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炼神诀》全文阅读

作者:丁小白  九天炼神诀最新章节  九天炼神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九天炼神诀最新章节第621章 跨越生死门(19-05-13)      第620章 敢死队(19-05-13)      第619章 全副装备(19-05-13)     

第495章 杀戮宣泄

  天龙吐雾,地龙翻身。看。毛线、中文网
  子母山发出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崩塌声,滚滚而起的烟尘,犹如千军万马来回奔腾。
  当尘烟消散,方圆数里的山体,已然面目全非。
  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荡然无存,只剩下一片铺满碎石的平地,还有一个巨型的大坑。
  北海王府的武士们,铁剑门弟子们,围成一个大圈,站在巨坑的边缘,紧张地向下望去。
  直径达百米的大坑,依旧滚动着烟尘,浓烈的血雾被撕扯成千丝万缕,游走在烟尘之间。
  初升的旭日,投下一支支透明的标枪,向着烟尘的深处延伸而去。
  一粒细碎的反光,忽然间轻盈一闪,一点光芒,旋即化作万点。
  呼!
  无数道清亮的剑光,撕裂了烟尘,从洞穴的底部,潮水一般蔓延而出!
  十几名王府武士,正沿着大坑的边缘向下探查,瞬间被纵横交错的剑光撕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倒在地上,下饺子一般向下滚落。
  一道人影猛地冲天而起,犹如跃出海面的朝阳,高高悬浮在洞穴的上空,众人的头顶之上。
  数百武士仰望天空,不禁瞳孔猛缩,发出惊呼之声。
  叶长生?!
  悬浮在半空,残破的衣衫在风中摆动,银色的长发向后飞扬,叶长生一声长啸,闪电般向着武士们飞掠而去。
  血花飞溅,尸体不断倒下,滚落进入大坑,叶长生犹如鬼魅,挥舞着长生剑,游走在武士之间。
  滚烫的血液不断落在他的脸上,他的头上,他的身上,带来的却是更强烈的杀意。看1毛2线3中文网
  他的双目赤红,面色狰狞,体内的黑暗能量不可遏止地逸散而出。
  黑暗的气息,和弥漫的血气融合在一起,化作暗红色的血雾,犹如死神的披风。
  只有暴虐,只有毁灭,只有宣泄。
  杀!
  杀!
  杀!
  整整两天两夜,他就像是一只困兽,拖着残破的身躯,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在死神的追逐下四处逃亡。
  在很多个时刻,他甚至听到了死神在他耳边的低语,他甚至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然而他终究是没有死,他还活着。
  身体虚脱了,气血衰竭了,精神委顿了,然而他的杀意,却暴涨到了极点。
  转眼之间,至少有上百具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北海王府的长史,闫子崇,一位面色清冷的中年人,一脸惊怒之色,放声怒吼道:“杀了他,杀了他!”
  闫子崇和所有人一样,至今还不知道那两位黑暗强者已经走了,至今还以为在大坑的底部,陆子心和两位强者的战斗还在继续。
  他们能做的,就是杀了眼前的叶长生。
  闫子崇以北海王的名义,已经挡住了一**前来探查的人们,并调派了军队,将周围强横地警戒起来。
  留给他们的时间屈指可数,这个时候如果让叶长生逃出去,那将全功尽弃!
  “杀了他,杀……”闫子崇一脸狰狞,癫狂的喊声戛然而止。
  一把黑色的刻刀,无声钉在他的喉咙上,又从他的后颈钻了出来。
  血花飞溅,闫子崇突兀着双眼,喉咙发出咯咯之声,尸体缓缓向后栽倒。
  王爷,属下,属下尽力了……
  云龙城,云龙宫,御书房。
  左元义坐在靠背椅上,脸色阴沉地看着书桌上的舆图,目光锁定在京城的东郊。
  大内供奉已经从子母山返回来,但却语焉不详,谁也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强者之战,何等惊天动地,为何发生在子母山?
  强者的一方是魔门强者,那么另一方又是谁?
  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才大打出手?
  还有,北海王的长史为何出现在那里,北海王的部众为何出现在那里?
  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不在他这个国王的掌控之内,左元义的心中越发烦躁起来。
  大太监陈前从小太监的手中接过茶盏,放在书桌上,退后两步,小心翼翼道:“陛下,皇宫已经加强了戒备,城防军封闭了城门,骁骑营的士兵也包围了子母山,一有动静,马上会有人回报的。”
  大概现在也只能等消息了,左元义点点头,询问道:“城里有何异动?”
  陈前回禀道:“陛下,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不少人,不过治安军已经发布了清街令,加大了巡防力度,城中一切正常。”
  “其它势力呢?”
  “陛下,慈福寺,紫霞宫,炼器师总公会,文山书院,都没有任何异动,只是和咱们一样,加强了戒备。”
  左元义心中稍安,这些势力只要没有出乱子,那么局势就不会失控。
  他最后脸色阴沉道:“北海王呢?”
  陈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陛下,内线来报,北海王黄昏时分便回到了王府,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左元义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冷笑道:“他之前兴师动众,去子母山附近狩猎,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反倒是置身事外了。”
  就在这时,一位密谍司的官员走进御书房,行礼禀告道:“陛下,问剑堂的内线传来消息,叶长生已经失踪两日,在失踪之前,叶长生曾见过一位献宝的老农,有人依稀听到,那位老农提到了子母山。”
  什么?!
  左元义心中剧震,猛然站起身来。
  陈前同样震惊莫名,想到一个可能,冷汗不禁流淌了下来。
  是了,一定是这样,北海王处心积虑要杀叶长生,所以派人将叶长生诱骗到子母山,然后派遣手下围杀。
  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密探先前的情报,才能解释偏偏那么巧,北海王会在昨日去子母山狩猎。
  这同样也解释了,北海王的武士为何会留在子母山附近,长史闫子崇会留在子母山。
  闫子崇代表着北海王的意志,也是为北海王背黑锅的最佳人选!
  如果再推测下去,想必北海王的围杀计划出现了偏差,最终双方出动了强者,这才有了持续半夜的强者之战。
  陈前只是无法确定,魔门势力的强者,究竟是北海王这一边的,还是叶长生这一边的?
  魔门强者如果说北海王那一边的,倒也好办了,可要是叶长生那一边的,却是难办了。
  国王左元义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呆滞片刻后颓然坐下,心乱如麻。
  

snaptime:2019-06-17 13:31:34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