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全文阅读

作者:华表  都市剑说最新章节  都市剑说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都市剑说最新章节第1472节-散伙(20-09-18)      第1471节-爱和平不称霸(20-09-18)      第1470节-圣徒会(20-09-18)     

第1403节-魔鬼

  “呵呵!” 李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看向徐二秘和野口二秘。 对了,现场至少有两台开启了视频摄像的手机,安南人的这口锅可甩不到他的身上。 “阮警官,请你对自己话里的每一个字负责。” 果然不出意料之外,徐二秘第一时间蹦了起来,早就看你这个歪屁股的老小子不爽了。 正好,人证物证俱全,回头先黑你一波走起。 对此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都撞到自己枪口上了,还客气啥? “情况没有弄清楚之前,谁都不能离开大使馆,徐秘书,得罪了!” 野口二秘才是最冤枉的那一个,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说完这句话后,先行道歉的鞠了个躬。 两位国际刑警精心准备了技术性询问,可是有谁能想到,使用神奇催眠术的马来西亚人阿都拉竟然玩脱了,看他这副脑袋几乎快要疼炸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看得胆战心惊,不由自主的担心会不会真的爆头。 嘶!~那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可怕。 眼下不能确定究竟是谁的锅,而安南人的话,野口武是肯定不信的。 没有证据,那就是胡说八道。 这家伙从昨天的询问一开始,就有很强烈的倾向性,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 “没关系,我能够理解。” 徐二秘向野口二秘点了点头,他随即转回头,依旧死死盯着安南人,说道:“阮警官,我需要一个解释,请你回答我,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会向国际刑警组织提出抗议。” 二秘虽然在大使馆算不上当家的大佬,可是发出的声音依然不容小觑。 可以预见到,徐二秘的声音若是真的传到国际刑警组织,安南人阮英雄大概率要吃不了兜着走,不仅国际刑警的这份兼职保不住,就连安南本土的饭碗恐怕都要危险。 国际刑警组织的任职基本上都是专业对口,大部分成员在本国都有警察部门的本职,便于工作衔接与对接。 “我,我!” 阮英雄的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胸口憋闷至极,几乎快要吐出一口老血。 嘴角抽搐了数秒,咬牙切齿地说道:“抱歉,是我胡说八道。” 必须得认怂,不怂不行,否则阮英雄就得变成阮狗熊。 在安南国,警察向来都是油水十足的肥差,一旦丢了这份饭碗,不光是收入,连社会地位都要一落千丈。 “哼!~” 徐二秘轻蔑的看了一眼这个家伙。 这个道歉毫无诚意,不过自己的话也算是小小的警告。 第二回合的询问算是毫无结果的草草结束。 安南人阮英雄的脸色很难看,阿都拉的催眠术在李白那里没有任何收获,反而给他扣了一口黑锅,自己竟然也成了嫌疑人,这叫什么事儿啊! 前来蹭饭的大小妖女再次将美味的东瀛料理给蹭了个饱。 大使馆的厨房内依旧累躺了一地人,精疲力竭的厨师长看着空空荡荡的冷库,真是有一句当讲不当讲。 究竟是哪里来的大胃王,竟然拿他们大使馆当作挑战对象,一个月的食物储备竟然全给扫荡了个干干净净。 就这样!居然还是意犹未尽! 难道真是妖怪来的吗? 一天一个回合的调查询问终于到了第三天。 依照亚洲人的惯例,二不过三,总归要有个结果。 李白倒是准备好了,可是马来西亚人却跑了……跑了! 没错,不仅自己跑了,还拉走了安南人阮英雄,东瀛大使馆内有维和部队的车辆,直接搭了顺风车。 坐在带有标识的吉普车上,阮英雄还在不甘心的埋怨阿都拉。 “不是还要继续询问么?怎么就走了,我就不信,撬不开那家伙的嘴,喂喂,阿都拉,你倒是给句话啊!” 自打上了车后,马来西亚人就像没了嘴的闷葫芦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陷入了抑郁,他原本就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如今变得更沉闷了,让阮英雄不由自主的担心起来,难道是昨天东瀛人的镇定剂打过了量,把脑子给打坏了? 这些天杀的东瀛人,下手可真黑啊! 阿都拉抬起视线,看了安南人一眼,依旧一声不吭。 阮英雄有些恼怒地说道:“阿都拉,你哑巴了吗?” “撬开嘴,让他说什么?指认你就是凶手吗?” 阿都拉终于开了口,依旧是要死不活的语气。 如果安南人愿意较这个真儿,自己决不介意送他一程。 有人赶着找死,劝都不听,所以何必去阻拦。 “我……”阮英雄登时卡了壳,他没好气地说道:“就不能让他说真话吗?” 安南人实在是很难想像,阿都拉一大早就把自己给拽上了车,如同逃离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东瀛大使馆,甚至连给野口二秘打声招呼都没有,实在是太失礼了。 “你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吗?” 阿都拉的语气变得十分诡异。 安南人却没有听出来,疑惑地说道:“不就是华夏维和部队的随队医生么?难道还是什么大人物的子女?” 他尽可能的想像,可依然不过是这两种猜测罢了。 “他是魔鬼!” 阿都拉的声音里面带着丝丝寒意,甚至在微微颤抖。 他无法想像,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将幻境模拟的如此真实。 不止是有声音有触感,甚至还有花鸟虫鱼,更加令人难以想像的悬空浮岛和西方巨龙。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其他大恐怖般的存在,如今却始终都回想不起来,就像自己的记忆被篡改过一样。 可是一旦仔细去回忆,脑袋立刻就会头痛欲裂,让人难以忍受。 安南人阮英雄没好气地说道;“魔鬼?唔,也算是吧!” 被华夏大使馆二秘给逼得不得不道歉,足以算得上他人生中的最大黑记录。 这个李白,的确能够算得上他命中注定的魔鬼。 如果可以的话,阮英雄一万个都不愿意跟这个家伙再有什么交集。 “不!~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出乎意料的是,马来西亚人却再次反驳了他。 “……” 阮英雄一脸无辜,说那个华夏人是魔鬼的人是你,现在你又说不,到底要闹哪样? 完了完了,一定是被东瀛人的镇定剂给打坏了脑子。 安南人立刻感到绝望,不止是那个华夏人是自己的魔鬼,连这个马来西亚人也是。 “阮英雄,李白是真正的魔鬼!~” 阿都拉·拿督·尤木里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自己的巫族秘宝,试图从这件拥有悠久历史的传承宝物上面获得一点儿安全感和自信。 可是当他看到那只笑得贼眉鼠眼的废柴狗头,难以置信的猛然瞪大了眼睛,惊恐的发出尖叫声。 “啊!~~~~~” “啊!~~~” 安南人也差点儿被吓尿裤子了。 嘭! 司机吓得小手一抖,吉普车一歪,撞到路边的猪身上去了。 车辆立刻被一大群黑叔叔和黑阿姨们给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snaptime:2020-09-19 11:41:39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