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戏精》全文阅读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  奶爸戏精最新章节  奶爸戏精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奶爸戏精最新章节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小可爱哒压岁钱去哪啦(上)(20-12-01)      第三千三百零八章 年味儿(下)(20-12-01)      第三千三百零七章 年味儿(中)(20-12-01)     

第三千二百八十二章 逼着让人不看你节目呢(中)

  一结束,答谢后往后台走关荫顺嘴问贝老师。ahref="http://"target="_blank"/a
  这相声咋样?
  “还没玩过穿西装说相声呢,不过很高兴,挺新鲜,看着观众也喜欢那就好。”老贝吐槽道,“戏曲还有个清唱,我就纳闷了,这有些人怎么就规定说相声只能穿长袍了?穿西装打领带凭什么不能说一台好相声?”
  关荫安慰说,得尊重有些杠精找茬儿的权利。
  “赶紧的,换一下衣服,你媳妇儿节目一结束,可就又是咱俩的节目了。”老贝爆笑道,“这恐怕会气死一大群人。”
  “管它呢。”刘大洋换上西装,陪着王老同,以及相声界几位很有名气的传统相声演员往外走,他们还有个群口相声,听到贝观海吐槽,刘大洋冷笑,“有些人就恨不得我们这些传统相声演员都死掉,有人死抠着长袍儿不放手,美其名曰要传统,实际上,这行当,就是个逗观众乐儿的把戏,你不管穿什么,只要穿衣服,让观众乐儿,那就是正道。”
  这还真不是刘大洋后来才明白的。
  二十年前人家就穿西装打领带给观众说相声呢,这方面没法指责人家。
  “赶紧准备吧,要我说也是,我们几个光相声就有三个,你还给我们演小品机会,老了都,真没那精力了,你俩赶紧跑,”刘大洋叮嘱关荫一句,“可别说没给别人机会,今年春晚就这么个阵势,要让行业都明白,任何一个相声演员都能完,相声这个行当不能完,也别管和琛那王八蛋跟倭韩那帮贯口儿都不会的外行鬼混,他们批评咱脱下长袍穿西装,说这不是说相声,咱就要跟他们对着干,就要既穿长袍谁相声又穿西装说相声。”
  好。
  王老同叮嘱:“什么叫相声要完?相声演员就算死绝了相声也完不了。只要有人在舞台上逗观众乐儿那就是相声的延续,唐诗宋词发展到现在不也换了一种形式吗,相声为什么不能换别的形式?走我们的相声路,让王八蛋演员无路可走。”
  关荫立马道:“那咱说好了,元宵晚会可都得来。”
  “不来是傻子。”刘大洋面子上有光彩。
  以前是敌对,现在为了相声一起在努力。
  当然了,有人要说人家都没给你道歉呢。
  “相声这东西,台上无父子,再说,活了这么久,要是连啥叫个人恩怨啥叫行当前途都没分清,那人家骂得也正确的。”刘大洋倒不是安慰自己。
  老一辈对手艺的传承看重的的确很重,有时候真的比自己的荣辱还多!
  一群老角儿出去候场,贝老师才得空说两句。看.毛.线.中.文.网
  “下一个相声,那可是向学界开火,咱既然说了,你可得用一点心。”贝老师担心。
  什么?
  解决学阀的问题只能停留在相声里。
  关荫指了指自己,你以为我能推得开三巨头的安排?
  那就是他要接着解决的问题。
  只不过,关荫对这个问题的考虑有了新的看法。
  内卷不够了。
  你永远不可能消除人性的贪婪,最多只能维持小环境平衡而已。
  那就得扩大卷子。
  这不是他现在所能考虑的,那就先把问题摆出来。
  而且,做事情要相信群众、教育群众、然后再依靠群众。
  不让老百姓明白道理,你注定只能是单打独斗。
  这时,外面的节目引发全场舞蹈。
  广场舞。
  谁说广场舞太土了?
  “不扰民的广场舞,就是漂亮的广场舞!”
  胡大妈带着一帮广场舞大爷大妈,在绝不扰民的春晚舞台上尽情歌舞。
  你以为广场舞就是动次动次打?
  不是的,广场舞绝非在广场上跳的舞。
  “一切简单易上手、有益于人民身心健康的舞蹈都是广场舞,有能力,跳民族舞那也是广场舞,要不然,蹦跶几下那也是广场舞,运动,其实也是广场舞的一种。”
  关荫这么认为也是这么推广的。
  狠揍为老不尊把广场舞当耍流氓的一切坏老人,这是必须要做的一个前提。
  如不然,广场舞只能成为年轻人深恶痛绝的垃圾!
  但各个年龄段的人爱跳舞这能有什么错呢?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能歌善舞的民族能歌善舞有什么错呢?
  老太太迪斯科可不可?
  可!
  但是老太太跳广场舞,当然不如一帮活力四射的大美妞跳广场舞。
  贝小小颜值很高,黄丫丫青春靓丽。
  这俩一带头,观音庙群匪凑热闹。
  这现场要不跳起来就奇怪了。
  “不好看。”
  “春晚舞台弄的群魔乱舞。”
  “观众不安安静静坐着欣赏跳起来凑热闹算什么。”
  一瞬间,不喜欢的人一大群。
  没用。
  “老百姓喜欢,你们不喜欢,你算老几啊?”
  网上支持的人居多。
  什么叫乐呵?
  一群明星在舞台上载歌载舞,台下只管热烈鼓掌吗?
  那他妈叫闹市里的无尽孤独罢!
  更何况,还有一群小朋友……
  不是!
  太子哥你刚不是还在舞台下蹲着吗?
  啥时候加入的?
  没办法,纯粹没办法。
  “左三圈右三圈”一出来,太子哥控制不了自己了。
  热闹。
  主要是热闹。
  关荫没敢凑热闹。
  小可爱扭扭哒哒过来了。
  小裙裙,白袜袜,一双黑皮鞋,头发上扎小福蝶。
  人家漂样嘛?
  关荫顾不得换衣服,抱起来木嘛木嘛一顿赞叹。
  我的小宝贝儿怎么漂亮成介样了呀!
  “嘻嘻,人家要唱歌哒。”小可爱抱着爸爸木嘛下,示意爸爸坐下来,往爸爸怀里一坐,好担心,好担心的样子,悄悄说,“人家介么紧张哒,等会额想呲包纸。”
  呀呼吼?
  好紧张,好紧张哒样叽就要呲包纸哒吖?
  小公主靠着关表哥,拉着小可爱,眼巴巴看着,等到一个贴脸木嘛,心满意足地笑起来,然后表态说,一会儿唱完人家也要呲包纸,就系说要寨锅里烤哒焦黄焦黄哒素包纸。
  “有,等下就给你们热,和小朋友们一起呲。”关荫哪舍得这么多孩子吃不到啊。
  小公主拉起小可爱的小手手,小姐妹同步咂吧咂吧小嘴。
  赶紧唱。
  哦吼回来呲包纸咯!
  关荫挨个和十多个孩子们拥抱。
  “关爸爸。”
  央泽也过来送了一个木嘛。
  关荫早就把央泽和贡嘎接到这边了,小兄妹今年期末考试表现特别的好。
  贡嘎底子差,虽然拿了第一名但国文才考了七十多。
  倒是数学特别好,就错了一道选择的题。
  “怎么跑最后啦?”关荫很关心央泽的心情。
  央泽笑呵呵,人家刚才和一个小朋友讨论数学题呢。
  央泽学习成绩特别好,虽然都是八十多分可进步非常大。
  而且,人家在学校还利用课余时间做了好多漂亮手环。
  关荫第二次过去的时候,帮忙开了央泽的账户。
  小丫头现在也是四位数存款的小孩纸!
  “快准备,小公主姐姐,小妹妹,都等着咱们呢。”贡嘎在旁边催促。
  小央泽小脸蛋白了很多,带着一点健康的红晕。
  头发也扎的整整齐齐的,还有特别好的景大妈妈送的发箍呢。
  小可爱一个,小公主一个,小央泽一个,金卓年纪大,不
  

snaptime:2020-12-01 19:05:26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