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低调大亨》全文阅读

作者:易水寒春秋  重生之低调大亨最新章节  重生之低调大亨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重生之低调大亨最新章节第1315章 碰撞(20-01-21)      第1314章 蚍蜉撼大树(20-01-21)      请假条(20-01-21)     

第1291章 浮夸(二合一)

  
  (迟个几分钟再看!)
  
  “哼!”
  
  看着经理的离开,已经周边看戏之人的陆续关门回房,连少晋再次重重的冷哼一声。
  
  即是对经理,又是对看客,更是对大壮。
  
  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连少晋的郁闷之火,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此时并没有继续对大壮不满。
  
  “我还要休息,学校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警告你,这是在米国骂,我叫连少晋,不要以为你是他的人,就可以目中无我。学校有什么事情,最好是先告诉我。”
  
  警告的很直白,明确的告诉对方,未来的连家是他的,现在得罪他不会有好下场。
  
  “知道了,少爷。那你先休息吧,我一个人先去学校探探路,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已经装熊了,大壮就不介意装到底。
  
  “脸上还疼吗?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没收住手,你也别往心里去,自己去药店买点药敷一下吧。”打一棍子给一颗甜枣:“这钱我来出。”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原本苦着一张脸的大壮,忙上笑的点头哈腰,十足的奴才相,似乎刚才被连少晋抽打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嗯,只要你听我的,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看着大壮的表现,连少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不过,此时还真的只是一个想法,以他还算可以的城府,不会马上脱口而出的。
  
  有些东西,还需要好好的琢磨琢磨,要是真的能成,对他是大有益处的。
  
  “明白了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大壮点点头:“您继续休息,我去一趟就回来”
  
  大壮把狗腿演绎的很好。
  
  “嗯,你记住一点,只要你真心对我,我必定不会亏待你的。”
  
  明的不好说,有些暗示性的话,说说倒是无所谓。
  
  不过也仅仅是点到为主,说完就转身回屋,一手小黑一手小白,心情大好,笑呵呵的朝卧室走去。
  
  大壮躬着腰站在门口,从缓缓关闭的房缝隙中,看着左拥右抱的连少晋。
  
  随着门缝越来越窄,随着连少晋的笑声远去,大壮的腰杆子慢慢的直了起来,同时脸上的狗腿笑慢慢的淡去。
  
  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冰冷的冷笑,一双眼睛之中,也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冒出。
  
  等房门嘭的一声彻底关闭,大壮的冷笑也达到了顶点,眼中的寒气杀意更是喷闪欲出。
  
  “哼!”一道掷地有声的冷哼,从他的鼻子里重重的冒出。
  
  此时的大壮,哪里还是之前的大壮,这模样要是被连少晋看到,恐怕要惊讶掉大牙。
  
  百分百会反思他之前的做法是否妥当,更是要评估他刚才的想法,是否可行?
  
  再次冷眼瞄了一下商务套房的房门,大壮摸着自己的手腕,又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边脸颊。
  
  最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大踏步的朝电梯走去。
  
  大壮的身影很快在走廊的拐角消失,整个楼层陷入了寂静之中。
  
  足足过了三分钟左右,在走廊的另外一处拐角,又走了一个人出来,很快的穿过走廊,也朝电梯方向走去。
  
  在经过连少晋商务套房的时候,欣然的看了一眼房间门。
  
  恍惚之间又似乎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女声,“oh,mygod!”
  
  接着又是一声粗壮的女声,“Amazing!”
  
  隐隐约约,恍恍惚惚,更有一句国语透过了门缝,“我的妈呀!”
  
  ……
  
  连少晋在酒店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主子奴才的戏码,楚乾坤却在学校外面等的无聊之极。
  
  今天坐的车是军子他们日常开的福特,很普通的版本,丢在大街上一点都不起眼。
  
  虽然老米的车子空间都还可以,但是和GMC或者是迈巴赫一比,差距还是很大的,楚老板想在后面乾坤瘫一下都不可得。
  
  只能是无聊的直接躺在后面,一双脚高高的抬起,如同练瑜伽一般,口中则是哼起了沙家浜。
  
  搞的军子都很诧异,不知道以楚乾坤的年纪,为什么能唱这样的样板戏,还唱的有模有样。
  
  嘀嘀嘀!
  
  就在楚乾坤唱到阿庆嫂的时候,军子的手机传来了短信的提醒,刁德一的一字还没有出来,这唱音就戛然而止。
  
  军子看了一眼内容,转身对楚乾坤说道:“连少晋和他的手下起了一些矛盾,刚才在酒店,把他根本揍了。”
  
  “什么情况,好好的怎么还自己人干起来了?”楚乾坤怎么也没想到,千等万等,等来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消息。
  
  是不是太劲爆了一些?
  
  连少晋的这个手下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连大少爷,竟然会让他出手揍人?
  
  “李勇说,连少晋还在房间里休息,这个叫大壮的手下去叫他起床,让他抓紧来斯坦福。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连少晋突然就光火了,直接拿拖鞋抽了大壮,脸上直接来了一下。”
  
  短信很长,一段一段来了不少,军子也是照科就搬的复述。
  
  “我去,直接拿拖鞋抽啊,这要多疼。”张军瞪着一双大眼睛,摸着脸蛋,八卦的转身。
  
  “你想知道有多疼还不容易,下次军子练手的时候,让他抽你几下不就知道。”楚乾坤嘿嘿一笑:“我估计会很爽的,保证比老坛酸菜还要酸爽。”
  
  “不,我可没这种爱好。”张军的头,摇的就像是拨浪鼓。
  
  “那你有什么爱好,我们都可以满足你的,要是我和军子做不到,我就让小刀教官发动整个特调部的人。我们这么多人,你的爱好就算是再特殊,应该也能满足你的吧?”
  
  楚乾坤就喜欢和张军玩笑,有时候看着他的窘迫样,能让他想起很多的往事。
  
  “老板,你就绕了我吧。我就是一清清白白的小男生,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爱好。不用发动整个特调部,那多浪费啊!”
  
  张军双手直接打了个大叉叉,坚决不承认自己有特殊癖好。
  
  他虽然比较直男,有点小逗比,但是绝无不良嗜好。
  
  “哈哈哈,可惜啊。你说要是这么精彩的场面被李勇录像下来,那看起来多过瘾啊!”楚乾坤啧啧可惜着。
  
  狗咬狗,一嘴毛,他喜欢看这样的年度大戏。
  
  不过,在欢乐的同时,他还是有一些疑惑的。
  
  他和连少晋见过一次面,也算是小小的交手了一次,在海岛那边的海里,被他阴了一把。
  
  这样一个有手段,有心机的连少晋,怎么可能在酒店,在众多外人面前,如此的失态呢?
  
  这和他印象里的连少晋,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
  
  “不对啊,不说说连家少爷正在享受房间服务的吗?怎么还有这么大的火气?这大洋马的去火效果不佳啊?”楚乾坤很污的说道。
  
  听的张军也是一个劲的点头:“听说最去火的是东洋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NO、NO、NO楚乾坤摇着手指头,否定着张军的说法:“根据某专业调查研究机构,历经数十年的研究发现,败火能力和地域、和种族、甚至和物种都没有本质的区别。真正能起到效果的,只有年轮。”
  
  “年轮?”张军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和楚乾坤讨论这个问题。
  
  “嘿嘿,不懂了吧。所以说啊,你还太年轻了,有些人生的阅历还是太浅薄啊!”
  
  一个二十岁的人,说一个三十多岁的人阅历不够,听的军子都只能在一旁摸着额头。
  
  这叫什么事?
  
  “那年轮到底是什么意思?指的是树轮吗?”
  
  张军倒是很习惯楚乾坤这副过来人的强调,楚乾坤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装成熟。
  
   “年轮,年轮,自然是年纪了。就是越醇越香,火是越老越败。这个意思,你的明白,败火教,不是那么简单的。”
  
  说起这种歪门邪道的事情,这个年代的人,是没有人能比的上楚乾坤的。
  
  多出来的十几年的网络知识,足以秒杀其他人的脑洞。
  
  “噗!”
  
  张军直接喷了,都说道这个地步,他不可能不理解,这也太毒了。
  
  双手一抱拳:“告退!”
  
  “嘿嘿,这可不是我说的,真的是有这方面的调查报告的。我给你透露一点,你去暗网上面查一查,保证能查到相关的论文知识。这可是有科学依据的。”
  
  楚乾坤不可能这么放过张军,不恶心死他不算他赢,这就是等连少晋等的时间太长了,等的后遗症都出来了。
  
  “李勇还说,连少晋在抽了大壮鞋拔子之后,又突然安慰了他,有种收买人心的意思。”
  
  还是军子看不下去,赶紧拿原先的话题,把这歪掉的大楼拉正。
  
  “哦,这么有意思的吗?”楚乾坤眼睛一亮,也暂时收住了和张军继续瞎扯淡:“有意思,真有意思。”
  
  熟悉感回来了,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来那个少晋嘛!
  
  “先抽再收,这个连少晋很有手段啊!”张军也琢磨出了一点味道:“看来这个大壮,很可能并不是连少晋的自己的人,否则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吧?”
  
  “你说的没错,这个大壮百分百不是连少晋的人,我估计是老连同志放特意放在他儿子身边的。嘿嘿,也许还有监视连少晋的意思。”
  
  楚乾坤早就不躺了,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一只手在车门扶手上面开始了习惯性点击。
  
  看来连家也很有意思,老连和他的这个儿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啊?
  
  老连对小连不放心,小连未必没有想早点接手的意思。
  
  艺术来源于生活,皇宫内的戏码,在一些大家族里面,也是司空见惯的。
  
  张军的反应很快:“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连少晋知道了这个大壮的身份,所以故意借机发火抽了他一顿。先立威,再怀柔。”
  
  “看起来似乎是这个样子,但是里面似乎又有一些不合情理之处。”楚乾坤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哎,不想了,有些东西,也只有连少晋自己才知道。”
  
  接着又对着军子说道:“李勇还说了什么?那个大壮后面是怎么反应的,有没有接受连少晋的橄榄枝?”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军子同样是摇头加点头。
  
  “什么意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楚乾坤不解的问道。
  
  “李勇说,一开始当着连少晋的面,这个大壮表现的很恭顺,一直点头哈腰,好像已经完全被连少晋震慑到了。可是等连少晋关门回房,他的表情就很精彩了。”
  
  军子说着,停顿了一下。
  
  “什么样的精彩,快说啊!”楚乾坤这次根本就没有要猜测一把的意思。
  
  “嗯,冷笑连连!”最精彩的东西,只需要简单的四个字就能概括。
  
  啪,啪啪!
  
  楚乾坤的双手,不自觉的拍着:“冷笑连连!我看是精彩连连啊,这个大壮也很有意思啊!果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好一个冷笑连连,楚乾坤对这个冷笑,兴趣大增。
  
  连家的内部,看来吧他之前的判断,要复杂不知道多少倍。
  
  这样的一个连家,不是铁板一块的连家,是楚乾坤愿意看到的。
  
  如此,对于让欧阳暮雪顺利把欧阳家带出危机,走出连家布下的杀伐之阵,又多了不少的成功概率。
  
  加入原先只有对半的五五分成,那么现在他最少有了六成的把握。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一成增加,就是增加的这么一成,把这个成功率带入了大概率的多数层面。
  
  只要他好好的想想办法,利用一下连家的内部矛盾,欧阳暮雪以后收拾残局,会轻松不少的。
  
  “精彩还不好吗?精彩我们才有事做啊!”张军笑的很开心:“让这精彩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这个可以有。”楚乾坤笑了笑,然后又问军子:“现在什么情况?连家大少爷继续睡觉了?那个大壮呢,也回去睡觉了吗?”
  
  这一个大早上的,在外面白等了,还不如去上课,连少晋不太给力啊!
  
  “没有,大壮来斯坦福了。根据李勇发来的消息,应该快到了。”军子嘴角一扬。
  
  “那就好。”楚乾坤伸手搓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把自己的短发朝上面顺了顺:“我现在对这个大壮很感兴趣,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来了。”军子指着一辆停在校门口的出租车,一个年青的男子正从车上下来。
  
  楚乾坤趴在正副驾驶位置之间,盯着大壮打量了一番:“看上去很普通啊!”
  
  “手上有点功夫,下盘还是挺稳的。”军子看的和楚乾坤看的点,完全不一样。
  
  他从大壮下车的一些细节,判断大壮的身手。
  
  术业有专攻,这些东西,楚乾坤还是看不出来的:“和张军比怎样,谁更强一些。”
  
  “肯定是我啊,就他这样的,我一个打两个,不,我可以打三个。”张军鄙夷的看着大壮,自信满满。
  
  “就这样看起来,张军应该更甚一筹。”军子军子点点头,张军得意的脖子一扬,结果军子话题一转:“不过,表面上的东西,很难做出真正的判断。倒底谁厉害,要打过才知道。”
  
  “下盘稳不稳,可以从他下车和站立的姿势上判断出一点来。另外从他的身形上吗,也能做出一些判断,但是他真正的手上、脚上功,不是这么看一眼就能判断的。”
  
  “打个比方吧,一个人擅长手上功夫的人,和一个擅长暗器的人,你就不能靠肉眼来判断谁更厉害。只有他们真正的较量一番,分出胜负生死,才有最终的答案。”
  
  楚乾坤默默的点点头,这个世界要是真的有唐门这样的地方,一盒暴雨梨花针,又有几个人能抵挡的住。
  
  再说了,现代社会,早就从冷兵器时代进入了机械化的年代,火器更加的无敌。
  
  三人聊着大壮,大壮却是左右环视了一圈,然后就快步的走向了学校大门。
  
  大学的校门的管理,相对比较宽松,只要不是长得很像坏人,基本上没人管。
  
  大壮跟在几个大学生的身后,快步走进了校门,十分的顺利。
  
  “走,我们也进校。”楚乾坤朝着大壮的背影示意了一下。
  
  他们的车子都有进校的通行证,根本不会有人阻拦,从大壮的身边径直开过,超到了他的前面。
  
  楚乾坤相信,张军这斯绝对是故意的,就因为军子说的话,让他有了别苗头的心思。
  
  把车子停在停车场,楚乾坤找了一个帽子和衣服墨镜戴上,他不敢保证大壮是否认识他,为了保险起见,连军子和张军都是墨镜和帽子加身。
  
  “别跟的太进。”冒进的张军被军子警告了一声:“你看不好出来他的走路姿势,时刻在关注四周的吗?”
  
  “我们走那边去,不要直接跟在他后面了。”楚乾坤一指隔壁的一条小路。
  
  他相信在斯坦福,熟门熟路的他们要吊着大壮,还是很容易的。
  
  大壮确实是不熟悉,他这一路,也是时不时的在问路,一直问到了欧阳暮雪实在的专业教室楼下。
  
  直到此时,他才没有继续的打听,而是拿出一张照片,仔细的看了一番之后,放回口袋。
  
  然后到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个热狗,站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优哉游哉的吃着。
  
  不过,一双眼睛一直是有意无意的盯着进进出出的学生人群。
  
  十足的守株待兔。
  
  楚乾坤坐在距离大壮不远的一处长条椅上,看上去似乎在看书,实际上墨镜后面的眼睛一一直瞥着大壮。
  
  嘴角却是吧唧了好几下,实在是有些无语。
  
  之前看到大壮能摸到欧阳暮雪就都专业的楼下,让他知道,对方对自己女人在斯坦福留学的一些基本情况,是有所了解的。
  
  但是,大壮此时的守株待兔,又让他直接吐槽了。
  
  既然知道什么专业,难道就不能直接上去找一找吗?
  
  难道还怕欧阳暮雪认出他来啊,还真把自己当棵大蒜了。
  
  大壮有耐心,楚乾坤可没时间陪他在这里继续耗着,既然这么不主动,那他就主动的推一把。
  
  于是掏出手机,给欧阳暮雪发了一条短信。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欧阳暮雪抱着一叠书,和几个同学一起,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有说有笑,开心的很。
  
  走到大壮身边不远的时候,欧阳暮雪和另外两个同学挥手再见,然后一个人默默的一路向前。
  
  这一路,还哼起了小调,时不时的还转几个圈圈,完全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生形象。
  
  楚乾坤看着这样的一幕,直接摇头,这演技实在是太浮夸,太假了。
  
  不过,在他眼里浮夸的眼演技,在大壮看来,却是十分的真实。
  
  在欧阳暮雪下楼的一瞬间,他就认出了她,甚至还下意识的再次掏出照片对比了一下,然后才一脸笃定的放了回去。
  
  其实,他也是多此一举,在斯坦福以欧美学生为主,亚裔毕竟是少数,以欧阳暮雪的长相,实在是太好认了。
  
  但是,大壮此时的守株待兔,又让他直接吐槽了。
  
  既然知道什么专业,难道就不能直接上去找一找吗?
  
  难道还怕欧阳暮雪认出他来啊,还真把自己当棵大蒜了。
  
  大壮有耐心,楚乾坤可没时间陪他在这里继续耗着,既然这么不主动,那他就主动的推一把。
  
  于是掏出手机,给欧阳暮雪发了一条短信。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欧阳暮雪抱着一叠书,和几个同学一起,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有说有笑,开心的很。
  
  走到大壮身边不远的时候,欧阳暮雪和另外两个同学挥手再见,然后一个人默默的一路向前。
  
  这一路,还哼起了小调,时不时的还转几个圈圈,完全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生形象。
  
  楚乾坤看着这样的一幕,直接摇头,这演技实在是太浮夸,太假了。
  
  不过,在他眼里浮夸的眼演技,在大壮看来,却是十分的真实。
  
  在欧阳暮雪下楼的一瞬间,他就认出了她,甚至还下意识的再次掏出照片对比了一下,然后才一脸笃定的放了回去。
  
  其实,他也是多此一举,在斯坦福以欧美学生为主,亚裔毕竟是少数,以欧阳暮雪的长相,实在是太认了。
  
  
  
  

snaptime:2020-01-24 17:18:24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