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讼师》全文阅读

作者:莫风流  大讼师最新章节  大讼师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讼师最新章节531你的方法(三)(18-11-19)      530换个死法(二)(18-11-19)      529不行就放(一)(18-11-19)     

498搜集线索(四)

  
  如果逐字逐句的精读自然很慢,可要是想牛嚼牡丹再反刍慢慢品味,杜九言一天之内就能将书房里所有的书都看完。
  但没有必要。
  她只挑一些特别的,值得去看的书,慢慢翻着。
  “第二局,您又输了!”桂王道。
  荆崖冲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老夫不是王爷的对手啊。”
  “继续!”桂王收拾棋局,小书童在外面道:“先生,您中午就没有吃饭,这会儿要不要吃点点心歇一歇?”
  荆崖冲正要说话,桂王道:“把点心端进来,我也吃点。”
  小书童就看着荆崖冲。
  “去吧,王爷不大爱吃甜点。”荆崖冲交代着,又回头去看杜九言,“杜先生喜欢吃什么?”
  杜九言从书里抬起头来,笑盈盈地道:“我随便,什么都吃。”
  话落,将手里的书插回去,荆崖冲看见她插回去的那本书,眉头动了动。
  杜九言踮着脚,够不着最上面的,就喊桂王,“王爷,帮帮忙。”
  桂王过去,“要哪本?”
  “从左边数第二排。”杜九言道。
  桂王道:“太麻烦了,懒得数了。”说着,将那一摞的书都给她拿下来了。
  杜九言笑呵呵地道谢。
  荆崖冲眉头直抖。
  “在荆先生这里真舒服啊,难怪那么多人都愿来九流竹园呢,我后悔没有早点来。”杜九言笑着道。
  荆崖冲含笑看着她。
  小书童气的不得了,在门口和另外一个书童低声道:“杜先生也太无礼了吧,在先生书房乱翻,所有书都给打乱了。先生的书画也一点不怜惜,拆开了又卷的乱七八糟的。”
  “上次他们来还没有发现,真是太气人了。”
  “我发现了,上次来的时候,她就在林子里横冲直撞,还去了下头的房子看竹炭了。”
  “就是,还说是名讼师呢,都不如那些打渔杀猪的。”
  几个书童压着声音,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
  杜九言把最上面的书都看完了,又抽最底下的一层。
  荆崖冲看书很杂,就这一会儿她已经看了天文,地理,医术,农牧甚至养蚕织布,甚至他还在一本曲谱的后面,记录了一条关于如何捏糖人的笔记。
  五花八门天下所有手艺,他几乎都知道,并每一种手艺,他都详细地列写了自己的想法和心得。
  杜九言盘腿坐着,又将方才已经看过的一本《大周志》拿出来,这是一本很普通的书,上面按照州府县,非常详细地画了地图,每一个地图上标注了驿站以及当地有名且特色的饭馆和小吃。
  这书外面随处能买得到,也是官府主推的,听说是翰林院过审的书。
  这么普通的书,却是荆崖冲这所有的书里面,最破的一本,并非是因为不爱惜,而是因为翻看太多的缘故。
  杜九言再次打开,靠在椅子上,当着荆崖冲的面,一页一页翻看着。
  “杜先生喜欢看《大周志》?”荆崖冲拿着棋,也没有顾忌的打断杜九言的阅读。杜九言扫了他一眼,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荆崖冲蹙眉。
  “他就这样,一看书就废寝忘食。”桂王道:“先生,到您了。”
  荆崖冲眉头略蹙,可又不能请两人离开。
  杜九言看的很仔细,页面上有许多的地方,用羊豪标注着他去了以后看到的人文风情。
  这个到有趣!杜九言停在辽东的位置,因为这张图上,什么都没有。
  辽东……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安山王的封地。
  桂王庶出的兄弟不多,她如今知道的一共有四位,怀王、宁王、九江王以及这位安山王。
  难道是因为辽东是封地,所以不敢详细标注?
  她翻到了九江和武昌的地图,上面却详细标注了吃喝住行的心得。
  “杜先生,”荆崖冲含笑道:“你打算去九江府吗?”
  杜九言合上了书道:“前几日桂王说想九江王,还说去走动的。如果有机会,还真的能去走走。”
  “江西有个三清山,你们可以去走走。茅道士还曾在那边待过三年。”荆崖冲道。
  这个杜九言不知道,随手将书放下来,没有再看一眼,拖着椅子过来,“茅道士在三清山待过吗?他师父也是三清山的?”
  “那倒不是,他师父一开始是从龙虎山出来的,后来虽在三清山修行过,但收茅道士做徒弟,应该是离开了三清山以后的事了。”荆崖冲想了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京城附近收茅道士为徒。一开始还不愿意,后来被茅道士的诚心感动,便同意了。”
  杜九言哈哈笑了,“是不是茅道士的资质太差,所以玉道人不愿意收?”
  “这就不清楚了。”荆崖冲道:“待你回去,可以问问茅道士。”
  杜九言笑了起来,和桂王道:“你可知道?”
  “茅道士不是这么说的,他言玉道人一见他,就夸奖他骨骼清奇,求着收他做徒弟。”桂王道:“但此言不可信。”
  “骨骼清奇肯定是没有了,但骗术了得,应该是惺惺相惜。”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荆崖冲道:“玉道人还是很有本事的,他看星象很有独到之处。有一年他来我这里,我们曾半个月没有夜眠……那半个月,老夫收获颇丰,长了不少的见识。”
  棋不再下,杜九言和桂王就和荆崖冲聊起了星象八卦,又从星象八卦聊农牧畜业……
  荆崖冲无所不知无所不精。
  一直到晚上,杜九言和桂王吃了晚饭,才依依不舍地告辞,杜九言激动地道:“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明日我们还来。”
  “不胜荣幸。”荆崖冲道:“王爷和九言慢走。”
  两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两人一走,荆崖冲就沉了脸,回到书房将门关上,立着书柜前面,抽出那本《大周志》翻到了辽东和临江的两页。
  有人推门进来,含笑道:“我在书院等了一下午,这二位还真是能聊。”
  “怎么了?”来人道。
  荆崖冲将书递给他看,“今天杜九言很奇怪,一直在翻看我书架上的书,倒不知她是何意。”
  “这书处处都有,看不出什么啊。”来人坐下来,在灯下翻看着。
  荆崖冲道:“书里是没有什么,但是她的态度让我觉得很奇怪。”
  “难道是察觉什么了?今天故意来试探你的?”来人问道。
  荆崖冲摇头,“她如何查?就算审讯陈营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事和我有关……难道……”他说了一半,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怎么了?”来人见他面色微变,不由道:“有可疑处?”
  荆崖冲道:“她曾去过张蛮子家中,找到了木炭,那日来我这里的时候,她还特意去看过木炭。”
  “虽然窦岸和庄桥以及陈营互相不认识,也不知道是我在通过郝林教他们本领,但是她可以以限定条件的方式去缩小范围。”
  用零碎拼凑完整。来人立刻明白了,“她这么聪明吗?”
  “能烧制木炭,就表示竹子可能多、学识渊博、待人和善……三个人就能想到我了。这样的条件之后,杜九言必然会联想到我。”荆崖冲道。
  来人扬眉道:“所以,他们今天来不是真的拜访,而是查证和试探。”
  “上一次应该是试探,这一次就是查证。”荆崖冲笑了起来,“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有不少聪明人啊,不容小觑。”
  “那现在怎么办?”
  “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暂时不出手,她的线索自然也就断了。就算她有本事串起来,也不能怎么样。”
  “此事,便是他说去给圣上听,圣上也不会相信她。”
  来人也不担心。他看到桌子上的一封信,问道:“又来信了?您又要过去吗?”
  “不着急。”荆崖冲道:“先将杜九言的事情解决了,这个小孩倒成了我的心头刺了。”
  “是我多事了,当初不该让您请她查办苏八娘的案件。”来人无奈道。
  荆崖冲摆手,“凤平浪静也是无趣,老夫活到这个年纪,缺的就是有趣啊。”
  ……
  杜九言和桂王路过集贤书院,里面传出来郎朗的读书声,听的人心情还不错,她道:“这一起读书的声音,和和尚做早课差不多啊,听不到内容,但是却有催眠作用。”
  “说起来,他们怪有钱的啊,这大晚上的点灯读书。白天也不知去哪里鬼混了。”
  桂王失笑,道:“白天他们有蹴鞠课,还有骑马和剑术。”
  “德智体美周全发展啊,真是了不起。”
  两个人回到王府,将所有人召集到花厅,让顾青山和乔墨守着门,杜九言道:“今天我和王爷去了一趟九流竹园。”
  “刺探?”窦荣兴问道。
  “非也,我们是正经拜访。”杜九言道:“待了一个下午,我看书看的眼睛都疼了。”
  大家都不解,蔡卓如问道:“为何看书,书中有你想要的东西?”
  “像荆崖冲这种人,家里人就算有什么线索,也不会让我查到的。但是一个人再谨慎,在做他经常做的事情中,也会习惯而自然的流露出他的一些心思和想法。”
  “有道理,”钱道安道:“周兄看卷宗的时候,会去勾画判词,偶尔兴致来了,还会自己去写判词。”
  大家都看着周肖。
  “周兄想做官?”蔡卓如问道。
  周肖无奈失笑,摇头道:“实在是有的大人学术浅薄,判词写的词不达意,我看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去改。”
  “你这是以审判的角度去看卷宗,可见你内心深处,应该是对仕途比较渴望的。”杜九言道。
  周肖笑了,道:“早年间是这样的,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就弃了这个念头,连春闱都没有去考。”
  “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了。你接着说你的看到的信息吧。”周肖道。
  杜九言取了纸笔出来,逐条逐句地写了很多,还画了一张地图。
  ------题外话------
  推荐一个现代文,我看过几章,男主闷骚型,很好看。
  月初姣姣《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傅三爷是四九城里出了名的狠戾凉薄,不近女色,快三十,还一人独居。
  然而长辈给他送来了一小姑娘。
  美其名曰:寄住。
  小丫头有点嚣张。
  遛着他的狗,睡着他的床,还敢笑他老。
  宋风晚敬重他,把他当长辈,可她慢慢发现……
  这长辈居然想睡自己?
  而后的傅三爷,第一次被训斥,因为……
  他把长辈托付给自己的小姑娘,照顾到床上去了。
  **
  傅三爷对外宣布宋风晚是他的人,“以后谁都不许欺负她。”
  入夜
  某人将小姑娘按在床上,给欺负哭了。
  **
  众人眼里的傅三爷:面慈心狠。
  宋风晚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老男人。
  众人:咱们认识的可能不是一个人。
  

snaptime:2018-11-20 08:43:49  exectime: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