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同辉》全文阅读

作者:乡村原野  日月同辉最新章节  日月同辉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日月同辉最新章节第943章 江南第二才子东郭无名(21-04-08)      第942章 江南第三才子和第二才女(21-04-08)      第941章 绯闻满天飞(21-04-08)     

第871章 打破世俗

  
  忘什么恩、负什么义?
  自然是指李菡瑶驰援北疆一事。按理说,李菡瑶于朝廷有大恩,他们该去迎接的,眼下却只顾着争一口气,因不想认李菡瑶这个女皇,连礼数也不顾,太没度量。
  魏奉举与何陋谢相等人都是知交,不好接话,尴尬地笑。
  江老爷子可不管,笑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世情如此,奈何。不是谁都能像前辈这么正义的。”他指桑骂槐的同时,顺带拍了方无莫一记马屁。
  方无莫笑眯眯地受了。
  谢相无语,并非羞愧尴尬,而是不想跟这两个老东西逞口舌之利,胜之不武。
  朱雀王行伍之人,性刚烈,被誉为“北疆杀神”,最听不得这些拐弯抹角、指桑骂槐的话,他可不怕方无莫,当下冷冷道:“老爷子这是骂本王忘恩负义?”
  方无莫无辜道:“王爷觉得自己忘恩负义?”
  朱雀王觉得他在给自己设言语陷阱,不肯踩进去,自顾道:“本王听闻,当日李姑娘在金殿上承诺支援北疆一百五十万担粮草、一百五十万套军服,被问及有何条件时,李姑娘答曰没有任何条件。还说,‘仁之大者在匡扶天下。大仁之心,并非要做惊天动地的事,而是体现在极细微处。李家行善日久,修桥铺路经常干的。’可见,李家捐助军粮非是为某一人,而是为国为民的仁心之举。怎么成了对我等的恩义了?既无恩义,何来忘恩负义之说?”
  方无莫反问道:“这么说来,朱雀王承认李家有为国为民的仁心,李姑娘有大仁之心?”
  朱雀王冷冷道:“承认又如何?承认她有仁心,并不表示本王要认她为主。本王年纪长于她,身份尊于她,既不认她为主,便没有出门迎接她的道理!”
  谢耀辉急对王爷使眼色阻止,无奈他话已说出口。
  方无莫狡黠地笑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侍奉谁为主,强求不得。但朱雀王既承认李家有为国为民之仁心,李姑娘有大仁之心,为何骂她‘妖女’?”
  朱雀王皱眉道:“本王从未骂过她。”
  方无莫赞道:“王爷深明大义,不肯颠倒黑白,老朽误会王爷了,以为王爷跟何陋之是一伙儿的。他自己弟子丧尽天良、令人发指,他不反省,却揪住月皇骂妖女,不但忘恩负义,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旷古烁今。”
  朱雀王:“……”
  这老匹夫,一步一步引着他步入伏击圈,把他当枪使,原来是借他之口针对何陋!
  他想反驳,又不知如何反驳,毕竟何陋那不争气的弟子干的勾当他也很不齿;他又不肯让方无莫利用,只得把目光投向谢相求帮助,心想:“这口诛笔伐还是谢相擅长,就由他出面跟方无莫斗口吧,本王做不来。”
  谢耀辉长叹一声闭目。
  何陋气得浑身颤抖,羞愤道:“到底是仁心善举,还是沽名钓誉,自在公心。真有大仁之心,便不该谋求利益。她以女子之身争皇位,私心昭然若揭!”
  方无莫悠悠道:“哦,凡争皇位的都罪该万死?如此说来,王壑那小子更加罪该万死。废帝为何残害王家和我方家?不就是怀疑王相和梁心铭有反心,怀疑我方家与王家勾结吗?他倒好,掀翻了秦氏皇朝,自己做皇帝。这岂不是授人以口实,说这一切都是王相和梁心铭谋划的?令父母名誉蒙尘,实乃大不孝!月皇就不同了,月皇乃李唐皇室后裔,皇室正统,君临天下,天经地义!”
  江老爷子大笑“说得好!”
  黄修也赞道:“还是前辈论的明白。”
  这声前辈,叫得心服口服。
  方无莫,比他更毒舌!
  李卓航起身,正衣冠,肃然拜道:“前辈深明大义。小女得前辈辅佐,乃得天之幸。”
  方无莫忙回拜道:“王爷折煞老朽了。月皇天命所归,吾等不过顺应天命罢了。”
  笑声中,何陋滴下泪来。
  众皆愕然,看看他,再一齐看向方无莫,目光复杂:有指责,有敬佩,有畏惧……
  方无莫也很愕然,摸着鼻子悻悻地想:“老夫才开了个头,他怎么就哭了?老没出息的!太不禁骂了。”
  他实在冤枉何陋了。
  何陋没那么脆弱不堪一击。
  他心里苦啊。
  老实说,什么王壑李菡瑶,这些乱臣贼子,他统统不认可。他是保皇党,之所以投靠王壑,是为了对抗李菡瑶,他不得不“贤臣择主而事”。然此举终究失了气节。失了气节,便矮了人一头,不能理直气壮。
  他比不得谢相和朱雀王,这二人在朝堂立身正,名节无污点,谢耀辉更因为直言谏君而被废帝所厌弃,被逼辞官,如今侍奉新主,算是顺应天命,而他却受两个弟子韩非和梅子涵所累,一再被人羞辱。
  谢相再也无法坐视方无莫欺负何陋。他眼里,何陋是个实诚君子,怎比得方无莫毒舌;再者,方无莫不动声色间操控辩论话题,若照常反驳,必将陷入“李家到底是不是李唐皇室后裔”的争论中,这是他要规避的方向。
  他便微笑道:“本官认为:谁堪为明主,非是做几件善事所能决定。逐鹿天下者,也并非都是狼子野心,若能推翻暴政、开太平盛世,谁能说不是受命于天?”
  江老爷子抢道:“我外孙女就是受命于天!”
  一副不接受反驳的架势。
  谢相没有反驳他,继续微笑道:“李姑娘的确有开太平盛世的宏图大志,也有这个能力和手段,然自古男尊女卑,非一朝一夕能改变。她若坚持,天下反之,必将引发内战,致使生灵涂炭。相信这绝非她的初心。”
  江老爷子:“……”
  他算见识到文人的厉害了,也没见贬低李菡瑶,也没颠倒黑白,只剖析事实,便直指要害。
  何陋叫道:“好!”
  他觉得痛快极了。
  方无莫冷笑道:“谢相好一张利口!”
  李卓航凤目微张,凛然道:“世俗如此,那就打破它!不破不立!若这太平盛世是以奴役女子为根基,便算不得真正的太平盛世!因为生养你我的亲娘、生养你我父亲的祖母、生养你我母亲的外祖母,都是女人!”
  

snaptime:2021-04-11 02:31:50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