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做聚宝盆》全文阅读

作者:紫翼展颜  王妃不做聚宝盆最新章节  王妃不做聚宝盆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王妃不做聚宝盆最新章节第二百三十章 父子结盟(18-11-16)      第二百二十九章 紫苑(18-11-16)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甩尾巴(18-11-16)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然呆

  柳紫印还没来得及看向面前,就见云冥面上带着微微的惊色,指着前方叫她看。
  “雷神,是丛蚕。”
  “别……”
  与此同时,鼠小弟忽然头尾一转重新探出头来。并且,同款表情包地看着她面前。
  她制止鼠小弟出声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嗅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儿。
  而此刻,她发觉,那只老虎似乎已经没了音信,啥意思?这是个聋虎?
  这会儿,她心下带着疑惑,扭头看向前方。
  蓦然见到宛如春日美轮美奂的景象。
  她和云冥的斜前方,一群少说也有百只之数的彩蝶振翅半空、组群翻飞,要不是她真切地感觉到冷,真会以为在做梦。
  柳紫印见到那些彩蝶每扇动一下翅膀,翅膀上好像还会纷纷落下如雪星一般的光屑。
  她情不自禁地站起身,试图把手伸向那光屑下面。
  “雷神住手!那光屑有毒……”
  “……”
  鼠小弟吼出这话时候,她惊见巨石那边有血水流淌过来,而且是还带着热气,稍稍有些发紫的血水。
  她的手僵在半空,稍稍探头看向石头那边。
  她看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是虎皮,是一张连虎骨都不剩下,完好的虎皮!
  柳紫印只觉得头皮发麻,惊呆片刻,只觉得身后的人脱开了她的背脊,要上前去。
  “云冥。”
  “怎么?”
  “你给我站住,对,就站那别动,一下都不能动!”
  边说着,她还边缓缓地挪到云冥身边,在他讶异地注目下,帮他戴好披风上的帽子,一并将他露在外面的双手拢进披风里。
  “低头。”
  “什么?”
  “我叫你低头!”
  “我……”
  “闭嘴,低头!”
  云冥原还觉得她莫名其妙,直待她后出最后这声,他见柳紫印身子一僵。
  他们都听见那声音了,就是蝴蝶震动翅膀的“沙沙”声。
  柳紫印看着云冥的眸子,云冥的眸子中映出那五彩缤纷的星屑之光。
  她怕了,真的怕了。
  一只摄人的猛虎都能被这些漂亮的小东西瞬间化为一张皮,它们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可是她更知道,越是这种时候,怕越是最卑微的心理。云冥的手上还有伤,这种小东西,说不定是会闻血味儿的,初吉得有个依靠,云冥得活着。
  她蓦然间转身面向那些彩蝶,在鼠小弟和云冥都猝不及防的刹那。
  “雷神你要做啥?”
  “它们也有灵性么?”
  “啥意思?”
  “它们之中,有没有像你们一样的,能听懂我说话?”
  “有。”
  “哪只?”
  “你戒指上那只!~”“我。”
  鼠小弟和另外一道柔美的女声同时响起,柳紫印闻言,心差点儿没从嘴里跳出来。
  她余光看向那个神秘男子给的戒指,才看见,可不是有一只格外漂亮的蝴蝶?
  她戒指上趴着比天上飞的都大的蝴蝶,无需细看,这蝴蝶就比其他的都艳丽。
  柳紫印忽然惊悟,惊悟老虎只是造次了那两下就被干掉了。为何她都惊扰了这些蝴蝶这么久,那些蝴蝶却迟迟不上前来干掉她。
  “你是蝶后?”
  “确切地说,我是丛蚕王。”
  “那它们?”
  “我嗅到姑娘身上的琼琅果味真好闻,姑娘能给我一颗吃吃么?”
  “只要我给你,你就不伤我们?”
  “呵呵呵。”
  不知为何,丛蚕王听了她的话忽然发出很清朗的笑声。
  柳紫印闻声蹙起眉头,看来自己是被蝶小瞧了。
  “姑娘真会说笑话,竟坐拥宝贝不自知。”
  “……”
  “姑娘佩戴驭兽家族标志性的戒指,怎么会不知道金颗草佩于身上可解我辈之毒?”
  “……”
  “姑娘真是给族人娇惯出来的千金呢!长了这么大,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她被一只蝴蝶深深地鄙视了,很彻底的那种!她很不高兴!
  所以,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根本不是因为丛蚕王在她身上,她才不会中毒,而是因为二楞家给的金颗草?
  那草的卖相不错,功效更是不错。
  呵呵…敢嘲笑她?
  要果子吃?没有!不过收了它们做活体标本这项日程,可以有!
  柳紫印先是不出声,紧接着反手将一株金颗草插在云冥的衣襟上。
  “托我一把!”
  “好。”
  云冥听见她的话,甚至不闻缘由,直接矮身将无伤的手垫在她跃起的脚下。她有了踏脚点,一跃到了半空,从容地跻身于这半边大石上也便是蝴蝶中间。
  单脚支撑身子立在碎了半块的石上,将身一转,左手划过的地方,彩蝶避无可避地被她受惊系统。
  “你……”
  “笑话我,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我……”
  无数的加经声悦耳响起,最后,丛蚕王两次欲言都没说出,想逃却逃不掉地被她收入系统。
  【430/1500】
  在涨经验特别艰难地当下,这些小东西能一下子帮她涨出两百多点,她已经满足。
  “雷神厉害!”
  “那是。”
  小姐弟俩对她竖起了小拳头,她就当那是竖起大拇指。
  只是她的骄傲笑容还没持续多久,就被云冥煞风景地扣住后脑,按进怀里。
  “死…云冥,我还没原谅你呢!你居然还敢……”
  “暗部来了,难道你支开暗一,不是为了防备他看见你异于常人之处么?”
  该死的了解!不过,确实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
  片刻不到,众人现身。
  “爷!”
  “嗯。”
  “哎?别碰那石头!对,你们都别碰。”
  她本不欲开口,刚才实在吓得够呛。
  可哪能容她安生?
  她要是短一句话,云冥就差点儿折了两个暗卫。
  柳紫印再扭头看向身后,只见那里空空早没了云冥的踪迹。她默然,看向暗卫中间,发现暗一,甚是欣喜。
  瞧见暗卫纷纷跃身向山下,她赶紧揪住暗一。
  “哎?一大哥,你家爷抽啥风?”
  “主母,请慎言。”
  “我就是问问,还得讲规矩?”
  “非也。其实…主母,你回宅子里以后,小心看着点爷的脸色行事。”
  “咋滴?在我家,还得听他的?”
  暗一不说话,暗一觉得自己和主母没法志同道合。
  起初,柳紫印还有点不明白暗一到底是在提醒她什么。
  待她回了柳连庄,刚走进第三个院子,就听见女子尖叫一声,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道纤瘦身影跌向某渣怀里的经典桥段。
  目光飞掠定在某渣脸上,脸色很臭。
  她觉得,她好像知道云冥在生什么气了:感情冥渣渣是觉得这个厨娘不漂亮,居然人家投怀送抱都黑着脸,啧啧啧!果然,不论何时,脸好不好看,很重要!
  

snaptime:2018-11-16 13:58:11  exectime: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