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录》全文阅读

作者:浪得虚名  扶明录最新章节  扶明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扶明录最新章节第1621章 藏(21-02-18)      第1620章 十面埋伏(21-02-18)      第1619章 锦衣暗探(21-02-18)     

第1575章 扫黑除恶

  
  朱审回来稍晚了些,但也并不是太晚,见常宇和史可法等候多时略显歉意,但更难掩其喜色,常宇忍不住问道:“瞧王爷神色,今儿是发了啊”。
  
  “边吃边说”朱神仙哈哈一笑,令人上了酒菜,晚宴别无他人就他们三个:“发不发且不说,今儿事事顺利心情好”。
  
  “说来听听让咱家和史大人也开心心”常宇轻笑道,朱审便吐沫横飞大谈他的生意经,无非就是给城中富绅们签订了供需协定,然后推销了他的蜂窝煤及一套设施:“今年冬天他们不烧木炭全部改烧蜂窝煤了,本王也按照你说的开铺子像全城百姓推广……”
  
  史可法对这种生意经并不感兴趣,几乎很少插话,也就常宇同朱审闲聊着,一再嘱咐他烧煤一定注意通风以免中毒之类的………
  
  “对了,那十万本钱本王已经借来了,余下事便由长史司同八达通交接”朱审说着长呼口气:“愿如你所言半年让本王回本啊”。
  
  常宇轻笑道:“王爷果然厉害,十万之巨一日间就筹到了,这太原城内的富绅果真底蕴深厚啊,年初那场大战咱家又是借又是逼捐竟还未伤其根本”又不由酸气道:“当时打仗时捐饷都没这么痛快”。
  
  咳,朱审叹口气:“借和捐能一样么……他们伤没伤根本本王不知,但晋王府是见底了,不过话说回来城中富绅多的是日薄西山,仅有几户还有些实力,不过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会有些余剩,不管怎么说晋王府的面子他们多少都会给些的,十万不是百万,不至于多困难”。
  
  “听王爷如此说,莫非这十万还是东拼西凑?那人情欠的是有些多了”常宇挑眉,朱审翻了个白眼:“当本王要饭花子吃百家饭四处乞讨呢,这十万是从一户亲友处借来的”。
  
  常宇一怔随即醒悟过来:“杨家!”
  
  朱审有个貌若天仙的未婚妻杨景秀,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
  
  哪知朱审摇摇头:“非也,尚未过门怎好去借钱,乃另一家,同杨家是亲戚而且很快同晋王府就是亲家了”。
  
  哦,常宇点点头,突的一怔:“啥,亲家?莫非是定了侧王妃,王爷要一下都娶进门么”
  
  朱审差点喷了:“本王哪有那么大的脸正侧一起进门,是给芷娥说的亲家……”
  
  咳咳咳,这下轮到常宇被呛着了:“哦,原来是郡主殿下的,不知是哪户高门?”常宇勉强掩饰住神情装作若无其事样子问道。
  
  “城中赵家,说来同杨家也是亲戚,杨景秀姑姑的儿子,叫本王的老丈人是舅舅,年前那会就有意提亲,却赶上了闯贼围城不了了之,今儿本王去借银子时又提了这事便应了,过几天便正式上门提亲”。
  
  赵家?常宇一怔,随口道:“不会是赵耀宗的那个赵家吧”。
  
  “咦,你认识赵耀宗,就是他呀!”朱审有些意外。
  
  不行!
  
  两个人异口同声,一个是常宇,另外则是突然冲进来的朱芷娥,她吃完晚饭送坤兴几人回别院路经这里得知就常宇和史可法三人在这吃饭便想来瞧瞧,恰好听到了,立刻忍不住冲了进来。
  
  “为,为什么不行啊?”朱审被俩人的反应吓了一跳,旁边史可法知道有好戏看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我,我不嫁人!”朱芷娥一脸的委屈,瞧了朱审一眼又看了常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还想多陪陪母亲”。
  
  “这,你先回去,这事母亲是知道的,莫在这里让人笑话”常宇倒还无妨,但史可法还在让朱审觉得外人在要注意影响。
  
  朱芷娥看了常宇一眼转身走了。
  
  “你为何觉得不行?”朱审扭头看向常宇。
  
  “因为那厮人品不行,欺行霸市欺男霸女十足的黑恶势力,王爷莫要将郡主推下火坑不是!”常宇冷哼一声,朱审笑了:“豪门大户总是要被人非议的,用你的话来说就叫仇富心理,普通老百姓总会觉得有钱人都是坏人,一点点事都会被无穷放大变得不可饶恕,这赵家大门大户的经营各行生意,若说没点什么也不可能,但也绝对不会上升到你说的那地步,无非是抢了别人的生意遭人嫉妒背后泼脏水罢了”。
  
  “是么?”常宇冷笑:“今儿咱家就被那赵耀宗拦着要咱家跪下叫他声爷,否则出不了太原城,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咱家没招惹他一分,仅是他瞧咱家不顺眼!对咱家尚且如此,可想平日横行霸道”
  
  “呃……这,不会吧,竟有这事”朱审一脸愕然,常宇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王爷莫非以为咱家信口开河”。
  
  “不,不,本王自是信的过你”朱审皱着眉头,关切道:“他没怎么你着吧……咦不对,你没怎么着他吧”心里暗骂这赵耀宗怎么这般不长眼惹到这主身上去了,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或许还能喘气”常宇嘿嘿笑了,起身给史可法添了茶水:“咱家奉旨巡边查的可不仅是军务,还有政务还有民情,军队吃空饷的要查,官员反腐要办,同样欺男霸女的黑势力也得扫扫干净”。
  
  完犊子了,赵耀宗这个瞎眼的触了这小太监的晦气,赵家要倒霉了,朱审正要打个圆场什么的突见王府管事的急匆匆奔来:“王爷,赵家遣人来让您去救火,说是衙门的人将赵家给抄了!”
  
  朱审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哪个衙门……”随即反应过来看向常宇苦笑道:“还没消气呢,但也不至于抄家吧”。
  
  常宇笑了:“王爷以为咱家会给那厮一般见识么”。
  
  “那为何……”朱审皱眉。
  
  “扫黑除恶!此事并非针对赵家,但赵耀宗确实是个引子,眼下整个太原城内但凡欺行霸市持强凌弱等涉黑势力全要抓,没用巡抚衙门的人也没用守兵乃咱家手下两营亲自抓捕”常宇淡淡一笑,朱审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看来本王今儿得像你求个人情了”。
  
  常宇摆摆手:“王爷大可不必如此”。
  
  “本王刚从赵家借了十万两银子,又应了人家亲事,这时若袖手旁观岂不惹人唾骂!”朱审急了:“你莫不是连这点情面都不给本王”。
  
  “莫急,莫急”常宇走到朱审跟前将他按了下去:“别说在太原城便是在整个宣大整个山西谁的面子不给都要给晋王爷您,咱俩关系还用说这些么”。
  
  哼,朱审很傲娇的撇撇嘴:“既是如此本王做个和事人,你将人放了,本王让他来给你磕头赔礼道歉,如何?”
  
  “王爷还太年轻呀”常宇嘿嘿一笑:“既然是作人情就要让这个人情有价值,您随口一句话人就放了这可体现不出来这个人情的价值呀”。
  
  人情的价值?朱审被常宇绕的有些晕了,但旁听的史可法却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他太了解常宇了,知道这个小太监又要趁机做妖了。
  
  “这个人情至少也要价值十万两”常宇笑了笑,朱审怔住了,他不傻,转念就猜出了常宇的心思:“这样不好吧,会让别人误会是本王做的局”。
  
  常宇摇摇头:“这事王爷做与不做都有人怀疑是您做的局,所以……”说着耸耸肩:“既然沾了腥那就把这碗羊汤喝下去吧,羊汤大补还可暖身子”。
  
  朱审垂眉想了想道:“你打算如何做?”
  
  “人情给您,但人不可能那么快放,否则就不值钱了!”
  
  “然后呢?”
  
  “和赵家联姻之事取消了,赵耀宗配不上郡主”常宇说着话的时候看似很随意,内心却是感慨万分,莫非是使然,冥冥之中自有巧合,竟有了这个契机,否则他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插手这事呢。
  
  “这……”朱审略显为难:“抛去赵家和杨家的姑舅表亲不说,便是在这节骨眼能取十万银已是天大的人情了……”
  
  “所以才让王爷也还他个加倍天大的人情,让他反欠王爷人情!”常宇嘿了一声,朱审忍不住笑了:“不至于吧”。
  
  “不至于?”常宇脸色一暗:“于私那赵耀宗冲撞羞辱与我,便此一条咱家将他下了诏狱也没人有异议,其二,赵家欺男霸女鱼肉乡里,咱家以此抄他家灭他祖又有何难,在这个节骨眼王爷若不搭救他便会家破人亡,这人情还不够比天大么”说着冲朱审一笑:“咱家都用不着栽赃他,要人证物证一个时辰内都能拉一车来王爷信不!”
  
  朱审当然信,太原城里有很多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他们平日混迹市井同三教九流来往甚密,城里头哪块地盘是谁家的,谁家做了什么腌事,那都一清二楚。
  
  这一夜,太原城里当真是翻了天,老九和贾外雄率麾下人马在锦衣卫密探的带领下四处端窝抓人,但凡平日有恶名恶迹的帮派,组织,或者家族全部被缉拿。
  
  听说一夜之间将几个衙门的大牢都塞满了,引无数人心惊胆战,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而这首当其冲的便是城中豪门赵家,一家四十余口人除了妇孺外,男丁皆被抓捕,包括那个被打断腿的赵耀宗!
  
  
  
  

snaptime:2021-02-25 06:49:14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