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火影》全文阅读

作者:蒙着面的Sama  请回答火影最新章节  请回答火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请回答火影最新章节新书《不要再亲我了》(19-03-20)      番外见家长(下)(19-03-20)      番外见家长(上)(19-03-20)     

番外见家长(下)

  门应声而开,不大但家具俱全的温馨屋子映入眼帘。
  “哎呀,来了啊。”禹小白的爸妈早就各自等候已久了,张兰欣率先滑出厨房,跟掐秒表似的,禹易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转头盯向动静的门口。他大概是没想到什么姿势比较好,被张兰欣带着下意识起身,动作一半时又尬了下,合适吗?老俩口一起会不会太隆重,搞得女方压力太大啊?
  反正就停顿了个更僵硬的姿势。
  “嗯我带纯夏过来了爸妈。”禹小白笑呵呵地招呼。
  “伯母好,伯父好!”纯夏也见到,立马甜甜地叫了声,各向两边礼貌地鞠躬。
  开场是不可能出错的,她私下练习无数回,还有233种备用方案。
  “哎哟,这就是我们家小白的女朋友了哦。”禹妈看到星野纯夏的真人,眼前一亮,之前都没见过,说实话本来听闻儿子找了日本那边的,她内心略有不乐意,然而出挑有致的纯夏此时站出来,白白净净,比照片还漂亮…且这打扮,这声音,贤良淑德,一看就是天生我禹家的媳妇啊。
  “快进来坐,快进来,现在这天气外面可冷了。”张兰欣喜笑颜开,一步跨过了迎上来的禹小白,就搭住了纯夏的手。
  禹小白:“……”
  “诶好,谢谢伯母。”
  “叫什么伯母啊……哎,咱们纯夏普通话讲的很好啊,来,不讲究的,叫妈……不是,叫阿姨就好了哈哈。”
  眼瞅着两位女性已经有说有笑起来,形势大好,禹小白悄悄放下心,其实本就没什么可以担心。他看向旁边,和自己的老爸对上视线。
  禹易白终归是在无人知晓的窘状中站了起来,维持一家之主的从容表情,靠近到一个矜持的距离。
  父子眼神交流,“小子可以”,“我就说不错吧”,“给祖上争气了”,“嘿嘿嘿”……
  在和谐友爱的氛围中,“见家长”副本度过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开局。按照约定成俗,张兰欣先去厨房做菜,纯夏踊跃表示帮忙,当然最后是没让进的,待禹妈依依不舍地和儿媳分别,留下禹爸招待。
  这里嘛,就会有一个空档阶段,故意留出来的时间便是原本的陌生双方用来拉家常,聊天熟络熟络,增进了解的。
  在某些地方,或者某些不安到访者的心里,这块就是谨小慎微的“查户口”、占大比印象分的环节了。
  严肃,认真,细致考虑。
  纯夏局促地坐在沙发上,内心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男朋友坐在身边,拍拍手背表示宽心。
  “没事啊,就当自己家一样。”禹易白沉稳和煦地笑道,虽然他也是头一回,“全名翻译过来是叫…星野纯夏吧,要不以后就叫你纯夏好了?”
  “完全可以的!伯……叔叔。”
  半开式的厨房叮里咚咙传来炒菜的声响,禹易白听着纯夏流利自然的中文,暗自喜色点头,跨国恋情,以禹家的水平就只听人说过,但也知道语言障碍是一个会产生诸多影响的因素,目前为止他还蛮满意的。
  未来儿媳和公公的第一次谈话开头,并没有出奇的地方,挺平淡和公式化,说说琐屑小事,岛国见闻。
  禹小白就偶尔搭腔,主要职责是静静吃瓜。
  开头过去后,气氛就逐渐安静下来。
  禹易白不是很会健谈的人,一时找不到过渡的话题,摸了摸后脑勺,五秒钟过去了。
  “……”
  轻咳一声,禹易白指指开着的电视机,“来,看会电视好了,就当自己家一样。”
  禹小白抽了抽嘴角。
  “好的叔叔。”纯夏从善如流。
  于是,三个人就在客厅里沉默看了近两分钟的电视。
  纯夏正襟危坐,双目直视,除了被问到话会转头外,不敢有丝毫逾越,禹爸尽管想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十分自然,但他双手撑在两条腿上,愣是没动。没错,一直动会显得人紧张,想法很好,但禹爸撑得是越来越僵硬了。
  “晚饭还要点时间,来小夏吃点水果,儿子,给你女朋友剥一个。”
  “哦。”
  “谢谢叔叔。”
  禹小白怀疑地看了一眼老爸,伸手拿橘子。
  禹爸:“就当自己家一样。”
  纯夏:“好的叔叔。”
  除了电视机的声音,又是快两分钟的湖水一般的平静,禹小白有点忍不住了,怎么一开始热闹和谐的开局变成这么惨淡了,到底会不会运营?
  他一把抓住遥控器,猛换台,同时提高音量说道:“谁把电视调到少儿频道的啊?”
  动画片的画面一变,转到新闻联播,保持静止注视的纯夏和禹爸皆是恍然大悟。
  “咳咳……”
  禹易白老脸挂不住,红了红,总算开动脑筋恢复运转。
  “纯夏啊,还在读书的吧?”
  “是的叔叔,我和小白读同届,准备考研究生。”
  “哦,研究生好啊,以后想做什么啊?”
  “以后的话……”
  这话题就对了嘛,早点不会说啊!
  一旁的禹小白感到非常心累。
  聊天接入正轨,其实只要说话顺起来,再放开一点,第一次的家庭拜访,让气氛轻松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纯夏在人情世故方面可不是萌新,两人间慢慢地多了笑声。
  接近尾声的时候,说到兴趣爱好的部分,纯夏连忙抬头挺胸,道出准备好的言辞,纯夏在舞乐领域绝对可以说得上多才多艺,这可是妥妥的加分项。禹易白大感好奇,对面的女孩立刻流出惹人欢喜的笑容。
  “叔叔,来的时候车上正好放了乐器,上次练习完忘记收回去了,不介意的话我给您表演一小段吧?”
  即使是星野纯夏,当处于儿媳妇的立场上时,也难逃展示一番为了留下好印象的俗套。
  “不介意不介意。”禹爸笑呵呵摆手,“咱们纯夏一看就是有教养有学识的女孩家……不知道是哪种乐器啊?”
  禹小白抛下橘子皮,赶紧想帮忙开口,事先商量准备好的吉他和三味线可是也有他的份。
  “是小提琴。”纯夏掩嘴羞涩道。
  “……”禹小白木木转了下头,接受到女孩浓浓如有实质的温柔目光,低头继续剥橘子皮。
  禹易白听了,瞬间就钦佩起来了。伯父快乐,纯夏自然也感到快乐。
  之后,仅剩下剥橘子皮这一功能的禹小白被呼喝下楼拿琴,他果然在车的后备箱看到一把多出来的琴盒……看来是又临时改决定偷偷准备了么……
  更让他吃惊的,是纯夏真的在他爸妈的面前,仪态娴熟,优雅地拉了一首舒伯特的小夜曲。
  黑色长裙,白色衬衣,声毕欠身时获得了大片掌声,硬是搞得像是在音乐厅表演。
  禹小白事先是不知道的,也没听说过纯夏在学……这最多只学了一个月吧?
  席间,纯夏继续收割一波一波的好感度。
  随着这回相见的顺利和深入,往日的少年少女,如今已成为的两个默契的大人,未来正可见地,朝着他们所期望的方向前去。
  边吃饭,一家人边谈了以后的工作等等,纯夏继续读书,兼职做着粉丝越来越多的up主,禹小白的话,很久很久他刚回到地球,冒出过武术教练的念头,现在自是不合适要放弃了,他毕业后,就去找日语相关的行业公司面试。
  虽说无耻了点,但靠着那段不平凡的经历,他的日语可比绝大多数专业学生讲得好,工作并不难。
  同样也是这段不平凡的经历,使他看淡了权利财富。打打杀杀很酷,而人们的生活可不能那样过。
  ……
  看到这里,禹小白和星野纯夏就要起身告别了,两人结伴地走出门口。
  ……
  至于往后的他们?
  我们已经知道了。
  

snaptime:2019-05-26 17:34:48  exectime: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