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食香》全文阅读

作者:恕恕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  田园食香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田园食香最新章节第七百零九章(19-02-14)      第七百零八章 定论如何(19-02-14)      第七百零七章 走投无路(19-02-14)     

第七百零六章

  杜玉娘想到此处,当真是遍体生寒,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窟之中,手脚瞬间就冰凉起来。
  杜玉娘把于氏叫来问话,“我那好妹妹现在何处?”
  于氏收敛了神色,连忙道:“在厢房看着呢!”
  杜玉娘神色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常氏就道:“我觉得,你就是心太软了。你可知道,方才我们过来时,门口有一对母女正闹着呢!她们好像是你作坊那个村子里的人,话里话外的意思,说你们家仗势欺人,还指责杨峥。”
  “有这种事?”杜玉娘看向于氏,“为何不来报?”
  “太太恕罪,当时您正在里头为了亲家老太太的事情心焦呢!奴婢不敢来烦你,正想对策的时候,您那位堂妹出来了,说传了您的话,让我们放那对母女进屋去说话!”
  杜玉娘脸色如霜,“我如何说过这话。”
  “是的,奴婢也不相信,就要去瞧瞧,那位姑娘不肯让奴婢进屋去,还是让张婆子拿了她,这才进了屋去。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显然还是为老太太的事情着急,并不知道那母女二人的事情。”
  常氏道:“这可不就是出了内贼了嘛!搞不好,你那个妹妹和门口那对母女俩,本就是一伙儿的。”
  杜玉娘扶着肚子长叹一口气,“我心里清楚。找个人给我爹娘送个信,让他们过来一趟,还有,我二叔那里也得知会一下。”
  正说着,就听婆子报信,说是杨峥回来了。
  杨峥一进院,就听说了杜小碗和周氏母女的事,一身的戾气都收拢不住了。等他进了屋,见杜玉娘无虞,又见常氏也在,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
  “义母大人也在?”
  常氏道:“是你那个傻徒弟去报的信,我不放心,就过来瞧瞧。”
  杨峥点头,“家里事多,多亏了义父义母照顾。”
  “咱们是正经的亲戚,本该如此。”常氏想了想,便道:“说起来,这两件事,只怕要合成一件,都是玉娘娘家的家用务事。我也不便多留,只怕你们人手不够。”
  这就是要走的意思。
  杜玉娘就道:“义母,劳烦您来一趟,已经过意不去了。”
  杨峥也道:“我这边若有需要,再向义父义母借人。”
  “这样我便放心了!”常氏安抚杜玉娘道:“你是快要当娘的人,心软和,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玉娘啊,这世上有些人,天生不知感恩二字,你也不用太过挂怀。别的都是虚的,保住你和孩子,这才是正经事。”
  杜玉娘一一应了,派于氏将常氏送了出去。
  杨峥这问杜玉娘,“你是不是哭过了?”
  虽然洗了脸,但是眼睛还是红红的。
  杜玉娘很不好意思,道:“我听说祖母病了,一时心急,哪里还顾得上。”她想了想,又道:“孩子们很乖,没有闹我。”
  这根本就是欲盖弥彰的说法。
  杨峥道:“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你不用管了,只管等着结果就是。”
  杜玉娘哪里还敢再说别的,连忙道:“我不管了,刚才着急哭了一通,现在觉得头疼,正好去睡一觉。”
  杨峥又是好气,又是心疼,“好,你去睡一觉,那边我亲自去一趟。”
  “好!”杜玉娘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让流萤服侍着自己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杨峥面容严肃,把于氏叫进来问话,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更是怒不可遏。当下叫了王小辉陪着,打马去了桃溪镇。
  杜家一家人见到杨峥的时候,当真是吃惊不小,姑爷脸色不太好,难不成是小两口吵架了。
  杨峥特意避开李氏,单独跟自己的岳父岳母谈,只问一句:“祖母是不是中风了?”
  杜河清听了,脸色黑得跟锅底一般,“谁说的鬼话!?你祖母只是头风发作,这也是十几年的老毛病了,秦大夫给开了药,养两天就好了。”
  杨峥气急,当下道:“二叔家的小闺女跑到我们家,跟玉娘说祖母中风了!害得玉娘又气又急,差点动了胎气。”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杜玉娘可是一个怀了三胞胎的孕妇。
  刘氏吓得脸都白了,“玉娘有事没有?怎么会这样。”
  杜河清也道:“有这种事?不是,确实是碗丫头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就还要问过她自己才能知道了。现在她人在我那儿,已经命人看押起来了。”
  “看押?”杜河清和刘氏异口同声的惊问出声。
  杨峥道:“她心术不正,慌称祖母病了在前,害得玉娘差点出事~又趁家里疏漏,联合外面的人又要算计玉娘!”杨峥把周氏母女以往做的那些事,和今日在家门口做的事都讲了一遍,又道:“如果真把她们母女二人放进来,后果不堪设想,万一有了冲突,玉娘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如何应对?”
  杜河清听到这儿,当真是一身冷汗!
  刘氏更是破口大骂,“我们这是养了一头白眼狼啊!她这是……她这是要害了玉娘啊!”简直跟她娘一样,是个祸家的害人精。
  杜河清哪里还坐得住,霍然起身就要去找杜河浦算账。杨峥连忙跟着一起去了,刘氏在家里只能干着急,还要应付婆母的对问。
  李氏是个有智慧的老人,上了年纪,却不是那等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她总觉得杨峥来得不对,又惦记杜玉娘的胎,便唬着脸问刘氏到底怎么回事。
  刘氏推脱不过,便说了。
  她心里其实也是气不过,觉得老二一家太不省心,干脆就说了,看婆婆的态度。
  李氏的脸色先红后白,急得先问一句:“玉娘没事吧?”
  刘氏听了这话,心里舒服,只道:“也是玉娘福气好,孩子没事,她义母常氏来得及时,否则的话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李氏道:“把老二叫过来,我倒要问问他,这是他的意思,还是他闺女的意思。”说到最后,老太太咬牙切齿,脸都憋红了。
  “娘,您可别急,现在玉娘没有事,您老要是急出个好歹来,玉娘那边我们怎么交待啊!你们祖孙俩是一条心,可苦了我跟孩子爹了。”刘氏可不想把老太太气倒了,这个家,还指望着老太太多撑几年。
  刘氏这几句话说出来,让李氏的气消散了不少,她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孝顺的!这件事老二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没他这个儿子。”
  “都听娘的。”刘氏陪着笑,心里却知道,这话不过是说说罢了,
  杜河浦用卖人参的钱,在后街买了一间带后院的铺子,开了一间杂货铺,按着杜玉娘说的经营方式,小买卖虽然才干不久,但是已经受到了街坊邻居的认可,小生意越来越红火,虽然还没有到赚大钱的地步,但是已经让杜家二房看到了希望,一家人正是干劲十足的时候。
  看到杜河清和杨峥的时候,杜河浦还挺高兴呢,也没留意到这两个人的脸色有什么不对。还是杜小枝瞧见大伯和妹婿的脸色都不太好,心里咯噔一声,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儿似的。
  杜河清张嘴就问:“小碗呢?”
  “碗丫头?”杜河浦一脸意外,显然没有想到他们是为了杜小碗而来,就道:“大早上跟小姐妹去逛庙会了,说是天黑之前回来?”
  “哼!”杜河清冷哼一声,“逛庙会?逛庙会逛到自己姐姐家里去了?谎话连篇。”
  杨峥冷眼瞧着,杜河浦是真的不知情。
  “大哥,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小枝也在一旁道:“大伯,是不是小碗那孩子闯祸了?”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坏的打算了。
  在杜小枝的印象中,杜小碗是个胆小善良的孩子,即便闯祸了,应该也不是大事。
  “闯祸?”杜河清冷笑一声,把杜小碗做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话毕,杜河浦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杜小枝白着一张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她……她怎么这么糊涂!”
  李氏头风发作,本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她年纪大了,即便有秦大夫的药,恢复得也比往日慢了许多。
  杜玉娘怀着三个孩子,杜家人怕她操心惦记,就把这消息压下了。
  杜河浦如今浪子回头,李氏病了这事儿,自然也是埋不住他的,先前两天,他还跟着着急上火来着,现在听到小闺女做了这种事,简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杨峥道:“人还在我府里,二叔要是想知道前因后果,不如跟我一起过去问一问。”
  杜河浦看了大女儿一眼,父女俩同时想着,看来非走一趟了。
  父女二人写了一张有事休息的条子贴在门上,关了铺子跟着杨峥和杜河清回了杜家面馆。跟李氏,刘氏说了一声,几人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一路疾驰向五岩镇赶去。
  到了杨家,才发现帽儿胡同附近皆是动工的,一打听,才知道杨峥真真是大手笔,把这一片都买了下来,重新圈画,要建一座大宅。
  “你这是……”杜河清觉得自家姑爷的手笔,真是大得出奇。这么大的房子,简直可以称为园子了,小两口住得过来吗?
  杨峥像是看出了丈人的疑惑似的,只道:“玉娘腹中三个孩子呢,家里人丁兴旺,地方还是大点好。”
  杜河浦十分羡慕,“大哥,侄女婿说得对啊!你说咱们这么拼巴,为了啥呀,还不是希望……”
  杜河清狠狠地瞪了杜河浦一眼,心想瞧瞧你生的败家玩意儿,一共就生了四个孩子,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
  大概杜河浦自己也觉得没脸了,当时就闭上了嘴巴,低着头跟在杜河清身后,进了杨家院子。
  杜玉娘刚睡醒不久,知道父亲和叔叔,堂姐来了,便迎了出来。
  杜小枝瞧见杜玉娘挺着的肚子,吓得出了一身汗。她怀孕不到五个月,却像平常妇人要临盆时的模样。她四肢纤细,更显得肚子硕大无比,瞧着十分吃力,也难怪妹夫会如此动怒。
  杜河清也吓了一跳,到底是当爹的人,不好直接说什么,只怪道:“你怎么不歇着,碰着了可怎么好。”
  杜玉娘由流萤扶着,声音略有疲惫地道:“女儿还好,爹,二叔,小枝姐,快进屋,外头晒着呢!”
  一行人进了西屋,各自落座。
  杜河浦惴惴不安的开口,“玉娘,你爹把事情都跟我们说了一下,可是二叔实在不知情。小碗那丫头只说是与小姐妹一道逛庙会,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她上你这儿来了。”
  “玉娘,小碗做了糊涂事,理该受罚挨骂,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是要问个明白啊!”杜小枝道:“我不是想替她开脱,只是觉得此事太过蹊跷。”
  杜玉娘点了点头,对于氏道:“把人带上来吧!”
  杜小碗这会儿,早就怕了。一见到杜河浦和杜小枝,就呜呜地哭了起来,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好像被人欺负了似的。
  杜小枝压着火气,怒声道:“你这死丫头,撒谎诓骗我和爹,跑到玉娘这儿来说祖母的不是,你这丫头,是不是皮痒了?到底怎么回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杜小碗如何能说出口,当下捂着脸哭,“你打死我吧!”
  杜河浦的火气腾腾的,他已经养出了一个不孝的儿子,一个不知道羞耻的女儿,若是这个小的再干下不忠不义之事,他可就真的没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废什么话啊!你,你这丫头,平时不声不响的,今天敢这么做,谁给你的胆子。”杜河浦额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
  杨峥和杜玉娘交换了一下眼神,夫妻二人都瞧得出来,这次的事,杜河浦是真的不知情。
  杜小碗就是不说,不论别人怎么问,她都是那一句话:你打死我吧!别的,便是一个字也没有了。
  杜河浦真是气急了,当下脱掉脚上的鞋,劈头盖脸地朝杜小碗抽了过去。
  

snaptime:2019-02-16 05:45:56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