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世界变异了》全文阅读

作者:荼郁.QD  我让世界变异了最新章节  我让世界变异了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让世界变异了最新章节第七百八十八章 乙宝(20-10-25)      第七百八十七章 化入(20-10-25)      第七百八十六章 尖塔外神(20-10-25)     

第七百八十一章 碎神牌

  “这人也太虚伪了吧。”
  朱平表达出不满。
  “暮林村的情况比较复杂,由于对神灵的态度不同,分成了不同派系,我和他们不是一路的。”
  赵靖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暮林村的情况。
  这番简单的介绍立时就让肖沐有所触动。
  果然,暮林村是有神灵的,而且暮林村的村民,对待神灵的态度也不一样。
  “赵兄,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李古剑隐隐觉得赵靖言有想法,恰到好处的提了出来。
  赵靖言想了想,“有葛连在这儿盯着,想不通过检测进村是不可能了。不蒸馒头争口气,朱兄,李老弟,穆兄,你们都是阴神境以上的强者,通过检测没有问题。”
  “但我希望你们在走过神木的时候使用最强实力,争取用最短的时间从神木下方经过。”
  “姓葛的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咱们就要狠狠打他的脸。”
  “他非要检测你们的实力,你们用最短的时间通过了检测,看他的脸到时候往哪儿搁。”
  “哈哈!这种事情我最擅长,赵兄放心,打脸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李古剑欣喜大笑,跃跃欲试。
  朱平毕竟稳重的多,“争强斗胜,毫无意义。但既然此人故意刁难赵兄,作为朋友,我们当然有义务为赵兄出气。”
  肖沐含笑不语,他的态度和朱平差不多,为人处事都比较稳重,这种争强斗胜的做法,在他看来相当无聊,但事到临头,他也不会退缩。
  “穆兄怎么想的?”
  赵靖言见两个朋友都表态了,便转向肖沐,他感觉肖沐的实力比两位朋友都强,此时摸不准肖沐的态度,内心忐忑。
  肖沐笑道:“赵兄是因为我们才和葛连起冲突,我们又岂会退缩,就依赵兄说的办。”
  “但我担心自己从神木牌下方经过时造成的动静太大,万一惹下麻烦,赵兄可能摆平?”
  “麻烦!哈哈,穆兄制造的麻烦越大越好。别担心,不管什么样的事情,我都能够摆平。”
  赵靖言闻言大喜,拍着胸脯做保证,接着却又担忧,不放心的,“穆兄,你真的确定自己能够在神木牌下方制造出大动静?”
  “问题不大。”
  肖沐坦然做出承诺。
  那块神木牌,总让他感觉有问题,而如果结果真如肖沐猜测的话,他恐怕就要对神木牌出手了。
  “既然这样,穆兄尽管放手去做,我期待着穆兄制造出的麻烦,哈哈!”赵靖言欣喜的道。
  肖沐又道:“赵兄,我有一件事情挺好奇的,你刚才提到暮林村对待神灵的态度问题,难道说你们暮林村还在供奉神灵?赵兄身为异变者,不会不知道供奉神灵的害处吧?”
  赵靖言闻言先是一愣,很快就回过神来,“穆兄有所不知,我们暮林村的确有供奉神灵,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后来,由于遗址的关注,普及了一下供奉神灵的害处,再加上村内也发生了一些变故,异变者中就很少有人再供奉神灵了。”
  “哦!”
  肖沐恍然的同时,看了一眼神木牌,“这块神木牌,是和以前供奉的神灵有关?”
  赵靖言赞叹道:“穆兄猜的真准,这是我们以前供奉的神灵留下的一件宝物,后来停止供奉神灵,这件宝物就落在了葛氏手里。”
  宝物?难道是一件神宝?
  肖沐重新看了神木牌几眼,神木牌上神光隐隐,神威淡淡释放,透出唯有神宝才有的特性。
  “朱兄,李老弟,穆兄,请。”
  赵靖言见肖沐不再追问,以为肖沐没了问题,打招呼的同时,冲三人一挥手,带头往路口走去。
  村口处,葛连一直含笑观望赵靖言和肖沐三人商量,不急不缓,也不催促,让人觉得很有风度。
  “葛连,我和朋友们商量过了。”赵靖言走到葛连面前,直呼其名,没了好脸色。
  “赵兄,检测每一个通过者的实力,是我的职责,还请赵兄多多包含。”葛连歉然的解释。
  “呵呵!”
  赵靖言回以冷笑,“村规不能违背,但你这神木牌威力一般,根本难不倒我朋友。”
  “通过神木牌,对他们三人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今天我就让你长长见识,怎么才能更快的通过神木牌。”
  葛连面皮抽动了一下,似乎心中不快,却又在几秒钟之内恢复了淡淡含笑的表情。
  “李老弟,你先来。”赵靖言转身冲李古剑一挥手。
  “收到!”
  李古剑跳了出来,展开身法,径自向神木牌下方的通道冲去。
  嗡!
  神木牌立生感应,震颤同时,一道道神威从木牌上落下,居高临下的压在李古剑身上。
  李古剑身体一沉,感觉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脚步立刻慢了下来。
  “开!”
  感应到神威带来的重压,李古剑突然一声怒吼,紧跟着身上爆发出金红二色光华,这是五行之力中的土之力和火之力。
  五行土火二力一出,就覆盖在李古剑的身上,化作两种颜色的罩子,保护住他的身体的同时,也在同一时间抵抗住了木牌上释放出的神威。
  一步,两步……
  李古剑脚步沉重,行走艰难,咬着牙却还是一步步一步向前,神木牌神威覆盖的区域并不算太远,最多也就十几米长的道路。
  但就是这十几米长的道路,却依然消耗了李古剑十几秒钟才走到尽头。
  李古剑转过身来,疲惫之色在面上闪过。
  “多长时间?”
  李古剑脚步刚刚从神木牌神威区域的道路上迈出去,赵靖言便冲着神木牌下的一名凡境巅峰男性异变者大吼询问。
  那名凡境巅峰男性异变者手里拿着一只秒表,听了赵靖言的话之后,立刻抬头回应,“十三秒。”
  “十三秒就通过了神木牌,葛连,我朋友的实力怎么样?”
  面对赵靖言的质问,葛连面色尴尬。
  “我另外两位朋友的实力更强,老朱,你来!”
  赵靖言见葛连不答,一转身又冲着朱平挥手。
  “来了!”
  早就和赵靖言商量好了该怎么做的朱平胸有成竹的跳了出来,一步迈出就走到神木通道前方,紧跟着又是一大步迈出去,直接进入了神木通道。
  朱平是阴神境中期,实力比李古剑强了不少,面对神木牌上的神威重压,直接释放出五行之力中的金木火土四种力量对抗,不多久就通过了神木通道,看起来行有余力,非常轻松。
  “几秒?”
  赵靖言再次冲着神木牌下方的凡境巅峰男子大声喝问。
  “七秒!”
  手拿秒表的凡境巅峰男子惊异抬头。
  “葛连,七秒钟通过神木通道的阴神境中期,你见过几个?”
  赵靖言冷笑着质问葛连。
  葛连面色微变,这次过了四五秒钟才恢复淡然自若的状态,李古剑、朱平的实力在他这个阴神境后期眼里并不算什么,赵靖言的质问却让他脸色十分挂不住。
  肖沐一直都在观察朱平和李古剑两人的状态,脸色突然变得阴郁起来。
  朱平和李古剑两人在通过神木通道之后,头顶上竟然都出现了淡淡的香火云。
  这是唯有供奉神灵之后才会产生的异象。
  这块神木牌有问题,背后有神灵在操控,能够通过神威压制,吸取异变者体内的灵性,相当于被动的对其供奉香火。
  目光落在高大的神木牌上面,肖沐对这块神木牌宝物的功效做出了推断。
  赵靖言告诉我暮林村已经不再供奉神灵了,但看这情景,神木牌背后的神灵似乎依然活跃在暮林村。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和葛连有关?
  想到这儿,肖沐下意识的望了葛连一眼。
  葛连外表看起来和普通的阴神境后期并无区别,唯有头上香火云中的那条红线看起来极为扎眼。
  这条红线有问题,绝对和神木牌背后的神灵有关。
  “我这第三位朋友实力更强,也许不用五秒钟就能通过神木通道。穆兄,你来!”
  说着,赵靖言对肖沐信心十足。
  肖沐淡淡点头,迈开脚步走向神木通道。
  “实力强弱不能说明什么,通过神木通道的时间,除了和实力境界有关之外,还受个人资质的影响。”
  “我看这位穆兄实力虽强,资质却很是一般,也许二十秒钟都通不过神木通道。”
  葛连发现了肖沐打量自己,却不以为然,此时见肖沐走向神木通道,说话的同时,突然不着痕迹的冲神木牌挥了挥手。
  一道极为细微仔细看都无法察觉的青光从他手中飞出,迅速飞入神木牌,融入到了神木牌里面。
  本来像是死物一样的神木牌突然多了一股灵性,仿佛背后的神灵关注到了这儿,将自身神念覆盖在了神木牌上面。
  神威的波动无法瞒过肖沐的感应,他第一时间抬头,向神木牌看了一眼,发现神木牌上多出的灵性之后,又立刻低头,垂下了眼脸,装出一副若无其事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肖沐抬步踏入了神木通道。
  嗡!
  神木通道上,在肖沐踏步进入的那一刻,恐怕的神灵威压立刻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开始挤压肖沐的身体。
  一缕缕神光,一道道神威肉眼无法看到的从神木牌上射出。这些神光和神威在空中交织成网状,从四面八方覆盖在肖沐的身体上。
  呜呜!
  神木牌上仿佛多出了一个巨大黑洞,开始疯狂吸收肖沐体内的灵性。一条条隐形的黑线突然从神木牌中射出,直接搭在了肖沐身上。
  肖沐体内的灵性沸腾了,通过黑线被吸收到了神木牌中。
  土地神位业!
  这是什么手段?
  从神木牌上散发的神威中,肖沐立刻猜到了这神木牌背后的神灵是何种位业,但神木牌释放出的手段却让肖沐惊讶了。
  这神木牌,在背后土地神的操控之下,居然能够吸收人体灵性,达到被动让被吸收灵性的人供奉神灵的效果。
  这就难怪从神木牌下方经过的人,一个个头顶都出现了供奉神灵的香火云了。
  神木牌上出现的恐怖吸力对肖沐产生了影响,导致肖沐体内灵性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散失。
  此时,肖沐的状态看起来有些吓人。
  成千上万道由神灵威权组成的黑线如网状覆盖在他的身上,每一条黑线都释放出无穷重压,恐怖的神威向外释放,黑线幻化出的黑光直冲天际,以至于每一条黑线,都在空中幻化出一条如龙一般的巨大黑线虚影。
  无数条黑线虚影从半空中覆压下来,将天都遮住了。
  黑线的威力被增强了,被黑线覆盖住的肖沐身形此时看起来极为渺小,仿佛不堪重压,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你的这位朋友,也许十分钟都无法通过神木通道。”
  葛连的脸上再次露出淡淡的微笑,人畜无害的望向赵靖言,语气却不经意透出了得意。
  “你对神木牌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神木牌的威力突然增强了这么多?”
  赵靖言愤怒质问。
  “手脚?赵靖言,你真是没见识,神木牌这种神灵之宝岂是我能做得了手脚的?”
  “早就对你说过,通过神木通道的速度,除了和个人实力有关之外,还受个人资质影响。”
  “你的这位朋友,实力虽然不低,资质却实在太一般了。这才是他过不了神木通道的原因啊。”
  葛连回复赵靖言的语气中充满不屑。
  “怎么可能?”
  赵靖言心中惊疑不定,充满忧虑的望向肖沐。
  就凭你一个土地神,还想吸收我!
  灵性被吸收的肖沐心中恼怒,神木牌背后的神灵,其位业只是土地神而已,和肖沐的城隍位业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灵性的吸收却会对肖沐本人产生影响,导致他的位业受损。
  恼怒的同时,肖沐不动声色,城隍位业的力量却突然释放了出来,从他体内涌出。
  肖沐刻意隐瞒实力,城隍之威并没有向外释放,而是通过隐形的黑线,和被吸收的灵性混合在一起,直接冲向了神木牌。
  金色的城隍威权化作小型的城隍相,一眨眼间,就有成千上万个小城隍相出现在神木牌中。
  这一个个和肖沐外形一模一样的小城隍相盘膝端坐,两只手分持生死簿和判官笔。
  生死簿托在左手,右手判官笔同时对着神木牌一划。
  成千上万个小城隍的判官笔笔端同时激射出生死二力,并在同一时间狠狠打在神木牌上。
  生死二力于眨眼间判出生死。
  咔嚓的破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一条条浅浅的裂纹出现在神木牌的表面,紧跟着迅速扩大,
  哗啦一声,神木牌直接碎了,化作无数的碎片撒落在地上。
  

snaptime:2020-10-28 16:08:04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