,特别的虚弱。
  难道说,她所做的这一切,都错了吗?
  可是,想让她放弃这个家,她真的无法做到。
  所以,就算是空守着一个躯壳,她也不能便宜了其他女人。
  唉!女人,永远都是弱者。
  而男人,总是以渣男身份来向你宣告,他背叛了婚姻,背叛了家庭。
  陆曼诗上了楼之后,把自己关在浴室,拧开了水龙头,放声的大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她这是为了谁而哭,自己,还是皇甫东宇,抑或是皇甫君澈。
  但不管是为了谁,能这样的发泄一下,感觉也挺好。
  这一晚,陆曼诗哭了很久,哭过之后,又想起了多年的那一幕,心,就更加的疼了。
  可她,却没有任何的人可以倾诉,也没有谁能够帮得了她。
  所以,只能是看着窗外的飞絮到天亮。
  一大早,她跟皇甫君澈解除婚姻的消息,便登上了所有的报刊杂志,以及各大互联网站。
  所以,她的房门,被急急地推开。
  “是你让君澈这么做的吗?
  为什么?”
  陆母好像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所以,脸色很是不好看。
  “嗯!是我。”
  陆曼诗抬头看去,只是,她的双眼红肿得吓人,一看就知道哭了很久。
  “你,哭了。”
  陆母看见她这样,忘记了自己来这的目的。
  “对,哭了,还是说,我现在连哭的资格都没有了。”
  陆曼诗牵强的笑了笑,但看着,却比哭还要来得难看。
  陆母皱了皱眉,然后过去拉她,“你去,去跟君澈说,你不要解除婚姻,你要跟他结婚。”
  “我不要。”
  陆曼诗甩开了她的手,然后坐回到了飘窗处,看着外面的春景益然。
  “你这样,你爸更不会把公司交给你,难道你就真的想要眼睁睁地看着,浩瀚集团落到那两母子的手上去吗?”
  陆母咬牙切齿地低吼,对她,很是恨铁不成钢。
  “他爱给谁便给谁,反正就算是给了我,我也会把它给毁了。”
  陆曼诗从来不觉得,自己有经商的天赋,所以,对于浩瀚集团,没有半丝的念想。
  “我这是生了一个女儿,还是生了一个祸端啊!”
  陆母一脸的绝望表情,因为若是没了她的帮忙,那这个家,就真的是完了。
  “妈,放过爸爸吧!也放过自己,就跟我两个人,好好的生活不好吗?”
  陆曼诗转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为何一定要弄得两败俱伤,才懂得什么叫做放手呢?
  “不,我不要,我不能便宜了那女人,你不去找君澈,我去。”
  陆母说着,踉踉跄跄的下了楼,感觉有点的神情紧张。
  陆曼诗低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眼响动已久的手机,却并没有要接的意思,而是直接的关了机。
  现在的她,不管是谁的电话,都不想去接。
  既然是被取消了婚约,就该有被取消婚约的样子,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这几年的付出。
  是的,付出,她跟皇甫君澈之间,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可是以情侣模式相处了几年。
  但是,她也很清楚的知道,在自己的心底,还有着一个更重份量的人存在,所以,她只能是二选其一,给自己的心,空出更多的地方来。
  另一边的皇甫东宇,也看到了网络上的报道,所以,在高高兴之余,也急得团团转,可是,再怎么的打陆曼诗电话,都是呈现出关机的状态。
  这让他很是烦躁不安,所以,手拿起车钥匙便出了办公室。
  “三少,你要去哪里?”
  艾狄的手里,捧着文件,正要过来找他签字。
  可皇甫东宇连脚步都不停一下,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道:“我出去一趟,文件你看着办,或者是给我二哥过目。”
  “这些可都是紧急文件。”
  艾狄大声提醒,可回应他的,只有电梯门叮的关上声音。
  、皇甫东宇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商量的,但现在,网络上的很多同情言论,都是偏向于了皇甫君澈的那一边,说是因为他没有当上亚光总裁一职,所以,陆家千金,才会跟他解除了婚约,而不是像报道上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性格不合,两人工作太忙,离多聚少所致。
  试问,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怎么还能坐得住。
  只是,电梯抵达一楼的时候,他还没有迈出步伐呢?
  便碰上了急匆匆而来的陆母。
  为此,他的脚步一顿,可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而已,还是迈出了那自信的一步。
  “伯母好!”
  皇甫东宇的脸上,没有嬉笑,也没有暖意,有的,是一种漠然!按说,这见到了未来的岳母,他应该要讨好一下才对,但他,却好像并没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是你?”
  陆母的眉宇一皱,完后冷嗤了下,“确实,现在看着是人模狗样了点。”
  皇甫东宇深吸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谢谢伯母夸赞,不知道来这,有什么事情。”
  “我找君澈,不找你,所以,你大可放心,就算是你动摇了我女儿的心,我也不会找你拼命,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层次上。”
  陆母对皇甫东宇,还是一如既往的嫌弃。
  不对,应该是更甚才对,毕竟自己的女儿,可就是因为他,才跟自己对着干的。
  试问有哪个母亲,能受得了这个。
  所以,他这气受得,可是一点也不冤。
  但是,站在另一个角度而言,也委屈就对了。
  

snaptime:2019-07-18 06:59:52  exectime:2.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