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作者:坟土荒草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  神话版三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补一下例行~(19-10-23)      第两千九百二十四章 归来(19-10-23)      第两千九百二十四章 我来给你们传授一些人生经验(19-10-23)     

第两千九百一十七章 另一种极限

  “我记得你的军团天赋是水光的映照,貌似水战的时候还有点用处,并入士卒之中的话,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ξ杂↓志↓虫ξ”阿鲁诺看向蒙康布那自信异常的面色不由得一挑眉询问道。
  “不,你想差了,水光映照的倒影,是幻影,并不具备杀伤力,但是并入士卒之后……”蒙康布带着淡淡的骄狂看向阿鲁诺,腰间用来防身的短剑抽了出来,蒙康布一剑划下,甲板上出现了两条划痕。
  阿鲁诺若有所思,然而蒙康布又是一剑,但是却只有一条划痕,但是却比之前的深了一些,阿鲁诺神色明显的变得凝重了一些。
  “并入之后,你的水光映照赋予了完全等同于你自己的攻击?”阿鲁诺面带惊容的说道。
  “不,你太小看这一招了。”蒙康布冷笑着说道,手肘一弯,空中就像是出现了些许的涟漪,而后蒙康布持剑的手往一旁甩刺过去,然后在阿鲁诺震惊的眼神之中,虚空的涟漪伸出来一道和蒙康布完全一样的手,持着一柄剑以镜像的角度刺在了一起。
  “这?”阿鲁诺大吃一惊,如果是这般的话,任何一击的威力就等于完全翻倍了,而翻倍意味着什么,阿鲁诺可是非常清楚的。
  “翻倍?”蒙康布仰天大笑,然后涟漪不断的扩大,甚至扩大和蒙康布一样高之后,一个和蒙康布一样,但是装备完全相反的家伙出现在了阿鲁诺的眼前。
  “这怎么可能?”阿鲁诺这一刻嘴张的都快能吞下鸡蛋了。
  “水中映月,镜中看花,真与幻而已。”蒙康布带着些许的得瑟说道,然后涟漪一扫,两个完全一样,正反消除之后,保持着完全相同动作的蒙康布出现在了阿鲁诺的面前。
  “何等恐怖的天赋,甚至还有着真实不虚的伤害,这简直是超乎了想象。”阿鲁诺看着蒙康布的动作,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
  “如何?”蒙康布看着阿鲁诺询问道,既然已经彻底接受了阿鲁诺的存在,也接受了塞西赛利安的存在,就算是蒙康布有着傲娇的一面,也不会过于隐藏自身的力量。
  “堪称恐怖,如果你这个天赋能远距离使用,那么恐怕会是最强悍的天赋了。”阿鲁诺一脸敬服的说道。
  “你想多了。”蒙康布吐了一口气,将同化后的军团天赋收了起来,“也就我能做到,普通的士卒,现在也就最开始看到的一剑两道痕迹,和一剑双倍效果,撑死能伸出一条胳膊来帮忙。”
  军团天赋在并入精锐天赋之后,不管是哪一位将校的,都出现了些许的异化,如张任的如意,硬生生升华到了天命指引,并且不断的强化,而蒙康布的也是如此,让原本不具备杀伤力的镜像,拥有了真实不虚的杀伤力。
  不过想想也是,天地精气无处不在,如果镜像具备驱动天地精气的基础能力,那么具备杀伤力也是理所当然,蒙康布虽说不理解这一点,但并不影像他使用这一能力。
  “消耗很大吗?”阿鲁诺看向蒙康布询问道。
  “不是很大,是非常大,如果用最普通的那种一剑两个位置,而且距离很近的话,基本没什么消耗,算是晋升附带的效果,同样同一个位置那个,也没什么消耗,怕的就是一剑两个位置,非常远,甚至像我之前表演的那样。”蒙康布叹了口气说道。
  然而不等阿鲁诺开口,蒙康布就打断了阿鲁诺的发言,“嗯,我知道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你不用开口的。”
  实际上蒙康布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军团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如果他这个军团被第五云雀看到会意味着什么。
  当时赵云一箭打断了第五云雀展开鹰旗之后,凯撒遗言的实际演化,致使第五云雀未能看到接下来关于另一半光的操作。
  如果第五云雀有幸能看到蒙康布现在使用天赋的方式,他们瞬间就会补全他们失落的一切。
  毕竟第五云雀操纵的光和暗,偏转的光和暗,依靠的都是天地精气,而思路只要再转化一下,光和暗对于第五云雀而言也是可以作为杀伤武器的,哪怕距离远了威力会大幅削弱。
  作为具备压制天赋的第五云雀,很多时候,恐怕都是一剑足以。
  在凯撒的年代,天地精气还没有恢复到当前这种程度,凯撒哪怕是靠着自身那堪称惊才绝艳的天赋推测出来了未来天地精气恢复之后,光与影能做到的程度,受限于后人的水平也无法教授。
  因而才会有在第五云雀的鹰旗之中提前留下自己遗言,等待天地精气达标并被触发时开启这一遗言的秘法。
  然而第五云雀的鹰旗之中留下的只是遗言秘法,挨了赵云一箭被打碎了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第五云雀的基础在那里摆着,如果有幸看到蒙康布现在使用的力量,那么瞬间他们也就会拥有这种能力,对于第五云雀来说,光影之中潜藏的力量本身只要为他们所知,那就是他们的力量。
  就像是对于新生的白马一样,神速箭这种东西,在他们看到了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像是训练了成千上万遍一样,轻松掌握。
  同样和白马处于同一层次的第五云雀也是如此,只要能看到现在这种效果,他们瞬间就能掌握。
  以第五云雀,白马义从,十四组合为代表的五大流氓军团,早已将自身的天赋在那一阶段研究到了极限,并且因为一体双面的极限,外加过于特殊的天赋,致使他们都具备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基础。
  这样的基础导致他们基本不可能再向上晋升,同样也让他们在面对绝大多数局面的时候,甚至会比军魂军团,三天赋超精锐看起来更为轻松写意,他们从某种程度讲,也是军团的一种极致状态。
  因而对于这些军团来说,从属于他们体系的力量,如果他们要掌握,那仅仅只是瞬息的功夫,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从属的力量并不是什么天赋,而是一种思路的变化。
  神速箭于白马义从而言,其实就是一个思维角度转变的问题,公孙瓒没有知见障,所以直接莽出来了,后来者没想过这一方面,只有见到了才能掌握,哪怕他们本身就懂,但灯下黑就是灯下黑。
  第五云雀也是如此,他们依托着天地精气完成了光影的折射和散射,却一直没想过用自己操控光影的天地精气去攻击,灯下黑莫过于此,只可惜蒙康布今生都不出贵霜,恐怕第五云雀也无缘得见了。
  “这种程度不弱了,比起主家……也不弱了。”阿鲁诺叹服不已的开口说道。
  “我都说了。你不用开口的。”蒙康布哂笑着说道,“这般如何,可放心和我一起去前去?”
  “可!”阿鲁诺点了点头说道。
  “乘船过去。”蒙康布突然收敛了笑容说道。
  “本就是乘船过去。”阿鲁诺不解的看着蒙康布,他们现在就乘着乘船在水脉上行进。
  “不,我的意思是乘大舰过去。”蒙康布看着阿鲁诺,眼中划过一抹光彩,他有一些不祥的预感,还是谨慎为上。
  “大船无法深入到文伽故都那边。”阿鲁诺皱了皱眉头说道,略有些不太理解,“恒河入海口倒还罢了,但是再继续深入的话,恐怕会有触礁的危险。”
  “尽可能的逼近,无法靠近之后就放小船,大船离得远,也可以使用重型投石机,和重型弩机,就算是离得远,超过了视线观察的范围,可以用校射的方式来纠正,恶心对方而已。”蒙康布神色淡然的说道,“更何况大船在后,我也安心一些。”
  “刚刚不是还非常有自信吗?怎么这么快就这样了?”阿鲁诺带着些许调侃的口气询问道,“之前可是说好了要正面莽一波的。”
  “这不是莽不莽的问题,就算是要莽,也需要做好后续撤退以及其他意外的准备。”蒙康布平静地说道,跟甘宁学了一年的闭口禅,别的不说,至少心性确实比曾经强了太多。
  “这是事实,不过我不建议你用精锐进行试探,接下来由我试探如何?”阿鲁诺向蒙康布自荐道。
  “算了吧。还是我来吧,相比于我,你更谨慎持重一些,将后路交给你,我也能相对放心一些。”蒙康布果断的拒绝了阿鲁诺的提议,他有自己的打算,统兵作战他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
  阿鲁诺闻言也没辩解什么,蒙康布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他也不会再说什么丧气话,更何况也如蒙康布所言,他本身更适合看护后路,毕竟相比于年轻的蒙康布,阿鲁诺确实更为谨慎。
  伴随着蒙康布前脚将一部分的主力舰队调走,李优这边近乎是后脚就收到了董昭的紧急通知,毕竟这货被李优打发去降雨了,一直盯着海面,自然不可能注意不到贵霜舰队的变化。
  

snaptime:2019-11-22 22:02:06  exectime: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