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全文阅读

作者:华表  都市剑说最新章节  都市剑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都市剑说最新章节第1472节-散伙(20-09-18)      第1471节-爱和平不称霸(20-09-18)      第1470节-圣徒会(20-09-18)     

第1402节-扎针

  这是怎么了?! 无论是安南人阮英雄,还是两位大使馆的二秘,他们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状态明显不对劲的马亚西亚国际刑警阿都拉·拿督·尤木里。 不是正在施展催眠术吗? 怎么突然大叫一声后,就成了这般模样? 有谁能够想到,黄梁一梦,阿都拉连续施展两种观想幻境后,却被李白的精神力全面压制,强行替换成了异界的“天宫”秘藏洞天。 至于悬浮在天空中的那座悬空浮岛,并不是平空出现之物,而是失踪的墨门山门,只是宗门被灭,让东征而来的极西之地大军给占了去。 正如李白所言,区区萤火之虫,也敢与日月争辉? 没有被大魔头的可怕精神力冲击成白痴,已经是谢天谢地。 “嘶嘶嘶!~” 不断倒吸着冷气的阿都拉摇着头,突如其来的头痛让他几乎快要晕过去。 这一次的透支程度,简直是前所未有,造成的后果也更加严重。 “阿都拉警官,你的这个东西太了。” 不知何时,从躺椅上坐起身的李白伸出手,抓住马来西亚人手上的挂坠主体,那个金灿灿的古怪猴头捏了一下。 当松开手的时候,变成了一只金灿灿的,眉开眼笑的柴。 一眨眼的功夫,老母鸡变鸭,猴头变狗头。 受到头痛困扰的阿都拉并没有察觉,胡乱将挂坠塞回自己的口袋,腾出手揉着太阳穴,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仿佛被无数根针扎进脑子里,恨不得满地打滚,狠狠嚎叫一番,好发泄这种撕裂灵魂的头痛。 “阿都拉,你这是怎么了?” 安南人阮英雄忐忑不安的看着马来西亚人。 野口二秘弄不清楚情况,关心地问道:“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 突如其来的这般模样,难不成是隐疾发作,把医生找过来,应该是最正确的操作。 “不,不要!” 阿都拉摆了摆手,却像大虾一样躬起身子,甚至原地蹦了蹦,歪倒在地上,不时抽搐几下。 这种头痛几乎快要把他给痛疯了。 “医生,医生!快把医生喊过来。” 野口二秘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马来西亚人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老实的。 “阿都拉,你没事吧?喂!你这是怎么回事?” 安南人慌了神,马来西亚人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恐怕也会说不清楚。 片刻之后,东瀛大使馆的医生拎着药箱一路小跑过来。 大使馆医生不是援助医疗队,通常闲到无聊,一听到有活儿,都不用催促,第一时间就会赶到。 “不用,不用,别碰我!我没事!” 阿都拉强烈拒绝,甚至不让别人碰自己。 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因为这不是病,而是精神力剧烈透支,所以找医生过来根本没用,完全没有药物能够对症,只有等着自个儿缓过劲,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 “这样不行,按住他!” 谁能想到,率先出卖阿都拉的,竟然是他的同事,安南人阮英雄。 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来人,一起按住阿都拉警官!” 野口二秘吆喝了一嗓子,几个五大三粗的自队员进入了房间,如狼似虎般扑向满地打滚,扭来扭去的马来西亚人。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按手的按手,按脚的按脚,硬生生将阿都拉摁在地毯上,动弹不得,就像一个任人为所欲为的小姑娘,毫无任何反抗能力。 大使馆医生毛利君脸上的眼镜寒光一闪,细长的针头一些水。 “不,不要。” 阿都拉有气无力的抗议。 “翻身,把裤子扒了!” 问清楚情况后,毛利医生面无表情的指挥那些自队员们。 下一秒,马来西亚人就让东瀛人给插了屁股。 氯丙嗪50,肌肉注射。 “啊!~~~” 就像遭到施暴的小姑娘一样,马来西亚人发出一声走了调的尖叫。 其实黑不溜丢的臭男人屁股没啥好看的,东瀛医生在射完那几十毫升后,拔出了针头,便再也不多看阿都拉一眼。 扎完收工,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原本还能抱住脑袋,按住穴位,分散一下疼痛的注意力,这下子阿都拉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头痛如潮水般的冲击,一波又一波,然后两眼一翻,晕了! 也好,这倒也干脆! 即便陷入了晕迷,马来西亚人依旧时不时抽搐一下,或者发出几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精神力遭到严重透支后,实打实的负面状态,即便打了镇定剂,造成的糟糕体验也依然不可能豁免。 “医生,他这是怎么了?” 看到同事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安南人阮英雄赶紧拉住正在收拾药箱的大使馆医生。 “啊?!~” 毛利医生随手扒拉了一下马来西亚人的眼皮,瞳孔没有散大,反而在无意识的左右乱动,完全没有任何焦距,似乎正处于快速眼动睡眠期。 或者说,正在作梦! 时不时的抽搐和尖叫就自然而然的可以解释过来,做噩梦嘛! “没事,正在作噩梦!” 毛利医生随手给了个诊断结果,的确没啥可奇怪的。 作噩梦怪叫呗,是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反应,瞳孔又没有放大,大脑意识活跃,离死还早的很呐! 刚才箍在对方手腕上的血压表测出了高低压和心率,一切都在正常数值范围内。 “那真是太好了!” 安南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东瀛是医疗技术十分发达的国家,对方的话可信度应该很高。 “嗯,死不了!” 根本无需什么血压表,扒眼皮,李白的琉璃心一扫,阿都拉的生命体征便清清楚楚。 刚才那一针镇定剂肌肉注射下去,这位马来西亚人怕是要吃苦头了。 在现场,知道那种针扎般头痛其实是精神力透支造成的缘由,除了阿都拉本人以外,便只有李白一个。 “是你!” 阮英雄向李大魔头怒目而视。 他第一时间怪罪于这个年轻的华夏医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snaptime:2020-09-19 10:08:40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