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作者:冷得像风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  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19-08-11)     

第二百零二章 地下市场遇故人

  “孙骗子,你他妈有种啊,还敢来这里!”
  来人,名叫黄刺,之前跟孙幌子打赌,被孙幌子狠狠地骗了一番,在众人面前丢了人,从那以后,视孙幌子为大敌。
  据传说,现在在这地下市场里边,还有针对孙幌子的悬赏事件,悬赏金额五十万。那肯定就是黄刺给定下的。可因为孙幌子为人谨慎,有想法接单的人,都被他身边的保镖给收拾完了,所以他只能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没办法。
  “这汉江城的地界,又不是你黄刺猬管着,我孙幌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又能奈我何?”孙幌子直接挑衅道,“技不如人,就承认得了。别整天嚷嚷着,谁骗了你了。在这里卖惨,没人会同情你。怎么,今天又上赶着给我送别墅了?”
  “你……你行,好,好的很啊,哈哈……”黄刺被孙幌子一说,反而一反常态咬牙忍了下来,然后扯着嘴角说道:“孙幌子,你不是很喜欢打地下拳么,今天老子又寻到一位高手,让你身边的黑子跟他比比,只要你赢了,老子再送你一套B级别墅。但你要是他妈输了,就把我祖上传下来的那套老房,还给我!”
  黄刺口中的B级别墅可不是普通的房子,而是汉江城最顶尖的人才们聚集的地方,是独一档的江畔碧城之后,第二梯队的高端楼盘之一。
  孙幌子虽然钱多,势力也算可以,但是无奈那房子数量有限,而且房主都是有头有脸之人,真可谓是有价无市。孙幌子不入汉江城的商界主流圈子,根本也不是个人脉通天之人,没本事弄来一套,而黄刺会有,也托福了他长辈那一代人。
  对于黄刺的这个条件,孙幌子却是真真切切地心动了,可黑子是他身边保命的人,轻易是从不会离身的,当初也就是黑子冒名顶替了一下,让黄刺大意才赢了他,等结束以后,人就回到了自己身边。
  可是这次……如果让黑子上去了,谁都知道,自己身边没人护着,那要是有人想对他不利,岂不是轻而易举。
  何况,黄刺那个恶心的悬赏,至今还有效。50万对孙幌子和黄刺来讲,实在不算什么,但对很多人来讲,却是一笔大钱。
  孙幌子的犹豫,被黄刺看在了眼里。黄刺的面色却有些紧张,怕孙幌子不接一样,直接出言讽刺道,“怎么?不敢?”
  “孙先生,刚才喝了你的酒,还没有给你酒钱,不如我替你打这一场怎么样?”曲然这几句话说的倒是十分客气,可谓是给足了孙幌子的面子。
  他刚刚在一边也是看得明白。虽然曲然眼里是不知道,这一套别墅有什么好挣的,但是他一腔的烦闷正不知去何处发泄,打打又何妨。
  或许打完,自己的郁闷,就全部消解了。
  曲然之前是从没来过这地下市场的,不然,这地下市场一定是比酒吧更适合他的地方。
  那孙幌子脸色又是一变。
  要让曲然亲自帮他打这一场么?他犹豫了。
  敢,还是不敢?
  孙幌子的格局,到底还是浅了一些,这也是他达不到凌易、苗步行、秦观这种商界大佬级别的核心原因所在。
  这别墅虽好,可曲然是何等的人物,能和曲然搭上边,那就是进了汉江城的商界上流圈子,这哪是这一套别墅的价值所能比拟的。
  若是这一场下来,曲然醒了酒后悔起来,这机会不也白白葬送了出去。
  孙幌子,这辈子注定了,就是一个二流商人。格局,注定了一个人这辈子的最终成就。
  不过,孙幌子转念又一想,看眼前的曲然应该也是个真性情之人,没准此时说的也不是什么酒话,是实打实地把他孙幌子当朋友了,若是此时拒绝了曲然,那岂不是瞧不起朋友了吗。
  那孙幌子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想着那别墅,被蒙了双眼,却也就不管不顾起来。
  “好,既然有曲兄愿意帮孙某一把,那我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对于曲然的身手,刚才手下那些保镖也试过了,甚至有比黑子更加强大的可能性,所以孙幌子也是放心的很。
  “老子不管谁打,反正赌注就是我家祖传的宝地!我输了,我那套B级别墅给你,你输了,还老子之前的那套!”黄刺看孙幌子答应了,兴奋得双眼通红!
  这别墅他等了不知多久,日思夜想、心神惶惶,今天终于能收回来了!他也不管谁上,反正别墅拿回来就行。
  黄刺今日之所以敢如此挑衅,让孙幌子来应战,显然他的心中是有底气的。
  因为,他“借来”的这个人,可的确是有一些高深莫测的法子的。
  这黄刺亲眼见过,此人施展出来一种像是南云行省滇南城一带的邪法异术,这人拿一些不知什么种类的虫子生吃了下去,过了不多时,就能感觉到此人好像身体上都散发着一股热气,然后此人单手把着自己那辆重型悍马的底盘,竟然能将整辆车轻轻松松给提了起来。
  这当时可让黄刺吓傻了眼,马上决定,哪怕花重金,也要请来这位高人给自己助阵,这样他才能有机会从孙幌子那里赢回来上一辈传下来的别墅。
  “你,给老子上来!”那站在擂台之上的黄刺嚣张地指着曲然,然后又转过身对那个懂得异术邪法的人说,“芜南叔,劳驾了!”
  曲然瞥了他身后的那个人一眼,却只看那个名叫“芜南”的人的身影,藏在了一个草帽之下,看不清面目,不过能感觉到,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最后,孙幌子跟黄刺也按照往常这里的规矩,包下了一个擂台,签下契约,不论伤残,生死各安天命,留下一条命都没问题。
  这一点,孙幌子没有跟曲然说,但是也略微提到一些。地下市场的规矩,曲然是知道的,一点也就明白了。他摆摆手,示意孙幌子不用担心。
  站在擂台上,曲然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手,这个叫芜南的男人,看身形,并不是那种练家子,但是透出一种气势逼人,眼神阴柔,确实让他感觉到危险。
  而这种危险,在这之前,曲然只有从一个故人的身上见过。
  这故人,对于曲然来说,可真的称得上是故人,那已然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曲然想到这里,就更加谨慎起来。
  那位故人,便是凌炎的父亲。
  

snaptime:2019-11-22 22:01:28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