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录》全文阅读

作者:浪得虚名  扶明录最新章节  扶明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扶明录最新章节第1576章 待那时(21-01-17)      第1575章 扫黑除恶(21-01-17)      第1574章 给脸了(21-01-17)     

第1573章 找事的来了

  
  “这……掌柜的说不要让咱们乱走动的呀”莲心有些纠结,青衣则道:“万一被识破了身份怎么办?”
  
  “不出王府算什么随意走动”坤兴一脸的无所谓又道:“咱们作婢女装扮她难不成是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瞧破了咱们,再说了就是瞧破了又如何,瞧破了她还得给本宫施礼呢!”
  
  听她这般说,莲心和青衣便应了,三人略作乔装便了出了房间,朱慈瞧了问道:“你们去哪儿?”
  
  坤兴便附耳说了,朱慈翻了白眼,挥了挥手:“去吧,去吧,瞧你几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常宇奉旨巡边所经之处几家欢喜几家忧,最忧者不知,但最欢喜的以朱芷娥为最,恋爱的中的人都恨不得时刻腻在一起,可是她不能,望穿秋水等了好几个月才在前月费了好多周折一路辛苦秘密进京又等了好久才和常宇匆匆见了一面然后便回太原,而后又是眼巴巴一等月余才终于见到了那冤家。
  
  可奈何,王府里人多眼杂也不能太过亲近,只能相近一瞥消解相思之苦。对方的一个眼神甚至一个挑眉都能让她欢喜很久,只盼着待他公务了却能寻机好好陪伴着自己。
  
  作为晋王最宠爱的妹子,朱芷娥平日行事不拘小节,不是那种在屋里头闷一天不出门的主,但这几日却真真的大门不出小门不迈,只因为王妃下了禁足令,让她注意影响。
  
  毕竟王府里还住着客人呢,常宇是熟人为人也不拘小节倒也无妨,但他麾下随从数十加上兵部尚书史可法都在,一个郡主若是冒失了或者失礼了传出去那丢人的事晋王府。
  
  所以这个一直想偷偷去找常宇的郡主,也只好窝在屋子里一边做女红一边想着心事,嘴角时不时的露出笑意,心腹婢女知她心思也是低头窃笑。
  
  外间传来说话声,婢女出门瞧了回来说是常宇的婢女来借针线,还要学作女红,若是旁人朱芷娥自不经意,但是常宇的人她立刻就上了心,赶紧让几人进来,顿时眼睛一亮,这该死的冤家身边竟然藏着这么个俏丽的丫头,嗯……旁边两个也不错,心里顿时有了些醋意,也仅仅是些醋意,并无嫉意。
  
  “咦,你盘的道髻,莫非是道人?”朱芷娥第一眼瞧见的莲心,然后注意力便在青衣身上,她曾听闻常宇身边有个很厉害的道士,却没想到还有个道姑:“莫非是李慕仙的徒弟?”
  
  青衣作了个结,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李道长只闻名尚未一见”。
  
  朱芷娥哦了一声:“听闻他身边多奇人异士,不乏僧道丐侠皆有奇技傍身,不知小道长有何所长?”
  
  青衣想了下:“他们说贫道打架很厉害……”朱芷娥噗嗤一声,看不出来你像会打架的样子,不过倒也合情,他最爱打打杀杀了“。
  
  ”郡主和我家督公很相熟么?“坤兴一直默默观察这个晋王府的郡主,听她谈及常宇时的神情总是感觉有些不一样,不对劲,因为朱芷娥说的是“他”而不是常公公之类。
  
  朱芷娥瞧了她一眼,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年初时他来太原督战曾随他并肩作战,自是相熟了”。
  
  “并肩作战?郡主莫非还是个女将军也上战场杀敌了?”坤兴一怔,朱芷娥笑了:“什么女将军哦,我刀都拎不动,只是跟着他身后跑腿打杂罢了”。
  
  一说到常宇,朱芷娥的眼中皆尽温柔,坤兴公主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女人在这方面的感觉特别敏感也特别准,何况是对同一人有着同样的情愫的女人。
  
  “郡主好像很喜欢我家督公”坤兴假装随口一句试探着,朱芷娥一怔,随即道:“常公公少年英雄,举国上下哪个不喜欢他哟”说着盯着坤兴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儿?”
  
  哼,敢叫我小姑娘!坤兴心里不爽但脸上还笑嘻嘻回到:“我叫阿九,名儿是我家督公起的”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得意又自豪。
  
  不过朱芷娥貌似没看见,让婢女给她们取了些点心茶水,又问了青衣和莲心的名儿就这样说着闲话,不过说来说去话题总会绕到常宇身上就没提一句女红的事,朱芷娥想从这三个丫头身上知晓更多有关常宇的事,而坤兴公主则不停试探她到底和常宇什么关系。
  
  男人喝酒还得弄盘花生米作下酒菜呢,女人唠闲话家常自也要做些手工活,针线,纺织,刺绣,缝纫统称女红,像莲心这种穷人家的孩子也就只会个针线活,青衣稍好些会纺织,但若是刺绣这种多是大家闺秀才会的了,也是朱芷娥和坤兴公主这种千金的女德必修课。
  
  女孩子们在王府里叽叽喳喳,一边作着女红一边天南地北聊着,各自怀春各有心思,别院里朱慈依然一脸兴致听王征南说着他的军旅和江湖生涯。
  
  常宇离开巡抚衙门时已是傍晚,天阴的更重,风更烈,也更冷。
  
  这一下午在衙门里接见数位自首的官员,让他脑袋大了一圈,最后终于熬不住当了撒手掌柜,让三法司的官员接手,令其十二时辰在衙门里轮值,三天之后有案底的没来自首的便令番子缉拿开堂审理。
  
  风大天冷,但街上的人却不少,来往皆匆匆,街头巷尾的墙角屋檐下还有很多乞丐蜷缩着乞讨,酒肆客栈青楼外同样也有很多难民在乞食,常宇背着手脸上不喜不悲漫步街头,老九和贾外雄及陈家兄弟率数人在其身后随扈。
  
  常宇时而在酒楼门口驻足,时而在青楼门前张望,又或和街头小贩闲聊几句,甚至蹲着和乞丐唠了会家常,终于他发现一件事……这年头是真的冷,但这年头的人体质很抗寒!
  
  或许是因为普遍穷没厚衣服穿,但也确实耐寒。
  
  比如常宇就不行,穿了好几层还是觉得冷。
  
  他记得在后世,小时候天很冷但挺抗冻的,结果长大后天气没那么冷,各种保暖的衣服也有了,但却发现身体不那么的耐冷了。
  
  貌似抗药性一样,在冷天待久了慢慢也会有抗寒性吧,这个时代的天寒地冻却少衣取暖,逐渐养成了抗寒性,这要是后世的人来了,不冻得才怪。
  
  咦,自己不就是后世来的么,常宇缩了缩脖子,转头对身后的况韧几人道:“此时距离王府开饭尚有段时辰,要不要找个地方先喝两杯暖暖身子”。
  
  “好呀,几人忍不住一咧嘴”况韧更是朝正北一指:“那边有个迎客楼酒菜都不错……”话没说完就被常宇踢了一脚:“你还当真了!酒菜再好有王府里的酒菜好么?”
  
  那倒也是,几人哈哈大笑,却突闻街边有个刺耳声音传来:“王府的酒菜是好,但是你配喝么,你喝的上么?”
  
  诸人扭头看去便见路边一家酒楼前一伙人满脸嘲笑。
  
  
  
  

snaptime:2021-01-21 22:24:43  exectime: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