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作者:冷得像风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  奇门神隐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奇门神隐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八章 与人渣交易(19-08-11)      第四百零七章 两难境地(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19-08-11)     

第四百零六章 谁想要凌易的命

  此时此刻,蒋天阳却并没有心思跟他胡搅蛮缠,虽然他努力的平息自己的语气,但是就算再迟钝的人,都能够听出来他此刻异常的愤怒,何况像秦观这种人精。
  “凌易呢?剩下的人呢?他们在哪儿?别考验青门和我的耐心。”蒋天阳怒火冲天的对秦观说道。
  虽然秦观现在还没有把凌易已经被抓的消息告诉给其他任何人,也没人知道蒋天阳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他就是来了。
  自然,蒋天阳也不会不知道,凌易的别墅和青门安全屋受到袭击的事情。幸好,空门势力灭亡之后,青门的人员,早就从安全屋给搬了出来,否则,这次青门重镇汉江城,青门损失可就大了。
  “你先别着急,既然是过来谈条件的,那就得拿出谈条件的样子来。”
  看样子,秦观和苗步行并不慌张,而是慢条斯理地缓缓说道。
  “门主,这个人满嘴谎言,坏事做尽,你不如现在就让我杀了他。”蒋天阳身边的一名弟子说道,虽然歪门十三旗正式合并,十三归一于青门了,但原来赤门的弟子,还是习惯性的叫蒋天阳为门主。
  “是啊,门主,难道我们真的要跟这样的一个小人谈判吗?”另外一名弟子也补充道。
  这也是蒋天阳的小师弟惊鸿没来,如果他来了,现在一准打起来了。
  不要跟小人谈条件,这么简单的道理,蒋天阳自然是不会不懂,但是现在他却知道,自己不得不过来跟他谈条件。
  ……
  在安全屋受到袭击的第一时间,他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信息,但他也不知道是谁发给他的。那时他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就带上了一众手下,直奔向了汉江城。
  但是,他惊讶的发现,别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连一具尸体也找不到,凌易也直接失踪了,而且更加糟糕的是,安全屋竟然也遇袭,龙蛇鼎竟然不见了。
  与此同时,他又接到了苗步行昨天晚上被别人救走的消息,结合这些情报,蒋天阳不难判断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江胜天已死,妙可正式归了青门,苗步行剩下的招子,除了秦观,也没人了。
  而且,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不由得让蒋天阳压力倍增。
  “昨天夜里,是你把苗步行给救走了?”
  蒋天阳压低了声音,缓缓的对秦观说道。
  “是又如何?但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跟我谈判了,那我自然要拿出我的态度来,昨天夜里,苗步行确实是我救走的,如何?”
  秦观一边说着,一边顺手点起一根烟叼在嘴里。
  一旁的凌志也不说话,拳掌摩擦着。
  “我就知道是你,如今苗步行已经落网,这座城市当中还有能力能够把他救出来的人,只有你了。不得不说,为了找到你,我们青门还是费了一些人力的,现在看到此情此景,就更加证明了我的判断是对的。”
  听到蒋天阳的话,秦观满意的点了点头,呼出了一口烟雾。
  “是啊,真不愧是千年古武暗门歪门的高徒,这么快就能够把我的藏身地点给找到。”
  随着交谈的深入,蒋天阳实在没有心思跟秦观胡搅蛮缠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凌易和别墅里面的其他人,到底在哪里?!要么说,要么死!”
  “你这个卑鄙小人,信不信,我现在立马取你性命?你们三个,一个都逃不掉!”见蒋天阳发怒威胁,他身边的一名弟子也愤愤的说道。
  可在车后座的凌易却是松了一口气蒋天阳能来,说明有人能与外界取得联系,或许安全屋的人也得救了,并没有损伤。
  “行啊,我知道,你当然有本事取我的性命,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呢。但是这得问问你们大门主凌易同不同意。别忘了,现在我可是你们唯一的希望,假如你把我杀了,那你恐怕一辈子都别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到底在哪里。”
  秦观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仿佛他是在故意挑衅。
  “所以昨天夜里的袭击,还有一切的行动,都是你策划的?”
  蒋天阳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看看,就连这么简单的问题,到现在你都要来亲自问我,难道你们堂堂歪门十三旗,哦,不,现在叫青门十四旗,就只有这么点儿本事吗?”
  “你!”
  蒋天阳身边的一名弟子实在已经忍不住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秦观的人头给扯下来。
  这秦观真正是浑蛋,竟然还揭歪门流传到海外一旗的“伤疤”。
  “你别动,没有我的指示,你们谁都不能动!”
  蒋天阳愤怒的大喊,制止了身边的两名弟子。
  “真是可惜啊,没想到堂堂蒋天阳门主,如今连两名弟子都管不好。”秦观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秦观话音刚落,从蒋天阳背后的人群里,就蹒跚着走出了一个人。
  这人是凌炎。
  他身上的衣服还带着血,走起路来也磕磕绊绊。
  “你还没死,命真大啊。”秦观说道。
  凌炎给了蒋天阳一个眼神,示意他冷静一下,让凌炎自己去和他说。
  ……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到我面前来问我,那我就不介意告诉你,昨天夜里的计划行动以及他们具体如何实施的,我一无所知。”
  “什么?!”
  按照蒋天阳自己的想法,昨天夜里的袭击应该是由苗步行和秦观两个人合伙策划的。
  没想到,现在秦观直接推了一个一干二净。
  “你应该知道,苗步行有多恨你的弟弟凌易吧,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不过如此。”
  秦观一边说着,一边把烟扔到了地上,用脚尖揉碎了,顺手又从后车厢里面拿出了一瓶葡萄酒和一个水晶杯。
  “喝一杯?”
  但是看着凌炎无动于衷,秦观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拔出了瓶塞,顺手为自己倒上一杯葡萄酒。
  “不得不说,你的弟弟凌易,这一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你应该知道,我跟苗步行在这座城市里面,曾经可是高高在上的地主,三足鼎立有何不可,可是你的弟弟却执意要打破了这平衡,如今还联合南华夏行省总警署,一起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你可要知道,这其中牵扯了多少人的生意,有多少干着黑色交易或者非法买卖的勾当的,想要你弟弟的性命?只可惜他们地位太低,入不了你们庞大青门的法眼,也不敢动你们。”
  “所以,他们找到了我,要我去把苗步行救出来。而你现在应该很清楚一点,那就是无论是你们青门还是总警署,你们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苗步行身上,假如苗步行真的被你们抓走,判了刑。那下一步,就是我,当然,还有剩下的这一些干着非法交易的人。你看看,这真的不是我想要找你弟的麻烦,而是这个城市里面的一些人,他们想要你弟弟的命!”
  

snaptime:2019-10-23 13:36:24  exectime:0.142