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全文阅读

作者:打眼  仙宫最新章节  仙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仙宫最新章节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仇人新(20-12-05)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解释(20-12-05)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破阵(20-12-05)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恐怖丹毒

  而且无头的修为比之无念更胜一筹,在这他已经没什么作为了。
  他知道这是他唯一能够报仇的机会,以后兰舍寺的人有了防备,他就再也不能像今天这样潜入下毒了。
  想到这,他不由得万念俱灰,对无念说道:“无念,你赢了。我小瞧了你,小瞧了这阵法,小瞧了那个杀死我妻子的小子。”
  无念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若能悔悟,还来得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青衣人不屑地看了无念一眼道:“想要度化我,还早呢。”
  说完,他的身影已经消失。
  就在叶天以为那青衣蛇妖会选择悄悄溜走时,旁边的无头身上金光四射,顿时一道青色的人影跌落到地面上。
  看着那不住咳嗽的青衣人,无头皱着眉头说道:“怎得这么弱?看来你还在这破阵法下了不少心思。”
  青衣蛇妖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无头道:“少废话,要杀就杀。”
  无头点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那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青衣蛇妖死也要和这无头打斗,但是他知道这里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他连忙向着寺庙深处跑去,以防被这两人的打斗波及到。
  跑到宴会之处一看,就见到无念正拖着疲惫的身体,不顾身体已经中毒颇深,正在给一众弟子和宾客解毒。
  看到叶天到来,无念对着他行了个大礼道:“阿弥陀佛,感谢叶施主仗义出手,不至于让兰舍寺一脉就此断绝。”
  叶天连忙道:“大师,小辈当不得如此。一切都是两位大师在出力,小辈不过跑跑腿罢了,那能受此大礼。只是,大师你何苦如此!”
  他知道无念现在是在透支生命力拯救这些中毒的人,这样做的后果是不光他的修为会倒退一大截,恐怕也不会活多久了。
  无念叹了口气道:“阿弥陀佛,这是小僧应该做的。好在施主和无头师兄来得及时,要是再晚点,恐怕我们这些人都要遭那妖人毒手。那妖孽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已经动摇了大阵的根基,恐怕在场的几个中毒深的已经岌岌可危。小僧身为佛门弟子,岂能见死不救,再说此次劫难皆因我们寺而起。”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悲凉和无奈,看来无念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看着几个脸色发青发紫的弟子,叶天心中也叫了一声好险,刚刚他们确实来得及时,要是再晚那么一会,可能那蛇妖已经得手了。
  其实,他和那无念都明白,这其中一些修为浅的估计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了,为了给这些门派一个交代,总得有人牺牲。
  叶天知道这个无念是抱了舍身成佛的想法的,对此他是非常敬佩的,这是一个真正的佛宗弟子。
  可惜的是,他帮不上什么忙,而且也说不出什么可以劝阻或者安慰对方的话。
  修行路上就是如此多的无奈和劫难,难怪有人说踏上修道这条路,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生死全看老天的心情,运气不好死了的多不胜数。
  叶天看着脸色平静的无念,心中想的却是只要问心无愧,死了也就死了。
  佛殿内,几个中毒的弟子陆陆续续醒来,在知道事情的起因后,都是默然不语地运用灵力将残余的毒素逼出体外。
  而几名醒不过来的,听到无念几声沉重的“阿弥陀佛”,叶天就知道他们是难以救活了。
  这个青衣蛇妖的丹毒强悍的离谱,就连无相和范长老这样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驱除干净体内的毒素,还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
  无念默默地看着场上横七竖八的几位不幸罹难的弟子,开始念诵起往生经。
  叶天向着对方诚心诚意地行了个大礼后,就慢慢退出了佛殿内。
  来到门前,他看到无头和青衣蛇妖已经基本分出胜负。
  无头的左半边的衣衫已经破裂,但是浑身被金光缠绕的他,却是没有受伤,不然恐怕也不会好受,这个妖物的蛇毒不是一般的强悍。
  而青衣人正静静地躺在地上,只用阴冷的目光看着无头,像是要把这个身披血色袈裟的怪异和尚活活瞪死。
  看到这,他微微放下心来,他也不希望这个蛇妖活着离开此地,毕竟双方有不死不休的大仇,和黄飞虎不同,这种仇人会要他的命,很麻烦。
  那边,无头看了看地上一动不动的青衣蛇妖,皱了皱眉头道:“看来你是真不准备逃了。本来,我还不想杀你。这样的话,只能阿弥陀佛了,下去在地狱里好好熬吧,下辈子别做妖了。”
  青衣蛇妖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以为我不想逃。可是我对自己发过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让这兰舍寺从世间除名。”
  听了这话,旁边的叶天心中默然地想道:“果然还是死在仇恨的手中了。”
  这个青衣蛇妖完全有机会逃走,不知道为什么,无头和无念都不想杀他,但是他却是一心求死。
  而他大概能了解对方的想法,他知道那种醒来是仇恨,睡着的时候还是仇恨的感觉,那种最绝望的黑暗会始终笼罩你,让你窒息。
  说到底,这个青衣蛇妖已经活够了,他已经厌倦了每天都是仇恨的生活,但是他又始终过不去他那一关,无法放下心中的仇恨,因此他选择了战死。
  无头对青衣蛇妖的话不置可否,只是掏了掏耳朵道:“阿弥陀佛,走好不送。”
  说完,一脚踏出,道道金光袭向地面的青衣蛇妖,一代大妖就此殒命。
  眼见身死还保持人形的蛇妖,无头摇了摇头说道:“神经病!已经成人了还这么蠢,你不死谁死。”
  叶天知道无头所谓的成人是指妖族跨过天谴,就能够抛去妖体真正成人,也就是说眼前人虽然曾经是妖,但是现在他的身体确实是人身,因此死后不会变成大蛇模样。
  妖物之所以一心要变成人形,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功法都是道祖传下来的,只有以人身修炼才能效果最佳。
  说完,无头犹豫了下,还是耐着性子念起经文超度起这位生死仇敌了。
  当年的谁是谁非已经不清楚,不过人死债了,所有的因果都抵消了,大概无头是这样想的,才甘愿为他念起往生经。
  不过,这个过程极其漫长,他不知道这个蛇妖苦苦挣扎了多长时间,经历了多少苦难从走到今天这一步,因为这都没有意义了,一切都已经灰飞烟灭,千年修为就这样毁于一旦。
  看到本应该风光无限的一代大妖就这样死在仇恨之下,他很不是滋味,甚至想到他继续下去,是不是也会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最终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不过,很快他就告诉自己,他和蛇妖不一样的,他背负的是折磨人的仇恨,而他叶天背负的是救人的职责,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而且,他曾没想过为了报仇连累无辜,甚至在救出陈蝶之前,他压根都没想过报仇,虽然他差点因为燃火观的人变成僵尸,但是他仍旧能够放下,这都是因为陈虎的嘱托,也是因为十几年读书明理的结果。
  蛇妖会疯狂地报复是因为它没有底线,而他能够始终如一地坚守本性,是因为心中有道。
  有了道,行事才不会肆无忌惮,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拿得起放不下,最终就会像这个蛇妖一样被活活压死。
  人都会死的,生老更替怎么也逃不过,但是他知道他死的时候绝对不会是这样满腹遗憾和不甘。
  这时背后一阵响动,他转过头去,发现三三两两的弟子已经开始活动身体了,他们是修为最深的几个弟子,因此很快便能行动。
  大概是因为修为浅,蛇妖对他们下的毒也少。
  给长老们的茶水都是特制的,很容易分辨,想必蛇妖给他们的茶杯中多下许多丹毒,因此那几个长老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反而是这几个弟子醒来了,不过肯定会元气大伤。
  想到这,他又有点明白为什么对方死战不退,想必他也是油枯灯尽,给这么多人下毒,他的内丹损耗太严重,已经快要消失了,勉强逃出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然后,两个熟人出现在他面前,一个就是黄飞虎,看起来倒像是剑中病虎,脸色苍白,走路都摇晃;另一个是满脸笑容的李清尘,这位就好多了,除了脸色稍稍发白,其他的还是一如往常。
  这让他都怀疑,这个李清尘到底中毒了没。
  两人是专门来感谢他的,黄飞虎也是一个人物,丝毫没有做作地给他行了个大礼,李清尘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表示,只是口头上的感谢。
  看来两人已经得知叶天冒死出去求援的事情。
  虽然他们现在只是记名弟子,算不上同门师兄弟,但到底是一门的,因此比不得其他门派,来专门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也是当然的。
  他谦让一番后,黄飞虎很干脆地离开了。
  不过,他估计这人不会找他挑战了,这是一位光明磊落的人,除非能报了这救命之恩,不然不会找他麻烦。
  倒是李清尘还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道:“叶道友,真是虎胆啊。佛教的修行我也略知一二,分为许多种不同的流派,那大光明王咒就是其中最难修行的一种。无念大师在这门法咒上是下过苦功的,用起来自然圆转如意,只是这是门法咒乃是心咒的范畴,用起来威力大小全看人的精神意志。”
  听了这话,叶天神色一动道:“你是说,要是我胆小怕事,这心咒可能保护不了我?”
  李清尘拍手笑道:“无念大师虽然在心咒上下了七十年的苦功,使得这门法咒威力大增,但是终究还是有个极限,若是你个废柴,对战时心生忧惧,断然活不到今天。”
  听到这,他不由得一阵后怕,但是很快心情就恢复平静。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再也不是那个杀鸡都不敢的书生秀才了,见惯生死的他甚至已经习惯了生死,就算生死一线,他也是波澜不惊,心中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反而觉得本该如此,若是无念的手段当真万无一失,为什么那个道士要独自逃命。
  他也不去深思为什么这个本该中毒昏迷的李清尘会知道这么多,好像亲眼见到无念把大光明王咒加持到他身上,但是他确实对这门法咒了解不多,因此继续虚心请教道:“李兄一眼看出我被加持过这门法咒,想必对它非常了解。我想请教下,它会不会对我有不好的影响。”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知道没有白拿好处的事,心咒能够有这么大的威力,肯定是要付出的,不然不会在不同的人身上,威力不同。
  李清尘微笑着说道:“自然是有的。叶道友,你心境坚韧,这心咒对你是大大有用的,但是坏处也很明显,你用的越多你越难跨越天谴。这无念是抱了必死之心,这心咒他也不打算收回了,你若是急着提高实力,完全可以把它纳为己用。这样做,也不错,天谴之关想来还是难不住叶道友的。这心咒也是兰舍寺给你的谢礼,他们讲究这个,不会太小气,不然这等绝学必然要追回的。”
  听了这话,叶天是真正的惊喜交加了,这心咒的威力他已经亲身体验过,确实非常之好用,若是能够收为己用那这次的收获就太大了。
  接下来,大概是李清尘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番交谈后,他总算是把这心咒弄明白了。
  佛门的修行就是修心,并没有什么秘不见人的功法,修行方式就是修持佛心,表现出来的就是法咒了。
  无念七十年苦修的成果就是这大光明王咒,但是它和法宝不同,虽然也可以转给别人,但是其实别人是用不了的,而这法咒之所以能在他身上起作用,是因为无念用了秘法,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心咒会迅速地消失。
  要想留住这个心咒,也不是没有办法,叶天只需要感悟佛心,领会其中的一二分真意,自然能够发挥它的威力。
  说白了,这心咒乃是无念对佛经和大道的一种长时间的感悟,本身就是依托无念存在,他想留下,自然是十分困难,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感悟过程中,必然会使修为精进不少,所以兰舍寺对他的回报是相当的丰厚,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第二天一早,几个长老修为的就完全恢复过来,修为基本上没什么影响,倒是那些弟子元气大伤,后边说不得要花时间和精力补回来。
  这些门派的许多人都是通情达理,也可以说是接受现实,像这样的事情碰上了就没办法,怨不得别人,这就是修行界的铁律运气不好死了很正常,没什么只得惊讶和抱怨。
  当然,也不是没有闹事的,两个长老大概觉得有恃无恐,结果无念确实不能出手,但是无头出手更加狠辣,很快解决了闹事的人,然后各家各派都安静下来,有的就这样走掉了,有的确实等待门派中人的接应。
  叶天看着这一幕倒是有点替那蛇妖惋惜。
  若是他能够一心苦修,而不是被仇恨冲昏头脑,也未必会有今天,他太过看重阴谋诡计,胃口又太大,才有今天。
  像是他以前杀的那些狐妖,顶多算是天赋神通的野兽,因此杀起来毫不费力,她们甚至连横骨都没有化去,按照修士的境界划分,其实就是些刚入门的小修士。
  化去横骨后,妖物就能开口说话,灵智也更上一层楼,待到脱去妖体,成为人形,相当于人类的仙人境修士,除了天赋神通,更能修炼道法,加上天生肉体强悍,一般修士不会是他的对手。
  而这个大妖为了一举把兰舍寺彻底毁去,就在宴会之际下毒,就算杀不掉无念和那一众长老,但是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肯定有死无生,这等于绝了几个门派的修道种子,伤了他们的根基,人家绝对会合兰舍寺拼命。
  他的计划也差一步就能实施,只是他看到了叶天,不知道怎么认出了这是他的杀妻仇人,就故意把他放了出来,想马上解决他。
  可惜的是,报仇心切的他给了无念一个孤注一掷的机会,使得他的复仇大计功亏一篑。
  本来,这样修为的大妖岂会犯这种错误,可是多年报仇的期望已久冲昏了他的头脑,失去理智和冷静的后果就是白白送掉性命。
  这给叶天敲响了一个警钟,开始反省起来,看看是不是有类似的错误,因为这事,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能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不要急,总会有办法救出陈蝶的,只要成为内门弟子。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他的心慢慢静下来,开始思考最近的得失,以及将来的打算。
  这次劫难中,除了他,其他人都没有获得什么好处,这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当时只想着救人,没想太多,结果获得了无头的好感还有无念的心咒。
  

snaptime:2020-12-05 22:07:21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