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录》全文阅读

作者:浪得虚名  扶明录最新章节  扶明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扶明录最新章节第1635章 阴沟翻船(21-02-26)      第1634章 耍你玩(21-02-26)      第1633章 速离(21-02-26)     

第1634章 耍你玩

  
  常宇一行二十人十四骑,绕过金粟山直奔正南而去,遇火光便避,避不开便先先发制人冲过去问了口号然后大手一挥:速速搜捕,务必将其擒了!
  
  贼人巡逻队他们一行人多势众,领头人说话气势又足便觉得大小也得是个贼将,也不敢多问什么赶紧去其他地方搜捕去了,就这样一路有惊无险逢凶化吉跑了数十里和蒲城擦肩而过,朝正南飞奔而去。
  
  过了蒲城县十余里远处火光明显少了很多,众人也忍不住的松了口气,常宇的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惠老头的几人则心里头开始犯嘀咕,这领头的虽然年纪小但显然是老江湖啊,连义军巡逻队都被他玩弄股掌之中,看来要多防备他一下。
  
  又行十余里,人马皆疲火把也已燃尽,常宇下令在路边小树林略作修整,众人也不敢生火,便在原地蹦一下取出水袋喝几口余下饮马。
  
  常宇在树林边撒了泡尿,四下张望漆黑一片,这才注意到地上没雪,其实在蒲城那边都能明显感觉到雪比阳哪里小多了,看来眼下这地界都没下或者下的更小已经融化了,这是一件好事,至少贼人即便发觉了什么也难以追踪。
  
  惠老头又来找常宇套近乎,或者说是套话,但常宇惜字如金,只说一切到了地头再说,因为在这里说必露馅啊,他又不是真的专业盗墓贼,话多必失!这反应却让惠老头觉得这人靠谱,因为太谨慎了。
  
  稍后众人翻身上马,这次没有狂奔因为担心坐骑受不了,便摸黑缓行,四下寂静一片除了马蹄声不闻其他,偶见远处有火光便会避开绕行,就这样行了不足一个时辰天亮了!
  
  可真的冷啊!
  
  冬天最冷的是什么时候?
  
  那自然是清晨特别是蒙蒙亮的时候。
  
  特别是跑了一夜本就疲惫的人,直把常宇这二十人冻的牙齿打架浑身颤抖。
  
  得找个地方生火歇息一下,常宇四下张望附近并无村落,但东南方向有个高岗那边有片树林,众人便打马冲了过去,哪知刚上了土岗顿时傻了眼,下边的土沟里蜷缩六七人也正在烤火,火苗正旺几乎没冒烟远处也根本瞧不见。
  
  这一个措不及防,两帮人都慌了,常宇一声喝:“抄家伙,围住他们”众人拔出刀立刻散开形成包围之势,而土沟里的七个大汉也是翻身拔刀,一看这架势都知道对方不是啥善茬。
  
  “口号!”况韧一声喝,土沟里几人面面相觑,脸色有些疑惑:“莫非是自家兄弟?”
  
  “妈的,别忙着套近乎,先把口号对了”王辅臣一声吼,那几人一脸疑惑:“俺们是后营蒲城的兄弟,何时弄的口号俺们怎么不知,莫要诈俺们,还是说你们……”
  
  “少他么瞎掰扯,老子也是后营蒲城的,刚追人过来,你们若是蒲城的后营兄弟岂能不知口号,莫非官兵浑水摸鱼?”王辅臣骂道:“那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慢着,吾等确实也是蒲城的兄弟,数日前奉令南下办事,这才刚回去……”那人说着探手掏了个物件,扔了过去,王辅臣伸手接住是个铁牌子,上边写着孩儿营……
  
  “这他么的什么玩意啊”王辅臣不识字,直接扔给旁边的常宇。
  
  常宇看了心里大动,孩儿兵最初是闯贼在难民里挑选的孩童进行军事训练用来作后勤以及刺探情报,后来这些孩童随着年龄增长也能独挡一面了,不光刺探情报厉害,打仗也是勇猛的很,历史上李自成攻打北京城时孩儿兵就出了大力,爬城墙厉害的很。
  
  先前被常宇刺死的李来亨就是孩儿兵的大头目,其死之后孩儿营便依附在李过麾下,眼下他们的在仔细瞧了眼前这些人确实都挺年轻的,最大也不过十七八。
  
  后营制将军,孩儿军……,常宇心里嘀咕着,看来守防线的贼主将十之八九是李过没跑了。
  
  “原来是孩儿营的兄弟”常宇将手中铁牌抛了过去:“一伙官兵探子有九人从韩城那边硬闯过来,一路杀了咱们兄弟无数,昨晚上竟还偷袭了咱们在卧虎山军营的哨所又让咱们折了十余弟兄,吾等奉命追捕和他们遭遇一场厮杀也都挂了彩,那兄弟伤的较重”说着看了一眼在木筏上的大耙子。
  
  那几人一脸惊骇:“前几日便听说那九人官兵探子入境凶的很,这转眼间竟窜入咱们蒲城了,好家伙区区九人竟然都没拦得住……”
  
  “若非凶悍怎么又能让俺们这些兄弟吃了亏”常宇说着跳下马,走到那火堆旁边烤了烤手,双方这会都放下警惕,又引燃了几堆火青衣和惠老头几人围在一堆,这边常宇几人则和那伙贼人一起烤火取暖,当然了,青衣还是裹着头背着身子不露相,倒也没人注意到。
  
  “蒲城那边现在已制了切口,白天对不上倒还好只要验证身份便可,若是夜间……”常宇嘿嘿一笑看着那几人:“你们人数又大差不差的,根本不会给你们废话,可能直接就会被扑杀了!”
  
  嘿,那几人一脸惊愕:“按兄弟这么说,俺们这还是躲过一劫啊!否则被自己人砍死了那得多冤啊”
  
  “那切口是什么啊”有人赶紧问道。
  
  “上口天王盖地虎,下切大顺威武,可记住了”常宇叮嘱着,那几人连连默念着,对常宇几人连连道谢:“兄弟怎么称呼?”
  
  “冯哲子”王辅臣随口说道,这名字是他们在五龙山下遭遇那股贼军巡查队的头目,现在拿来一用,那人哦了一声:“原来也是后营制将军麾下的”。
  
  “对,蒲城的”王辅臣点点头。将手里的干肉分了些给旁边那个贼人头领:“兄弟你呢?”
  
  “耍你玩”那人笑了笑,王辅臣一脸雾水:“啥?”。
  
  那人哈哈大笑:“俺姓耍,叫你玩!”
  
  啊,还有这姓,众人一脸无语纷纷看向常宇,都知道他博闻广记见识多。
  
  常宇点点头:“倒是有这姓,兄弟你河南人吧”。
  
  那人点点头:“这小兄弟看来听说过,俺这姓不多就河南有的,听说这姓还是有来头的”。
  
  “耍兄要么是焦作人,要么就是修武人,据说只有这两个地方有这姓”。
  
  “哎哟喂,这兄弟不得了啊”耍你玩一脸夸张站起来手舞足蹈:“俺就是修武人,那你可知俺这姓什么来头,祖上人都说不清楚了……”
  
  常宇想了下道:“据说出自商朝诸侯,商灭后得此姓”。
  
  “诸侯,诸侯,原来俺祖上还是诸侯呢……”耍你玩兴奋的哈哈大笑,猛的拔刀朝常宇头上砍下,于此同时他手下的那几人也都暴起,事发突然毫无任何征兆。
  
  
  
  

snaptime:2021-04-11 12:18:55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