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录》全文阅读

作者:浪得虚名  扶明录最新章节  扶明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扶明录最新章节第1635章 阴沟翻船(21-02-26)      第1634章 耍你玩(21-02-26)      第1633章 速离(21-02-26)     

第1568章 故人相见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常宇奉旨巡查九边的消息吹了一个多月了,大明如今仅剩四镇太原是其最后一站,城中百姓翘首以盼想要一睹这个曾力挽狂澜救太原于水火之中的大太监风采。
  
  锣鼓喧嚣彩旗飘飘,这是太原老百姓自发的发自内心对常宇的欢迎,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常宇,此时也都忍不住赞叹竟真是个少年英雄!
  
  是他,真的是他!
  
  老百姓们对常宇是初始,但当初同他并肩作战的数万大军谁人不知其勇,谁人不曾一睹其披甲上阵冲锋陷阵的雄姿!
  
  城墙上当值的以及无事在街头跟着围观的那些官兵神色激动不已,真真的是他,只是比那时稍微黑了些但也更健壮了些,气场也更加的强大了。
  
  眼见街头常宇一行被围的水泄不通,城墙上探头围观的官兵们有人竟偷偷摸了泪,想必也激发了很多感慨吧。
  
  “兀那少年郎,可敢下马与我一战!”就在这时一个突兀声音响起,众人张望便见一中年男子挥舞双拳对常宇大呼。
  
  亲侍立刻拔刀张弓瞄向那人,常宇哈哈一笑抬手止住亲侍,翻身下马挤到那人身边拱手道:“傅先生别来无恙呀!”
  
  “原来是傅青主”只见他也哈哈一笑拱手还礼:“见故人心喜,冒犯之处还请督公大人则个”。
  
  “吾等乃故交之友何来冒犯一说”常宇揽过傅青主,与其并骑低声叙旧引的老百姓们目瞪口呆议论不绝。
  
  傅青主何须人也,在太原府那是有名的清流,权贵官员皆以同他交往为荣,但能被他看上眼的却不多。
  
  此人博学多才涉猎极广,简直可以说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又通先秦诸子,琴棋书画佛儒道医哲……简直就是当代的百科全书!
  
  甚至还会武功,虽然不敌常宇一招。
  
  但武功毕竟非其主业,人家是医学家,男科女科当世无人出其右,常宇此行便有心将其带回京城的打算。
  
  其实常宇在太原时和傅青主并未有多深交情,可是回首过往再见故人时的心境就不一样了,会不自然的觉得很亲切,而且那时候傅青主作为民间力量对守城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同样傅青主一开始对常宇也没好的观感,随着常宇在太原保卫战的贡献越来越大,加之后来其南征北战北抵鞑子南御乱贼,这令他无比的感慨也得到了他极高的赞誉,再回首当时状况愈发觉得这个少年的与众不同,从一开始就那么的不同!
  
  不过毕竟他在常宇这有一招之耻,于是这大半年时间苦练武艺,想着再见之时再论高低。
  
  “如今京城开了学堂,开了军医院,傅先生若不嫌弃可否相助一臂之力,将毕生所学学以致用,亦可桃李天下……”去往王府路上常宇将未来的规划及设想全都给傅青主说了。
  
  毫无疑问傅青主是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但也是个非常清高的人。
  
  若是他人相请未必就能如愿!
  
  但常宇张口了,他就心动了!
  
  因为常宇知他其实是个非常有抱负的人,从历史上明亡之后他四处奔波企图复国便可知,同时他又是个非常有气节和傲骨的人,比如康熙皇帝再三善待与他,亦不为其所动。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科教兴国……”傅青主默念着,看向常宇:“吾之所学,督公当真看的上当真有用?”
  
  “在他人眼中,傅先生所学驳杂甚至有些被说奇技淫巧之术,然则在本督看来皆为兴国固本之大用!”常宇对傅青主之才还是相当推崇的,如果说宋应星是个实干科学家,但傅青主精通典史甚至连天主教的经书他都研究过,绝对是个非常好的理论导师,两人若能一起共事必是相辅相成。
  
  加上傅青主医术高超同吴有性强强联手,除了共同遏制鼠疫传染之外或许还有其他的火星碰撞。
  
  “得督公大人如此高看,吾愧不敢当啊”傅青主脸色一正:“这样吧,容吾三思,去与不去都会给督公大人一个交代”说着拱拱手:“今儿就不打扰了,督公大人若是有空的话可去书院坐坐,必好茶相待”。
  
  常宇欣然应了,目送傅青主离去,又忍不住高呼道:“傅先生一身本事正值壮年,何不为国发光发热!”
  
  发光发热?傅青主回头默念一句,然后笑了笑对常宇拱拱手便离去了。
  
  “这人很有本事么?”朱慈在他身边低声问道,常宇还没的及说话,旁边的朱孔训便道:“此山西大儒,精通孺子百家能文能武能医……”说着嘴巴一歪:“好像什么都会!”
  
  “什么都会那岂不是神仙了”朱慈似笑非笑看着常宇。
  
  “这位小公公说的也不错,那傅青主自称老庄之徒,修的是道家据说还研究过什么神学……反正神乎其神的,不够即便凭他那一身本事称个活神仙倒也不差”。
  
  这么厉害,朱慈吐了吐舌头:“那他不是比督公大人还厉害了”。
  
  这话朱孔训没法接,常宇却噗嗤一声笑了:“自然是比本督厉害了,本督除了会打仗一无是处”。
  
  “督公大人谦虚了”朱孔训赶紧插句话:“这年头会打仗便是一力降十会!才是真正的本事!其余的都是小技尔!”
  
  这话朱慈很是赞同,使劲的点点头:“便凭此本事这天下无人可比,再说了督公大人也并非就这些本事啊,能武亦能文,能安邦能治国会做生意能兴国……”脑残粉滔滔不绝因为朱孔训和史可法很是疑惑,这随身太监也太能替自己主子吹嘘了吧。
  
  不过说的倒也是真的:“督公大人的文采文章早已传到太原府了,那傅青主邀您去学院哪里会是真喝茶,那是要见识一下您的文采风流”朱孔训哈哈大笑道。
  
  常宇笑而不语,朱慈貌似对傅青主有了兴趣便不停想朱孔训打听着:“那他是道士么?”
  
  朱孔训摇头。
  
  “那你刚才说他修的是道家,又以老庄之徒自居……”
  
  常宇打断他:“这道家未必就非要是道士才能修,这是一门学说,其源远流长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年了,谁能说清楚个一二,其内藏乾坤得窥一二便受用无穷……一句话道法自然,万物皆为道,文人作诗词歌赋是为道,武将行军打仗也是一种道,每个人都在修道,修不同的道,有人修道而不自知,有人窥了门径便苦心钻研……”
  
  “你不做道士真可惜了”朱慈第一次见常宇这般说道,忍不住揶揄:“明明不信鬼神,偏偏能说会道……你呀,你呀……”
  
  朱孔训和史可法顿时骇然不已,这随侍太监怎么突然这般无礼。
  
  原来朱慈一时大意忘记尊称了。
  
  不过常宇也没在意,因为说话之间已经道了晋王府前了。
  
  
  
  

snaptime:2021-03-01 21:39:37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