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最强大佬》全文阅读

作者:七只跳蚤  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  诸天最强大佬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一代圣贤的恐怖(20-09-19)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突破,突破(20-09-19)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化身金翅大鹏鸟(20-09-19)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对于风神旗这样的宝物,关羽自是不陌生,闻言当即向着吕布大声道:“吕将军尽管放心,这旗子交给关某应付便是。” 说话之间,关羽身形一晃,隐约可以听到一声龙吟之上传来,关羽的声音自高天之上传来:“春秋斩!” 刹那之间一道足可撕裂天地一般的刀光划破虚空在龙吟声中劈向横空的风神旗。 韩遂眼见关羽出手攻向风神旗,心中自是一紧,本能一般催动风神旗,就见风神旗烈烈展动,飓风呼啸。 轰隆隆的响声之中,刀芒生生的撕裂了那飓风劈在了风神旗之上。 关羽这一击比之吕布一击来自然是要弱了几分,但是这会儿韩遂却是要分神防备正奔着他而来的吕布,所以说操控风神旗的时候自然是影响到了风神旗的威能。 就见风神旗微微一晃,愣是被关羽这一击劈的倒飞出去数十丈远,就连展动的旗面也一下子变得无力起来。 随着风神旗被关羽劈飞,原本声势惊人的飓风一下子减弱了几分,如果说那风神旗不再鼓动飓风的话,料想要不了一时三刻飓风便会彻底的消失。 好一个关羽,一刀斩出甚至都没有去看结果,手中青龙偃月刀愣是接连斩出了三刀,三刀过后,关羽一身实力消耗了大半,却是不再出手,而是收刀而立,看向那接连三刀被劈飞了出去的风神旗。 三刀过后,风神旗愣是被劈的光芒黯淡,原本烈烈展动的旗面也彻底的没了动静,看那情形,要是关羽再继续劈下去的话,搞不好连风神旗都能够劈碎。 大军之中,韩遂心神自是与风神旗相连,感受着风神旗所遭受的冲击,本来韩遂如果全力催动风神旗的话,未必不能够挡住关羽,但是这会儿吕布已经杀到了近前,他不得不借助军阵之力抵挡吕布。 “收!” 伴随着韩遂一声低喝,就见光芒黯淡的风神旗呼啸而来,显然韩遂试图将风神旗收回。 毕竟这一件宝物可是他这些年来立足之根本,若是没有这一面旗子的话,韩遂绝对不可能有如今的声势。 韩遂躲在大军当中,就是他一时半会儿之间拿韩遂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他就算是放开手去杀,那么多的士卒挡路,他也要一个个的杀过去才是啊。 眼见韩遂竟然要收回风神旗,吕布自是不会让韩遂如愿,身形一晃,探手便向着那悠悠飞来的风神旗抓了过去。 当注意到吕布的举动的时候,韩遂不由的神色为之一变,哪怕是死了程银、成宜二将,韩遂都没有心疼的意思,可是要是丢了风神旗的话,对他而言可就是莫大的打击了,他非心痛死不可。 “吕布,尔敢!” 韩遂大惊之下,催动军阵,就见虚空之中,那一头黑狐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几分,张牙舞爪的向着吕布扑了过来。 韩遂竟然透支大军士卒力量强行凝聚军魂换取强大的力量。 这一头黑狐飞扑而来,纵然是吕布也不敢小觑,握拳狠狠的便是一击,正轰在了那一头黑狐之上,当场便将黑狐打爆。 这一分神,风神旗已经飞向韩遂,就在韩遂脸上露出喜色,试图将那风神旗抓在手中的时候,头顶上方关羽一声冷笑,一刀斩出,正斩在了韩遂的手臂之上。 伴随着鲜血飞溅,韩遂那抓住了风神旗的一只手竟然当场被关羽给斩落了下来。 “啊!” 一声惨叫,韩遂面色苍白,几乎条件反射一般转身就想要继续逃躲进大军深处。 可是因为韩遂透支大军士卒力量的缘故,这些士卒一个个筋疲力尽,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根本就无法阻止吕布的脚步。 就见吕布生生的撞飞了数十士卒,一拳正砸在了韩遂的背心,就见韩遂当场被轰飞了出去,大口大口的鲜血伴随着五脏六腑的碎沫喷洒了一地。 韩遂的身体在砸死了几名士卒之后坠落于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吕布只是看了一眼,当即便冷哼一声,仰天长啸道:“韩文约已死,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原本因为韩遂透支了力量的士卒本身便处在一种萎靡的状态当中,这会儿陡然之间听到韩遂身死的消息,许多士卒自然是一阵慌乱。 不过许多将领却是努力的维持着局面,毕竟没有看到韩遂的尸体,仅凭敌方将领一句话,是没有谁会相信韩遂身死的消息的。 不过吕布伸手一抓,原本被其掷出的画戟飞入其手中,顺手一挑,韩遂的尸体被其挑飞了起来,高高挑起冲着四方喝道:“都看清楚了,韩遂尸体在此,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当看清楚韩遂的尸体的时候,原本心中的那点疑虑一下子消失不见,许多士卒一下子就像是炸了窝一般四处乱跑。 韩遂手下士卒胡汉杂糅,即有汉人也有胡人,此时乱糟糟的一团自是一点都不稀奇。 数万大军就此崩溃,除了一部分选择了投降之外,相当一部分则是四散而逃。 看着那四散而逃的士卒,吕布还有关羽二人不禁皱了皱眉头,要知道单凭他们就算是有通天手段也不可能将这些到处乱跑的士卒给留下来啊。 至于说跟随吕布而来的上万骑兵,如果说没有被韩遂重创的话,倒是适合追击收降这些士卒,可是现在那些幸存下来的骑兵甚至连阵型都无法维持,更不要说是追击这些逃散的士卒了。 大地微微震动,关羽、吕布听到那震动声不禁对视一眼,二人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 太史慈率领大军杀到。 不过是半天时间,随着太史慈带来的两万余骑兵四处出击,跟随韩遂而来的数万大军除了极少部分逃脱之外,几乎九成都被斩杀或者俘获。 韩遂身死的消息第一时间被传回,而关羽、吕布三人则是留下一部分兵马看守那些士卒等候楚毅所部大军赶来之外,三人则是率领上万骑兵直奔金城而去。 做为韩遂的巢穴所在,韩遂却是将梁兴等将领留在了金城,韩遂显然是太过自信了,一直以来凭借着风神旗,他从来没有吃过大亏,这一次却是怎么都料想不到他会栽在关羽、吕布这么两员神将联手之下。 只能说韩遂太过低估了绝世猛将的厉害之处,若是遇上一人的话,韩遂自然可以凭借军阵以及风神旗轻松应对,关键是他一下子遇上了两员猛将,再加上风神旗又被吕布手下大军给拖住,如此一来,韩遂自然是失算了,而失算的结果就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当吕布三人率领大军赶到金城城下的时候,金城已然是城门洞开,除了一部分出城投降的士卒之外,其余人竟然已经逃之夭夭,奔着草原方向而去。 显然那些溃败的士卒已经将韩遂身死的消息带回,梁兴等几人自然不是傻子,韩遂带走的可是他们手中的精锐,再加上那一面风神旗,可谓是他们大半的力量了。 现在韩遂死了,风神旗又落入吕布等人之手,梁兴几将除非是疯了,不然的话怎么敢留下来等着吕布等人杀到。 短短的数日之间,盘踞一方,甚至敢同朝廷叫嚣的韩遂所部兵马不是死了似就是降的降,除此之外便是逃亡大草原,这么一大势力就此烟消云散,一时之间天下间不知多少人心生惊惧。 楚毅所部大军甚至都没有赶赴金城,随之调转方向,奔着幽州而去。 幽州牧刘虞做为宗室一员,坐镇边地,抵御幽州境外胡人侵犯。 不比毫不掩饰自己野心的刘焉以及暗藏野望的刘表,刘虞对于朝廷倒是没有什么二心,真要说的话,最多也就是对楚毅有几分不满罢了。 得知楚毅竟然在占压了韩遂所部之后直接奔着幽州而来,刘虞只是微微一愣,露出几分自嘲之色。 看了手下几名心腹一眼,刘虞缓缓道:“既然楚王前来,尔等且随本官前往边境亲迎。” 田畴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之色道:“大人,楚毅来意不明,万一……” 一身甲胄的鲜于银、鲜于辅等几名将领对于刘虞可谓是忠心耿耿,比之田畴来更为担忧楚毅会对刘虞不利,当即冲着刘虞道:“大人,只要你一声令下,便是拼却性命,我等也会将楚毅阻拦在幽州之外。” 刘虞欣慰的看了几人一眼,微微摇了摇头道:“没有本官的首肯,任何人不许轻举妄动,本官对朝廷忠心耿耿,楚毅他就算是想要寻本官的不是,至多也就是夺了本官的官职罢了。” 安抚了一众属下,刘虞不顾众人的劝阻,坚持带人前往边境迎接楚毅。 幽州边境之地,数万大军陈兵于此,而楚毅则是带上千余人马前去见刘虞等人。 刘虞亲自前来迎接的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便传到了楚毅手中,对于刘虞的选择楚毅倒是不觉得奇怪。 且不说刘虞本身便没有什么野心,单单是袁绍、韩遂的例子在前,就是有野心,那也要好好的考虑一番得罪了朝廷会是什么下场。 远远的刘虞以及其麾下文武就见楚毅率领千余人马而来,田畴等人眼见楚毅并非是率领大军而来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楚毅显然是以此举向刘虞表明,他并非是要刻意针对刘虞,所以才会这般轻装简行。 当然田畴等人也不是傻子,他们清楚,如果不是刘虞亲率他们前来迎接的话,只怕楚毅带来的就不是这区区千余人马了,而是那陈兵于幽州边境处的数万精锐大军。 刘虞大步上前,冲着那一辆马车拜下道:“下官幽州牧刘虞拜见楚王!” 其实以刘虞的身份以及官职,哪怕是面对楚毅,也不必这般恭敬,毕竟刘虞乃是皇族宗室,再加上又贵为一州之州牧,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不比楚毅低。 但是刘虞却是将身段放的极低,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楚毅表示自己对朝廷忠心耿耿,并没有什么二心。 掀开车帘,楚毅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几分笑意一把将刘虞扶了起来道:“幽州牧快快免礼,何至于此!” 刘虞顺势起身笑道:“王爷为朝廷镇压不臣,四处奔走,劳心费神,可谓劳苦功高,虞除了大礼参拜之外,实在是想不出如何才能够表达对王爷的感激之情。” 站在刘虞的立场之上,刘协登基,天下已然是一片动乱之相,尤其是袁绍传檄天下,号召十几路诸侯起兵征伐楚毅,不管借口是什么,却是将汉室颓丧羸弱的事实暴露在天下人眼中。 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接下来便是刘姓汉室失其鹿,天下共逐的局面,身为宗室,刘虞自是对此忧心忡忡。 却是不曾想被视为大奸贼的楚毅竟然率兵平定了袁绍等诸侯之乱,又镇压了韩遂这等叛贼,一时之间将汉室声望推之巅峰。 可以说只要楚毅一日不反叛朝廷,那么其所代表的便是大汉朝廷,那些野心勃勃之辈便无有几人敢作乱。 若非楚毅,天下将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所以从这点来看,刘虞大礼参拜楚毅却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楚毅挽救了大汉江山。 幽州边境县城之中,楚毅同刘虞相对而坐,只听得刘虞一脸正色的看着楚毅道:“此处只有你我二人,楚王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就是要刘某让出幽州牧之位,刘某也不会令王爷为难……” 楚毅摆了摆手笑道:“幽州牧却是想差了,楚某此来却非是为了州牧之位而来。这州牧之位楚某非但不会夺走,反而会让州牧继续坐下去……” 听得楚毅这么一说,却是同他先前所想截然不同,刘虞自然是一脸的不解之色,讶异的看着楚毅。 楚毅神色一肃看着刘虞道:“幽州之地毗邻边境,胡人为患,数十上百万胡人杂居,已然成为幽州之大患,楚某此来不是为刘幽州而来,而是为这些胡人而来!”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刘虞神色一变惊呼一声道:“楚王莫非欲剿灭胡虏不成?” 刘虞一向主张教化胡人,对胡人一向优柔以待,也正是因此,才会同对外手段强硬的公孙瓒很是不对付,现在楚毅提及胡人,不得不让刘虞想到楚毅会如何对付那些胡人。 楚毅眼睛一眯,盯着刘虞道:“有句话刘幽州当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刘虞面色苍白,露出几分苦笑道:“非是刘某不知此点,实在是汉室羸弱,对于幽、并、凉几州掌控力度大减,若然一味杀戮,搞不好这几州之地会为连年不绝之战火所害”

snaptime:2020-09-20 08:27:54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