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录》全文阅读

作者:浪得虚名  扶明录最新章节  扶明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扶明录最新章节第1635章 阴沟翻船(21-02-26)      第1634章 耍你玩(21-02-26)      第1633章 速离(21-02-26)     

第1571章 我也去刺杀你

  
  轰隆隆……天空中一阵闷雷滚过,秦兴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嘴里嘀咕着:“这冬天打雷少见啊莫不是要下雨”。
  
  “宁愿下雪也别下雨,太遭罪了”身边一个裹着严实的手下小声说道,抬头瞧了大街劲头的晋王府:“头,这么晚了,督公大人该睡了吧”。
  
  秦兴摇头:“大人密诏吾等夜会怎么会睡了”说着一扫身边几人:“今儿估摸有要事,都提起些精神”。
  
  “莫不是要秘密抓捕一些人?”手下人猜测。
  
  “若是抓人用不到咱们,大人手下两营一卫皆可用,更不用说城中还有大批锦衣卫人手可调动……一定是……特别重要的事”。
  
  秦兴是东厂的老特工,太原保卫战时崇祯帝剑走偏锋突然扔了个东厂督公的帽子给常宇然后遣东厂老班底秦兴,郑国兴,严守德等人到太原协助他这个菜鸟督公,大战之后秦兴几人留下负责宣大情报收拾,其更是亲自主持张家口缉拿范永斗等奸商,而后几人分散在宣大各地主持工作,这次赶巧他在太原城内,得令夜会常宇。
  
  有大同前车之鉴,晋王府的安保不敢有一丝大意,府内贾外雄和老九的数十亲兵当值,常宇所住别院内有亲侍随扈左右,王府外则有朱孔训调来的二百精兵在王府外十步一岗五步一哨。
  
  “站住,干什么的?”秦兴几人刚近王府正门便被当值的官兵喝住,随即附近的人全都朝这边涌来,剑拔弩张很是紧张。
  
  “奉令入府”秦兴掏出腰牌给领头人看了,那人见是东厂的腰牌,态度立刻温和了许多:“原来是东厂的大哥,别见怪”。
  
  “哪里,哪里,分内之事罢了”。秦兴拱拱手带着几个手下直奔王府到了门前又被查了岗才进去,然后到了别院外又被查了一次这才得以进入院子,便见大堂上常宇正在和几个亲侍在喝茶闲聊。
  
  “卑职秦兴叩见督公大人”秦兴快步走到大堂门口躬身施礼,这是常宇掌权东厂后他第二次见这个小太监,心中竟有些激动。
  
  而常宇也是赶紧站了起来,东厂像秦兴这种大档头还有许多,但对于这种最早同他同生共死的人,总有一种说出的感觉。
  
  “可还好?”常宇亲切的问候让秦兴感动不已,连连说好:“托大人福,什么都好”。
  
  “你们几个也进来暖和暖和”常宇朝秦兴的几个手下招了招手,这些小番子们自也是惊喜交加,连忙进了堂上见礼,常宇让他们寻座坐下喝茶暖身子,令几人有些手足无措,久闻大太监为人亲和,但没想到是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房门已经关上,屋子里温暖如春,烛光下十几个人影憧憧,常宇夜召秦兴果真是密谋一件大事,他要反被为主,遣人去西安行刺李自成等人!
  
  秦兴在东厂的资历非常老经验丰富,行事稳重出手狠辣是这次任务的首要人选,据他知晓东厂在西安确实有几个单线,确切说仅仅是眼线而已,但锦衣卫在那边有人手而且不少,甚至在闯贼部队里都有卧底。听闻此,常宇忍不住暗叹,大明锦衣卫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常宇这段时间被连番行刺,加上前日损失数十悍卒心里头窝火,恨不得大杀一番宣泄情绪,奈何这不是在沙场上,眼下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但他猜测十之八九和闯贼脱不了关系了。
  
  所以他决定反击,先对李自成等贼军一众将领下手,你能遣人来,我也能潜人去,你能行刺我数次,我就能不死不休!
  
  这次行动并非东厂番子和锦衣卫联手,吴殳,李炳宵及王朗也自告奋勇愿意加入执行任务,且得到常宇的首肯。
  
  至于能否成功,并不重要,他也要让闯贼那帮人感受一下寝食不安的感觉。其实常宇心里也清楚成功的几乎不大,首先西安是李自成的大本营,有主场优势,如同在北京想刺杀常宇一样不容易,其次贼军的民间基础特别好,老百姓都是他们的耳目,及如同我党一样,其实仔细研究一下就会发现我党的起家和发展都和当年李自成一模一样。
  
  除了主场优势和民间基础好外,绿林道和江湖游侠也同样是李自成的友军,还有江湖帮派,各种宗教派几乎都和他们有着关系,算是一种联盟,想弄他确实很难,反之,闯贼却可以调动三山五岳绿林道好汉来无休止的搞他。
  
  在这种情况下,想打入他们主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刺确实很难,甚至是有去无回。
  
  但秦兴等人欣然接受了,干的就是这行,要的就是刺激就是挑战,且若能干掉闯贼或某个贼将除了立大功外还有一种别人难以理解的成就感!
  
  常宇拨了一笔经费,剩下如何谋和和行动则是他们团队的事情了,此举若成自然可快速瓦解贼军势力,不成亦可成闯贼肉中刺弄的他鸡犬不宁寝食难安。
  
  清早,常宇起来洗漱便去给晋王请安,朱审因为昨晚烂醉如泥还在昏睡,常宇便借口给王妃请安顺道和朱芷娥说了会话,自是让这个小郡主欢喜的很,支开身边的婢女依偎在常宇怀里倾诉相思之苦,让小太监有点燃烧想着要不要在清晨放个鞭炮。
  
  没机会,朱审起来了叫上常宇和史可法一起吃了早饭。
  
  史可法是读书人,寝不言饭不语,端碗喝粥听着常宇和朱审叨叨个不停,说银庄,说煤矿,没蜂窝煤,说炉子……反正都是赚钱的事,史可法心中暗叹,这个晋王是掉进钱眼里了么。
  
  没错,对于朱审来说,老子现在只想搞钱,其他的根本没兴趣。
  
  代王还想着在军中扶持几个人牵制杨振威以免其成为下一个姜,可朱审一点儿这样的心思都没有,爱谁谁,一场仗让晋王府空了底,那是一个藩王几代人的积蓄啊,他只想赚钱。
  
  说道这有人会疑惑,朝廷禁止藩王染指地方军政,为何代王在军中扶持人常宇却视若无睹甚至还同他交易,其实道理很简单,法令禁止的和现实永远是两样,在任何一个封地里的藩王怎么可能和当地军政官员没有勾结,可能么?比如朝廷在王府设置的官职,那些长史之类的原本就是为了监视藩王的,可现实是很残酷的,这些长史后来都成为了藩王的心腹。
  
  在封地内藩王就是一国之主,即便他不同那些军政官员勾结,那些官员也会主动攀附他的,想完全撇清没关系,不现实!
  
  而事实上,常宇也不想一地总兵官一家独大没了控制,特别是在朝廷风雨飘摇的时期,太容易滋生出独霸一方失去控制的军阀,比如历史上,江北四镇的总兵哪个不是这样的。
  
  很多位居高位的御下之术讲究的就是平衡,他也需要一个人来牵制杨振威,这样一来杨振威不能一家独大,二来杨振威为了站稳必须要依附他,看似他同代王做交易没搞掉杨振威的对手,实则不过他做了个顺水人情罢了,本就不想搞那几个人。
  
  但晋王朱审年少没那么心思,现在只想搞钱,对那些官场明争暗斗的事没兴趣,这样也好,对于常宇来说也省的卖人情了,自可在太原放开手脚好好清洗一番,一个经历战火饥荒的城市,更需要清廉如水的官员。
  
  常宇在太原并不打算下狠手整治军方的人,原因有很多,比如周遇吉本就是个御下极严的人,封爵之后回到太原也是大张旗鼓整顿军务,狠刹贪腐风气,再者年初太原大战时常宇有言在先,既往不咎,另外则是太原的兵马多有军功,当时的保卫战可是破釜沉舟的一场血战啊,而后这些兵马又千里辗转北上保定勤王,围剿入关鞑子……
  
  出力流汗流泪流血,为国尽了忠甚至献出了生命,朝廷为了他们做了什么?
  
  常宇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授意史可法秉承既往不咎点到为止以警告为主,至于民政衙门的官员则需要他亲自出手了,毕竟史可法是没有权利管到这些人的,只有他东厂的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没有管不到闲事的。
  
  
  
  

snaptime:2021-03-01 20:32:49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