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娇》全文阅读

作者:花羽容  凰娇最新章节  凰娇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凰娇最新章节第1136章 教子(18-11-13)      第1135章 调理(18-11-13)      第1134章 回皇庄(18-11-13)     

第1124章 伤重

  全体都静默了,草原上一片寂静,只剩下轻轻地呼吸声,和微微的抽泣之声。
  文祁还有最后一口气,狠狠的抽出大刀,托木真从马上掉了下去,一刀正中心口,他死了。
  文祁抬起头环视一圈所有的将领,不分敌我,费力的抬起手做了一个军礼的手势。
  骑兵队迅速分开排列成面对面的队伍,丝毫不理会身上鲜血直流的伤痛,齐刷刷的做了军礼。
  所有的将士对托木真行了军礼,给与军人最高的尊重和送行。
  托克逊是第一个哭嚎出声的人,从队伍里骑着马飞奔了出来,跌跌撞撞的跳下马将托木真抱在怀里,默默的带着所有的将士离开了。
  他答应了托木真,给与叔父最后的荣耀,他不会食言。
  文祁等到他们全都走了,人摇晃了一下想对他们笑一下,却眼前一黑,从马上摔了下去。
  “将军。”
  骑兵队上前将人抱起来,乔飞冲上来抱着文祁,泪流满面,“将军,你这一仗打的特别好。”
  文祁勉强眯着眼,扯了一下嘴角,“乔飞,西北军……交给你了,我的使命完成了。”
  “是,乔飞不会辜负将军的托付。”
  “我累了,真的好累。”
  文祁呢喃的叹息一声,昏了过去。
  乔飞带着迅速返回军营,为她救治,同时派人去接秦熙回来,文祁伤的非常重,他怕秦熙见不到文祁最后一面了。
  没想到秦熙就在不远处一直看着文祁战斗,直到最后摔下马,也没有上前,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想阻止她,这是她的心愿和骄傲。
  也不能原谅她,对自己的生命如此轻率和冲动,可她萧文祁从来都是这样的啊。
  秦熙抱着文祁亲自陪着她,看着军医们来回忙碌着,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长宁,从今以后,你的时间终于可以留给我和孩子们了,我们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可以盼到你回家的日子了。”
  剧烈的疼痛让昏迷的文祁再次醒来,看到秦熙在身边,朝他笑了笑,“我以后的时间……都是你们的了,我这次……见到孩子们了,他们……很乖,长大了。儿子……很像你,眉眼像极了!”
  “是么,他们是你送给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长宁,你一定要坚持住,孩子们还在等你回去。”
  秦熙握着她的手朝她笑的风华潋滟。
  “我不会死的,我要看着孩子们长大,要和你一起过下半辈子,你是我抢到手的美人,我不会让给别人的。”
  文祁轻笑一声,伤口越发疼痛了。
  “呵呵!醋坛子。”
  这次文祁伤得很重,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好皮了,到处都是大小无数的刀伤,致命的伤口是肋骨断了两根。
  王太医和思雨几乎是用尽了办法,才把她从阎王殿里抢了回来,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仅此而已,从今往后她的身体将十分柔弱,犹如风吹就灭的美人灯。
  文祁在三四天后才算清醒一些,之前时而昏迷时而醒来,一直养了二个多月才算可以起身了,伤却依旧没好。
  乔飞已经正式接手西北军,京城的调令也下来了,托木真死亡这是大事,不可能瞒得住,鞑靼国主动撤退百里,收紧边防。
  文祁用生命燃烧的这一战,可以让西北平稳五年不在开战,值了!
  她靠在门边看着他们训练嬉笑打闹,脸上带着祥和的微笑。
  赵辉一直没回去,实在放心不下文祁,写了信回京,等待文祁身体再好一些就和她一起回京。
  “瞧着你今日气色不错啊。”
  赵辉跑来看望她,笑着和她打招呼。
  “我好多了,别担心,伤口大部分都留疤了,只是肋骨这里的还需要一些时间。”
  文祁云淡风轻的笑着。
  “那就好,不着急,幸亏天冷方便你修养,要是夏天可就糟糕了。”
  现在是冬季寒冷,不至于让伤口溃脓,倒是文祁的幸运了。
  贯穿的刀伤如此严重并不容易好,她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养。
  “他们撤退了么?”
  “嗯,托木真死了已经回京安葬了,托克逊正式成为西北统帅了,长宁,你很棒很棒!”
  赵辉低下头,咬紧牙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那就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文祁喘口气笑了笑。
  秦熙带着一切东西也跑来看她。
  “长宁,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呀?”
  文祁朝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带了些酱牛肉和驴肉,还有火烧,还有一些酒水。”
  秦熙扬起灿烂的笑脸冲着赵辉。
  “真的,今晚咱们可以大吃一顿了。”
  文祁高兴地笑了。
  “好,晚上见,你们聊吧,我去看看他们去。”
  赵辉不想打搅小夫妻说话,也走了。
  秦熙扶着文祁进了屋,放下东西给了倒了热水。
  “累不累,睡一会吧。”
  秦熙扶着她躺下。
  自打受伤之后他经常往返来看望她,话却不多,夫妻之间存在一种诡异的尴尬和沉闷的气氛。
  文祁抓住他的手,望着他满眼都是依恋和爱慕,“熙哥哥,你要是生气就骂我一顿吧,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是对的。
  或许你也认为我做的是错的,可我仍旧要去做,我终于完成了我在战场的责任。
  我知道我让你担心难过了,对不起,我是一个喜欢豪赌的人,这次我很幸运赌赢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赌了,我以后的时间都可以陪着你们了。”
  秦熙坐在床边沉默着不说话,俊逸的脸上全是冷淡的神色,往日的温柔也消失不见了,脸上的笑容在单独面对她的时候一丝一毫也找不到了。
  文祁坐起身抱着他的腰,“你生气就骂我一顿好不好?或者等我好了你打我也可以的,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哽咽的哭求着。
  “你知不知道看着你倒下,满身都是血,我很害怕,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秦熙颤抖着声音,抿着嘴十分生气,那种惶恐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恐怖记忆。
  “我错了,熙哥哥,我爱你,别不理我。”
  文祁抱着他默默地掉泪。
  秦熙扭过身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凶狠的吻着她的唇,辗转反复,带着气愤无奈,还有失而复得的恐慌,害怕一松手,她就不见了。
  

snaptime:2018-11-14 07:01:03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