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预报》全文阅读

作者:风月  天启预报最新章节  天启预报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启预报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九馈赠(21-04-10)      第九百九十八章 深渊之口(21-04-10)      第九百九十七章 插旗战士永不认输(21-04-10)     

第九百九十七章 插旗战士永不认输

  因为破甲兵器,所以和机甲对着抡就很合理?
  “合理个鬼!”
  雷蒙德冷笑,扫描器已经看到槐诗脚下地层之中扩散出来的波澜,哪里可能上得了他的鬼当:“你再挡一下试试!”
  大戟喷射焰光,呼啸推进,同时,重斧斩下,交错着封锁了槐诗的躲闪路径。看。毛线、中文网
  两道凄厉的碰撞声在瞬间响起。
  槐诗脚下的大地层层龟裂,凭空矮了数米,可同时,大戟和重斧竟然也被荡开了!
  而代价,就是他上身的衣服全部碎裂,手臂之上的皮肤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痕。
  反震的力量。
  可关键在于……竟然真的挡下来了!
  什么时候这货的爆发这么猛了?竟然能靠着两膀子力气和命运之车硬撼?还是,这又是什么东西糊弄自己玩?
  雷蒙德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是每一个装甲驾驶员内心中都存在的阴影和梦魇:今儿个该不会是要被人肉身拆机甲了吧……
  高亢的鸣叫声骤然迸发。
  雷达警报。
  读数仪上平滑的曲线弧度瞬间暴涨,仿佛平地隆起万丈高峰那样。在显示屏之上,槐诗手中的重锏在迅速的放大,微型探镜揭示出其中所酝酿的狂暴力量。
  槐诗赤裸着上身,在龟裂的大地之上踏前,手中的阿房随意的左右挥洒着,旋转,好像舒展筋骨那样。
  可是震耳欲聋的潮声却随着他的动作向着四面迸发,无形的波澜涌动,扭曲了空气,最终化为庞大的风暴。
  当风暴再度收束的时候,就缠绕在阿房的锏身上
  漆黑的风暴,闪烁电光。
  禹步踏前。
  砸!
  雷蒙德本能的弃斧,重新举盾。
  可紧接着,举办在瞬间感受到一阵诡异的失重。
  就好像,在这一鞭的劈砸之下,高达五米,数百吨中的装甲,竟然也承受不了恐怖的冲击,短暂的脱离了地面,又落地。
  两米!
  巨响轰鸣。
  而他再度举起的塔盾,竟然被阿房如同撕纸一样,扯出了一条大窟窿!
  恐怖的冲击顺着盾牌传递到手臂上,令装甲扭曲,钢铁的手臂断裂,迸射出一道道火花。而低沉的震动依旧回荡在命运之车的装甲上,甚至传递到了最深处,令他的眼前一黑。
  他总算知道槐诗这狗东西为什么要来找自己,为什么还要他穿上装甲了。
  合着自己就是个靶子,被这王八蛋拿来测试新武器的破甲效果!
  和苦痛之锤那种纯粹的破坏力不一样,阿房的重击在于渗透和震荡,就好像冷兵器时代战马上的骑士们交错而过,厚重的甲胄无法阻挡连枷的冲击那样。wap.
  隔着钢铁,脆弱的五脏六腑都会在震荡之下破裂出血。
  槐诗纯粹依靠肉体的力量,爆发出了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击。
  而代价是,一条手臂也随之碎裂扭曲。
  反震。
  他皱了皱眉头,软趴趴的右臂重新甩直了,一捋,就恢复原状,虽然骨骼的修复还需要个四五分钟,但根本构不成任何影响。
  他直接把阿房换到了左手之上。
  没有到四阶源质化之前,大不了两只手换着来咯。
  意思。
  “不对,你这玩意儿有问题啊!”
  雷蒙德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就连你自己都会被震伤……刚刚的冲击根本就不是你自己的力量!”
  “是啊,确切的,是它的力量才对吧。”
  槐诗微笑着,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长锏:“心一点,长辈的信赖,可是很沉重的!”
  这可是阙之础!
  剥离了石髓馆的灵棺重铸之后,构成了阙的根基。就算这一份未完成的阙暂时无法展开,但它本身的重量,却可以视作是和石髓馆等同的!
  连带着前庭、后院、左右别馆、中央主楼乃至后侧的杂物间、花园,内部的一切家具、陈列、摆设……乃至,连同地基深度在内,下方的泥土和岩石!
  也唯独是受到房叔的认可和彻底信赖的槐诗才能够无视掉它这一份夸张的自重,随意运用。
  倘若毫无任何保留的挥洒,那么它的每一次劈砸几乎都可以视作和一整个石髓馆的质量冲击等同!
  刚刚槐诗只是解放了三分之一而已。
  倘若没有极意交响的加持用来卸力和引导,槐诗恐怕只是随便挥舞一下就彻底炸了。
  这才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级破甲武器!
  真正能够将这玩意儿运用自如的人,除了东夏的夸父、罗马的阿斯特拉那样规格外的巨力强者之外,恐怕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房叔一个人了。
  不过作为年轻人还要指望着自己家的老人披挂上阵,脑子恐怕多少也沾点毛病吧……
  “来吧,我们重新再来。”
  槐诗喘息完毕之后,左手再度举起阿房:“下半场开始了!”
  “呵,真!”
  雷蒙德得意大笑:“你从什么时候产生了我一个卡车司机要和你近战的幻觉!既然弄清楚了你那把武器的能力,剩下的就不足为惧了!”
  低沉的巨响接连不断的爆发,雷蒙德身上的沉重装甲竟然迅速脱落,整个机甲在瞬间瘦了一整圈,甚至连近战武器都抛在原地,直接,腾空而起!
  隐藏在装甲之下的发射仓反转而出。
  瞬间,雷达锁定,全弹发射!
  数百道炽热的光芒化为暴雨,腾空而起,自空中勾勒出一道道耀眼的轨迹,彼此交织,形成了变幻莫测的轮廓和攻击路径。
  不止是常规的装药火箭,还有着源质震荡弹,歼击咒弹,乃至分出无数幻影用以迷惑对手的伪装以及活化飞刃乃至激光和速射机炮等等……
  包含数十种远程攻击在内,这是第一人称视角三百六十度毫无瑕疵的板野马戏!
  在这弹指间毫不姑息爆发的火力,足以将大半个城市都笼罩在破灭的火光之中。
  实在可怕!
  只不过……
  “你刚刚是不是了什么特别龙套的插旗台词?”
  槐诗挠头感慨,站在原地,任由毁灭的光焰从而降。
  然后,潮声再度迸发。
  赤红色的海洋,自他的手中涌动席卷而出,浩荡扩散,鲲鹏的鲸歌自深海中奏响,悔恨之海重现!
  雷蒙德这家伙是不是忘了。
  他一直到现在,都还没用过湘君的圣痕能力呢!
  重重海洋化为壁障,笼罩在了槐诗的周围,猩红如血的海洋中诡影重重,无数庞大狰狞的轮廓游走在其中,昭示地狱的真髓!
  而槐诗,只感觉这海还真挺大的。
  不养点东西,实在可惜……可奈何他并没有什么鱼。
  现在,没有鱼的悔恨之海自地上升起,漫卷在空中,源源不断的向着四方展开,数之不尽的漩涡和暗流自其中运行,将一切毁灭的烈光吞食,包裹,然后扭成粉碎。
  鞭笞下,威震四海。
  是为阿房!
  虽然如今限于能力,还不够将下囊括在其中,但威震一海还是能做到的!
  这便是它作为圣痕遗物,所传承的能力,除了湘君对于液体的惊人掌控之外,同时,槐诗能够无需任何源质消耗,自由调动这一片悔恨之海,化为自己手足的延伸。
  至于上限,依旧是和石髓馆等重!
  现在,当槐诗挥手,重重海水汇聚,压缩到极限之后,向着远方穹之上的雷蒙德激射而出!
  “水?”
  雷蒙德在警报之中斜眼,瞥向了两侧显示仪上的参数和解析——经过源质质变,同弱水的性质等同,具备吸收源质的力量,同时破坏力惊人。
  穹上,命运之车·戈耳狄俄斯骤然展开双臂,源质护盾展开。
  “——区区高压水刀,不值一提!”
  槐诗叹息。
  阿德,答应我,不要插旗了好吗?妈妈怕。
  叹息声未曾扩散开来,就有轰鸣巨响从远方的空中迸发,足够近距离防御巨炮火力的源质护盾瞬间崩溃。
  紧接着,高压水刀长驱直入,撕裂贯穿了装甲的胸腔,破体而出!
  直到现在,鲲鹏的幻影才从游离的水汽和折射出的虹光里浮现,稍纵即逝,却仿佛将整个穹都包裹在双翼之中。
  再然后,坍塌的声音才从突刺而出的高压水刀中传来,寸寸崩溃,沸腾蒸发成浓郁的水雾!
  “这啥玩意儿?”
  卡车司机呕血,傻眼了。
  “你们噩梦之眼但凡普及一下初中级的物理教育,也不至于让你吃这个亏。我你好歹是咱们学校的保安大队副队长,你就不能勤奋一点,考个什么证回来?”
  槐诗怜悯的摇头:“众所周知——水,是介质啊!”
  真正具备杀伤力的,从来都不是什么高压水刀,恰恰相反,它只不过是力的载体。
  倘若悔恨之海的存在是槐诗手足的延伸的话,那么也就是,只要它的水波所及之处,便是极意·交响的覆盖范围!
  当石髓馆的恐怖重量以水流这一介质达成任意转移的时候,槐诗便能够毫无障碍的通过悔恨之海的覆盖范围,实现整个战场范围的精确打击!
  “拉开距离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把自己的高度提升到平流层之外。”
  槐诗挥手,阿房砸下:“重来!”
  “不可能!”
  雷蒙德大怒,咆哮,好像是任何机战动画里恼羞成怒的龙套反派一样,燃烧热血和愤怒,从穹之上砸落。
  不顾阿房的冲击。
  卡车司机呐喊:“我要和你同归于尽呀!”
  槐诗摇头:“做你的美……”
  嘭!
  话音未落,槐诗就被砸成了一团肉泥。
  字面意义上的泥。
  尸骨无存,碎的不能再碎了……
  在大地的深坑之上,唯有雷蒙德装甲叉腰,得意的仰大笑。
  槐诗呆滞。
  刚刚的瞬间,他明明将雷蒙德的驾驶舱彻底打爆了才对,为什么……幻象,还是?
  “傻了吧,机甲也会武术,神仙挡不住!”
  雷蒙德吹了声口哨,“难道就你会嘛!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只有你一个人会那种开挂玩意儿吧?”
  就在槐诗的第三人称视角中,破裂损坏的沉重装甲竟然在迅速的重生,好像被看不见的整备班以千万倍的速度进行着维修和包养。
  瞬间,焕然一新。
  机舱里的雷蒙德点燃了烟卷,深吸了一口气,吐出。
  歪嘴一笑。
  ——兽魂显现·源血质变!
  

snaptime:2021-04-11 12:33:34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