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双姝》全文阅读

作者:冰镇糯米粥  盛世双姝最新章节  盛世双姝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盛世双姝最新章节第二百三十一章 原委(18-11-21)      第二百三十章 意外的得救(18-11-21)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人面兽心(18-11-21)     

第二百零七章 褚奎

  王大夫最后还是收下了任云舒的镯子,毕竟他也实在是拗不过任云舒,但王大夫也是个实诚人,他将任云舒的镯子拿去当铺当了一百两银子,用十两银子买了一匹青骢马,然后把剩下的九十两银子又送到了任云舒的面前。
  任云舒很是无奈,她自然不会收这些银子,又将银子推到王大夫面前,说道:“王大夫,我不是说了吗,除了买马的银钱,这些银子都是您的了。”
  王大夫却摇了摇头,说道:“我整日里在这药庄里行医救人,哪里需要这么多银子,而姑娘你马上就要远行,身上多带一些银两,也可以傍身。”
  任云舒闻言便又是苦笑,最终还是只拿了一锭十两的银子,对着王大夫说道:“我就只拿这十两,其余的,王大夫您若是不想留下,便帮我交给您的朋友吧,毕竟他们要一路护送我,我自然是要付一些报酬的。”
  王大夫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便将那些银两又收了回去,点头道:“姑娘放心吧,我会将这些银子交给他们的,你此去一路上的饮食,他们自然会照顾好的。”
  此后的三日,任云舒便一直在准备离开的事宜,她给了王珂一些散碎银子,让她帮忙去买了几身男装,然后自己稍稍改了改,穿在身上还算合身,看着镜子中俊秀的小少年,满意地点了点头。
  “姐姐你真的要走吗?”王珂在任云舒身边帮她拿着衣服,满脸不高兴地问道。
  任云舒知道小丫头是舍不得自己,回过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安抚着说道:“放心吧,姐姐以后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到时候一定给你带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
  王珂一听这话,立刻便开心了,拉着任云舒的手说道:“姐姐,我想吃京城的糖葫芦,你到时候记得给我带啊。”
  任云舒闻言便笑了,心想着王珂果然还是小孩儿心性,竟然喜欢糖葫芦,但嘴上却应承地很快,点头道:“好,姐姐一定给你带多多的糖葫芦,还有其他许多的点心,让珂儿妹妹一次吃个够。”
  次日一大早,任云舒收拾妥当一切物什,正在屋中等着,王珂便小跑着过来,脸上带着些焦急神色,进到任云舒的房间里,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那些坏人又来了,爷爷还让我过来叫你去跟他们见面呢。”
  任云舒闻言便是一惊,她没想到王大夫说的那些做药材生意的朋友竟然就是那些人,脸色亦是变了几变,但她此刻离开心切,也顾不上那许多了,只能希望那些人已经将她忘记了。
  “姐姐你怎么了,你是害怕那些人吗?要不你就别走了吧,留在这里陪珂儿,珂儿一定会对姐姐好的。”王珂察觉出了任云舒神色不对,立即开口说道。
  任云舒回过神来,勉强露出一抹笑,抬手摸了摸王珂的脑袋说道:“姐姐也很想留下陪珂儿的,可是姐姐也有亲人在等着我回去,若是她们找不到我,该多伤心吧,珂儿想想,若是你不见了,你爷爷是不是会很伤心。”
  王珂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神情也是十分失落,旋即点点头道:“珂儿明白了,那姐姐你赶紧回家吧,不然你的亲人该担心你了。”这般说着,她便拉着任云舒的手往外走。
  任云舒心中忐忑着,来到了前院,王大夫已经和几个人等在那里了,有一个穿皂色衣衫的男子背对着她们,听到脚步声后,才转身向任云舒的方向望来。
  四目相对之间,皂衣男子面上明显闪过一抹讶色,像是看到了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但那神情只是一闪而逝,他很快便转过头,又看向了王大夫,神情淡淡地问道:“先生让我们护送的就是这位小哥吗?”
  王大夫拈着胡须,点头回道:“就是她,这一路上就拜托文奎了照顾了,她伤势刚好,身体还有些虚弱。”
  那被王大夫唤作文奎的男子点了点头,又是看了任云舒一眼,这一眼神情却是极其平静,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任云舒抓着王珂的手都微微有些出汗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就怕这个男人认出了她,会对她有所不利,想当初,他可是差点就杀了她灭口的。
  “姐姐,你很热吗?怎么手上出这么多汗?”王珂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任云舒一眼,小声问道。
  任云舒冲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这才拉着她走到了王大夫面前,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道:“王大夫,这些日子多谢您照顾了,今日便要离开,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是我平安回到家中,定会再亲自回来上门拜谢。”
  王大夫连忙将任云舒扶起,笑着说道:“我身为大夫,治病救人自是理所应当的事,你诊金也付了,我自不算与你有什么大恩,你只管快些回家去,若是得空能回来看看,我和珂儿自然是高兴,若是家中事情繁忙,不回来也是无碍的。”
  任云舒没再说什么,又是深深与王大夫揖了一礼,再起身时,已经看向了那个叫文奎的男子,神情热络地开口道:“这位大哥,你就是王大夫的朋友吧,这一路上许是要麻烦您了,若是有什么麻烦您的地方,请您一定见谅。”
  那男子看了任云舒一会儿,神色有微微的古怪,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语气寻常地说道:“这位小兄弟客气了,你既然是王大哥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这一路上我自然会照拂你,我姓褚,单名一个奎字,你可以称呼我褚大哥,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人家都已经自报了家门,任云舒自然不能不报出姓名,立即客气回道:“小子姓任,单名一个云字,褚大哥叫我阿云便可。”
  “原来是任兄弟,我看任兄弟很是眼熟,不知道以前是不是见过呢。”那褚奎笑了笑,忽然就来了这么一句,着实把任云舒吓得不清。
  

snaptime:2018-11-21 14:26:08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