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作者:冷得像风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  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19-08-11)     

第二百八十九章 白驹过隙

  自神兵之墓被发现,及其自己下墓,整个事情的走向,凌易是清楚的。
  但是,不跑偏,是这个事情进行的准则。显然,凌易跟上官云阙分开的那一时节,整个事情,已经跑得太偏了。
  凌易到这时,仍然受伤不重,已经是大幸了。
  等他再抬头间,刚才那只在地上的夜猫子已经消失无踪。
  不过,这难不倒他。
  早在他拴住夜猫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畜生身上撒下了会在黑暗中发光的麟粉,只要这夜猫子张开翅膀一飞,麟粉就会撒下。
  顺着这一片荧光,凌易来到一堵墙前。
  墙角沿着头顶沾染上一些淡淡的荧光,可是瞅了老半天,凌易竟然不知道,这夜猫子是怎么飞出去的。
  无奈,他“嗖”的一窜,双手像蜥蜴一样紧紧地扒在墙壁上。用手去探墙的顶部,手滑了一下,就像镜花水月一样,竟直接穿了过去。
  凌易一愣,这感情还是假的呀?
  看上去,是真的,可是,实际弄起来,才发现,这就是假的。
  凌易抬起头,看了看。
  没有啥发现的。
  这不奇怪,凌易发觉了,他自己的头顶上,原来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折射,形成的密闭空间。
  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凌易自然也是不能明白。
  凌易扶着墙,小心翼翼的将脑袋探上去,出头了,人整个身子从密闭的通道里爬出来。
  爬出来以后呢,凌易自己拍掉身上的尘土,再往刚才的地方看去,看到的这一切,都是之前没有想到的。
  这是什么?
  真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片泥土地呈现在他眼前,土地,原始朴素的泥土地。
  凌易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地方,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要不是他很确定自己是从哪里爬上来的,凌易都要被这障眼法给骗过去了。
  障眼法是古来就有的带着仙家味道的视觉呈现方式,据说很多教派和邪门的高手,都会这些,很多人用障眼法来驱动自己的私利,让这些人能够被自己的障眼法蒙骗住。
  世俗间,老百姓和朝野里面的五公大臣,甚至皇帝本人,都是被不停出现的障眼法欺骗过的。
  据说,张果老当年就是玩了这套把戏面对大唐王朝的皇帝,至于到了后世的跟大宋王朝宋太祖赵匡胤玩赌局的那位,自称睡仙的陈传老祖的睡功,估摸也是有障眼法的成分居多。
  “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上官云阙听到动静,往这边走来,看到凌易正用脚在试探眼前的土地。
  “上官,你来看这里。”凌易回头看见上官云阙,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
  他刚才爬出来的地方,变成了如履平地的实地,话说,那不是障眼法吗?
  听凌易讲完他的经历,上官云阙想到自己家族古书上的记载的一句话“风游气变星球转,神日宏工造极穷。”
  所有的一切,都是可变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不能够固守不变的。
  这样的形式下,活是风水,死是沉默。
  只有活,才能够让一切变得通透灵活。
  这一点上,凌易认为,是正道。
  因为,在凌易看来,那些个说法,其真实的意思是,形容地势跟风水一直是活的,就像四季一样春夏秋冬一遍遍轮回。
  四季轮回,不变不偏。
  这是规律。
  光阴荏苒,如歌如水。
  这是秩序。
  一切遭遇的,在凌易来说,都是可能和契合的机缘。
  要懂得抓住其中的重要的间隙,找出自己想要的一切。
  古人说的白驹过隙,很像凌易刚才遇到的情景和遭遇。
  如果不是那只夜猫子,或许,凌易就要困死在陷阱中了。
  而从他出来的一瞬间,之前的地方已经不知道“移动”到哪里去了。
  这般的大工程,哪怕是现在,也要花数不清的人力物力财力才能完成,凌易根本想不出,传说中三皇五帝第一位轩辕皇帝,那些万年以前的古人,是怎么做到的。
  究竟是什么人,在什么样的朝代,在这里建造并经营着这一切。
  凌易不由得从心底里赞叹华夏大陆古人的智慧和能力所在。
  这不是小工程,不是小建造,这是巨大的无形的力量在推动历史的前行。能够不声不响就能悄无声息的自动转移他们在万年前建造的通道,这更是令人惊叹的举止。
  ……
  “你在这边有发现了什么?”凌易询问上官云阙道。
  凌易这样地说话,说着说着,都是为了平静一下内心的世界,也是为了让上官云阙有一些安稳的心念。
  这样的做法,凌易是为了重新审查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
  并且,提醒上官云阙该做的一切。
  对话,其实,在某些时候,是有些心理作用的。
  心理的力量,也是力量。
  “没有,没有什么,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觉得,古怪得很,这里面,平静的有点可怕。”
  看上去,上官云阙的样子还能够撑得住。
  这功夫,上官云阙一路走来。
  仔细观察了这些,并且不停地在查看有可能出现问题的部分区域。
  除了地势险要一些,并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甚至连古墓经常见到的蛇虫鼠蚁,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连之前碰到过的动物尸骨也不再出现,两个人,就好像来到了一个空无的空间。
  这时,凌易发现一直在耳边循环的小孩的哭声,戛然而止。伴随着像很多沙子流逝的声音,还有爬虫之类的爬过的声音,往他们这边过来。
  “走。”凌易感觉不好,拉上官云阙往前跑。
  上官云阙也发现了不妥之处,对凌易说道,“师兄,跟我来。”
  从这里向前走,很多地方,带着一丝诡异的色彩。
  地面上的石头板子,墙壁上的斑驳的痕迹,都是经过历史沧桑后的残存之物。
  上官云阙的脑子,飞快地旋转。
  对眼前的一切进行了有效地甄别。
  什么是可以走的地方,什么是潜藏着危险元素的地方。
  知一寸之地的安,懂一寸之地的险。
  才是智者。才是安稳稳妥。
  

snaptime:2019-10-23 13:45:29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