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踏天下》全文阅读

作者:枪手1号  马踏天下最新章节  马踏天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马踏天下最新章节大结局之二------我愿意之和你一起慢慢变老(12-07-02)      第一千零八章:我愿意(下)--------大纲设定结局(12-07-01)      第一千零七章:我原意(中)------大纲设定结局(12-07-01)     

大结局之二------我愿意之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天空之中红色的小刀示警烟花触目惊心,王琦三人拔出刀来,神色凝重。www.59to.org 五九文学
    “你们二人在这里卫护小姐,我去瞧瞧!”王琦道。
    “是,王将军,不论是谁,不必留情!”夏月道。
    看着王琦转身没入竹林之中,夏月走到大殿门口,轻轻地敲响房门,“小姐,出了意外,有人发现我们了,我们得马上离开。”
    房门轻轻地被拉开,清风抱着念清,出现在门口,“我们走吧!”
    三人刚刚走出两步,黑暗之中,一个得意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谁都走不了了!”随着这个嚣张的声音响起,两个人从竹林之中转了出来。
    “钟子期!”清风诧异地道。
    “周玉!”夏月与秋萍两人骇然色变,在十万大山的牛角寨之中,两人曾与周玉交过手,深知自己武功绝非自己二人所能敌。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钟子期大笑道:“清风,你不好好地呆在监察院里,居然跑到这个清冷的地方来,哈哈哈,我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太久了。”
    周玉手中的蛇形软剑持在手中,犹如灵蛇一般游动,钟子期砰的一声,将手边上的一个箱子放到地上,从中取出一个面目狰狞,却又栩栩如生的人头,“思宇,你看到了吗,今天我便让这个贱人来给你做牛做马。”
    念清陡地看到这么一个恐怖的人头,不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孩子,别哭!”清风轻轻地拍打着念清的后背,小声地安慰着。
    “清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念在我们相识一场,我会把你的遗言相法子告诉李清的,哈哈哈,这个娃娃莫非是你的私生子。难怪你要跑到这个地方来偷偷相会?”钟子期大笑。
    清风也不着恼,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钟子期,慢慢地道:“钟兄,还记得七八年前,我们曾在洛阳寒山馆那一会么?”
    钟子期脸上笑容慢慢敛去。
    “那一天,我为你弹奏了一首十面埋伏。向你示警天启将对宁王展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可惜啊,你的反应慢了一些,最终没有挽回来,让宁王从此一撅不振。今天,我还是愿意给你弹一首十面埋伏,不知钟兄还有心思听么?”
    钟子期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看着清风,脸色渐渐地难看起来。
    清风咯咯的大笑起来,笑声之中,身后的大殿里走出一个人来,赫然正是在定州养伤已久的韩人杰。
    “周玉兄,好久不见了!”韩人杰笑容可掬,肥胖的脸上眼睛笑得只剩下了一条缝。
    随着韩人杰走出来的,是十数名原监察司特勤大队的高手。也就是王琦在室韦的手下,大殿的窗户哗拉一声被推开,一柄柄一品弓探将出来。破甲箭上闪着寒光。
    “陷阱!”钟子期脸上似哭似笑,慢慢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十万大山被破,宁王余部或死或降,唯独你钟兄不见踪影,对于你这样的人,我怎么会轻忽大意呢?不将你擒而杀之,我怎么能放心离开呢?钟兄,你是一个极有本领的人。我是绝不会放任你在这片土地暗地里搅风搅雨,祸害将军的大好将山的。你现在也算是国破家亡吧,你没有能力再掀起大的风浪,但你手中还有周玉这柄利刀,那么。让我们最难受的是什么,当然是刺杀。刺杀一些重要人物,而这些有资格让你刺杀的人,我想必是你的不二人选。所以,我得给你这个机会啊!”清风笑意盈盈地道。
    “其实我给了你好几次机会,不过你太小心了,钟兄,在我返回定州城的那一天,你是不是就是暗处窥伺我呢?你要知道,为了引你上钩,我可是不遗余力呢,这个世间,能让我如此费心力的可不多见。”
    钟子期脸色灰暗,自己与眼前这个女人斗了十余年,终究还是一败涂地,他缓缓地抱起了箱子上的许思宇的人头,紧紧地搂在怀里,“许兄,我要来陪你了!”盘膝坐了下来,再抬起头时,脸上已是充满笑容,“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清风,我先走一步,你也不见得能快活得了多久,哈哈哈,这个娃娃是你与李清的孩子吧,过了今天,他还能藏在黑暗之中吗?我甚至可以预见到,李清之后,必然是一场惨烈的皇位争夺大战。你想要获胜,所要付出的代价必然不菲。”
    清风冷哼了一声,“劳你挂心了,钟兄,不妨告诉你,我也要走了,感谢你来为我送行,你的出现,让我有了一个上佳的理由。你所想的绝对不会发生,因为我要带着我的儿子离开了。”
    钟子期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半晌才道:“佩服,佩服!”
    清风抱着念清,转身走回殿中,她跨进殿内的那一霎那,凄厉的箭啸声旋即响起。
    周玉拼命地舞着蛇形软剑,想要护住钟子期,但对面射出羽箭的无一不是高手,特别是还有韩人杰在其中,只是稍稍抵挡了片刻,钟子期便身中数箭,一声不吭地垂下了头。
    周玉大叫着腾身而起,想要脱身而去,刚刚飞起,身后便飞出一柄弯刀,在空中与其重重交击,又将他击了回来,落地的瞬间,韩人杰射出的羽箭恰到好处的在他最虚弱的时候命中他的大腿,痛哼一声,周玉跪倒在地,不等他做出第二反应,数十支羽箭如飞而至,将他射成了一支刺猬。
    王琦带着几名特勤从林中现身而出。
    “小姐,那边的人快要到了!”
    清风抱着念清,转头看了一眼定州城方向,而后义无反顾地向着竹山的另一头走去,“按计划行事吧。小心一些,不要留下蛛丝马迹。”
    “是!”
    看着清风离去,王琦向韩人杰一拱手,“韩先生。多谢了,我们也要就此别过,以后只怕相见无期了。”
    韩人杰笑着拍拍他的肩,“去吧,去吧,你老婆孩子怎么办?”
    王琦微微一笑。“我走之后,丁萝便会辞官而去,过个几年,再去与我们会合。这些事情,还请韩老先生烂在肚子里啊!”
    韩人杰呵呵笑道:“放心吧,我还在养伤呢,伤没有好。连大门都没有迈出过,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韩人杰肥胖的身躯灵巧的弹起,踏着竹巅,一溜烟地消失了。
    唐虎领着守备军,与李牧之等人一齐,狂奔向竹山,战马刚刚踏上竹山,山顶之上。突地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大惊失色的唐虎猛地勒停战马,惊骇地抬头看向竹山之上。那里,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一声爆炸,一场大火,将所有的痕迹消除的一干二净,除了周玉的那一柄蛇形软剑和被炸得烧得不成模样的武器,以及一些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骸骨,竹山之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二天过后,悲痛欲绝的李清出现在竹山之上。
    赶走了身边所有的人。李清一人独自在这片废墟之上呆了整整一天一夜,只有李武等贴身侍卫能隐隐听到李清伤心的痛哭声。
    李清建国,国号大唐,以路一鸣为内阁首辅,设内阁大臣十一人。彻底分权。宝儿,济世两人在建国后不久。便在王启年与姜奎的卫护之下,各率一万士兵远赴海外。嫣然,霁月,宝儿分别被封为皇贵妃,而皇后一位却一直空缺,所有人都知道,在李清心中,这个位置是留给那一个不在人世之人。
    接下来的数十年中,李清不遗余力的推动政治改革,设立上下议院,下议院由大唐数十个本土州以及海外领土的百姓共同推举而出,士农工商每州各一人,长安,洛阳等重镇则多出一名代表,上议院则由官僚贵族构成,但凡大唐国策,如不能得上下议院一齐批准,便不得实施。
    皇权被一步步弱化,而内阁因为上下议院的成立,也不能一家独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司法,立法,行政形成了各自鲜明的色彩,在大唐,三权分立慢慢成形。
    在开放的政治制度之下,路一鸣等内阁重臣们当初所担心的内乱并没有爆发,整个国势反而蒸蒸日上,以定州第一兵工厂为龙头的各种民用军用工业迅速发展。
    李清即位第三十年,采用大唐钦天监所制定的新的历法,以李清即位第一年为元年。在这一年之中,第一台蒸汽车在定州第一兵工厂被研发而出,并以此掀起了整个大唐的工业革命。
    李清成了有史以来最为清闲的皇帝,但大部分的时间,这位皇帝并没有呆在皇宫之中,而是住在以前的桃花小筑,如今的清风山庄之中。
    公元三十六年,已经六十八岁的李清正在挥汗如雨,伺候着他精心培植的一片瓜果,而在他的身边,独眼的唐虎也是白发皓首,正相陪在一侧。
    “陛下!”一名亲卫走了过来,“安保局茗烟局长求见!”
    “茗烟啊,让她进来吧!”李清笑着直起身子,从田中走了出来,在脸盆中洗了手,又拿起唐虎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
    “喝茶,陛下!”唐虎递给一杯茶来。
    瞄了一眼杯中的茶叶,李清苦笑道:“虎子,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副德性?”
    唐虎嘿嘿地笑道:“陛下,如今我也很少陪在您身边了,难得给您泡杯茶呢!我已经七十了,只怕给您是泡一回便少一回了。”
    李清神情黯淡,“是啊,老人们一个接着一个都去了,先是路一鸣,燕南飞,接着便是田丰,昨天南方来信,吕大临也不行了!”
    茗烟走了过来,二十年前,神医桓熙便撒手而去,如今的茗烟也早已是白发苍苍,虽说还掌着大唐安保局的总舵,但实际上已不怎么管事了。
    “陛下!”
    看到茗烟要向自己行参拜,李清连连摆手,“算了算了。都是老友了,你也一把老骨头,就别来这套虚礼了。”
    茗烟却是神色郑重,“陛下。今天我来,是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什么事啊?如果有有关国家的事情,你应当先向内阁通报吧!”李清不以为意。
    “是有关清风小姐的事情!”茗烟道。
    正在喝茶的李清霍地抬起头来。唐虎也震惊地看着茗烟,数十年来,这个名字是一个禁忌,无人敢在李清的面前提起。
    “我怀疑。小姐当初并没有死,而是借机离去了。”茗烟一字一顿地道。
    “茗烟,这可是不能乱说的!”唐虎大声道。
    “陛下,今天,有一个以前的监察院老人找到了我,这个人退役之后,被一个海运商人找了去任职护卫首领。前段时间,因为遭遇风雨,他们漂流到了一个岛上,而在那里,这个人居然看见了应当早已随着小姐死在竹山的秋萍将军与夏雪将军。”
    李清腾地站了起来。
    “有没有可能认错了!”李清颤声道。
    茗烟缓缓摇头,“我也这样怀疑,反复询问此人,但他确认。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当初此人一直在监察院本部担任警卫,对于秋萍和夏雪熟悉得很。绝对不会认错。”
    李清身体颤抖。不停地在地上走来走去,半晌,一挥手,“茗烟,查,去查个一清二楚。”
    “是!”
    “不要惊动了他们!”李清突然道:“要是让清风知道了,他打定注意又跑的话,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我老了!”
    “臣明白!”
    公元四十年六月,即皇帝位四十年的李清突然宣布禅位于三子世民。
    七月,李清在唐虎,钟静等人的陪伴之下,带着数百名护卫。于复州秘密上船出海。铁甲般翻起层层碧波,在浩淼的黑水洋上乘风破浪而行。这是大唐最新式的铁甲战舰,上面装备着大唐还没有列装军队的后膛大炮,虽然只是一艘,但其战斗力却已是几乎可以匹乱以前的一支舰队。
    “陛下,前面就是了!”一位老人指着视野尽头,一个葱葱郁郁的岛屿。
    太平岛,远离大唐本土,是一坐百余平方公里的大岛,这里四季如春,气候极其宜人。岛上,一座庄院之内,王琦,丁萝,夏雪,秋萍四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家伙围坐在葡萄架上,正是兴致盎然地打着麻将。
    “王琦,你可不能与丁萝再打默契牌了,再这样,我和秋萍可也要联手了!”夏雪笑道。
    “联手便联手,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夫妻心意相通,你们能比得了吗,哈哈哈!”王琦得意地狂笑,伸手从葡萄架上揪了一串葡萄,丢进嘴里大嚼,在他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大堆的银裸子。
    “各位真是好意趣啊,我能不能加入一个?”一个声音突地传来,四个白发苍苍的脑袋一齐转过来,脸上表情却瞬时间僵化。
    李清慢慢地走了过来,“王琦,丁萝,夏雪,秋萍,你们好啊!你们好!”
    四个人身体僵硬地站了起来,半晌,才反应过来,一齐扑地跪倒,“陛下!”
    伸手拿起一枚麻将牌,李清看着四人,“云汐呢?她还好吗”李清脸上平静,心中却是波涛翻涌,清风一向身子骨弱,四十年过去了,她还好么?
    王琦抬起头来,“陛下,小姐此时正在山顶望夫亭小息!”
    “望夫亭?”李清默默地咀嚼着这个名字,“夏雪,带路!”
    夏雪站了起来,低头引领着李清向后山走去。王琦三人正待跟上去,唐虎已是大步拦在了他们前面,“王琦,还认得你虎爷么?好小子,骗得老子好苦!今儿个可是要好好地教训你一番!”
    山顶之上,一座四角八檐的凉亭周围,种满了合欢花树,如今正值花季,合欢花开得正旺,时有微风吹来,丝丝合欢花随风而落,将整个亭子便笼罩在花雨之中。
    亭子正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躺在摇椅之上。
    夏雪正想移步向前,李清已是拦住了他,自己则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在梦中见过无数次的背影。
    走得近了,一阵低低的歌声忽然传来。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大声的告诉你,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李清忽地热泪盈眶,他站在原地,用历经沧桑的嗓音接着唱了下去。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到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
    亭子之中,躺在摇椅之上的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陡地转过身来,看着李清,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到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
    两人轻轻地哼唱着,慢慢地彼此走近,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颗白发苍苍的脑袋,远处的夏雪鼻子一酸,掩面落下泪来。
    “云汐,我来了!”
    “嗯!”
    “从此以后,我为你再唱一首歌,好吗?”
    “什么歌?”
    “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可是我们已经老了!”
    “不,我们还才刚刚开始,我们还要一齐过很多年呢!”
    “那你现在就唱给我听好吗?”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snaptime:2018-12-10 17:10:23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