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作者:神出古异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  十方乾坤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十方乾坤最新章节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夜郎(21-04-09)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遇见(21-04-09)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杀出重围(21-04-09)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遇见

  “姐姐,走。”
  萧尘抱着瑶琴,这一琴,当然不会轻易发出,只是眼下看来,只能先以此琴震慑,先离开天琴宫再说,今日天琴宫沦陷在所难免,只得先保住性命,来日再想夺回一事。
  此刻外面那些大仙也好,妖怪也好,看着三人从里面出来,都没有敢轻举妄动的,万毒仙子谨慎小心地躲在敖冶身后,而敖冶面对这一琴,他也不敢轻易尝试。
  “你只能发出一琴。”
  “杀你足以。”
  萧尘将琴弦对准敖冶和万毒仙子两人,天瑶女帝则在他身后,谨防着附近的妖怪偷袭。
  “大师兄……”
  经过敖冶面前时,小柒轻轻喊了一声,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即便时至今日,仍然把他当做大师兄,仍然盼着他能回头。“大师兄,你不要一错再错了……”
  “哼……”
  敖冶冷冷一哼,不去理会他的目光,手里紧紧握着封天戟,仍然在寻思攻下两人之计。
  萧尘身后确实已是冷汗直流,再消耗血元,他也只能发出这一琴了,若未能同时击杀或重创敖冶和万毒仙子,那今日死的,就会是他了,女帝也会落入这些妖怪手里。
  至于苍龙七宿,不必想了,若能用他早就用了,苍龙七宿里面虽藏着一个破碎的世界,他可以带女帝进去躲一会儿,但这九重天外不比人间,弃苍天找不到是因为人间有禁制,可九重天上却没有什么禁制。
  面前这些妖怪道行高深,万毒仙子,敖冶,这两人更是厉害,道境强者闹着玩吗?若是寻常一些太清八九重的仙王也就罢了,但换做这两人,要破碎虚空找到苍龙七宿,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可好,人家直接来个瓮中捉鳖。
  此刻,萧尘紧凝琴弦,护着天瑶女帝和小柒往外走去,敖冶和万毒仙子自是慢慢跟了上来,只是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萧尘不敢轻易发动这一琴,他两人也不敢轻易靠近,那现在,就看谁沉不住气了。
  眼见三人要离开天琴宫,万毒仙子慢慢急了,这九重天上辽阔无边,一旦等天瑶女帝逃离天琴宫了,那时想要再找到,恐怕就难如大海捞针了,不但难如大海捞针,而且后面的百年,恐怕她还要夜夜不得安寝。
  天瑶女帝的修为,要杀她简直跟玩似的,现在只是被血手如来和魔极大帝重创,可有这弄琴的小子在,迟早能伤势恢复,那时便是十个她和敖冶都打不过,她可不想又被废去一身道行。
  “他们要走了,快上去拦住!若让她活着离开,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万毒仙子用力捏了一把敖冶的胳膊,已经开始有些心急如焚,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天瑶女帝离开,先天一拿不到倒还只是其次,后患无穷才是真。
  “我当然知道……”
  敖冶满脸阴沉,事已至此,没有后路了,难道非要逼他动用妖丹和本命妖魂的力量吗?可那样一来,只怕他的修为,又要退回半步道境。
  “快啊!你还愣着做什么……”
  万毒仙子越发着急,其实她也有逼近道境的修为了,比半步道境还要更强一些,可她却怕萧尘手里的瑶琴,要硬挨上那么一下,就算不死,道行也要减损几千年。
  “你怎么不上?”
  敖冶紧紧拿着手里的封天戟,小柒见他开始犹豫起来,又大声道:“大师兄,你收手吧,师父不会责罚你的……”
  “哼……不会责罚?只怕她会将我打回原形,再放逐无情海吧……”
  敖冶眼神逐渐冷厉起来,今日便是拼了,也绝不能让这二人活着离开天琴宫,否则遗祸无穷,说道:“你我别站在一起,攻两路!”
  万毒仙子知晓他要强冲上去了,等会当然不会和他一路,她可不想承受那瑶琴之力。
  “师父,对不起了……今日,是你逼我!”
  敖冶动用妖丹和本命妖魂之力,身躯一下化作百丈,一半人,一半黑龙,顿时满天怒雷滚滚,一股恐怖的气息,吓得附近的大妖小妖一起逃窜。
  “啊”
  敖冶一戟斩来,顿时满天风云惊变,天雷怒号,这一戟之力,甚至超过了道境一重的力量。
  “恶龙,受死!”
  萧尘也将琴弦对准了他,一股可怕的神琴之力,也即将迎上去,但在这时,天瑶女帝脸色一变:“一尘!不可!”
  倒不是她怕萧尘伤了敖冶,而是若这一琴发出,萧尘必将重损,这一刹那,她来不及考虑,两指一并,暂时封住了天瑶琴,一下使得琴上的光芒,消散去了。
  “姐姐!”
  萧尘发不出这一琴,不由脸色一变,可就在这一刹那,只见天瑶女帝身上一道道紫光冲出,这一股撼天夺地的力量,吓得众妖们四散而逃,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天瑶女帝身上这股浩瀚如海的力量冲出,许多妖怪都未能逃出去,直接被震得形神俱灭!
  “先天一!”
  万毒仙子脸色惊变,瞬间化作一缕紫气,往外逃了去,这一刹那,天瑶女帝的先天一之力与敖冶的本命妖魂之力相撞,“轰”的一声,满天云层尽皆震散,无数座悬浮仙岛,仙山楼阁,直接一瞬间被震为了齑粉,整座天琴宫,若非还有阵法守住,只怕顷刻已毁去一半。
  “噗!”
  敖冶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往后倒飞了出去,想必伤得不轻,而万毒仙子躲开了刚才那一下,此时心惊胆颤不已,先天一,这般恐怖,刚才那一下,要是自己去承受,只怕已经魂飞魄散了。
  而下一刻,她眼中已现出贪婪之色来,遥想万年前,这臭狐狸怎是自己对手?要不是青帝把先天一给了这臭狐狸……今日这紫仙悬圃,自己当才是主人!
  她眼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重,无论如何,今日一定要拿到先天一,心想天瑶女帝刚才动用过一次先天一的力量了,短时间内,应该是发不出第二下了吧?
  “万毒仙子!你还愣着做什么!”
  敖冶捂着胸口,只见他胸膛上破开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如注,恐怖不已,短时间内,他也难以再发动第二次攻击了。
  “好……”
  万毒仙子眼睛里现出一股阴厉之色,下一刻,便攻了上来,这蜘蛛精的手段亦是厉害至极,天瑶女帝刚刚动用了一次先天一,这么短会儿时间,无法再动用第二次。
  “师父……小心!”
  就在这时,小柒忽然也化出妖身来,动用本命妖魂之力,虽说比起敖冶是差了许多,可也能勉强拖住万毒仙子一会儿。
  “师父,快走!”
  就在这时,另外一边,又有一道人影飞了出去,是之前奄奄一息的小武,此时也同小柒一样,祭出妖丹,打算以命相拼了。
  “小柒!小武!”
  两人很快冲上去,拦住了万毒仙子,万毒仙子眼神恶毒:“你们两个小妖,也敢拦我!”
  她说着,手一伸,一下扼住了小武的喉咙,小武已经是命无多时,此刻抵挡不住,只能勉强以妖魂之力,缚住万毒仙子:“师父……走……”
  “去死吧!”
  万毒仙子满脸杀气,“咯吱”一下,捏碎了小武的喉咙,妖丹上的金芒渐渐消退,最后完全黯然失色。
  “啊”小柒动用妖魂之力,死死拽着万毒仙子的脚。
  “给我让开!”万毒仙子一掌接一掌,打得小柒满嘴鲜血,却仍不松手:“师父……走……”
  “小柒……小武……”
  “快走!”
  萧尘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还有一个敖冶,等敖冶恢复过来,他二人今日当真插翅难逃了,这一瞬间,便展开瞬步乾坤,带着女帝离开了天琴宫。
  逃亡数日,终于远离了紫仙悬圃,敖冶和万毒仙子那二人,短时间里,应是不会追杀上来了,可是接下来,又要去哪里呢?
  天瑶女帝身受重伤,茫茫天地,应该去哪?
  这一晚,但见明月无瑕,月光如水,使得山洞里面一片澄净明亮,天瑶女帝脸色仍有些苍白,头上还多了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显然,她不能随意动用先天一,否则将会化回原形,又变成妖,万年道行也将消失。
  其实女帝多了这两只雪白毛茸茸的耳朵,看上去也挺可爱的,不过现在,萧尘可没心情去贫嘴,那日眼见两个徒儿惨死,女帝她……一定很伤心吧。
  “咳……咳咳!”
  “姐姐,你怎样?”
  萧尘立即将她扶住,“没,没事……”天瑶女帝摇了摇头,又看着外面明月无瑕,脑海里面,一幕一幕,还是从前与几个徒儿在一起的时光,还有红儿……
  早知如此,她便不去无边刹域取那佛祖舍利了,说起来,萧尘也不知道,她冒着九死一生之险,为何定要去取那什么佛祖舍利?他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佛祖舍利是什么样的。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他开口问道,现在虽然暂时逃出来了,可过不了多久,等那孽龙伤势一恢复,必会循着气息再追杀上来。
  “去哪里……”
  天瑶女帝一时也有些迷茫了,她现在,要去哪里?发生这么多事,她已经不知道还能信谁了,小青和嫣儿,现在也不知在哪里,生死未卜。
  “对了,上次送我们回来那个金鹏大王,他不是说,谁的寿诞吗?”
  “紫极仙翁。”
  &nsp;这一刻,天瑶女帝也想到了,算算日子,现在寿诞应该还未结束,而且紫极仙域离这里,也不算远,一个月内,能够赶到。
  “紫极仙翁每隔千年,举办一次寿宴,宴请四方仙神,每次持续一个月,现在,应是还未过……我师尊与他有些交情,我也认识他,走,我们去紫极仙域!”
  事不宜迟,今晚萧尘便带着天瑶女帝上路,十天后,便到了紫极仙域,说起紫极仙域,茫茫一片仙山云海,要比紫仙悬圃还大了一些,而紫极仙翁,据说已经活了好几万年,这九重天上,无论仙王神帝,都十分尊敬他。
  每次寿宴,不仅宴请四方仙神,妖也可以去,总之紫极仙翁待人十分和善,至于这四方仙王神帝,各人从前难免有所磕磕碰碰,不过就算再大的仇,到了紫极仙翁这里,也会收敛住。
  “天瑶女帝,你不是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两人刚一到紫极仙域,便又遇上了金鹏大王,金鹏大王好似专门替仙翁迎接客人一般。
  女帝笑道:“我想了想,师尊当年与仙翁交好,我还是来一趟吧,只是走得匆匆,未有备礼……还望仙翁可别怪我这个小辈不知礼数。”
  “不怪不怪,天瑶女帝你来了,仙翁便高兴。”
  金鹏大王驮着两人往“紫金山”飞去,路上又问萧尘:“你是从下界上来的吗?我突然想起,不久前,也遇见一个下界上来的人,那女娃娃,好生厉害,醉酒大仙调戏她,她直接把醉酒大仙给打了一顿,那些仙王都打不过她……”
  “啥?”
  萧尘听得愣了一下,难道是萧梦儿或者千羽霓裳吗?她俩没那么厉害吧?还是说到了这九重天外,人间禁制已无,三花聚顶和太古萧家血脉,将会被无限放大……
  此刻,他下意识拿出了之前临走前的玉笺,这一刻,果然看见玉笺里有灵光闪烁,则说明附近也有一人,要么是萧梦儿,要么是千羽霓裳。
  “太好了……”
  “是你那两位朋友吗?”
  天瑶女帝也看了看他手里的玉笺,萧尘用力点了点头,这回好了,师妹的三花聚顶,萧梦儿的逆天血脉和逆天神功,无论是哪一样,在这九重天外,都是无可代替的存在,虽然前不久那次在萧家,他掌心也出现了一道萧家血脉之印,不过萧梦儿的血脉,或许比他更有用。
  “金鹏大王,这里离紫金山还有多远距离?”
  “嗯……快了,半日便到,你很急吗?”
  “不急。”
  萧尘宁定下来,一路逃亡至今,这回,终于不用再继续逃了吧?天瑶女帝问道:“你那两位朋友……很厉害吗?”
  萧尘只得苦笑:“在下边,我厉害,在上边,可能她们比我厉害了……”
  “这样么……”
  天瑶女帝凝神想了想,又道:“无妨,过段时间,等我伤好一些,我替你打通关窍,到时候,你便又比她们厉害了。”
  ……
  到了紫金山上,但见金光万道,紫瑞千条,果真是仙家宝地,刚一进入,便见一位仙翁腾云驾雾而来,那仙翁手拿桃木杖,慈眉善目,甚是和蔼可亲,两条白眉弯弯垂起,笑起来两眼眯成一条缝。“小瑶儿,你来啦!”
  在其他仙君神王面前,天瑶女帝是一方女帝,可在紫极仙翁面前嘛,自然是小辈了,遥想当年,她师尊都称对方前辈呢。
  “嘻嘻……仙翁,我来得急,匆匆忙忙就没有……”
  “哟!瞧你说得,小瑶儿,你来了我便高兴……这位是?”
  “啊,他是我一位朋友,一尘。”
  “晚辈一尘,见过仙翁。”
  “原来是一尘小友,咦……你是凡界来的?这巧了,仙府里还有一位姑娘,也是凡界来的……”
  “仙翁说的那位姑娘……嗯,不出意外,应是在下一位朋友。”
  “哦?这么巧,快快请……”
  紫极仙翁甚是和蔼可亲,当下,萧尘便与女帝随他往里而去,到了仙府里面,但见紫气祥瑞,一片热闹非凡,许多仙王神君都来了,众仙言笑无忌。
  不过萧尘没有看见幽常道君的人,最好没有,否则只怕又有麻烦了,毕竟他杀了对方两个徒弟,还把对方的一道玉清分身都给灭了。
  “萧一尘!这里!”
  正当萧尘四下里寻找时,他听见有人叫他名字,循声望去,声音是从一棵桃花树下传来,只见那下面坐着的人,一下站了起来,有些意外地望着他,那人不是千羽霓裳,而是萧梦儿。
  “萧梦儿……”
  萧尘顾不得那么多,疾疾朝那走了过去,左右四顾,并不见千羽霓裳,问道:“只有你吗?我师妹没来吗?你看见她没有?”
  “千羽霓裳……”
  面对三连问,萧梦儿一下皱起了眉,低头沉吟,欲言又止,又怕旁人听见,神色间似变得有些古怪,萧尘不禁一下想到,之前在下面的时候,紫微女帝曾让自己留意千羽霓裳,难道这当中……果然出了什么问题吗?
  “一尘,这是你朋友吗?”
  天瑶女帝往这边走了过来,目光落在萧梦儿身上,她自是一眼看出了,这姑娘身上,好强的血脉之力……难道是,太古一族?
  萧梦儿也一下抬起头来,看着萧尘身边这位极是不凡的人,虽然天瑶女帝重伤之躯,可她这神女帝,道境强者的气息,依然存在,萧梦儿心下不由微微一怔,萧一尘从哪里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问道:“萧一尘,她……是你朋友吗?”
  萧尘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心里又想到千羽霓裳,便道:“此事我也说来话长,这位是紫仙悬圃,天琴宫宫主,天瑶女帝。”
  “天瑶女帝……晚辈,萧梦儿。”
  萧梦儿自是立即拱了拱手,她对那些什么醉酒的仙王不客气,可眼前这位神女帝,还是要客客气气的。
  “你们是兄妹?”
  天瑶女帝看了看萧尘,又看了看萧梦儿,两人都姓萧,还都本事不小,身上甚至还有一股隐隐相似的血脉气息,不是兄妹是什么。
  “这……一时说来话长。”
  萧尘一时仍不知如何做解释,此时心头里想着的也仍是与千羽霓裳有关的事情,还有萧梦儿为何在此,心中诸多疑问,不过现下看来,得等到夜里无人了,再慢慢询问萧梦儿,之前她们到底出了何事,算算时间,三人来这九重天上,都有一年多了。
  

snaptime:2021-04-11 02:53:51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