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砖》全文阅读

作者:孑与2  唐砖最新章节  唐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唐砖最新章节烛龙的眼睛光明殿(18-11-13)      不死的活人幽冥界第二小节(18-11-13)      第五十七节*****(18-11-13)     

烛龙的眼睛光明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罗陀比丘问一饿鬼:“闪闪金身,照遍四方,却为何事,长有猪嘴?”饿鬼答到:“信口雌黄,言行不一,就为此故,长有猪嘴。”
  长孙对那日暮如是说……
  “佛陀也会参加地狱里的战争?”
  “不会,佛陀乃是洁净之身,不染尘垢,地狱污秽满地会损了修行,地藏当年发下无上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当时天地俱动,承认了他的誓言,所以如今依旧是大菩萨而非佛陀。地狱不空他离不开地狱。即便是陨落也离不开地狱,金乔觉那种化外化身能够勉强承载一些他的意志,寿数一到依旧难免参与轮回。”
  李纲细心的给云烨普及一些关于地狱的知识。
  那日暮小声道:“那罗陀比丘妾身以前见到过……”
  “出言不逊已经被我吃掉了!”长孙再一次看了看那日暮抱着谷穗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真的被吃掉了……”李纲端着一碗饭尽情的嗅着……脸上的神色难明。
  见所有人不说话,云烨笑道:“其实没必要非要去找烛龙,如果能借助我掉下来的那个大洞把上面的光明引下来不就成了?
  上面的世界如今物资极大丰富,修建这样的一个工程不成问题的。只要找个人上去说一声就成!”
  李二似笑非笑的道:“你认为你掉下来的那个大洞还在?”
  “不在吗?”
  “朕曾经骑着应龙搜遍了地狱,想要找到一个新的出路,结果一无所获,罗陀比丘在地狱漫游数千年,还以为他知道出路,朕去问他。他竟然出言不逊说朕乃是魔王,于是就被皇后给吞噬了,搜遍他的识海也没有找到出路。他只知道地狱不在地下,不在空中。不在水里,不在火中,亦不在红莲中,他来地狱也是莫名其妙,之所以行脚数千年其实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去……”
  “这些年下来的幽魂您难道没有问过他们吗?”
  李纲哈哈大笑道:“如何会不问,这些幽魂一入地狱就前世皆忘,除了按照本源的指引前来找我们这一桩好处之外,其余的什么好处都没有。
  你莫要问我们为何还能保持前世记忆。那是因为我等不但保守香火,而且意念强大,自然有不死不灭之能,只是你的管家能保持一些记忆,实在是出乎老夫预料之外。”
  云烨回头看看胆战心惊转头就想跑的老钱,挥挥手对老钱吼道:“跑什么跑,没人打算把你扯开了研究,再去给我泡壶茶水过来。”
  说话间大地开始颤抖,南边的天空猛然间变得殷红,桌子旁边的几个人谁都没有动弹。这样的情形在地狱中再普通不过了,不知道那里的火山又开始喷发了……
  “这里的地热资源很丰富啊,如果能够利用起来。我们何必要去找烛龙来当这个苦工,我总认为用铁链子绑住烛龙,然后用铁棒把烛龙的眼皮撑起来有点不人道。”
  李二一口喝干了茶水道:“没时间了,我们好好的休息一番就出发,幽魂关的战事也不适宜再拖下去了。”
  云烨和李纲对视一眼,云烨喝干了杯中的茶水,带着躲在自己背后的那日暮就准备去休憩。
  做起而行从来都是李二的特点,他从来不会问别人会不会跟他去,他只需要做出决定就好。云烨发现自己即便是活了好几百年,对李二盲从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
  “皇后娘娘是妖怪……”
  “皇后娘娘吃活人……”
  “皇后娘娘会下蛋……”
  天知道那日暮为何会跟皇后较上劲了。不敢从嘴里说出来,只敢在丈夫胸口上写字骂人。吃了无数的苦头也没有改正的迹象。
  云烨觉得自己需要睡一会……
  被地动山摇惊醒,云烨习惯性的看看自己的沙漏,里面的细砂子依旧在缓缓地流淌,他对自己睡了几个时辰极为不满,准备再要睡一会的时候发现那日暮和老钱趴在床头看着自己。
  “你们不睡觉看着我做什么,即便是你们不需要睡觉也要学会睡觉,睡了几个时辰就把人吵醒……”
  “侯爷,沙漏老奴已经颠倒了一万次了……”
  “是啊,夫君您已经睡了三十年……”
  云烨从床上窜起来飞快的来到水坑边上,低头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时间在自己身上真的不起作用了?
  云烨心中有一个从未向人诉说的秘密,上辈子的时候自己长到五十岁的时候,时光就像是停止了,眼看着辛月她们从花信妇人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妪,这种痛苦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
  爱美如那日暮者在有一天发现自己站在夫君面前就像是站在儿子身边一样的时候,她就果断的选择了结束生命……
  辛月临死前拉住云烨的手告诉了他这个秘密,还说自己因为脸皮厚舍不得离开云家才苟活了那么些年……
  云家的女主人除了辛月之外都是自杀的……
  云烨担忧的回头看着那日暮,却发现那日暮笑的很开心,指着自己娇艳的脸蛋笑着说:“这一回妾身总算是能陪伴您到天荒地老。”
  三十年的时间李二身上的裂隙全部修补好了,全身黄灿灿的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威武了,长孙的眉心多了一道火焰纹,就像是前世大唐妇人在自己眉心贴的装饰一般。
  李泰肥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变化,却身手敏捷的跳上幽冥血河车,大喝一声就带着皇帝夫妇向极北之地进发。
  那日暮跳上了凿齿的后背,身形高大的凿齿背上背着一间不大的房子,站在上面要云烨跟着跳上去旺财的大脑袋也从那日暮的身后钻出来一脸的坏笑。
  “看好家,我办完事就回来。”云烨就像以前出征时候一样,随口吩咐老钱一声,就跳上了凿齿的后背。
  鬼气森森的老钱恋恋不舍的送走了主人,就把一线天山谷口的两扇巨大的门给关上了,回头给埋无舌的土堆上浇点水就背着手飘回自己的房间,云府从今日起不见客。
  幽冥血河车一日十万里,奔走时山摇地动,如同急火流星,凿齿乃是上古异种,肋下生风衔尾追击竟然不落下风,和幽冥血河车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平稳,现在云烨终于明白旺财会是一脸的坏笑了。
  拿大蹄子指指前面的马车笑道:“那辆车我坐过,身子骨差一点的就会被颠散架子,无舌的骨头架子就散落过很多回。”
  那日暮抱着旺财的大脑袋亲一下道:“旺财最聪明了,不过该你出牌了,刚才我出了一对二。”
  旺财直接就翻脸了马嘴里喷着口水大怒:“明明该我出牌了……”
  云烨笑着推开小房子的门站在凿齿的肩膀上,瞅着地平线上橘红色的光芒觉得世间美景不过如此。
  地狱的景致是破败的,如果破败荒凉到极致,也会变成一种美,尖而高的山峰,崎岖不平的大地,深不见底的沟壑,奇形怪状的植物,及在荒原上没有目的闲荡的僵尸,都是构成这幅美图的必要元素。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最后喷薄而出,妖艳的火花照亮了天空,一些长着肉翅的怪鸟成群结队的从远方飞来,没有怪叫,只是悄然的在空中飞行,就像是一片云。
  一股黑烟从凿齿的耳朵里钻了出来,很快就变成了李纲的模样,看着云烨脸上的幸福笑容叹口气道:“你还真是随遇而安的好性子,能从这样的山形地貌中看到未来和幸福老夫真不知道如何解说你了。”
  “按理说我也有资格自称一声老夫的,不过在你面前还是算了,你怎么从凿齿的耳朵里钻出来了?”云烨好奇的问道。
  李纲拿手指敲敲凿齿的脑壳,发出空空空的声音,云烨的眼睛顿时就睁的老大。
  “有什么好吃惊的,他本来就是一具傀儡,有脑子和没脑子有什么区别,老夫爱惜他这一副好躯壳,特意用秘法挖空了脑浆,用移神术将他的魂魄囚禁在这颗珠子里,无论老夫如何使唤它,再也没有后顾之忧,这才是稳妥之道。”
  “这么说您如今住在他的脑袋里?”
  “是啊,老夫是灵身不需要太大的地方,哪里正适合老夫居住。怎么?看不起老夫的手段?”
  “没有,只是觉得您有点像日本人!”
  “呵呵,虽然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听起来不像是好话,你黄粱一梦三十年,连陛下和皇后都在静等你醒来,果然有些门道,你身上的生气越发的浓重,再过几百年,你就和活人无异了。”
  “我本就是活死人,活着,亦或是死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的开心自在!
  你们口口声声要寻找光明,却不知光明就在我们的心里,只要胸中有光明,何处会有黑暗?
  黑暗同样来自我们的心里,如果心中充满了黑暗,即便是站在太阳神的神殿里,也会伸手不见五指的。”
  李纲笑道:“谨受教!不过老夫并不准备将心头的执念打消,如果地狱不能由我们说了算,即便是永世沉沦又有何妨?”(未完待续)
  ...
  ...
  
  
  

snaptime:2018-11-14 07:03:07  exectime: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